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體太一將神聖計畫留給亞古獸後,便匆匆離開,偷摸到主控室旁的附屬操控室,因為D3暴龍機和神聖計畫結構不同,是另外存放的。

時間只有不到三小時,如果他們開門的地點準確的話,就算不休息要抵達這裡也要一個多小時……

複製體太一看向牆上的時鐘,上面已經來到凌晨兩點了。

就算他們抵達了,能夠挽回些什麼?這裡所有設備不靠究極體的力量是轟不壞的,但是要進化成究極體的話,就需要神聖計畫和D3暴龍機這種增幅器,不然成功機率極低,所以觀月先生才有恃無恐吧。

『必要的話,就啟動自毀程序。』

複製體太一一驚,有人在他腦中和他對話?

他閉上眼,試圖捕捉那個聲音,然後在黑色的冥想空間中,他看見了和他外表完全相同的大男孩。

八神太一。

『你是……本尊?』

『嘛,不完全是啦,我也是搞了很久才明白現在的狀況,不然之前一直一個人待著。』太一笑了笑,『我算是思念體吧,在記憶中生成的。』

『所以,你也沒有心嗎?』

『這種哲學的問題,我們能不能放在之後再探討?』那個太一說道,『先把正事解決了吧。』

『這很重要。』複製體太一很堅持。

……好吧。』那個太一搔搔頭,『我剛剛說了我是思念體,在記憶中生成的,所以嚴格來說,我就是你的心。但是是不是八神太一本尊的心,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大概不是。』

『你是我的心?』複製體太一問,『所以,每個有心的人都可以跟自己的心對話嗎?』

『大概吧。』那個太一說,『畢竟我又不是其他人的心,只是你的而已。』

『你為什麼要叫我啟動自毀程序?』複製體太一問道。

『因為這是你希望的啊。』那個太一說,『我只是說了出來而已。』

『我希望啟動自毀程序嗎?』

『是啊。』那個太一道,『你很想成為八神太一,但是八神太一只有一個,如果他們救援失敗,毀掉八神太一本尊的話你就是唯一一個了。』

『那我又何必去幫助他們呢?』複製體太一喃喃道。

『因為你想幫助他們啊,即使這和你本來的願望互相違背。』那個太一說,『你也可以想成這是你往八神太一靠近的第一步,在記憶中,他不也把喜歡的對象送到好朋友身邊去了嘛。』

『是,這樣說來,也沒錯。』

『最重要的是,一旦融合完全,八神太一的神志會徹底消失,你也不想讓他昔日的夥伴太過痛苦。』那個太一說,『只要看不到,時間久了自然就能忘掉了。』

「太一。」觀月的聲音冷不防從身後響起,「你在這裡做什麼?」

「觀月先生。」複製體太一睜開眼,一點也沒有被抓包的心虛,反而默默轉身,「我什麼時候可以拿到心?」

觀月聞言,笑了笑,「快了快了,預計大概再兩個半小時,就會融合完全,那時就可以了。」

「心到底是什麼呢,觀月先生?」複製體太一問道。

「嘛,一種可有可無,阻礙實驗的東西。」觀月無所謂地說,「不過要是有了它,你可以變得更好。」

「為什麼?」這不是互相矛盾嗎?

「等你有了你就知道了。」觀月笑道,還伸手摸摸複製體太一的頭,「好了,雖然說你不需要睡覺,不過也去休息一下吧,那群小鬼往前躍進了一大步呢。」

……唉?」分明只是人類啊?怎麼可能走這麼快?

「他們利用了兩個世界之間的聯動,回到現實世界後重新定義座標,於是在我們這邊就幾乎等於是瞬間移動了。」觀月摸著下巴,「還真是不能小瞧他們……不過他們至少得有一隻數碼寶貝留在這裡當座標才是,不曉得是不是藏起來的V仔獸他們。」

「要去抓起來嗎?」複製體太一壓抑住忽然劇烈跳動起來的心藏,維持本來淡漠的模樣問道。

「那倒是不用,如果他們進來了倒也是無所謂啦。」觀月不在意地說,「如果他們看到朋友那副樣子,心中浮現出想要回到過去、或是想停留在某段時間這種想法的話,那對我們來說倒也是種助益,畢竟啟示錄獸大人本來就是這種概念本身,吸收他們這種念頭的話反而會更強。」

難怪相比恆常性那邊的多位玄內,這邊主要人物就只有觀月、分子獸和他而已。

觀月拍拍複製體太一的肩膀,「他們要是真的進來了,你就請他們喝茶,然後裝作啞巴,他們自然會被你絆住。」觀月咯咯笑,「他們完全不曉得他們真正的朋友就待在最底層的實驗室裡和他們曾經的大敵進行融合呢。」

「是的。」複製體太一點點頭,神色如常地走了出去。

等他走出去後,觀月立刻檢查了D3暴龍機,發現沒有異常後,聳聳肩,大概是他太過大驚小怪了。

就算殖入了八神太一的記憶又怎麼樣,他只是個用來掩人耳目的複製體煙霧彈,不可能背叛他的。

 

離開的複製體太一腳下一拐,沒回到自己的臥室,而是走進了另外一間控制室,他飛快地在主機上找到了自毀程序,將之複製到八神太一的神聖計畫中。

這樣他就可以遙控操縱了。

 

現在的融合進度,已經到達百分之六十六。

 

 

「太好了,謝謝你,緬因貓獸。」空略為半蹲地跟緬因貓獸道謝,畢竟緬因貓獸要是全力衝刺起來的話,跑得比他們所有人都快,多虧如此,他們才能夠大幅度地縮短距離。

「嘿嘿。」被誇獎的緬因貓獸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也幸虧光子郎想出這種辦法呢。」美美高興地勾住光子郎的脖子。

光子郎臉頰略紅。

「就是那棟建築物嗎?」大和瞇起眼打量著腳下的建築物,這裡是一個巨型沙坑,大約比兩個足球場還要大點。

在中心中有一座非常突兀的建築物,因為外觀全黑,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像是個大型黑點。

「緬因貓獸就不要去了,畢竟你和芽芽的戰鬥經驗都不夠。」空勸慰道,「你們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了。」

『是、是這樣嗎……』螢幕另外一端的望月芽心和緬因貓獸對看一眼,『知道了……大家,請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們早就習慣冒險了。」美美對望月芽心露出笑容,用力眨眼,旁邊似乎還隱約冒出一顆星星來。

「走吧!」大和說,立即順著弧度下滑而去了。

「啊!」城戶丈不禁頭痛,「大和只要一扯上太一就不顧其他事情了,至少也先看看狀況嘛,要是有陷阱怎麼辦。」

「只能上了。」原本以為會贊同他意見的空居然也跟著大和跳了。

八神光緊跟在後,高石岳也跟著一起,光子郎將筆記型電腦裝好後也二話不說跟著一起跳,霎時間留在邊緣上的就只剩下他和美美了。

「真是的,阿丈動作快點,我們可不等你了。」美美說,轉頭就趕緊去追光子郎了。

「啊啊啊啊怎麼一個個都這麼衝動,有陷阱怎麼辦啊!」城戶丈沒有辦法,只能自己一人在邊緣上抱頭仰天大叫,「算了不管了!」

最後,城戶丈也跳了下去。

「怎麼辦……」緬因貓獸看著瞬間空空如也的四周,驚慌不安,「我現在要做什麼比較好?」

因為光子郎把電腦帶走了,緬因貓獸連詢問望月芽心的機會都沒了。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