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不出那年夏日的冒險。

儘管他和夥伴們都在戰鬥中得到了成長,他卻依然被困在那場冒險中。

其他人都已經繳交了志願書,他卻徬徨得找不到自己未來的路。

一起冒險的夥伴一個個都有了自己的人生軌跡,就連以往的青梅竹馬都和自己的兄弟交往了。

還是他親手促成的。

他一個人在黑暗中的球場上踢著足球,心中七零八落,這顆球該踢往何方?球門又在哪裡?隊友呢?敵手呢?

統統沒有。

於是他只能自己獨自一人踢球,頂球,不斷重複……

 

 

觀月非常滿意地看著被關在巨大培養皿中的正牌八神太一,對方身上被插滿了各式各樣的針孔連接到其他稀奇古怪的儀器,只有氧氣罩提供給八神太一在透明的綠色液體中微薄的呼吸來源。

「現在的同步率是多少,分子獸?」

「是百分之二十八。」分子獸恭敬道。

「繼續努力,反正所有神聖計畫都回收了。」觀月說,「要讓八神太一當啟示錄獸大人的容器,這點千萬不能失敗。」

雖然說沒有得到八神光,不過那也無所謂,那女孩僅僅是個媒介罷了。恆常性連實體都沒有,更不用說是他們的對手了。

啟示錄獸自從掙脫結界後,便一樣進入了巨大的培養皿中,和八神太一不同,它原先的軀體蘊含了許多無法進化的數碼寶貝的怨念,可以說是怨念的集中,而現在它將作為一個更加純粹的概念存在。

那就是--反對進化。

所以神聖計畫和徽章都不該繼續留存。

多虧了重置,它得以和恆常性再較長短。

「是的,觀月大人。」

然而,一個和八神太一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從實驗室外走了進來,手上抓著一個用來狩獵的大網,裡面所捕捉的正是亞古獸他們。

「辛苦你了。」觀月讚許地說,「等到同步率到達百分之百後,你就是唯一的八神太一了。」

「有兩個太一?」看到培養皿中的太一後巴魯獸率先驚叫起來,「所以抓我們的這個是假的嗎?亞古獸。」

「當然是假的!」亞古獸氣憤道,「我早就說過他不是太一了,你們就不信!」

「但是他手上有其他人的神聖計畫啊……

「不對喔,亞古獸,他也是八神太一。」觀月笑道,「是原先八神太一的複製品,就連記憶也一模一樣哦。」

「唯一不同的是,他沒有心,只聽命於我。」

「放太一出來!」亞古獸怒吼:「小型火焰!小型火焰!」

但是亞古獸只噴出兩道鼻息,連一丁點火苗都沒有。

「真是的,早在被捕捉時就該清楚認識到你們的絕招已經被封印了吧。」觀月說,「太一,把牠們關起來吧,注意別弄死了,我還需要牠們的數據。還有,繼續找緬因貓獸和V仔獸他們。」

「是的。」複製體太一平板地回答,拖著死活不肯走的一群數碼寶貝就往地下室走。

「放開我們!」

複製體太一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對於他們的掙扎感覺到了不耐,便拿出一個儀器,啪地往網子上電下去。

「哇啊!」

高壓電的劇痛瞬間襲擊了牠們,只有亞古獸耐住疼痛,對複製體大喊:「如果說你也擁有太一的記憶的話,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你才不是太一!」

複製體太一皺皺眉頭,對亞古獸的叫囂充耳不聞,直接將牠們扔進了佈滿紅外線的牢房中。

「好痛!」巴達獸拍著翅膀,抱怨道:「那個人果然不是太一。」

「我們現在怎麼辦?」甲蟲獸憂心道,「我們已經沒有辦法聯絡光子郎他們了。」

「就算聯絡上了,神聖計畫也被那個假太一拿走了啊。」加布獸落寞說道,「聽起來甚至連V仔獸和緬因貓獸都是目標。」

「那個混蛋蒙面男,到底想幹麻!」亞古獸憤怒地撞上牢房的鐵欄杆,那卻是通電的,瞬間被百萬電流刺激得腦袋短路了。

「亞古獸!」迪路獸趕緊過去扶牠,「各位,我們現在不能輕舉妄動……看起來這間牢房是專門為了困住數碼寶貝設計的。」

「剛剛那個蒙面男也說了,他需要我們的數據。」甲蟲獸說,「所以我們應該暫時是安全的。」

「那太一呢!」亞古獸咆哮,「那怎麼看太一都很危險吧!天知道他們要對太一做什麼!」

「對啊!」迪路獸像是想到什麼般,「太一在這裡啊!只要能把太一救出來,亞古獸就可以進化了吧。」

「對耶!」巴魯獸開心道,隨即又洩了氣,「但是我們要怎麼把太一救出來啊?」

眾數碼寶貝陷入了沉默。

「甲蟲獸,有辦法分析這個牢房嗎?」迪路獸問道。

「我沒辦法啊……分析都是光子郎在做的。」甲蟲獸愧疚道。

「像這種時候,用力轟爛它就對了!」亞古獸叫道:「小型火焰!」

迪路獸正想制止亞古獸浪費體力的行為,加布獸卻跟著一起開始轟牢房了。

然而,他們都沒有辦法使出哪怕平常威力的十分之一,根本就只有口水和鼻水噴出來。

「亞古獸好髒!」

「加布獸也是!」

「可惡……」亞古獸摸摸鼻子,氣餒道,「如果可以把這見鬼的東西摘下來的話……

眾人聞言也是一臉凝重,他們之前被複製體太一所騙,以禮物之名,統統被套上了黑色手環。

這個手環並沒有奪走他們的神智,所以他們一開始並沒有什麼感覺,直到亞古獸巡邏回來後發現異常時,複製體太一才曝了光,只可惜太晚了。

這個手環抑制了他們的力量,完全無法戰鬥,更不用說憑自己進化了。

「我們試試幫彼此摘摘看吧?」甲蟲獸提議。

於是他們兩兩分隊,死命地想幫對方把手環摘下,亞古獸更是差點扯掉了加布獸的毛皮,讓加布獸瞬間躲到角落去。

「不行……沒辦法。」他們累癱在牢房的地板上,「摘不下來……這玩意簡直比暴龍改造者那時候的黑色齒輪還要麻煩。」

「那個時候只需要破壞掉齒輪就可以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還得費力去摘……」哥碼獸仰躺在地板上,翻了個身恢復正常姿勢,「這麼難摘,為什麼太一給我們戴得那麼容易……

「那才不是太一!太一不會做這種事!」亞古獸氣憤地嚷道。

「抱歉抱歉,我指的是那個假的。」哥碼獸連忙道歉。

「說得也是。」迪路獸陷入沉思,「也許這手環上有什麼裝置也不一定。」

說完,其他人馬上低頭研究自己手上的手環,偏偏都瞧不出所以然來。

「算了,這種鬼東西。」亞古獸率先放棄,「只要和太一搭檔,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一定就自然粉碎了。」

「美美……」巴魯獸難過地說,「我和美美搭檔的話也是。」

「我想阿岳。」巴達獸翅膀也不拍了,整個四腳往外趴癱在地上。

不僅是他們,其他人也是,整個牢房陷入一種士氣低迷的頹廢狀態。

「所以啊!」小型火焰噴不出來,亞古獸乾脆用頭去撞,再度被電得七葷八素,「我要去救太一!」

「亞古獸!」迪路獸一把將還想撞帶電鐵欄杆的亞古獸拉回來,皺眉道「不要白費力氣,就算你再耐打也禁不住的!冷靜點!」

「那今天如果換成是小光待在那個詭異容器裡面,妳還能冷靜嗎!」亞古獸甩開了迪路獸,「我要去救太一,要去拿回神聖計畫,還要把那個蒙面男給打飛!」

亞古獸再度撞了上去,果不其然,又被高壓電給電了回來。

「我來幫你。」加布獸毅然道,一個箭步上前就跟著撞上亞古獸之前拼命撞的地方,再被電飛。

巴達獸、哥碼獸、巴魯獸和比丘獸相互對看了一眼,也跟著一起撞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亞古獸氣勢萬鈞地再度撞了上去。

不過這次牢房門卻開了。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