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相見

哈利把小天狼星偷渡回寢室,兩人興奮地聊著天,這和德拉科在自己房裡感覺完全不同。

「不過哈利,你跑出來找我我是很高興,但是這舉動實在不太像斯萊特林。」小天狼星咧嘴笑道,「畢竟斯萊特林都是膽小、我是說,他們多數都很重視安全。」

「我是很重視安全啊。」哈利反駁,「我只是擔心,外面那麼多攝魂怪,你十之八九又沒有魔杖……

        哈利原以為他會受到責備,因為他不該夜遊讓自己暴露在危險中,但是小天狼星的嘴卻咧得更開了,「喔,哈利,我不是在罵你。事實上我很開心,我們--就是你爸和我、還有盧平……」他說到彼得時哼了一聲,「常常在月圓時到處亂晃,我們把霍格沃茨和霍洛莫德村給逛得很熟,甚至還做了一份地圖……

        「我也有一份地圖,而且一定比你們做得好。」哈利咧嘴笑道,看到小天狼星一臉不信的樣子,就把劫盜地圖拿了出來。

        『你這個蠢材!說過多少次底牌不能隨便現給別人看!』湯姆怒踢哈利。

        哈利因為被踢而痛了一下,但是他才不管呢,這是第一次他擁有家人,他有股渴望和衝動,把至今為止的事情都和對方分享。

        對斯內普他不敢太放肆,對德拉科因為觀念不合所以他也不會自討苦吃;對鄧不利多……說真的他們沒有那麼熟。

        『你敢把我的存在捅出去,我就直接讓你去見梅林!』湯姆凶狠地威脅。

        『不會啦湯姆,你的事情我會保密。』哈利腦回應,『現在不要吵我。』

        小天狼星在見到那份地圖後,表情很古怪,像是在拼命忍笑似的。

        「哈利……這就是我們畫的。」小天狼星發出狗吠似的笑聲,「我就是大腳板,雷木思是月亮臉,你爸是尖頭叉子。」

        哈利瞠目結舌,然後羞紅了臉。

        「怎麼樣,這地圖不錯吧!」小天狼星興沖沖地說,「我們當時費了不少心血,我和你爸一直在研究鍊金術才把這份地圖做出來的。」

        「真的很好用。」哈利整理好心情,也開心起來,他一直用的東西都和他父母有關係,這讓他很高興,「我去年就是用它來監視德拉科他爸爸有沒有跑到學校來放怪獸……

        「德拉科?」小天狼星問道,「什麼怪獸?」

        哈利把去年密室事件告訴了小天狼星,「不過這件事情你一定要幫我保密啊!」哈利說完才後知後覺發現他傾吐了太多,趕緊補救道。

        他知道他現在實在不是平常的狀態,對他來說小天狼星甚至還只是個陌生人而已,但是一直渴望有家人的願望猛然間實現後,他發現他有點克制不住自己。

        簡單來說,他有點興奮過度了。

        「盧修斯˙馬爾福?」小天狼星皺起眉頭,「哈利,我不反對你待在斯萊特林,事實上我反對也沒用--但是我勸你離那個馬爾福遠一點,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他們是忠貞的食死人,如果伏地魔回來,他們會一秒把你交出去--我在阿茲卡班聽到不少內幕。」

        「盧修斯˙馬爾福或許會。」哈利說,「我感覺得出來--我之前住德拉科家時就發現了,他只是看我有沒有什麼利用價值而已。但是德拉科不會的。」

        「好吧……但是你怎麼會去住馬爾福家?」

        「我不想住德思禮家……」哈利不好意思地說。

        小天狼星哼了一聲,顯然也想起了水蠟樹街那群糟糕的麻瓜。

        「那……你想換個家嗎?」小天狼星不大自然地問,「我是說,等我洗清名譽後……如果你想換一個環境……

        「什麼,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嗎?」哈利脫口而出。

        「你想和我住嗎?」小天狼星睜大雙眼。

        「當然!」哈利直直望著他,「你有房子嗎?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進去?」

        小天狼星的臉上綻放出一個笑容,這效果比之前更驚人,他彷彿瞬間年輕了十歲,「我是有自己的住處……不過太久沒人住,我想可能要先整理一下……

        「我可以幫忙整理。」哈利自告奮勇,「反正德思禮家把我整理家務的技能磨練得還不錯……

        小天狼星的笑容一下變得凶狠,「哈利,你不介意和我住後,你阿姨的花圃會被一隻黑狗踩亂吧?」

        「當然不介意。」哈利笑得很開心,「我等不及要和你一起住了……我聖誕

節可以先和你回去看看嗎?」

        「當然好。」小天狼星一口答應,「不過最好先別讓人看見你和一個通緝犯待在一起……

        「我們明天就去找鄧不利多。」哈利說,「我們可以早點起床,然後趁著比較沒人時去校長辦公室,或是找盧平教授……

        「好主意。」小天狼星望向窗外,他從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發展,「我們可能太興奮了……天都要白了。」

        「沒關係,我早上沒課的。」哈利說,「不過我們可能還是先睡一下吧。」

        哈利堅決不讓小天狼星睡地板,但是小天狼星也堅決不霸佔哈利的床舖,最後還是小天狼星用哈利的魔杖把床加大,這才解決了兩人睡覺的問題。

        哈利不是很習慣旁邊躺了個人,但是一想到這個人是自己的教父,心情又十分雀躍。

        倒是小天狼星,一躺上床沒多久就呼呼大睡,哈利想到剛剛小天狼星說過他一路上靠吃老鼠維生,八成也很久沒睡過床舖,心中不禁一片難過。

        哈利就在欣喜和難過中糾結,好不容易才睡著。

 

        哈利感覺自己才睡五分鐘而已,但是他一看時間已經快要中午了,不禁跳起,他睡過頭了!

        他轉頭去看小天狼星,只見小天狼星不知何時變成了一隻狗,還是在熟睡中。

        哈利猜這是小天狼星的條件反射,為了避人耳目,所以小天狼星一直維持的狗的形貌。

        他留了字條,把隱形斗篷留在字條旁邊,再輕手輕腳地離開寢室。來到公共休息室時,德拉科正在那邊看書。

        「嗨,哈利。」德拉科看見哈利,打了招呼,「我正想再過十分鐘就去叫你起床。」

        「喔,感謝你。」哈利說,左右張望了一下,神秘兮兮地對德拉科悄聲說,「我找到他了。」

        「找到誰了?」德拉科先是一頭霧水,然後恍然大悟,「你是說布萊克?」

        「對。」哈利得意地說,「不過他很累,現在還在睡。」

        「我可不可以去看一下?」德拉科也悄聲問。

        「不行,等他醒以後你就會見到他了。」哈利說,「他說我聖誕節時可以和他一起回去。你在看什麼?」

        「算命學。」德拉科不情願地說,「布萊斯幫我占卜了一下,但是感覺很糟糕……關於下一場的魁地奇。所以我想給自己算一算,可是根本理不出頭緒。」

        「天氣不好?」

        「不是。天氣是大晴天。」德拉科悶悶不樂地說,「可是結果顯示比賽會有致命意外……我之前又看到過狗靈……

        哈利有點猶豫要不要把小天狼星是那隻狗的事情告訴德拉科,不過他決定先保持緘默,「別擔心,我想你會沒事的,那是這學期最後一場比賽,所有教授都會出席觀看。」

        「我想是吧……」德拉科看起來精神並沒有比較好,「除了魁地奇,我還有個劫難……在未來兩年之內我會面臨人生的重大抉擇路口……我不確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人生的重大抉擇路口?」哈利想了想,「也許是你可能不會繼承馬爾福家?」

        「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德拉科斷然說,「我家只有我一個繼承人。」

        「那就是愛情對象的選擇?」哈利胡亂猜測,「可能你會愛上一個麻瓜出身或是混血的女巫?」這樣的話就太棒了。

        「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德拉科臉頰微微發紅,不知是羞的還是氣的。

        「我只是亂猜。」哈利聳聳肩,「我們先去吃午餐吧?」

 

 

        哈利感覺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雖然他睡眠稍微有些不足,但是精神卻非常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路上碰到斯內普時,對方的對他卻是輕蔑的一哼,讓他滿頭霧水。

        他還以為他和斯內普教授的關係已經大有改善,至少斯內普會讓他在地窖內睡覺,還會叫他幫忙改考卷,他一直以為這是親密的表現。

        「斯內普教授怎麼了?」哈利問德拉科,「為什麼我覺得他比以前更討厭我了?」

        「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德拉科莫名其妙,「而且斯內普教授的態度不是一直都那樣嗎?」

        哈利聳聳肩,和德拉科雙雙走入溫室。

        他們的藥草學是和拉文克勞一起上,說真的和格蘭芬多比起來,拉文克勞上課的氛圍要來得安靜得多了,所以整體來說他們處得還不錯。

        哈利依然獨傲群雄,在課堂上盡可能搶分,斯普特勞教授賞給斯萊特林二十分後,他們就開始動手給藥草換盆。

        哈利換盆時很明顯地心不在焉,因為他的心思都在小天狼星身上,他不確定小天狼星會直接去找鄧不利多,還是等他上完課。

        「波特,專心點哪。」在哈利不小心把草根給撞到盆栽上時,斯普特勞說道。

        好不容易等到下課,哈利和德拉科示意後就飛奔回寢室,然後他發現小天狼星已經把他早上叫呆呆送來的食物給吃了,但是他似乎又睡回去了。

        「小天狼星?」哈利輕聲道,「你還好嗎?」哈利有點拿不準主意,是要把小天狼星叫醒趕緊去找鄧不利多,還是先讓小天狼星睡飽養足精神。

        小天狼星醒來後先是習慣擺出防禦姿態,見到是哈利後變回了人。

        「喔,哈利,抱歉。」小天狼星歉意地說,「我睡過頭了……

        「不要緊,你一定很累。」哈利說,「我今天的課程已經結束了,你要和我一起去找鄧不利多嗎?」

        「當然。」小天狼星說,他又變成了一隻狗。

        哈利咧嘴一笑,「喔,小天狼星,我要是平白無故多了一隻狗,其他人會抗議的。畢竟我們只能帶一隻寵物。」

        小天狼星又變成了人。

        哈利覺得他每次看都會很驚嘆,「你可以穿隱形衣和我一起走,這樣也比較方便活動……

 

 

        哈利帶著小天狼星來到校長辦公室,他驚訝地發現斯內普教授居然也在。

        「斯內普教授?」

        斯內普哼了一聲,「波特,校長很忙--我建議你如果沒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快點回公共休息室去。」

        「不是,我是來找校長的,我想和他談談我的教父……」哈利連忙表示。

        「你那親愛的教父問題在解決了彼得˙佩迪魯以後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斯內普冷冷地說,「校長剛剛已經帶著彼得˙佩迪魯前往魔法部召開記者會了,為了給那不知躲在哪裡的布萊克知道他沒必要再躲了--雖然我很懷疑躲在禁林的他是否有時間去看預言家日報。

        哈利有點不安地扭動,「呃,教授,如果我……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可以進去禁林幫忙找……

        「是什麼讓波特先生以為,一個三年級的學生,能夠在禁林活動自如?」斯內普的嗓音很冷漠,「啊,我忘了,波特先生顯然繼承了他父親的驕傲自大,自以為無所不能,就憑他在課堂上的一些小聰明就足以應付禁林中的所有怪獸……

        「斯內普!」小天狼星再也忍不下去了,一把脫下隱形衣,「你說話給我小心點!」

        斯內普的眉毛只是揚了揚,似乎對死對頭的出現毫不意外。

        「喔呀,這真是讓人驚喜,是不是?」他柔聲道,「波特先生昨晚才知道自己有個教父,而今天這個教父就出現了……波特,告訴我,你昨晚在哪裡?」

        哈利眨眨眼,很心虛,但是仍靜堅定無比地說,「在寢室。」他沒說謊,他晚上真的有段時間是在寢室的。

        「波特先生似乎不了解我的問題。」斯內普冷哼,「你昨晚在宵禁之後,跑去哪裡了?」

        哈利努力不眨眼,試圖擺出非常誠實的表情,「在寢室做變形學作業,教授。」

        斯內普冷哼了一聲,從哈利對斯內普的了解來看,他知道斯內普一點也不相信他說的話。這更讓他心虛了。

        「我警告過你,波特先生。」他輕聲說,「只要給我逮到你夜遊的證據,我發誓我一定讓你滾出校門。」

        「鼻涕卜!」小天狼星立刻暴跳,「你再敢威脅哈利試試?」他恐嚇似地掰動手指關節。

        「過來啊。」斯內普冷笑道,「這樣我就有理由動手了,而且我保證我一定不會手軟。」

        「小天狼星!」哈利不管兩人之間的唇槍舌戰,反而怒目瞪向小天狼星,「我說過不能對斯內普教授不禮貌的!」

        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在哈利的話語下變得非常奇妙。

        他們從學生時代就是死對頭,而且對此早就習以為常,而哈利在此時居然直接譴責小天狼星對斯內普不禮貌,這舉動顯然讓兩人都直接傻掉了。

        「不、不是……哈利。」小天狼星試圖和哈利溝通,「他在威脅你……

        「教授沒在威脅我,小天狼星。」哈利說,「你聽不出來教授在關心我嗎?他在叫我不准夜遊。」即使夜遊了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過哈利自然沒有白痴到把最後一句說出來。

        斯內普的神色整個都扭曲了,他不習慣被人如此解讀,而且他發誓他剛剛才沒有在關心波特是否會因為夜闖禁林而丟掉小命!

        再待下去顯然他的自制力會不夠用,一個布萊克和一個波特!

        斯內普往爐內灑了一把粉,朝火中喊道:「盧平!」

        哈利一頭霧水地看著那堆爐火,他不知道呼魯粉還可以用來傳話。

        幾秒鐘之後,盧平就拍著他那破敗長袍上的煤灰,從壁爐中爬出來,「你找我,西弗勒斯?」他抬頭一看,就看見了正在一邊橫眼豎眉的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他吃驚道。

        「雷木思。」小天狼星有點尷尬地點了點頭。

        「現在,波特,回你的寢室去。」斯內普簡短地說。

        「喔,教授,我想留下來。」哈利哀求道,「小天狼星不是故意詆毀教授您的……

        盧平和小天狼星都露出適應不良的僵硬表情。

        詹姆的兒子站在斯內普那邊!

        「呃,哈利。」盧平努力笑道,「我們接下來一定會有很多事情要忙,要幫小天狼星洗清名譽、召開記者會……

        「我可以幫忙。」哈利渴望地說,「小天狼星說他會需要打掃房子……

        斯內普嗤了一聲,「波特先生,告訴我你那塞滿了雜草的腦袋到底有沒有聽懂,接下來的事情不需要一個十三歲的未成年巫師在旁邊礙手礙腳?」

        「鼻涕--我是說,斯內普!」小天狼星即時把那侮辱的字眼給吞回喉嚨,「不准你這樣和哈利講話!」

        「真可惜,布萊克。」斯內普慢條斯理地說,「我是他的導師,我有權決定要怎麼對待他。」

        哈利其實不大介意斯內普對他的刻薄態度,在湯姆的毒舌薰陶下,他覺得斯內普還算是有幽默感的了。

        小天狼星的雙眼迸出火花,像是恨不得想衝過去揍斯內普一頓。

        「好了,小天狼星。」盧平安撫道,「西弗勒斯說得也沒錯……我們現在最好先聯絡鄧不利多,告訴他我們找到你了……說起來你是怎麼進來的?」

        原本盧平的用意是轉移話題,沒料到小天狼星聽了反而皺起眉頭,露出有點苦哈哈的表情。

        ……從尖叫屋那邊進來的。」最後,他咕噥。

        幸好小天狼星還有幾分理智,清楚記得斯內普說過只要他逮著證據就會把哈利攆出校門,沒有全盤托出。

        斯內普冷笑一聲,「在沒有看預言家日報的情況下知道自己可以大大方方現身?」

        「我之前就現身過一次了!」小天狼星惱怒地回了一句。

        「確實。」斯內普點頭,輕蔑地說,「真不敢相信,你的愚蠢居然讓你的教子逃過一劫……

        小天狼星正要怒嗆回去,斯內普就接著說,「我完全有理由相信,波特先生在知道布萊克是自己的教父--並且還是無辜的--之後,便愚昧地輕率行動,想去找布萊克,幫助他早日恢復名譽……」他瞇起眼睛,冷冷瞪了哈利一眼,「完全沒考慮過布萊克仍舊是通緝中的殺人犯,是不是?波特先生。」

        「呃……」哈利有點忸怩不安,因為斯內普全都說對了,但是他還是得睜眼說瞎話,「我確實是很想這麼做的,先生。但是我昨天在寫變形學作業,沒有時間。」

        「好了,既然真相大白,我想我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儘快通知鄧不利多吧。」盧平趕緊打圓場,「西弗勒斯說得沒錯,你快回寢室吧,哈利。」

        哈利略為失望地走了。

        斯內普在哈利走了之後表示他根本不想和布萊克呼吸同一個空間中的空氣,把這麻煩丟給盧平後轉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地窖。

        「好了,現在沒人了。」盧平嘆口氣,「可以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

        小天狼星垂下頭,啞聲道,「這全怪我……雷木思。我以為這會是一個完美的煙霧彈,在最後一刻說服詹姆選擇彼得……」他痛苦地抱起頭,「這全都怪我……其實這和我親手殺了他們沒有區別……

        「當然有。」盧平說,「我們誰都沒有想到是彼得。我猜你以為我是間諜,對吧?」

        「原諒我,雷木思。」小天狼星說。

        「當然。那你是否也能原諒我把你當成間諜?」盧平問,「大腳板?」

        「當然,月亮臉。」小天狼星沉默了一陣,「哈利怎麼會在斯萊特林?」

        「我是這學期才來教書的,小天狼星。」盧平無奈道,「我並沒有親眼看見哈利的分院儀式。但是鄧不利多似乎認為哈利在斯萊特林也很好的樣子。」

        「專產黑巫師的學院會好?」小天狼星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

        「小天狼星,想想你的家族。」盧平試圖提醒他。

        小天狼星用力揮了揮,彷彿是想趕走惱人的蟲子,「別提他們。」他氣悶地說。

        「恐怕我不得不提。」盧平溫和地說,「哈利和小馬爾福是朋友,而對方的母親是你的堂姊。」

        「納西沙?」小天狼星的五官都皺在一起了,他咕噥道,「好吧,至少比貝拉好點……我真不懂哈利怎麼會被分到斯萊特林去,那可是詹姆和莉莉的兒子!」

        「布萊克一家都是斯萊特林的,但是你在格蘭芬多。」盧平說,「而且據我觀察,哈利即使在斯萊特林也沒有特別敵視格蘭芬多,相反的,他和各學院都處得還不錯。」

        「那就好。」小天狼星悶悶地說,「但是如果可以我真想勸哈利轉院,他剛剛竟然阻止我叫斯內普鼻涕卜。」

        盧平忍俊不住,「我也很訝異。我之前開了西弗勒斯一個小玩笑,結果哈利相當生氣。」他把幻形怪事件簡單說了一遍,「不只是哈利,所有斯萊特林學院的學生都是,看起來西弗勒斯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是相當崇高的。」

        小天狼星聽了以後更加鬱悶。

 

 

昀羲碎念:

其實我已經開始寫第四集了,只是最近被數碼寶貝和太(好吧太和也可以啦)給勾走了~

,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瀧兒
  • 求文求糧OAQ
    考生表示無法度過糧的日子(痛哭
  • 岔路明年就會出四啦~

    昀羲 於 2016/10/31 21: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