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輕輕俯過她的面頰,她臉紅心跳,小鹿亂撞。

那雙深邃的紅瞳是多麼奪人心魄,如火山之中的岩漿,就算只是靜靜望著也能感受到其中蘊藏的能量……

 

褚冥漾打上這一段文字後,自己從椅子上迸開到床上捂著臉打滾,太害羞了!

 

他是一名網路寫手,在頗有規模的妖師文學網上連載小說,人氣頗高,不過這和他的實力沒什麼關係,他的排行成績,有一半要歸因於他所寫的男主角是當今的世界級巨星,冰炎。

褚冥漾是冰炎的歌迷,家中堆滿了冰炎的各種週邊海報和專輯,但凡和冰炎沾上一點邊的,全都被他給搜刮來了。

他就是傳說中的迷妹、喔不,是超級粉絲。

褚冥漾家是暴發戶,祖上老家被開採成油田,賺進了大把金子,後代雖然稱不上爭氣,倒也沒把祖產敗光,幾代下來,褚家養成了安分守己的良好習慣,既不燈紅酒綠也不紙醉金迷,只要安安穩穩地過日子,褚家可以說是把褚冥漾養到老死也還有剩。

褚冥漾上頭還有個姊姊,名叫褚冥玥,比起褚冥漾的安生性子,她更喜歡挑戰,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一流的化妝師了。

褚冥漾現在大四,應用中文系,這系所外人看起來枯燥乏味,整日的之乎者也,不過對於褚冥漾來說卻再適合不過。

他從小膽子就小,講話結結巴巴,常常是班上同學欺負的對象,國中畢業時正好是冰炎出道的時候,他那時一聽冰炎唱的『我決不認輸』出道曲,心靈深受震撼,決心改變自己。

也正是這樣的契機,褚冥漾從此成為冰炎迷的一份子,並且高中三年順風順水地過,他更加堅定地信奉了冰炎教。

冰炎教中大多都是妹子,整日歪歪自己和男神談戀愛,褚冥漾寫的正是一名普通女孩子和男神巧遇,經過一連串事件相識相愛的俗套言情小說,雖然劇情狗血,但是勝在男神人氣高與讀者代入感強,所以排行居高不下。

褚冥漾使用的筆名是『我決不認輸』,言下之意不明而喻,簡單說,這是個妄想給男神生猴子的超級冰炎迷。

這樣的人不少,自然讀者也多,並且黑粉也多,像是留言板上就不少留言諷刺褚冥漾有妄想症,趕緊去看醫生,別出來給他們的男神招黑。

褚冥漾對留言視而不見,其實他也很無辜啊,當時他雖然註冊了妖師文學網的作者,但是寫的都是些生活感觸、或是突然閃過腦海的句子,只是把妖師當作是一個存文的地方,至於現在的連載,實在是個意外。

那時他靈感迸發,或者說妄想爆發,就興匆匆地寫了個大概扔到網上去了,他還很小心地勾選了不公開,結果沒料到系統出BUG,幾個妖師不公開的小祕密全部暴露到前台,而他就是那些倒楣鬼的其中之一。

結果事發時他還在學校和同學聊天打屁,回家後才發現事情大條了。

因為冰炎這個關鍵字的搜索次數太高,他那些小心鎖起來的妄想就全都攤在陽光下了,而且還有不少人希望他就乾脆寫下去。

褚冥漾原先嚇得半死,趕緊把冰炎的名字全部換掉避免給自己找麻煩,不過也已經來不及了,他的讀者都已經知道男主角就是冰炎了,而女主角嘛……顯而易見,肯定就是作者了。

褚冥漾從小到大可從沒受到過這麼多鼓勵,腦子一熱就繼續寫了第二篇,直到有讀者提出女主角的性別問題時,他才發現問題,好在字數不多,圓一圓也就過去了。

而妖師中的『我決不認輸』就被眾人公認為是個妹子了。褚冥漾對此實在是無奈至極,因為他實在沒膽子把冰炎寫成同性戀。

那會被噴得多慘啊。

現在這篇叫『謝謝你』的小說臨近完結,褚冥漾有些不捨,畢竟這算是他的處女作,投注了許多心力,以及在現實中他不敢做的事情都在小說中得到了釋放,比如和冰炎深情對望之類的……

一想到這裡,褚冥漾在心中嗷嗚一聲,又到床上打滾去了,這一滾沒算好距離,他直接從床上摔下來了,一睜眼,天花板上的冰炎海報正對著他露出迷人的微笑。

「啊啊啊啊啊啊!」丟臉死了!就算只是海報還是很丟臉!

「漾漾!閉嘴!」樓下傳來白玲慈的怒吼,「不然我就把你的海報給扔了!」

褚冥漾立即消音。

他媽對他的威脅,已經從小學的餵廚餘進化到丟海報了,高三那年他媽更狠,威脅他要是敢不考好,就要把他辛苦蒐集的冰炎限量親筆簽名專輯給扔掉,嚇得他超常發揮,上了一所還不錯的大學。

 

潛力都是被逼出來的,冰炎就是褚冥漾激發器。白玲慈如此說。

 

褚冥漾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收拾了一下便下樓找他媽,神情狗腿至極。

「媽,有沒有要跑腿?」

「沒有。」白玲慈雙眼都沒離開電視螢幕。

「那,我給您搥搥肩?」

「得。」

褚冥漾趕緊上去給白玲慈揉肩。

「那個,媽啊。」褚冥漾吞吞口水,「冰炎要回國了呢。」冰炎前一陣子都在國外跑宣傳,現在終於要回國了!

「所以?」                                            

「我想去接機。」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說。

「幾號?」

「下週末。」

「幾點?」

「晚上的班機……

「不准。」白玲慈乾脆俐落地說,「肯定很晚對吧。」

「不晚不晚!」褚冥漾趕緊說,「就是晚上九點落地……

「你接機完回來都幾點了?」白玲慈半步不讓,「反正他肯定也不缺你一個粉絲接機的。」

褚冥漾覺得膝蓋和心臟都好痛。

白玲慈感覺肩膀上的力道霎時變輕,總算抬頭看了看自家兒子,絕對不是因為剛好進廣告的關係。

「你自己想想,你又沒車……

「我可以騎腳踏車。」褚冥漾立刻說。

……你寧願花將近兩個小時騎到機車接機,再花兩個小時回家?」

「對!」

「不行。」白玲慈這次拒絕得更乾脆了,「你要是敢偷溜,我就趁你不在家的時候把你那些珍藏全部資源回收。」

褚冥漾覺得他家母上好不講道理。

「不過如果你能說服你姊載你來回,我就准。」

褚冥漾開始懷疑為什麼他家母上就不擔心褚冥玥深夜出門,明明他姊才是女生啊。

「因為你姊有車有駕照,而且反應能力比你快。」白玲慈挑眉,「如果你遇到圍堵能跟小玥一樣把人揍到跪地求饒,我就准。」

褚冥漾:「……沒辦法。」他沒嚇到魂飛魄散就不錯了。

其實這真的不太能怪褚冥漾,他的性子隨褚項,就是個好好先生,再加上從小都是被褚冥玥和白陵然護著,遇事反應不及也是理所當然的。

駕照他也有,但是他不敢開車上路。至於機車,打從他第一次騎車就把自己給甩飛出去後,他打死都不肯再騎了。

「那就免談。」白玲慈又把視線轉回電視上,「去問你姊吧。」

褚冥漾心如死灰,褚冥玥雖然說對他很好沒錯,不過化妝師工作時間不固定,他也沒辦法確定到時候褚冥玥一定會有空……

褚冥漾腳步沈重地回到房間,把自己摔回床上,側著臉看床頭旁的冰炎海報正眼瞼微垂地看著他,旁邊還配著晚安旁白,不禁心中一酸。

嗚嗚……接不到男神的機……

 

 

 

 

 

昀羲碎念:

沒寫過迷弟屬性的漾漾,希望大家喜歡~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