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小光。」八神太一笑了笑,自家妹妹側身讓他進門,他一如往常地將書包隨意就往一邊扔,「還有沒有什麼吃的?我快餓死了。」

「還有一點剩菜,在桌上。」八神光覺得自家哥哥怪怪的,不禁有點擔心,「哥哥,發生什麼事了嗎?」

「怎麼這麼問?」太一一邊回答一邊坐下,拿起筷子說聲我開動了後便風捲殘雲地把剩菜一掃而空。

是她多心了嗎?

「因為感覺哥哥……怪怪的。」八神光還是說了出來。

「什麼嘛,我偶爾也是會因為被課後輔導心情不好的啊。」太一一臉不滿地說,「這樣就說我奇怪?」

「不、不是這樣的……」八神光沒瞧出什麼破綻,便真當自己想多了。

「爸爸媽媽呢?」

「出去散步了。」

「都一把年紀了,還真浪漫呢。」太一哈哈笑,笑得很純粹,讓八神光不禁也跟著一起笑出來。

 

晚上,太一一個人躺在床上,眼神盯著上方,因為他的床還是上下舖,所以他也就只能盯著以前小光睡的床底板了。

討厭身邊的人不斷遠去,討厭一切都變了的人事物,既然如此……

太一的眼神逐漸變得無神。

 

在黑暗深淵中,用八個徽章強制封印起來的啟示錄獸盯著其中一個已經逐漸黯淡的勇氣徽章,點了點頭。

接著,朝那已經弱化的結界發動猛攻,幾輪下來後,原本堅固的結界已經被啟示錄獸轟碎。

「做得好,觀月。」

 

 

夏日炎炎,蟲鳴鳥語不絕於耳,但是更多的是來自考生的歡呼。

「終於考完啦!」

太一他們終於結束了大考,不論成績如何,眼下他們確實能夠好好地放縱,鬆弛一下一直緊繃的考生弦呢。

「機會難得,大家一起聚聚吧!」太一提議道,興致沖沖地說,「不然以後大家在不同大學,可就不容易再聚在一起了。」

太一的提議獲得了眾人一致的附議。

「乾脆就去上次去的溫泉吧?」美美說,「上次因為找比丘獸他們,沒玩得很盡興呢。」

「贊成!」

「把大輔他們也叫上吧。」太一說,「一起去。」

因為大輔他們之前在重置數碼世界時也出過不少力,也沒人懷疑太一為何要特地叫上大輔,一行人簡單地規劃行程後,便開開心心地朝溫泉出發了。

只有八神光,一直隱約地感到不安,她將這股不安跟太一說了,換來太一爽朗的笑容:「放心吧小光,就算真的發生什麼事,哥哥也會保護你的。」

……嗯。」

「再不然不是還有阿岳那小子嗎。」太一一臉壞笑。

「喔呦!」八神光紅了臉,不安就在太一的調笑中淡化了。

這次數碼寶貝沒有跟著,大家自然而然地分散各處,石田大和和武之內空到外面散步去了,高石岳和八神光在一起吃小吃,光子郎和美美則是在打桌球(順便一提,光子郎被殺得一敗塗地),城戶丈雖然沒跟著一起行動,不過也是在和女朋友熱線視頻中。

一時之間,竟沒有人發現太一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因為泡完溫泉後,每個人都換上了浴衣,浴衣不方便攜帶神聖計畫,因此除了石田大和以外,其他人都將神聖計畫留在了行李中。

「真是的,果然石田大和也很棘手呢。」觀月看著替他拿來七個神聖計畫的八神太一,說。

「是的。」八神太一面無表情地回應,「要我搶過來嗎?」

「搶是最後手段,那之前還是先看看有沒有什麼空隙可以偷過來吧。」觀月摸了摸太一的腦袋,滿意道,「好了,你現在可以回去了。」

「是的。」八神太一閉上眼,再度睜眼時,又是其他人所熟知的模樣了。

 

「好耶!」美美握拳,為了自己大敗光子郎而興奮地大聲歡呼,「七比零!光子郎你輸了!」

一旁的光子郎早就累癱了,打了整整七局比賽,美美哪來這麼好的體力……

「說好的啊,下次約會可不能再帶手提電腦了,簡直太殺風景了!」美美嘟嘴抱怨道。

「是……」光子郎嘆氣,準備起身去將放在一邊的手提電腦關上,卻忽然發現甲蟲獸發來緊急求救信。

「美美!」光子郎驚叫,「快過來看!」

「幹麻啦?關個電腦還關那麼久……」美美不滿道,還是繞到光子郎身邊,準備看看發生什麼事情讓光子郎大驚小怪。

這一看,她也驚了。

「要快點聯絡太一他們!」

「我去拿神聖計畫!」美美匆匆道,轉身就往房裡跑。

光子郎留在現場給每個人都發了信,在重置數碼世界後,光子郎建立起了一個手機系統,這個系統便是因應危機而產生的警告系統,鈴聲有別於一般的手機鈴聲,可以讓其他夥伴瞬間判斷出是數碼世界發生了危機。

接到訊息的其他人急急忙忙地往光子郎這邊趕來,同樣在室內,最先趕來的是城戶丈。

「發生、發生什麼事了……光子郎?」剛才警報一響,直接中斷了他和女朋友的熱線,回去的時候得好好解釋了……

「甲蟲獸發來的緊急求救信,數碼世界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崩壞了!」

「蛤啊?」城戶丈垮了肩,「不是才重置不到一年的嗎?為什麼會這樣?」

「我也不清楚,甲蟲獸說事態很緊急,這次最棘手的是不知道敵人是誰,也沒有感染源,黑色卻在不斷蔓延……但是根本就沒有黑暗之塔!」

「光子郎!」緊接著,石田大和和武之內空也抵達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光子郎緊皺著眉頭,城戶丈代替他將事情始末解釋完,高石岳和八神光還有太刀川美美才陸續出現。

「各位!」八神光一臉慌亂,「我的D3暴龍機不見了!」

「我的也是。」

「我的也是……」從房間跑回來的美美也慌張地說,「連你的也不見了,光子郎!」

「你說什麼?」光子郎終於從電腦前抬起頭來,不可置信地說,「這不可能……你們誰身上有帶著?」

「我。」石田大和拿出了神聖計畫,「那就先由我過去好了……太一呢?」

「不知道……」美美看向光子郎,「會不會和我們一樣在找神聖計畫,耽擱了?」

「小光,你快打電話給你哥哥。」光子郎著急地看向八神光,八神光點頭,打了電話。

結果屬於八神太一的電話鈴聲就在他們身後響起,眾人轉過頭去,就看見太一像往常一樣,笑著站在那裡。

「怎麼了大家?」

「還說怎麼了!」石田大和對八神太一這種雲淡風輕的樣子感到惱怒極了,一個箭步就衝上去揪住他的領子,「你難道沒聽到緊急求救的警告聲嗎,動作還這麼慢!」

「你們兩個都住手!」武之內空喊了過來,「太一,你身上有沒有帶神聖計畫?」

「帶著啊。」

聞言,眾人都鬆了一口氣,如果說可以由戰力最強的兩個人先過去數碼界,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太一,我們的神聖計畫不見了,可能要由你們先過去……太一?」正在解釋的光子郎還沒來得及說完,太一已經一個過肩摔把石田大和翻了過去,順帶接住了被拋到空中的,石田大和的神聖計畫。

……哥哥?」八神光輕聲道,那股之前的濃重不安再度壟罩了她全身,這次不一樣的是,這其中還摻雜了徹骨的恐懼,「哥哥……?」

此時的八神太一已經沒有了笑容,石田大和從地上爬起來,嗺了口唾沫。

「你不是太一!」

「我是太一。」八神太一沒什麼表情地說。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石田大和大怒,撲過去就要把太一按到地上揍一頓。

八神太一卻輕巧一閃一躍,直接跳到了屋頂梁柱上。

「太一,你到底怎麼了?」武之內空著急地大喊,「現在不是玩的時候,亞古獸他們有危險!」而且太一身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

「他們不會有危險。」太一眨眨眼,「你們也不會有。」

「太一,你幹麻要搶大和的神聖計畫?」美美質問道,「快點下來!你當自己雜耍團還是忍者啊?」

太一並不回答,而是看向了一邊。

眾人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猛然發現角落的陰影中,有一個蒙面男人。

「做得很好,太一。」那男人的聲音滿含笑意,「過來吧。」

下一秒,太一彷彿是表演特技似地,瞬間就出現在男人身邊,並且將大和的神聖計畫交了出去。

「太一!」石田大和怒吼,「你幹什麼!」

「這邊我來善後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男人笑道,太一點點頭,然後瞬間消失了。

「太一!」

「嘛嘛,不要著急嘛。」男人笑了笑,「就像太一剛剛講的,數碼世界沒有危險,你們也沒有,所以放鬆點吧。」

「你是誰?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你?」石田大和半點都不甩他,警戒道。

「敝姓觀月,拿走你們的神聖計畫只是因為要製作徽章啦。」觀月笑道,「我呢,一直很尊敬……

「不對!」剛才還埋首在電腦前的光子郎氣得發抖,「我剛剛和其他被選召的孩子聯絡,他們都說他們的神聖計畫被搶了!」

「唉,聽人把話說完嘛……」觀月一臉無奈道,「搶他們神聖計畫的人可不是我。」

「那是誰?」光子郎咄咄逼人。

「你可以問問當事人啊。」觀月不在乎地回答道。

光子郎狠狠瞪向觀月,打了封詢問搶劫的人是誰的信出去,另外一頭很快就傳來回復。

 

是八神太一。

 

 

 

昀羲碎念:

忘了說,篇名其實來自日文歌

君に出逢えたキセキ(与你相遇如此奇迹)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