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一. 時間設定在tri結束之後,數碼世界危機解除,一代的數碼獸恢復記憶。

. 石田大和和武之內空在交往,但是馬上就會分手的!(怨念

. 二代醬油,其他代神隱,有副CP岳光輔賢光美。

. 太一等人開頭是准考生。

. 望月有戲份,而且很重要。

. 因為完全不想黑化原作人物,所以反派都是原創人物和本來就是反派的。

. 無視二代大結局,並且穿插其他設定,太一是傳說!

. 各種狗血各種BUG各種自爽各種中二,怎麼爽就怎麼來,請務必注意!

 

 

 

 

00.

傳說,數碼世界在剛創造出來時,對於『要成為怎樣的世界?』有兩個概念在競爭。後來我們這一方勝利了,所以制定了現在數碼世界的規則,在那時,另一方的概念則被放逐到"火之壁"的另一側--

 

 

 

八神太一看著興致沖沖來跟自己說兩人已經正式交往的石田大和和武之內空。

「大和,真有你的!」他像往常般勾住大和的脖子,一臉壞笑,「樂團、女朋友,人生勝利組啊。」

「少胡說八道。」大和臉頰微紅,神情卻是高興不已。

「太一!」武之內空則是比大和臉更紅,又是氣惱又是害羞,「我們……

三人嘻嘻哈哈一陣,一直等到上課鈴響起才散去。

 

課堂上,太一望著窗外的天空,老師教的算式一個也沒聽進去。

啊,長大了呢。

要是沒有意外的話,大和和空會結婚生子,其他人也會有各自的人生,而他呢……

說實話,自小要好的青梅竹馬輕易就被死黨搶了去,太一心中五味雜陳,心臟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揪緊,不到窒息,卻絕對難受。

他對武之內空有一種朦朧的喜歡,但是他也非常清楚,打從國中時,武之內空就對石田大和抱有好感,而石田大和也是一樣的。

所以,最好的結局,就是他在武之內空背後推了一把,親手促成他們的好事。

不是沒有勇氣和石田大和爭,也不是沒有勇氣跟武之內空表白,只是太一認為,這是最好的結局。

學會失去、學會放棄、學會偽裝、學會在不知名的角落默默咀嚼無果的初戀,然後將一切悲傷惆悵都化作一聲無奈的嘆息。

算了,就這樣吧。

太一將視線從窗外轉回來,就發現數學老師笑得和藹地站在自己桌邊。

「八神太一,上我的課還敢走神!」

……和老師的戰爭也是成長的一環呢。

 

因為被留下來說教,太一搞到很晚才離開學校,離開時輔導室時主任室還一直語重心長地告誡他:就快要大考了,現在任何事情都沒有大考來得重要,不論他到底在煩惱什麼,這是他的人生分水嶺諸如此類的訓誡標準台詞。

太一走出校園後,垮了肩,最要好的損友和最要好的初戀對象交往了,這種煩惱要跟誰講啊,而且一講出來,八卦絕對滿天飛,肯定會對石田大和和武之內空造成困擾的。

亞古獸呢?

亞古獸現在還在數碼世界呢!

八神太一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說因為課後輔導會比較晚到家,讓爸爸媽媽不用等他吃飯了。

掛了電話後,太一便無所事事地在街上閒晃了起來,明明該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他卻想讓自己放縱一小會。

他以後到底想要做些什麼?能做些什麼?必須做點什麼?

這些問題早就壓得他喘不過氣,只是在他一路走來的過程中,他慢慢被推上了領導人的位置,在第一次的數碼世界冒險也好、或是在足球社裡也好,他都是那樣理所當然地站在那裡,慢慢地,他習慣把這些個人的疑問壓在心裡。

在高二那年,對抗感染的數碼寶貝時,他猶豫並不是因為害怕戰鬥,也不是因為害怕死亡。

他只是一瞬間,迷失了戰鬥的理由--難道非得戰鬥不可嗎?戰鬥的原因呢?

在小學時,他們沒有餘裕也不會去想那麼多;可是幾年的安逸下來,太一在面對最直接的戰場時,想的卻是,這些數碼寶貝來到現實世界做什麼呢?

如果知道理由的話,是不是就可以避免戰鬥,也就可以直接迴避掉波及到其他無辜的人身上?

但是這些想法在面對主戰的石田大和的質問時,卻完全說不出口。

大概是因為下意識將大和當成情敵,所以不想示弱、也不想溝通吧。

不過算了,至少結果是好的,亞古獸他們也都取回了記憶,數碼世界也早就恢復了安定,沒什麼必要把這些想法說出來--

「你真的是這麼想的嗎?」一道清脆的男聲打斷了他的思考,讓太一瞬間警戒了起來。

「誰?」太一立即轉過身,企圖透過恫嚇的行為取得主導權。

站在太一身後的人是一個穿著極其普通的男子,帶著口罩遮住了五官,他為太一的備戰姿勢並沒有露出被冒犯的不高興神情,反而露出微笑。

他將口罩摘下,「你好,八神太一,敝姓觀月。」他露出了血盆大口,裡面的獠牙清晰可見。

八神太一心下一驚,直覺認定眼前的人就是敵人,但是街上人太多,更何況對方這種像人非人的模樣一定會引起騷亂。

「真不愧是勇氣徽章的持有人,居然沒大聲尖叫。」觀月又將口罩戴上,「其實我很欣賞你呢,在第一隻感染數碼寶貝出現時,你明明身邊沒有數碼寶貝搭檔,卻還敢隻身一人去引開牠到人比較少的地方。」

「你到底想幹麻?」太一並沒有放鬆警戒,而且慢慢地往旁邊的巷子移動,想將對方引到比較沒人的地方再做打算,「你是數碼寶貝吧?」

「不算是,不過我也不算人類。」觀月說,「我只是想來和你聊聊天,順便做點實驗。」

「什麼實驗?」太一瞇起眼。

「你們的徽章都用來封印啟示錄獸了吧,所以我想試試能不能再製造出徽章。」觀月說。

太一沒有料到是這種實驗,非常詫異,喃喃重複道:「再製造徽章?」

「對啊,雖然說和玄內先生分配到的組別不同,不過我也對玄內先生非常敬佩,既然玄內先生可以製造出第一匹徽章,那麼沒有理由做不了第二匹吧。」觀月理所當然地說,「只是之前被黑暗之塔干擾了進化程序,所以即使做了也沒用,後來又有感染事件……但是現在的話,就可以了。」

……那為什麼不在清完黑暗之塔的時候做?」太一質疑道。

「因為玄內先生不讓我做啊。」觀月苦了一張臉,「說是已經不需要了,反正是靠你們的心來進化的,數碼世界又沒有絕對危機,就不要浪費力氣和時間幫你們做第二匹徽章了。」

……」太一警戒的姿勢慢慢放鬆,但還是有所疑問:「那麼,你找過其他人了嗎?」

「還沒啊。」觀月倒也很坦然,「我怕你傷心嘛。」

「傷心?」太一整個狐疑起來,為什麼找其他人會讓他傷心?

「因為啊……」觀月的眼深深直視著太一,太一的瞳孔中,觀月的倒影淡去了,取而代之地是大和和空相親相愛的親暱畫面。

『所以我們可以有第二匹徽章了嗎?』

『太好了,空。』

『對啊。』

武之內空笑得燦爛,石田大和笑得寵溺,兩人在聽聞可以有第二個徽章後甚至完全沒想到要告訴其他人。

「要是先找其他人的話,你這個隊長對團隊來說,不就完全是個不需要的存在嘛。」觀月的聲音清清冷冷,「你看哦,你的朋友和喜歡的人交往了,知識和純真在一起,誠實徽章的持有者也有自己的女朋友,甚至,連你的妹妹,都在和希望徽章的持有人交往。」

「閉嘴!」太一原本已經放鬆下來的身心因為觀月一席話再度緊繃了起來,他怒吼道:「就算各自有交往的人又怎麼樣,我們還是夥伴!」

「是這樣嗎?」觀月閒閒道:「人都會成長,即使小時候再要好,也無法保證長大後也一樣。」

「你知道人們一旦長大,最先失去的是什麼嗎?」

「是勇氣。」

小時候覺得沒什麼的東西,一旦長大反而會恐懼,就像許多人小時候喜歡玩刺激的遊樂設施,長大後卻再也不敢碰;小時候可以毫不畏懼地追尋夢想,長大後卻只能忙碌地養家餬口,讓夢想成為奢想。

「你的夥伴不會再需要你。」觀月柔聲道,看著眼神已經因為言語和幻覺而變得越來越迷茫的太一,「把心交給我吧。」

太一閉上眼。

 

烏雲遮住了皎潔的月亮,繁忙的街道依靠著霓虹燈繼續閃爍,沒有人注意到巷弄中的小小意外。

 

「得到了上等的素材呢。」觀月看著昏迷在懷中的太一,露出了陰謀得逞的詭笑。

 

 

昀羲碎念:

我對不起考試!!!我對不起社會!!!說好停更的但是我實在廚得不行所以我還是發了!(捂臉

↑考試呢?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