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相約在一間快餐廳,時間已經接近晚餐時段,所以人潮來往頗多,聲音嘈雜,正好可以避人耳目。

望月芽心不安地在位置上扭動著,眼神完全不敢對到其他人,雙手的手指也不斷攪動著。

「芽芽,怎麼了嘛?」美美問道,「有事情慢慢說,雖然現在因為太一的關係可能沒辦法馬上給什麼建議,不過我們都會幫你的。」

「不……對不起……

「嗯?你是指緬因貓獸的事情嗎?沒關係的,後來不是都好了嘛。」空安慰道。

城戶丈和高石岳對彼此聳了個肩,男生本來就不是很擅長安慰女生,倒是一邊的八神光只是無神地盯著面前的紅茶。

自從太一離開後,或者說被帶走後,她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那件事也很抱歉……」望月芽心深吸了一口氣,眼淚又開始往外掉,「但、但是,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偷聽到的!」

「爸爸他們……和抓走太一學長的觀月是一夥的!」

那瞬間,八神光、高石岳、城戶丈、大刀川美美和武之內空,覺得他們的聽覺似乎全都被望月芽心奪走了。

一時間,他們似乎完全無法理解這個女孩在說些什麼。

望月芽心頭垂得更低,「我、我摸進研究所,因為父親的關係,所以沒有遇上多少阻礙,我想把神聖計畫拿回來……結果卻迷路了。」

「因為我很少去研究所,最近他們又改建了不少設施,所以我一時間沒發現我走到哪裡了……然後,我看見了爸爸。」望月芽心說到這裡,又哭了,「那邊有很多堆得很高的箱子,我爸爸沒看到我。我原本是要上前問爸爸說,想把神聖計畫拿回去一下,只要可以開門就好了……就一下。」

「然後,我看見爸爸在跟一個男人通話……用很高端的螢幕視訊,我爸爸叫他觀月先生。」

「在那個螢幕裡,我看見了太一學長……被關在一個像是水族箱的箱子裡面,身上插滿、插滿了好多管子……像是人體實驗一樣……」望月芽心的淚水越掉越兇,「那個觀月還跟爸爸保證,說什麼融合完全後,兩個世界就可以斷掉所有通路,不會再有往來了……」

紅茶杯破碎在地,裡面的液體潑了出來。

「小光!」高石岳趕緊去扶住搖搖晃晃的八神光,發現女友抖得異常厲害,完全止不住。

就連他自己,都在顫抖。

……我認為有必要馬上轉達光子郎和大和這些事。」出乎意料,最先穩定下來的是城戶丈,「融合完全是什麼意思?」

「不清楚……」望月芽心搖頭,惶恐地說,「我只聽到這裡,那個觀月說現在是百分之三十六。」

「我們得立刻回去擬定作戰計畫!」

 

 

 

 

 

「所以觀月才說太一是重要的容器材料!」光子郎氣得發抖,「他到底要拿太一的身體幹什麼?和什麼融合?」

「不知道,我們沒有情報。」最讓人傻眼的是,石田大和的反應非常平靜,自從太一離開後所有人都能明顯感覺到大和的暴躁情緒,但是現在這種情緒卻不見了。

像是無風的深海般,平靜且深不可測。

只有石田大和自己知道,在聽聞太一被拿去當作人體實驗的材料後,那股泛到心尖上的冰冷殺意。

第一次,渴望結束某個人的性命。

「望月同學,你可以幫我們拿回你的神聖計畫嗎?」

「我、我……」望月芽心十分侷促不安,才停住的淚水又隱約有冒出的趨勢,但是她硬是憋回去了。

剛剛已經非常失態了,現在不能再哭了。

「按照你偷聽到的對話內容,要是那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玩意真的和太一融合完全,兩個世界的聯繫就斷了,這樣,妳也見不到緬因貓獸了。」大和略為冷酷地說。

「大和,不要這樣。」空說道,勸慰似地拍著望月芽心的肩膀,「沒事芽芽,這不是妳的錯,但是我們很需要妳的幫忙。」

望月芽心抹去淚水,重重點了頭。

「好,那我們首先需要知道研究所的位置和裡面的配置圖。」光子郎說,「我試試看能不能找出來……阿岳,聯絡小京,讓她一起幫忙找。」

「知道了。」高石岳立刻打了電話,還不忘握住八神光的肩膀,給予鼓勵的笑容,「我們會把太一救出來的,小光。」

八神光露出被安慰到的微小笑容。

「我去找西島老師。」石田大和說,「這邊交給你們了,有什麼消息立刻告訴我。」他拿起安全帽,連再見也不說一聲便離開了。

「你們有沒有看到大和的表情?」美美心有餘悸地按住胸口,「好像要殺人一樣……

「我也是。」武之內空撇過頭去,「在聽到……他們那樣對待太一的時候。」

 

石田大和騎上了摩拖車,風聲在他耳邊呼嘯而過,一路狂飆的他收穫了不少喇叭和髒話,也許還有未來的罰單和警車,但是他不在乎。

如果可以,他想一路騎去找太一,把他從那個冰冷的水族箱中拽出來,儘管他沒有親眼見到,但是聽望月芽心的描述也就夠了。

如果真的親自見到那樣的太一……他一定會失控,把所有相關人等全殺了。

對,殺了。

那個觀月,必須死!

疾馳而過的冷風陣陣刺骨,好不容易才讓怒火沸騰的大和在車途中稍微冷靜了些。

也就只有一些。

 

西島才回到家,把勒緊的領帶鬆開和脫下外套,拿出泡麵,煮上水,開了新聞。

『叮咚、叮咚。』

西島有些疑惑,這個時候誰會來找他?

他走到玄關,透過貓眼向外看,發現是石田大和,並沒有多想,便開了門。

「石田同……呃噗!」

門一開,招呼還沒打,迎面就是完全沒有留手的一拳,西島在劇痛中隱約覺得自己臼齒好像要飛出去了。

「你們和觀月是一夥的吧。」石田大和冷冷地說,「說什麼很忙沒辦法幫我們打開大門也是騙人的吧?還把望月的神聖計畫也沒收了。」

石田大和清冷卻飽含殺氣的嗓音讓西島因莫名其妙被揍而起來的火氣滅了,他略為吃力地坐了起來。

「你從哪知道的?」西島深深嘆了口氣,為了自己的臼齒和被毀容的英俊臉龐。

「我們自然有消息管道。」石田大和冷漠地看著他,「我原以為,你和姬川不同,到頭來,你們原來半斤八兩,都喜愛欺騙。」

「沒有人生來就喜歡欺騙別人。」西島撐住自己的膝蓋站了起來,「是被泉光子郎查出來的嗎?」

「我說了我們有管道,至於是哪種管道,你們管不著。」大和冷冷地說,「你同意讓太一當那什麼見鬼的容器嗎?」

「什麼容器?」西島一臉詫異,「等等……你們查到的事和我知道的事是同一件事情嗎?」

「你知道什麼?」石田大和瞇起眼。

「太一是觀月先生的助手啊,兩人正在致力讓兩個世界斷開連結。」西島問道,滿臉震驚,「你說的容器是什麼?」

……不知道。」

「蛤啊?」西島瞪大眼,「石田同學,我可是被你揍了一拳,然後你告訴我不知道?」

意識到很有可能遷怒甚至波及無辜了,石田大和撇撇嘴,將觀月把太一關在水族箱中進行實驗的事情說了。

「不可能。」西島斷然說,「太一中午還在和我說話呢。」

「和你說話?」石田大和先是短路了幾秒,「你確定和你說話的太一真的神智清楚嗎?」

「很清楚啊。」西島奇怪地反問,「照我來看,除了要隱瞞你們私下聯絡以外,沒什麼不對。」

「你為什麼不說?」石田大和揪住西島的領子,聲音高了起來,「那天在溫泉,觀月親口說了他花了很多時間才完全控制住太一!你知道我們自從那天以後每天過得有多膽顫心驚嗎!」

西島震驚:「控制?太一被控制?」

「看來你的組織也不怎麼信任你。」石田大和冷哼一聲,「你到底知道些什麼?」

西島頓了一下,似乎在考慮怎麼開口,半晌才慢慢說道:「你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過的吧,數碼世界在最初形成時,有兩個概念在進行競爭。」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