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是支持進化的這一方勝利了,也就是之前曾經附在八神光身上對你們傳達訊息的恆常性。

然後,另外一方不支持進化的概念便被放逐到牆外,逐漸吸收了無法進化的數碼寶貝的怨念,有了自己的實體,也就是你們封印起來的啟示錄獸。

因為數碼世界重置的關係,啟示錄獸已經擺脫那些怨念,恢復成最初的概念。觀月就是它的手下,太一則是當了觀月的助手。

你們是實質上第二批到達數碼世界的孩子,在你們之前的第一批孩子一共有五位,他們的搭檔就是鎮守四方的四聖獸,你們應該也記得,青龍獸就是其中之一。」

「一共五位的話,那怎麼只有四聖獸?」大和很快發現其中對不上的地方。

「那就是姬川小姐的緬因貓獸。」西島嘆口氣,「緬因貓獸是相當特殊的數碼寶貝,實際上,就和電腦重灌的意思差不多,緬因貓獸會在數碼世界能量過剩時啟動病毒,強制重置整個數碼界。」

「能量過剩?」

「就跟黑暗四處蔓延一樣的意思差不多,數碼世界也有所謂的正能量容量上限。如果說被選召的孩子是為了對抗黑暗之力,那麼緬因貓獸就是為了對抗生長過剩。」

「你剛剛說緬因貓獸是姬川的數碼寶貝?」

「嗯,姬川小姐是第一批前往數碼寶貝的孩子。」西島嘆氣,「她也遇過數碼世界重置的事情,只是,她當時並沒有去找緬因貓獸,她選擇了成為如今的她。」

「所以重置後,緬因貓獸的搭檔就換了?」

「是啊。說實話,重置後還能記起之前的事情,我們想都沒想過。」西島覷了大和一眼,「也許姬川小姐就是後悔當初自己的選擇,才選擇了離開也說不定。」

「那不重要。」大和望向已經完全黑下來的天空,「你說太一中午才和你聯絡,那麼他晚上會嗎?」

「不,通常都是兩天左右會聯絡一次而已,而且每次都只是說實驗很順利,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說。」

「我們需要神聖計畫打開大門。」大和覺得已經獲取足夠的資訊,便開門見山道,「我要進研究所,去拿望月芽心的神聖計畫。」

「咦?」西島這次更加詫異,「神聖計畫需要本人才能夠使用……」

「空和美美會負責說服望月芽心幫助我們。」大和的聲音透著不耐,「光子郎他們也會擬好潛入對策,我們只需要你幫忙善後。」

……石田同學,你好像完全變了個人。」西島抽抽嘴角,感覺活像是一個殺人犯在發號施令,怪恐怖的,「我知道了,我會掩護你們。」

 

解決了西島這邊的問題後,光子郎那邊因為有小京的幫忙,也進行得還算順利。

「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不曉得望月同學的神聖計畫被放在研究所的哪個角落,望月同學,你有頭緒嗎?」電腦螢幕的反光不斷倒映在光子郎的瞳孔中,各式各樣程式演算都在他眼前一一閃現。

「這個嘛……應該是在最底層的一間絕密檔案室,可是那邊沒有權限進不去……」望月芽心不安地說,「雖然說可以進入外圍,可是檔案室設有紅膜鎖和十八位的英文數字組合密碼以及聲紋變換,我從沒進去過……

「密碼的部份好解決,但是紅膜和聲紋該怎麼辦……」光子郎煩躁地扒了扒頭髮,「你有沒有什麼認識的研究所的人是有權限可以進去的?」

……只有姬川小姐……」望月芽心垂下頭,「可是她已經離開了。」

眾人沉默了一瞬,雖說當初姬川小姐利用了他們,可是歸根結底也並沒有做什麼真正傷害他們的事情。

「有辦法聯絡她嗎?就算人離開了,應該還是有熟識的人在組織中吧?」

「我、我試試看。」望月芽心拿出手機,深呼吸一口氣,播出了那個已經很少使用的號碼。

『喂?』

「啊!」似乎沒有料到姬川會接電話,望月芽心驚了一下,差點把手機摔出去,「姬、姬川小姐……

『怎麼了,小芽。』姬川的聲音滿含笑意,似乎是已經從過去解放出來了,『真難得妳會主動打給我,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一下被揭穿讓望月芽心紅了臉,支支吾吾地說,「那、那個,是真的有事想請姬川小姐幫忙……

『說吧,能幫的我一定幫。』

望月芽心看了看其他人,他們都對她點頭打氣。

望月芽心深呼吸一口氣,「我、我想拿回我的神聖計畫,去數碼世界一趟。」

……泉光子郎他們找上你了?』姬川的聲音沒了笑意,『他們的神聖計畫被偷了對吧。』

「姬、姬川小姐,妳怎麼知道的?」

『算了吧,小芽,如果事情發展成這樣,那就表示組織的最終計畫已經啟動了,即使拿回神聖計畫也開不了門的。』

「姬川小姐!」光子郎再也忍不下去,拔高了聲音,因為望月芽心開的是擴音,所以每個人都將姬川的話聽得清清楚楚。「請問所謂的計畫是什麼?妳知道太一被擄走被控制了嗎!」

『這我倒是不知道,不過即使不是八神太一,也會是你們其中的一個。』姬川頓了頓,『只是從整體上來看,確實是八神太一的條件最好,我只是沒想到觀月會成功。』

「妳果然也知道觀月的事情!」光子郎憤怒道,「到底是什麼計畫,非要太一去、去當那什麼容器?」

……反正我現在也不是組織的一員了,看在過去交情的份上,告訴你們也不算洩密。』姬川頓了下,『首先第一點,八神太一是你們之中體格最好的,也就是身體最強壯的;第二點,他是八神光的哥哥;第三點,他持有的徽章是勇氣。』

「和小光到底有什麼關係?」高石岳急忙問道。

『八神光的體質很特殊,之前被附身過好幾次了對吧?血親的話可以更容易根據八神光的數據做改造,方便融合。』

「到底是要和什麼融合?」光子郎急急問道。

『啟示錄獸,你們曾經將之封印在黑暗深淵的啟示錄獸。』姬川的聲音很平淡,『在數碼世界重置後,你們的結界力量變弱,讓它得以尋找自己的代理人,就像恆常性和玄內那樣,觀月就是被它選出來的。』

『至於勇氣徽章,是因為我們統計了其他世界的數據,發現勇氣徽章的持有人能量總是最多的--我猜啟示錄獸也發現了這一點,畢竟它在許多世界都敗給了勇氣徽章持有人所領導的隊伍。』

「許多世界?」

『組織偵測到的,有很多平行世界可以透過數碼世界做連接,從中統計了各方數據。』姬川說,『畢竟勇氣是前行的力量,如果沒有勇氣的話,即使身處光明與希望之處也會緊閉雙眼不敢睜開吧。』

八神光觸動了一下。

『這正好就和啟示錄獸的概念相悖,因為啟示錄獸秉持的概念就是待在原地,不做進化,不和其他世界接觸。』

「可、可是我們那時候,他可是想要用黑暗之力統治世界的啊!」城戶丈忍不住反駁。

『我說了,它原本就是一個概念,吸收了太多無法進化的數碼寶貝的怨念才實體化的,但是當它衝破結界進入重置區域後,這些怨念自然就消散了。』姬川道,『它的身體原本就是怨念集合體,所以它需要一具新的身體。』

『組織和它做了交易,等到身體完全融合以後,它會切斷數碼世界和現實世界的連結,所以你們的神聖計畫才會被偷。』姬川說,『畢竟神聖計畫本來就具有連接兩個世界的功能,是玄內他們為了被選召的孩子和戰鬥進化才製作出來的東西。』

姬川說完後,眾人並沒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反而更加凝重。

「請問……有沒有任何可以救哥哥的辦法?」八神光開口輕聲詢問道,高石岳略為擔心地看著她。

……不清楚,因為組織本來就是打算犧牲一人切斷連結。』姬川頓了頓,『不過我可以大膽猜測,在融合百分之百前,只要終止那個儀器,應該還是可以把八神太一救出來的。就像是檔案傳輸中途被按下取消了那樣。』

……謝謝。」

「說得有道理。」光子郎如夢初醒,「小京傳郵件來了,我先看一下。」

『如果說你們要去數碼世界的話,沒有神聖計畫根本開不了門吧。』姬川笑了笑,『為了過去的事情做賠禮,我倒是有情報可以給你們。』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