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家分頭行動後的三日,眾人再度在光子郎的辦公室集合,沉默在空間中蔓延,隨著不斷前行輪迴的秒針而逐漸沈重。

「無法聯絡……甲蟲獸也沒有再傳訊息過來了。」光子郎瞪著偌大的電腦螢幕,喪氣又絕望地喃喃自語,「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光子郎……」美美看著無法振作的光子郎,心中也異常難過,但是她無法吐出任何安慰的話語,只能默默遞上一杯烏龍茶。

「望月同學那邊呢?沒有任何進展嗎?」光子郎的眼睛已經有非常濃厚的黑眼圈,「我需要情報,不管多麼微小都可以!」

「芽芽說他的神聖計畫被他父親沒收了,也沒辦法借給我們……」空說道,「我們得想其他辦法……

「被沒收?沒收的原因呢?」

「沒講,芽芽好像也不是很清楚的樣子。」

「等等!」光子郎將烏龍茶一飲而盡,「去年數碼世界重置的時候,我們是靠神聖計畫和姬川小姐他們的裝置,大和,西島老師他們有說什麼嗎?」

大和搖搖頭,「他們說之前為了處理數碼界感染和重置的後續,已經人仰馬翻,暫時沒辦法幫助我們。」

「什麼嘛,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美美不滿道,「就算提供一點情報也好啊,又沒有要他們幫我們找人。」

「美美。」空示意美美不要再說下去了。

「可是……」美美看了看其他也仍然還在愁雲慘霧的人,還是閉上了嘴。

「哥哥…………」八神光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倒向一邊的高石岳,抓著對方的襯衫啜泣起來,「嗚……

高石岳輕輕拍著八神光的肩膀,除此之外,他給不出任何安慰。

就算以前經歷了無數的冒險,但是他們從沒有遭遇過如此重大的打擊,太一的離去再度導致他們停滯不前,慌亂且找不到方向。

高石岳看向自家哥哥和武之內空,發現兩人都只是各自盯著一個角落,完全沒有互動。

看來,太一的離開讓他們打擊也很大。

「我看大家都很累了。」一直沉默的城戶丈開口,「光子郎,讓小京來接續你的工作吧,我們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整頓旗鼓。」

「說得也是。」武之內空回過神來,臉色慘白地投下贊成票,「我去買點吃的回來。」

石田大和並沒有說要跟著一起去。

「我跟妳一起去。」美美自告奮勇。

「這樣好了,等等吃完東西,先各自回家把該處理的行程處理掉,我們用一週的時間來拼拼看。」城戶丈等兩位女士出門後,對其他人如此提議,「雖然電腦方面我們幫不上忙,不過集合大家的力量總比你一人孤軍奮戰好對吧,光子郎。」

「對啊!對!」高石岳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哥,當初姬川小姐不是拿了D3暴龍機來幫助我們打開大門嗎?如果只是單純借用裝置的話……」

「對了,當初是依靠裝置和我們的徽章力量……」城戶丈也一臉恍然大悟。

「我再去問問西島老師。」石田大和說做就做,當即給西島打了通電話。

直接轉進語音信箱了。

大和留了言,希望西島可以借他們D3暴龍機一用,他們只需要打開大門就可以了。

沒多久,空和美美就拎著一堆食物回來了。

「原本是想買回來做的,可是光子郎這裡沒有廚房。」美美說,臉上是沒辦法的表情。

「沒關係,大家先將就著吃吧。」大和說,「阿岳,小光,拜託你們聯絡大輔他們,讓小京過來。」

「知道了。」高石岳應道,也拿出手機開始撥通,很輕易地就聯絡到小京了。

「小京說她現在在老家鄉下,沒辦法立刻趕回來……

「什麼嘛,一個個都這樣!」美美忍不住發了牢騷,「明明太一都被帶走了……」

「美美!」空喝斥道。

……」美美撇過頭去,不再說話。

一群人默不作聲地吃著泡麵,完全不曉得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空,我有事情和妳談。」石田大和等到空吃完以後,率先開了口。

其他人都是心中一驚,因為觀月的話他們每個人都聽到了,如果說是太一喜歡空的話……

「好。」空沒什麼特別的表情,默默地收拾好後便和石田大和走向陽台。

美美忍不住想去聽一下八卦,被其他人給擋了下來。八神光端坐在沙發上,眼斂微垂,滿心都在擔心太一的她,根本無暇去顧及他們到底要談什麼。

 

……分手吧。」大和僅止沉默一瞬,便單刀直入地提出分手,儘管他們才正式交往不到幾個月。

「是因為太一嗎?」空很平靜,顯然這在她的預料內。

……

「是因為觀月說的那一席話嗎?」

大和沒有否認。

空並沒有要大和回應她的意思,只是自顧自地走到陽台的柵欄邊,「太一……我很喜歡太一。」

在剛提出分手的前男友面前說自己很喜歡另外一個男人,空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因為那個人是太一。

大和也並沒有生氣。

「小時候,我總是看著太一,順著他的目光,我看到了你。」空說。

他也是一樣,因為一直看著太一,所以看到了空。

「太一總是獨來獨往的,儘管他和每個人都很要好,可是你有沒有發現,太一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飯,除非有人過去找他。」

大和想了想,說起來確實是這樣呢,中午吃飯時,也是自己主動過去找他。

「太一一直都很冷靜地在觀察其他人的情況,我和你的事情,我想太一早就注意到了……初中那年,還是他在背後推了我一把,讓我鼓起勇氣給你送聖誕禮物。」

也是從那個時候,他們兩人開始曖昧升溫,一直到剛剛分手。

「我真是個遲鈍的笨蛋……」空抹了抹洶湧而出的淚水,「竟然以為他會永遠在我身邊支持我……

「我也是,我也很遲鈍。」大和啞聲道,「我一直以為,我喜歡妳。」

空破涕為笑,「結果?」

「我剛剛才搞清楚,我到底喜歡誰。」大和嘆氣道,「不過,這肯定沒有結果。」

「是太一對吧。」空肯定道,「我們都喜歡太一。」

對於大和脫口承認喜歡太一,空並沒有多大反應,仔細想想,大和唯獨對太一不同,早有前兆。

「前女友變成情敵,沒什麼比這種事更像一個笑話了。」大和扯扯嘴角,「把太一找回來吧。」

「那還用說。」

大和並不是對自己的心意全無意識,只是因為種種原因,讓他壓下了。

直到現在。

武之內空是個好女孩,任誰都不會否認這一點,這女孩活潑、體貼,善於照顧人和調解糾紛,甚至和太一很像,有擔當,責任心重。

空抹去眼淚,拍拍臉頰,「不過這些事情,還是等太一回來再說吧。」

「說得也是,搞不好他還會揍我一頓。」大和勾起微小的弧度,和空分手的話,那個太一八成會直接衝上來拽住自己領子質問為什麼吧。

「他搞不好也會以為,我是因為不得已才說喜歡他的。」空也跟著嘆氣。

他們相識一笑,或許他們曾經真的對彼此動心過,然而太一失蹤的現在,那些若有似無的情愫全部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對太一的巨大思念和擔憂。

兩人重新回到室內,發現眾人眼神閃爍,空嘆了口氣,「全部偷聽到了嗎?」

「才沒有呢。」美美不滿道,「原本我是打算聽一下下的,結果全部的人都阻止我,所以根本連一點都沒聽到。」

空轉頭去看大和,大和抿抿唇,「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情……我們分手了。」

「什麼!」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