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從不止息的世界中,歷史永遠只是勝者的謳歌,史官的狼毫筆絲毫不為敗者動容,千秋萬載,依然如故。

山河壯闊,生命繁衍,故事在人們的記憶中逐漸走了樣,直到完全不存。

那些被時間無情埋葬的,遺忘的,不過淪落為世人茶餘飯後的閒談笑語。

風聲從千年前吹到千年後,月的陰晴圓缺亙古不變,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出現了點點猩紅,又快速地被飄落的雪花覆蓋。

一名旅人身著黑色斗篷,面容看不真切,只能看到從他嘴裡吐出的霧氣,在這極度寒冷的荒蕪之中,旅人不知從何而來,又將向何而去。

皎潔的月光終於被陰雲阻擋,世界陷入了無聲的黑暗。

 

 

 

 

第一章

Atlantis學院是世界知名的龍頭學院,眾多學子在此日以繼夜地埋首苦讀,徹底拼博,以求出社會後能更好地出發。

此學院從幼兒園到博士班都有,學費也異常可觀,資源也無愧於它的高收費,可謂是應有盡有,到如今已有逾百年的歷史。

此校校風自由奔放,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材生入校就讀,因此儘管此校入學標準十分嚴格,依舊有許多家長學生趨之若騖。

此校建設於冰牙國,學院的三董事與冰牙國的三王子私交甚篤,從某種角度來說,亦可說是所政治大學,但凡有些背景的家長都非常樂意讓自己的孩子入學,好和三王子的小孩--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打好關係。

這名喚作颯彌亞的三王子之兒,是三王子亞那瑟恩與鄰國燄之國唯一公主巴瑟蘭的共有之子,當初二人結合,媒體及社會大眾便戲稱兩人的小孩為冰炎殿下,象徵二國的交好。

如今這位冰炎殿下,已經升上了綜合班高二。

綜合班是Atlantis學院中等級最高的班級,此種班不僅普通學科必須維持一定成績,體育競技也必須通過至少三項考試,最後還必須通過隨機模擬測驗,合格者才能待在綜合班。

冰炎當初所有學科都是滿分過關,體育競技他則是報名了長槍、近身格鬥、野外攀岩、馬拉松及跳高等五項,震驚了當時所有評審和師長,可謂是以甩開第二名遠遠十條街的榜首。

此時的他正在訓練室中做重力訓練,汗水浸濕了上衣,完美的肌肉線條若隱若現,引發了正在不遠處觀望的女孩們竊竊私語,她們臉頰緋紅,神色興奮,儼然一副粉絲之態。

「冰炎,你為什麼不去個人訓練室?」一名黑髮黑眼,模樣也俊的人遞給他一瓶礦泉水,他也不客氣地接過去喝了。

他喝得急,有些水從嘴角溢了出來,順著地心引力滑過喉結,滴落在地。

「這裡離黑館比較近。」他說。

黑館是專門給綜合班的優秀學生和師長住的,可說是精英集中區,還有專門的專業廚房,從大型烤箱到冰淇淋機、從氮氣瓶到分子料理機,應有盡有。

Atlantis學院佔地廣大,學生移動大多靠得都是電動車。

「你遲早會被你的粉絲圍堵要簽名合照的。」

「夏碎。」冰炎瞪他一眼,他這個友人溫和有禮,待人謙恭,不過熟了以後就會發現,不過就是假象,看上去人模人樣,其實滿肚子壞水。

「好吧。」夏碎聳聳肩,「我不說了,你迎新有什麼準備嗎?」

他們綜合班比較特殊些,不像普通班是集體迎新,他們採代導人制,一個學長姊帶一個學弟妹,期間三個月,這三個月中新生必須適應綜合班的學習和訓練強度,三個月之後有一次考核,要是新生沒過則必須轉回普通班,刷掉的機率高達百分之六十六,這也是為什麼綜合班的學生非常少的關係。

相對的,只要是從綜合班畢業,不管到哪裡就業都能如魚得水,起薪會是一般人的三倍。

「帶著熟悉下校園就好了,如果他三個月後能留下來再說其他的。」冰炎說,「你那邊呢?」

「喔,我已經看過了,沒什麼需要我操心的地方,他是國中部直升的。」夏碎笑了笑,不過笑意並沒有抵達眼裡。

冰炎也不在意,他要帶的新生叫褚冥漾,背景資料是一名亞裔的學生,是單親家庭,父母離婚,父親帶著他,母親帶著姊姊這樣。

褚冥漾的各項成績都很優秀,絕對算得上是個可造之材,不過擺在綜合班中,褚冥漾的表現就著實太過普通了些,冰炎不認為褚冥漾能熬過三個月後的考試。

除了一般學科,褚冥漾還必須至少通過三項體育競技,而按照褚冥漾入學時的申報類別來看,三個月內很難再有所突破了。

褚冥漾申報的類別是籃球、排球、足球,全都是團體活動。

冰炎也仔細看過資料,綜合班的體育競技可以報個人或是團體,他當初嫌和別人磨合非常麻煩,所以全都是個人競技。不過也有其他個人技能沒那麼突出的人會選擇一起報名團體競技,輸了也不要緊,評審主要是看每個人在比賽中的發揮。

看來褚冥漾的強項是在配合上。

然而配合並不是一項技巧,三個月後的考試是隨機抽考,如果褚冥漾是抽到個人類別,籃球可能他就得在不同位置投籃、排球可能就會要求看他發球的精準度和力量,足球他還可能得擔當守門員擋住評審的射門。

而這些,全都不是三個月內就能大幅提昇的東西,更何況褚冥漾還必須兼顧他的一般學科。

平均分數只有八十七分,滿分一百,在綜合班來說甚至還算低分。

以他的條件,待在普通班會是個人中龍,但是在綜合班……還是洗洗睡吧。

「明天就開學了,假期結束得還真快。」夏碎感嘆道。

「你們那裡不常放假?」冰炎問,夏碎來自閣洋的大和國,在這充滿強烈色彩的學院中,他的黑髮黑眼算是一種神秘顏色。

「那倒不是,和這裡差不多。」夏碎道,「我只是突然有感而發。」

冰炎聳聳肩,兩人聊著天離開了訓練室,完全無視了其他同學愛慕欽羨的眼光,他們作為綜合班中的領頭人物,想和他們搭話的人不少,但是敢付諸行動地卻很少。

他們在噴泉處分道揚鑣,冰炎住黑館,夏碎卻是住次一級的紫館,因為夏碎當初報名綜合班時只報名了四項體育競技,要住到黑館至少得報名五項。

不過褚冥漾條件只能住白館,離黑館有點遠,騎電動車也要十分鐘,真麻煩。

因為這種代導制是隨機配對,所以冰炎也沒得挑,不然要是他來選,他一定會選最出類拔萃的那個。

省心。

回到黑館的冰炎正好遇到宿舍管理人,打了聲招呼,這個管理人名叫賽塔,說起來他們從小就認識,因為賽塔曾經是他父親的導師,冰炎非常敬重他。

「小亞,明天的迎新要記得去領人哦。」賽塔笑道,「可千萬別睡過頭了,時間管理也是領導人很重要的一環。」

冰炎點點頭,雖說賽塔的提醒在一般人耳裡都是尋常廢話,但是賽塔就是有辦法將之說得讓人點頭稱是,不敢反駁。

他回房後,只大略翻了翻了書就準備洗澡睡覺了。

他猜想,賽塔可能是看出來他已經連續熬夜三天才如此叮嚀他,他和普通人不同,他還有個冰牙國皇孫的身份,儘管他還是個學生,卻也必須開始學習參與國事了,也因此他要比其他學生忙得多。

明天的迎新,先看看對方如何再做打算吧,以他目前的事務繁忙程度,他搞不好無暇顧及對方了。

 

 

 

 

 

昀羲碎念:

我就不告訴你們這到底是什麼性質的冰漾文,哼哼~~

最近喜歡寫攻君視角,口味發生了變化哈哈哈

總之新坑來啦~應該不長,大概

那個旅人是誰我也不告訴你們

世界觀到底是啥我也不告訴你們

以前有的食用說明我也不告訴你們,因為這樣就劇透了沒樂趣哈哈哈

不過我可以提示一下,這篇是我之前上傳的某個冰漾短篇的延伸,其他的大家自己猜~(不管猜對與否我都不會告訴到底是哪篇的

最後的提示:這是篇作者自爽文(我到底有哪一篇不是自爽文

目前的計畫是周更,一次點文一次泣冥,其他時間我要做作業+準備投稿的東西,這是更新的極限了,大家原諒我TT口TT

 

0422補充:

想了下還是改個篇名好了,現在這個篇名比較符合之後的劇情內容,之前的太意識流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空
  • 作者加油我期待新作
  • 星空
  • 作者加油我期待新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