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所謂的迷弟會因為這麼一點小小的阻礙就放棄嗎?不會!若是會的話,那就是一個不及格的迷弟!

        「姊,你下週末晚上有空嗎?」褚冥漾在有關於男神的事情上,可謂是效率絕佳,才在床上打滾幾秒鐘就立即播出救命專線。

        『幹麻,想去接冰炎的機?』褚冥玥那邊人聲有點嘈雜,估計還沒下班,『我才沒興趣載弟弟去接一個男人。』

        一聽到褚冥玥沒說要上班,就表示她確定有空,褚冥漾心中狂喜。

「拜託啦姊。」褚冥漾雙手合十,完全沒想到即使他下跪褚冥玥也看不到,「他好不容易回國耶,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好!」

        『你在電視上看得還不夠多?』

        「電視和真人不一樣啦。」

        『哪不一樣?不就是少了燈光和化妝造型,哦,估計衣服也不是贊助的。』

        「感覺不一樣啦!」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說服我,不然就免談。』褚冥玥說,『我等等就下班了。先掛。』

        說完當真乾脆俐落地掛斷了。

        褚冥漾立即從床上蹦起,飛也似地衝出家門。那身影快到連起身上廁所的白玲慈都嚇了一跳。

        「漾漾,你去哪?」

        「去找能討姊歡心的東西!」褚冥漾在玄關以在職軍人都比不上的速度在三秒內迅速穿好了鞋,對白玲慈交代了一聲就衝出去了。

        白玲慈搖搖頭,他這個兒子實在是……

 

 

        要討褚冥玥歡心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他姊雖說是個化妝師,但是和一般愛美的女性差得可遠了,他姊是走帥氣高冷路線的。

        吃的東西也不挑,漂亮的衣服首飾在他們家更是不缺,一般能打動褚冥玥的都是些小巧思。

        褚冥漾衝到超市,買了蘋果、櫻桃、哈密瓜和一桶現成的名牌草莓冰淇淋,再衝回家加工,把哈密瓜挖了個洞,將冰淇淋填進去,接著再把蘋果切塊,利用牙籤組合成一匹馬,威風凜凜地站在冰淇淋上,櫻桃切碎散了幾顆在周圍,頗有戰場上遍地鮮血我獨活的肅殺之氣。

        他姊不愛可愛夢幻系的東西,也不愛那種欠抽諷刺的黑暗風格,就喜歡這種有點江湖味但又不是真的那麼現實的風格。

        褚冥漾在廚房忙乎,等他搞定那篇栩栩如生的馬之後,褚冥玥也剛好到家。

        褚冥漾立即狗腿地把他的成果拿給褚冥玥看,「姊,妳看。」

        「看到了。」褚冥玥挑眉。

        褚冥漾不安地看著褚冥玥,難道這還不夠?也對,褚冥玥畢竟不是吃貨,光用一份甜點當然無法打動。

        好!他等等吃完晚餐就去逛化妝區!搞不好會幫他姊撿到寶也說不定。

        「你打算就拿這樣的東西說服我?」

        「不不不,等等還有!」褚冥漾立即說,「這只是小菜,後面還有的!」

        褚冥玥心中好笑,他這弟弟為了去接一位根本不認識他的男人,也真是煞費苦心了,他的水果雕刻還真的越練越好了,那匹馬不只眼睛,居然連馬鞍都用蘋果皮給雕出來了。

        想當初褚冥漾會著手練習水果雕刻也是為了給那冰炎送禮,他覺得光送水果的粉絲太多了,禮盒包裝再漂亮裡面也還是一顆顆水果,這樣怎麼能夠彰顯自己的心意呢?

        就在褚冥漾苦思冥想之際,褚冥玥隨口提了一句不然你在水果上面刻幾個字算了,他便醍醐灌頂,著手研究水果雕刻,務求刻到栩栩如生,以假亂真,最後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褚冥漾直接拿了個白蘿蔔刻了個冰炎的人偶送到經紀公司去了。

        為了因應冰炎髮前那據說是天生的紅髮,褚冥漾還削了一塊紅蘿蔔皮貼上去,而且還是用白米磨成的黏末黏上去的。

        褚冥玥一聽到褚冥漾真的送了個蘿蔔雕成的人偶送到冰炎經紀公司後,臉上簡直不知該作何表情。

        三人簡簡單單吃了晚餐,褚冥漾又風風火火地衝了出去,這次出去的時間更久,不過他回來時,給褚冥玥帶了國外很流行的按壓器,能夠讓底妝更服貼,還有各式各樣的指甲油及一點都不搭嘎的十字弓。

        他姊以前是弓箭社的,褚冥漾搞不清楚其中差別,就糊里糊塗地買回來了,意料之外,褚冥玥龍心大悅,允諾了下週末會帶他去接機,褚冥漾的心這才放下來。

        不枉他進武器專賣店後,一直忍受騎他人高馬大的人懷疑的眼神,老闆甚至還很和藹地告訴他,這裡販售武器需要有大人陪同,小孩子不能進……

        他已經成年了好嗎!

        褚冥漾當下悲憤欲絕,他一個大學准畢業生,老是被認成國中剛畢業他也很鬱悶啊!

        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

        褚冥漾樂顛顛地邊洗澡邊唱著冰炎幾首膾炙人口的副歌,你是我的夢,心中對你的憧憬已經無法歌頌、無法形容~

        幸虧他房間有自己的衛浴,不然這要是讓白玲慈和褚冥玥聽到,又會搖頭嘆氣。

        迷弟的心態,她們不懂。

 

        褚冥漾一到週末,便全副武裝,連出席白陵然的婚禮都沒這麼用心過。

        「你這副德性,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準備去相親。」褚冥玥嫌棄地說,「哪有人拜託我接送後還拜託我化妝的?我化妝費很貴的。」

        「拜託嘛……」褚冥漾睜著圓滾滾的眼睛,一臉討好,「就上個底妝而已。」

        「上底妝你自己不會上?」褚冥玥哼道,還是打開了化妝包,一邊嘀咕,「算了,加減幫你上一上,免得你把自己化成一隻白鬼,嚇死人。」

        褚冥漾之前也曾經想學化妝,無奈出師不利,光上個粉底就把自己變成面色蒼白的亡魂,從此之後認清了化妝這種天份大概父母全部遺傳給褚冥玥了的事實。

        「真搞不懂你又不靠近人家,還要化妝幹麻。」褚冥玥抱怨道。

        「怕意外嘛。」褚冥漾認真道,「搞不好在廁所的時候會擦肩而過啊。」萬一他尿急去廁所,剛好碰到男神為了躲避粉絲也躲進廁所呢?

        褚冥玥:「……」她沒有這種腦袋有洞的弟弟。

       

 

週末晚上正是人多的時候,正架不住男神歸國這種重大時刻,原先就人來人往的機場裡硬是爆增了數倍的人潮,大多都是冰炎的死粉,拿著自製的螢光棒、留言板、大海報之類的尖叫著。

褚冥玥對冰炎毫無興趣,開車送褚冥漾到達地點後就說自己先去停車場,等褚冥漾玩夠了再回去找她。

褚冥漾心思早已經飛越,對褚冥玥的話也就只聽了一半,整個人都被即將見到男神的興奮緊張感給淹沒了。

他力求鎮定,踏著穩健的步伐往人群中擠去,不過那腳步在褚冥玥眼裡就跟小女孩見到偶像蹦達過去毫無區別。

冰炎的粉絲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女粉,褚冥漾到底不好意思和一群女孩子擠,不過他不好意思,不代表其他人會跟他客氣,後方的女孩子勢如破竹地不斷向前殺進,推擠的過程中褚冥漾受到人潮湧動的關係,居然也被擠到了最前方。

這真是意外之喜,褚冥漾原本想著遠遠看一眼,或者看不到呼吸同樣地方的空氣也好,結果他現在居然可以看到男神本人了!

當冰炎通關出來,對著他們微微點頭致意時,粉絲們的尖叫幾乎可以震破屋頂,褚冥漾渾渾噩噩地想,搞不好機場保安都被召喚到這裡來了。

冰炎戴著墨鏡,大晚上的為什麼呢?是不是因為在飛機上沒睡好?還是單純造型?不應該啊,他現在穿著的襯衫長褲怎麼也不到一定要戴墨鏡的程度……

褚冥漾雙眼黏在冰炎身上都捨不得撤下來,直到冰炎和他的經紀人遠去以後才大夢初醒。

看著這滿山滿谷的粉絲,褚冥漾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寫一部深宮大戲,男神妥妥的就是皇上,後宮佳麗三千啊……

 

        當褚冥漾完全回神,準備去停車場找褚冥玥時,他很衰地發現自己沒帶手機。

        完蛋了,他姊帶他出來他還能把自己搞丟,他回去又要跪算盤了……

        機場的停車場那麼大,沒手機他哪知道褚冥玥會把車停哪啊?

        他苦著一張臉,只得認份地一台一台找起,順便祈禱一下他們姐弟間從來不靈的心電感應能夠發揮效用。

        按照褚冥玥的習慣,她等人時不喜歡將車停在人多的地方,所以多半是比較偏僻的地方。

        不過這樣是要找到猴年馬月啊,搞不好褚冥玥以為他在半路被人綁架就去廣播了……還是先看看有沒有好心路人願意借他手機讓他打通電話給褚冥玥吧。

        不過在現代人眼裡,他大概就是個詐財或是想要搶手機的心術不正……

        褚冥漾自爆自棄地想著,開始抬頭張望四周有無可能願意出借手機的好心人,他壯著膽子向幾位媽媽開了口,無奈都被對方委婉地拒絕了。

        他只好繼續努力不懈地逢人就借手機,再一直被打臉。

        完蛋了,看來他真的只好去求保安幫個忙了。

        褚冥漾放棄了路人詢問計畫,轉而向一名離得最近的保安求救。他樂觀地想,幸好老天還沒放棄他,停車場也碰得到保安,看樣子剛下班。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走丟的話……」褚冥漾吞了吞口水,覺得這保安好面熟,「應該去哪裡求助?」

        「您和您的家人走散了嗎?」保安彬彬有禮地問。

        褚冥漾一聽保安的聲音,整個人都酥了。

        他想起為什麼這位保安面熟了!他的長相和聲線和冰炎都好像啊!

        「呃,是的,我和我姊姊走散了……」其實是他不小心把自己搞丟了。

        「有打過手機了嗎?」

        ……我忘記帶手機……」褚冥漾面有慚色地垂下腦袋,真丟臉。

        「那我的手機借你用吧。」保安笑著拿出手機,「從這裡走去詢問處要花點時間,要是你能直接問清楚碰面地點也比較有效率。」

        褚冥漾歡天喜地地撥通了電話,由於工作關係,褚冥玥不會不接陌生來電,電話很快就撥通了。

        「姊。」

        『你個死小孩搞什麼搞這麼久?這誰手機?』

        「我、我迷路了……這機場保安的手機。」褚冥漾趕緊問,「姊,你在哪啊?」

        『敢情你下車前都沒在聽我說話是不是?地下三樓二號電梯左邊啦!』虧她還提前交代了停車位置,褚冥玥沒好氣地看著被褚冥漾落在副駕駛座的可憐手機。

        「好好好,我馬上過去。」褚冥漾立刻說,「拜拜。」他將手機還給保安,千恩萬謝地走了。

       

        褚冥漾來到地下三樓二號電梯,但是左邊還是右邊他有點忘了,幸虧褚冥玥把音樂調到最大,瞬間吸引了他的注意才沒又鬧出繞了停車場一圈的烏龍。

        因為這件蠢事,褚冥漾除了上課之外被禁足了兩天。

        他上網訴苦了一下自己特別愚蠢的行徑,順便感謝了一下那天幫忙自己的保安,有網友艾特他。

        一千個冬天:『決妹啊,你知道男神那天和粉絲打過招呼就偽裝成保安溜了嗎?』

        我決不認輸:『???』

        褚冥漾立即上網搜索,果真搜到了冰炎偽裝成機場保安一個人溜走的新聞,不禁一臉懵逼。

       

 

 

       昀羲碎念:

迷弟的最大願望就是偶遇男神

趁著放假多更點OvO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Junzi
  • wow這是跟保安冰炎碰上嗎?
    劇情好蘇好可愛!蠢萌漾漾沒有極限阿阿阿阿!!
  • 悄悄話
  • 訪客
  • 好萌的漾漾……超有趣的……座等更新!大大加油!
  • 晨千羽
  • 羲大的文章總是充滿無限的陽光啊!
    陰霾被一掃而空了##
    漾好萌好萌,所謂傻地可愛的孩子才會遇到的"巧合"呢ww
  • 訪客
  • 天啊迷弟漾漾好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