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所有人物均有崩壞,輕鬆無腦(或者說戀愛腦)歡樂無虐文,請慎入

 

 

『唐悅生得脣紅齒白,模樣俏麗,放在一群美女中也甚是清新脫俗。她如今已經大學畢業,準備先工作幾年後再進修。

她是時尚美妝設計系,已經有與模特合作的經驗,學校也很給力,常常給予學生們接觸業界的機會,和各方節目達成異業結合,雙方得利,合作愉快。

他們打從大一起就常常參加各種比賽,有跟服裝設計師合作的、也有跟平面模特合作的,有些人異常厲害,直接簽約成某些藝人的合作團隊之一,以後就專門替那些藝人化妝,配合進出的場合不同畫不同妝容。

唐悅雖然成績沒這麼亮眼,不過穩紮穩打,現在也算是小有成就,替娛樂圈內一個剛冒頭的男藝人化妝。

這男藝人藉著新劇的勢,角色又討喜,目前很是受人追捧,唐悅也覺得合作起來各方面都省心。

她現在最不省心的事就是她被迫搬家,忙得昏天黑地。

原先租屋處的房東突然不給她租了,原因是房東的兒子閃婚,房子要給兒子跟媳婦住,違約金付一付後就既客氣又禮貌地請她儘速離開。

唐悅有苦說不出,月曆上的叉越來越多,她發愁地滑著手機,在首都這種連一間廁所都要七百萬的地方,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個合意省錢的住處簡直強人所難。

不得已之下,唐悅只好托親友同事幫忙留意有沒有不錯的地點。這一問還真給她問出來了,合作的那個男藝人真給他找了個地方,是某間大廈,管理很嚴格,大部分都住著名流權貴,也不少重視隱私的大咖藝人住在那裡。

男藝人還讓唐悅不用擔心房租的問題,因為原先住那裡的夫妻本來就想去環遊世界,正愁找不到人幫他們顧房子和寵物。

一聽到寵物,唐悅就有些發悚:「是什麼寵物啊?」

「一隻哈士奇和一隻馬爾濟斯,還有一隻鸚鵡。」男藝人說,「妳應該不怕鳥跟狗吧?」

唐悅放下心來:「不,我怕貓。」她老實說。

當然,現在她還不知道她的人生中與一隻人形貓相伴到老,心甘情願地成為貓奴。』

打到這裡,褚冥漾皺起眉,把男神比喻成貓合適嗎?不過忠犬感覺也不合適啊,還是貓咪那種神秘慵懶高傲的氣質比較貼合吧?可是男神一唱歌骨頭都會酥啊……啊,可以,貓咪不也是偶爾來蹭個大腿就會讓人融化嘛。

褚冥漾自圓其說後很滿意,振奮精神後繼續寫。

『唐悅跟那對如膠似漆的夫妻相談甚歡,一下就拍板定案,以比市價低廉許多的房租入住,條件是必須維持屋裡整潔及照顧兩隻狗跟一隻鳥。

她來之前已經知道這對夫妻就是男藝人的親戚,男藝人踏上星途後,這裡本該是最合適的住處,但是男藝人說這裡狗仔都進不來,沒辦法炒新聞,沒有新聞就沒有熱度,沒有熱度只靠宣傳上節目力道不夠,他要趁著現在風頭正健的時候多多佔據一下人們的眼球,所以堅決不住進來。

唐悅對此不置可否,收拾家當就準備搬遷,然後,就在她正式搬進來的第一天,她發現她的對門鄰居,居然正是業界中死活不肯化妝,光用一張素顏臉就能大殺四方的最高男神言冰。』

褚冥漾對著螢幕露出蠢笑,不化妝這點跟冰炎一模一樣,只用素顏見人也是目前的活傳說,網路上還有則笑話,說如果冰炎那張臉不能將你的血槽清空,那聽他唱歌也還是回重生點了。

褚冥漾覺得這句話說得真是對極了,因為這句話就是他說的,用我決不認輸的身份說的,底下引來一群冰炎粉附和蓋樓,樓都蓋到天邊去了。

當然也有人眼紅過來黑,不過褚冥漾更絕,他連吵架都懶得吵,直接移除留言封鎖用戶,還特別逼格地甩了句:「眼瞎耳聾,忌妒成癡。」

一下就把那些只黑不粉的人全放了地圖砲,並且殃及純粹不感興趣的無辜路人。

『說起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其實並不那麼美麗。至少唐悅不覺得自己穿著人字拖和吊帶褲出去倒垃圾的樣子美麗。不管反觀言冰,他似乎連穿居家服都能穿出一種尖端時尚的味道來,縱使他手上也拿著一袋垃圾袋。

「呃,你好。我是新住進來的。」唐悅在電梯中有些尷尬地自我介紹,「我叫唐悅。」

「你好。」言冰客氣地回應,「我是言冰。」

空氣再度沈寂下來。

唐悅心中發苦,她雖然沒有社交障礙,但是單獨跟言冰待在電梯中實在壓力很大,不曉得要聊什麼。而且言冰主演的那幾場電影跟電視劇她也沒看,要是早知道她的鄰居是這尊素顏男神她一定會惡補的……

電梯很快來到一樓,唐悅低頭思考,並沒有注意到。

「你不出去嗎?垃圾場跟回收場都在一樓。」言冰好意提醒道,他想,也許這個新鄰居還不清楚位置,「需要我帶你去嗎?」

「啊、好的!謝謝。」唐悅受寵若驚,雖然位置她早就知道了。

事後回想起來,唐悅不得不承認這時的她表現得十分拙。』

褚冥漾又洋洋灑灑打了一大段,一直打到唐悅問言冰為什麼不化妝這裡,停了下來。

網路上對冰炎不化妝的原因各種猜測,答案五花八門,什麼冰炎皮膚過敏啦、冰炎懶得卸妝啦、冰炎就是自以為有個性啦之類的層出不窮,但是褚冥漾一個也不信。

他相信,冰炎之所以不化妝,一定有很深層的理由,並不是吾等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搞不好背負著什麼責任,或者更浪漫一點,他只願意讓一個人替他化妝。

 

 

冰炎的家裡,夏碎正在跟他討論接下來的通告跟行程。

「哈啾!」冰炎打了個噴嚏,他皺眉想道,今日的空調溫度並不冷啊。

「一定有人在叨念你。」夏碎涼涼地說,「你今天還是不要化妝?」

「素顏就夠用了,我為什麼還要勉強自己去忍受有人在我臉上亂畫?」冰炎冷哼,「最後還不都要卸掉,麻煩死了。」

「你的粉絲們聽到真實答案會覺得你畫風崩毀的。」夏碎聳聳肩,「這邊有幾個通告,我幫你把戲約全都剔除掉了。這邊有綜藝的……

「綜藝我只接受室內搭棚,戶外實境不要,容易出意外。」冰炎說。

「知道了。」夏碎在紙上劃掉幾劃,「那這裡還有幾個歌唱節目的評審邀約,還有個希望你可以帶隊教唱,跟其他老師比賽。」

「教唱的免了,我不會教人。」冰炎說,「評審的呢?」

「我個人比較看好這個節目。」夏碎抽出身旁的資料夾,給冰炎遞了過去,「這是他們的節目企劃,如果你願意擔當評審,他們會再寫幾份的實行企劃。」

「知道了,那就這個。」冰炎大略地翻了翻,「時間是訂在每週六日?」

「對啊,那時候方便參加海選的人比較多。」夏碎說,起身收拾了一下東西,「你新專輯準備得如何?」

「有些靈感,但更多瓶頸。」冰炎言簡意賅,「我感覺不太對,可能需要看點別的,或是聽點別的。」

「那你上妖師網看看吧,那邊資料很全。」夏碎建議,「編曲跟作曲那邊,水準也不錯。」

那當然,因為有我,所以整個水準平均下去肯定提昇的。冰炎默想。

        不知道冰炎早就是妖師其中一份子還用真名註冊的夏碎愉快地跟冰炎到別後,就帶著歡喜的心情奔向因為趕稿修稿邁入狂化的弟弟小窩。

        他最喜歡看千冬歲一臉怒氣自言自語著這裡邏輯不對,容器材質不對,化學式是這樣反應的嗎之類的不明句子,然後一轉頭看見他就兩眼放光的模樣了。

        千冬歲只有這個時候對他宛如要把他吃了般熱情,平時跟他說話都客客氣氣還靦腆害羞,只會軟孺孺地叫他哥,好像他欺負他似的。

 

 

昀羲碎念:

學長不化妝純粹就是懶,因為他有錢後台硬所以~就是任性就是狂

我早就說過這篇文裡面所有人都是崩壞的哈哈哈哈哈

只是崩多崩少的區別而已哇哈哈哈哈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愛看星星的花栗鼠
  • 哦哦哦哦哦哦~~更新了耶!!
    真是太棒了!!
    超喜歡大大的文
    不過按照學長的個性確實是會因為懶而不想化妝吧XDD
  • 凱薩琳
  • 嗚哦哦 好喜歡你這部新作品
    題材好創新哈哈哈
    你的作品一直都是無瘧爽文
    看得超過癮
    冰樣總是崩壞但是毫無違和 超厲害的~~ 支持妳喔!!!

    一起祈禱8月漫博有新特傳吧!!
  • 訪客
  • 慘了好想看崩壞的千冬歲寫漾漾>/////v/////<
  • 647
  • 何時冰炎和漾漾才能正式見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