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嗎?」太一一臉狐疑的樣子,「我怎麼感覺他們好像見到我就像是見到鬼一樣?你沒說我壞話吧?」

「我怎麼會。」望月和失笑,「這邊交給我處理就好,你去休息吧。」

「太一!」眼見太一點頭後便要再度離開,大和急急叫住他,還衝上前去握住對方的手肘,「你真的是太一?」

「我還是煮的咧。」太一一臉莫名其妙,轉向望月和,「阿和,這你兄弟啊?」

「不是,不認識。」

「不對,認識!」八神光立即插話,「哥哥!」

「呃……妳又是哪位啊?」太一困擾地看著死死抓住他不放的石田大和,又看向那個一臉泫然欲泣的女孩。

「……八神光。」八神光眼神黯淡下來,哥哥……看起來完全不認識他們。

「唉,八神?」太一露出笑容,「怪不得妳會叫我哥哥啊。」他以為剛剛望月和已經和他們介紹過自己的姓名,完全不疑有他。

眾人死死盯著太一,太一覺得從頭到腳都有點發麻,「呃……我的話有哪裡不對嗎?」

哪裡都不對啊!

「沒有。」望月和向前走來,使了巧勁掰開石田大和的手,「你去休息,我會打發他們走。」

「別啊,相逢就是有緣,人多熱鬧嘛。」太一不在乎地甩甩手,「你們也是來泡溫泉的嗎?」

「是、是啊……」光子郎愣愣地回答。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仍然處在懵逼的狀態下。

「太一--我肚子餓了啦!呃?!」一陣略響的腳步聲咚咚咚地往他們跑來,然後在看到大和他們時腳步一頓,反射性就想往裡面跑。

「亞古獸!」石田大和瞬間怒火上湧,衝上去抓住亞古獸兩隻腿,導致雙方都撲街了。

亞古獸知不知道加布獸他們有多擔心他!而且看情況,亞古獸早就找到太一了卻沒有和他們聯繫!

「亞古獸!」太一趕緊衝上去,用力拽開石田大和,「沒事吧?」

「沒、沒事……

「你幹麻這樣對待亞古獸?」太一責備道,看待石田大和的眼神開始戒備起來。

「不是的,太一。」亞古獸捂臉,「我們認識……

「唉?」這下換太一一臉懵逼,「你們認識……也就是說?」

「是我們以前的夥伴。」

望月和深深嘆了口氣,向太一走了過來,「太一,先回去休息吧,好嗎?」他眼神若有若無地飄向亞古獸,亞古獸一個激靈,趕緊閉嘴當啞巴。

太一頓了頓,抱起亞古獸,向他們露出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先失陪了。」

「慢著!」大和對已經抱著亞古獸離開的太一大聲叫道:「太一!亞古獸,你得給我們一個解釋!」

「這個解釋就由我代勞吧。」望月和溫和卻強硬地橫插到石田大和眼前,「話先說在前頭,八神太一和他的數碼搭檔現在可是日本駐數碼世界的特殊外交官,在交談時請務必注意自身口氣和禮節。」

--啥鬼?

訊息太多,就連石田大和都懵了。

 

 

「太一……」亞古獸有點擔心地看向太一,「你還好嗎?會想取回記憶嗎?」

太一笑了笑,「我有沒有記憶都無所謂,有你和阿和就夠了。順其自然吧。」

亞古獸有些難過地低下頭,太一摸了摸亞古獸的頭,充滿歉意地說:「讓你失望了真的很抱歉……

要說對過去的事情完全不好奇,那是騙人的;但是如果說真的非常想回憶起來的話,那也是騙人的。

亞古獸搖搖頭。

「我知道太一在擔心什麼,所以沒關係。」

太一笑,「還是亞古獸最貼心。」他將亞古獸緊抱在懷裡,手銬磨到亞古獸的臉擦掉一小塊皮膚,他訕訕然放手,「沒辦法脫手銬抱你真的很抱歉……」

「不會的!一切都是啟示錄獸的錯!」亞古獸憤慨地說,緊緊回抱太一,「就算隔著手銬又怎麼樣,我還是可以擁抱太一,這樣就足夠了!」

「謝謝你,亞古獸。」

 

 

望月和將大和一行人請入了一間茶室,吩咐侍者上些點心茶水後,從容入座。

「嗯……首先這個局面,是我們組織最不希望發生的。」望月和溫和道,「組織希望除了亞古獸以外,太一可以不要見到他以前的親朋好友。」

「憑什麼!」石田大和忍著怒氣,用力克制自己泛出青筋的拳頭,「你們還想對太一做什麼?」

「這話有些歧義,石田先生。」望月和不慌不忙,「組織自然希望太一可以為之效命,但是就如你們所知,如果太一真的回想起之前的事情,恐怕就不是那麼樂意替組織效勞了,所以組織只是希望避免這種事態發生,並沒有要對太一做什麼。」

「你們已經做了!」大和咆哮,「和觀月合流抓了他、和那見鬼該死的啟示錄獸融合,導致他差點死亡--這些全都是你們幹的!」

「準確來說,是組織幹的。」望月和說,「我當時並未參與此事,更何況我所待的單位並不是專門研究數碼世界的,所以,請收起你的怒火吧。石田先生。」

他一臉誠懇地扯著謊,完全不會讓人起疑。

空按了按大和的肩膀,搖搖頭。

如今他們在對方的地盤上,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你們救了哥哥?」

「這我倒不敢居功。」望月和說,「他是自己突然跑出來的,當時我一個人待在自己的房間內,電腦開著,結果不知怎麼的他就從裡面跑出來,發出好大的聲響,讓我嚇了一跳,當時我正在洗澡。」

「太一為什麼會跑到你那裡去?你當時電腦在執行什麼作業?你的住處在哪裡?」光子郎立刻發問。

「為什麼會跑到我這裡來,這你恐怕問錯人了。」望月和似笑非笑,「至於後面兩個問題,是我個人隱私,不方便透露。」

「你!」大和氣得想要往那張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臉揍下去。

「讓我們繼續吧。」望月和沒去管大和氣得滿面通紅,「總之,他就這麼毫無預警地出現了,我也不能不管,說真的,一個裸體男人身上插滿了各種針管憑空出現在自己家,就算是我也是要找人商量的。」

他悠悠說道:「我找上了叔叔,叔叔一眼就認出了他是誰,並且告訴了我他和你們、和芽心之間的關係,順便還將觀月還有啟示錄獸的事情也一併說了。」

「因為那時候他一直昏迷不醒,我們無法確定他是八神太一本人還是啟示錄獸,所以暫時把他運回了研究所關押。」

石田大和猛然拍桌而起,怒目瞪向望月和。

「不要誤會,只是一般的預防措施。」望月和鎮定地說,「然後他醒來了,只可惜誰也不是--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眾人想到那個複製體太一,觀月曾經說過對方擁有八神太一的全部記憶,只是最後對方用盡生命救了他們……

難道是因此而失憶的嗎?

光子郎陷入思索,腦袋高速運轉起來,瞬間閃過好幾個假設。

「那為什麼、為什麼不通知我接哥哥回家呢?」八神光完全無法接受,「就算哥哥……不記得我們,我們也希望他回來的啊!」

眾人有志一同地點了頭。

「不論他已經不是人類,甚至是個怪物?」望月和眼神掃過他們所有人,「他曾經和啟示錄獸完全融合,不可能再當一個普通人類--若是不服管轄,他會是一名危險分子。」

「怪物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大和怒道。

「看見他手腕上的手銬了吧,那是抑制他能力用的。」望月慢吞吞地開口,「如果他不戴上那個,所有被他手觸碰到的活體時間都會倒退。」

「我們曾經拿過植物讓他實驗,瀕死的樹木很快就恢復繁盛,但是同時也很快退化到了種子,期間不超過三分鐘。」望月和說,「他似乎對自己有這種能力不是很訝異,明明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

「那個手銬是他要求研究所替他研製的,最近才完備功能,在那之前他和人完全沒有肢體接觸。」望月和說,「因緣際會,我負責的區域剛好有這方面的技術,所以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製作好。」

「你負責的區域?」高石岳忍不住提問,「你們不是一個研究機構嗎?」

「就算同屬一個組織,下面也分很多單位的,我所在的組別是其他平行世界。」望月和拒絕透露更多,「在功能完備前,我們找到了亞古獸,發現他手上的神聖計畫可以有效抑制能力,所以決定讓他們兩個見一面,搞不好跟許多浪漫喜劇一樣,他一見到自己的夥伴就什麼都想起來了呢,以當時的情況來說,他如果恢復記憶的話我們也比較好採取應對措施。」

「不過很可惜,他依然什麼也沒想起來。」望月和說,「就算亞古獸說爛了嘴皮,他也是連一丁點都沒想起來。」

「這不是藉口!」大和已經怒火滔天,「就算太一什麼都想不起來,你們也該盡告知的義務和責任!」

「這可真就不關我們的事情了。」望月和說,「出於曾經對不起過他,我和叔叔可是把你們的事情都說了,包括八神太一過去的所有檔案都和盤托出,若是他有需要,我們隨時能安排你們見上一面。」

「那為什麼……」美美問,甫一出口就驚覺到了答案:「是太一自己不願意嗎?」

「『既然他們都以為我已經死了,那就不要再去打擾他們了。』這是當時太一的原話。」望月和說,「『他們過得好就行,和我待在一起反而危險,天知道我會不會能力失控就把他們都變成受精卵了。』不得不說,太一有時候真的挺有幽默感的。」

「幽默感?你管這個叫幽默感?」一直擔心望向自家女友的高石岳再也忍不住,小光已經承受太多,這個望月還在這裡碎嘴!

「嗯,至少我當時聽起來覺得很風趣。」望月和說,「我不是你們,不認識你們記憶中的八神太一,我只覺得現在的他挺好。」

「好不好不是由你說了算的。」空反擊道。

「也不是由你們說了算的。」望月和彬彬有禮地說,「姑且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和太一正在交往中,是那種未來準備結婚的正式交往,所以我認為,維持之前的樣子,你們繼續過著以為他已經死亡的日子,而我們會去國外登記結婚,這種局面才是最好的。」

「結婚?!」先驚叫起來的是八神光,「可、可是哥哥和你都……」她的眼角還偷偷覷向大和和空。

「是的,我們都是男性。」望月和笑咪咪地說,「不過我家中都清楚我們的情況,也很支持我們。至於太一,已經是註銷戶口之人,更沒有阻礙。請面對現實吧,現在對太一來說不論是在戶口、記憶、情感上,你們只是陌生人罷了,沒有資格管束他。」

怒火一直是所有人之中最劇烈的石田大和,在聽聞這則消息時,彷若被澆了一盆冷水,徹骨寒心。

「太過分了!」八神光叫起來,「你、你們這樣分明就是趁人之危!」

「這我倒是不知道趁人之危什麼了,太一雖然說是失憶,但是心智可沒有退化成小孩子。」

「哥哥他明明就喜歡空啊。」八神光脫口而出,說完後才驚覺不妥。

「這位武之內小姐?」望月和笑咪咪地說,「但是我也調查過,您已經有男友了。」

……是沒錯。」

「讓太一和亞古獸出來和我們談。」石田大和的聲音都在顫抖,「和一個外人說再多也白搭。」

「那可不行。」望月和悠悠然地說,「我說過這次我們是為了讓太一好好休息才來溫泉旅行的,我不希望有任何事讓他煩心。」

「好好考慮我說的話,從此後你們各不相干才是最佳結局。」望月站了起來,「真是晦氣,早知道我該親自來確認預約名單的。」那口氣就好似懊惱沒有事必躬親而出了岔子一樣。

「給我站住!」美美氣勢洶洶地繞過桌子衝上去想將對方的肩膀按轉過來,只可惜身高和力氣都不如人。

「這位小姐,太過強勢是會遭男人討厭的。」望月和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美美的手給掰到一邊,轉頭對西裝男說道:「經理,送客。」

「你敢!」這下不只是美美,就連其他五人都紛紛站了起來。

 

 

====

昀羲碎念:

太一在番外的戲份反而還比較多,哈哈哈

 

, , , ,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