冰炎還想再說些什麼,偏偏此時他感覺到一股強勁的精神襲擊,差點晃暈他。

這人每次出場都要搞得這麼激烈轟動嗎?

「前輩好。」冰炎穩定了下精神,挑眉看向出現在房門邊的凡斯,打了聲招呼。

凡斯哼了聲,把冰炎上下打量了遍,嫌棄道:「我家漾漾怎麼偏偏就看上這種猴子。」

冰炎:「……」要忍耐,對方不僅可以撂倒一整片哨兵alpha,還是褚冥漾的親人,再怎麼奇葩都得忍。

「看上就看上吧,既然漾漾喜歡我們沒什麼好反對的。」凡斯說,「不過有一點,我家漾漾不出嫁的。」

「前輩是說?」冰炎彬彬有禮地問。

「意思就是你想娶漾漾,沒門;但是你想入贅妖師家,還算夠格。」凡斯說,揮揮手,把冰炎的精神嚮導用朱雀拖了出來放了一把火燒了燒,「嗯,還真的夠格。」

凡斯遺憾地說。

冰炎無言地看著凡斯實行著打壓准女婿的標準動作,對方是不是不知道他的精神嚮導有兩種屬性?

不過凡斯也沒多認真去燒,畢竟冰炎的精神和褚冥漾有連結,要是真燒出毛病來會波及到褚冥漾。

「唉,你怎麼就長得一副猴子樣。」凡斯嘆道,實力上冰炎真的沒什麼好挑剔的,身世背景也夠看,剩下的就只能挑剔長相了。

從沒被人當面嫌棄長得像猴子,甚至從小都是聽美男子、帥哥之類的俊美之詞長大的冰炎很誠懇地認為這是對方看他不順眼,因心境產生的眼睛深重業障。

他哪裡像是猴子了?

在一邊被徹底忽略的夏碎可疑地抖動肩膀,千冬歲正和他鬧彆扭呢,所以自己不順的時候,看別人倒楣,心情就好了。

冰炎又被凡斯嫌棄了好幾處,幾乎快要忍無可忍時,凡斯才意猶未盡地停止打擊,姍姍離去。

「冰炎,前途勘憂啊。」夏碎悠閒地啜了口茶,看戲實乃人生一大樂趣,尤其是看搭檔吃癟。

「總會過去的。」冰炎抹了把臉,堅強道。

看,凡斯嫌再多,最後不也什麼事情都沒幹就走了嗎?

只可惜冰炎太過樂觀,在他語畢的三秒後,白陵然出現了。

「我家漾漾會看上你是你修了八百輩子的福氣,知道嗎?」

「我家漾漾那麼單純可愛,怎麼偏偏就被你這種猴子套牢了?」

「你是不是對我家漾漾下蠱了?不然你這要臉沒臉要身材沒身材的,我家漾漾怎麼會喜歡?」

白陵然一口一個我家漾漾,聽得冰炎憋屈不已,偏偏還無可反駁,因為他們還沒結婚,褚冥漾自然也還不是自個兒的。

好不容易等白陵然灑完口水雨,冰炎連氣都還來不及喘一口,褚冥玥接著就出現了。

冰炎:「……」妖師家到底有多閒?

你們說好輪流接力的來找碴對吧!

 

 

妖師家當然不閒,實際上,妖師在原世界有好幾份產業要顧,每天都忙著賺進大把的金子銀子,但是為了漾漾,那是必須要有空!

「學長,你怎麼這麼累啊?」

看著褚冥漾一副天真無邪的神情,冰炎那種被刁難的不快瞬間散去,寵溺地揉了揉褚冥漾的頭髮。

「我沒事,就是要籌備婚禮稍微有點累而已。」

「咦?」褚冥漾呆了呆,「籌備婚禮?」

「怎麼了?」冰炎見褚冥漾這種茫然反應,心中警鈴大作,不會是那票奇葩又給褚冥漾灌輸了什麼見鬼知識吧?

「我是不是也要幫忙啊?」褚冥漾有點不安,「我姊說婚禮我只要負責吃,可是學長你這麼累的話,我是不是也該幫點忙啊?」

冰炎頓了頓,把褚冥漾拉近懷裡好好搓揉了一番,親暱道:「確實,你只要負責吃就好了,其他的不用擔心。」

「欸?可是……」褚冥漾猶豫了下,還是問道:「學長你再這麼累下去,會不會不行啊?」

……什麼不行?」冰炎決定先確認褚冥漾是不是在質疑他的小冰炎,如果是,他一定會身體力行地讓褚冥漾知道什麼叫做行。

「會累垮啊。」褚冥漾莫名其妙,學長果然是太累了,怎麼連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都聽不懂?

果然是他想多了,冰炎自我反省,大概是積壓太久、精神上又履經妖師們的摧殘,導致他現在只要一小撮火苗都能燎原。

「咦?為什麼學長你反而硬了啊?」褚冥漾眼角瞄到冰炎股間,詫異地問。

他並沒有散發信息素啊?

「為了向你證明我沒有不行。」冰炎深沈地說,「所以……」他將褚冥漾打橫抱起,為了腹中胎兒著想,他沒一把將褚冥漾往床上扔,而是輕柔無比地將他橫放在床上,接著欺身壓了上去。

嗯,真好吃。

尤其是因為怕壓著褚冥漾的肚子所以換了個吃法,被騎得別有番滋味。

吃得饜足無比的冰炎神清氣爽,再度面對妖師家的刁難嫌棄時像是打了雞血,不僅不為所動反而十分樂意給他們找碴。

而面對這樣一個冰炎,妖師家居然有了一種矮對方一截的憋屈感受。

凡斯想:果然天下的alpha都應該燒死啊燒死。

白陵然想:果然天下的哨兵都應該去死啊去死。

褚冥玥想:果然天下alpha哨兵都應該被陰影滅掉。

 

婚禮的前一晚,冰炎冷不防打了個冷顫。

 

婚禮是辦在原世界的西方國度,這點倒是出乎眾人預料,他們原先都以為會辦在守世界。

不過畢竟褚冥漾是在原世界長大的,所以倒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冰炎原本很期待褚冥漾穿婚紗的樣子,不過褚冥漾是穿白西裝,有點小遺憾。

冰炎因為看自家老婆看得癡呆,所以完全沒發現白陵然催他去換衣服時笑得和藹可親、笑得別有深意。

噹噹~

當冰炎一人在換衣間時,才臉抽地發現,他心心念念想看褚冥漾穿的白色婚紗就靜靜躺在他眼前。

高領、深V、魚尾裙!

上面還有晶鑽和摟空蕾絲!

「快點換!」白陵然在外面催促道,雖然從語氣上來講,十分幸災樂禍。

「拿錯衣服了。」冰炎冷靜地說。

「喔,那我拿新的給你。」白陵然從善如流,又塞了一件衣服給冰炎。

露背、馬甲、公主裙!

「這個也不對。」冰炎繼續冷靜地說。

白陵然這次連應答都懶了,塞了一座衣服山丟到冰炎身上,「挑一件,快點換,讓漾漾久等的話這婚就不必結了。」

傘裙、短裙、A字裙、荷葉裙、高腰裙!

抹胸、包肩、一字領、單肩式、船型領!

各種款式應有盡有、閃亮晶鑽、細部蕾絲、緞面垂墜、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

好,妖師家擺明了就是要他當『新娘子』

怎麼辦?老婆還在外頭等著,硬著頭皮也得上,冰炎只好隨便挑了一個經典款沒那麼誇張的婚紗換上。

冰炎雖然老是被妖師家的人叫猴子,但是平心而論長得一點也不差,甚至可以算是有一種中性的帥氣,再加上身材比例好,這婚紗一換上去,效果驚人。

白陵然有一種拿石頭砸自己腳的鬱悶。

「唉呀,小亞真漂亮。」亞那高興地說,看自家兒子慢吞吞地踱步出來他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原來是被自己美到不想出來嗎?

聽出亞那言下之意的白陵然生平第一次同情起冰炎,不過只有一秒。

「亞那你少說幾句。」巴瑟蘭說,「反正原世界一般婚禮也是一男一女,你就看開點吧。」

連母親都這樣說,冰炎只好點點頭,反正忍過婚禮,他事後再去叫褚冥漾穿給他看也是一樣,倒不如說只穿給他一人看更合他心意。

 

陪在褚冥漾旁邊的褚冥玥和凡斯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感覺他們好像中了敵人的計似的那種驚嘆號。

但是……到底是哪邊不對呢?漾漾穿西裝、冰炎穿婚紗,明明一切很順利啊?

怎麼會有這種做錯事情的不妙感?

 

 

 

 

====

昀羲碎念:

接下來小孩就要出生啦~

學長我對不起你!!

 

, , , ,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enyafrance
  • 标准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冰炎英明!
  • 因為冰炎是黑袍啊哈哈哈

    昀羲 於 2016/09/19 22:36 回覆

  • 花枝
  • 大大!跪求照片啊啊啊!!!
    冰炎穿婚紗什麼的 巨萌阿!
    心花朵朵開了〈傻笑〉
  • 不要欺負手殘……我不會畫畫QAQQ

    我也想看冰炎穿婚紗,一定是史上最有殺氣的新娘,轉身面對褚冥漾時就切換模式變得柔情似水,反差巨萌!

    昀羲 於 2016/09/19 22:38 回覆

  • 楠
  • 我決定,
    我在看羲姐的文時,
    再也不喝咖啡了!!((悲劇擦螢幕))
  • 可以改喝其他的XDDDD

    給螢幕下一個防水結界吧~

    昀羲 於 2016/09/19 2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