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覺得很痛苦。

原因是他最近跟學弟一起睡,過程中他如何無所不用其極地把自己的房間毀掉就不提了,總之,他如願爬上學弟的床以後,他發現他每晚都得死瞪著自己的兄弟,默念關聖帝戒淫經。

不過可能人類神祇並不保佑半精靈的關係,成效甚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這天,這晚,這個時刻。

褚冥漾囈語著,嚷著什麼最喜歡了,冰炎忍無可忍,問了句:「最喜歡什麼?」

未料褚冥漾居然回應了:「最喜歡……你了。」

冰炎先是當機三秒,隨後恨不得把學弟搖醒問問是否屬實,又怕學弟被晃醒後一臉茫然,手伸在半空中,搖也不是,不搖也不是。

最後他賭氣似地捏了捏學弟的嘴唇,硬是把它掐紅掐腫,這才解氣。

 

結果隔天冰炎因為心虛,完全沒臉正視學弟,眼神永遠保持望向遠方的堅定態度,死活都不肯看見褚冥漾被自己掐得可憐兮兮的紅唇。

 

晚上學弟一臉諂媚地獻寶似地捧了一碗湯給他,他只瞧了一眼就知道是醫療班出產的孟婆湯,對於那些執著的孤魂野鬼有奇效,但是對非人類魂魄的其他活物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的。

冰炎挑眉望向學弟,學弟支支吾吾,總之是希望他喝下去。

正當兩人大眼瞪小眼時,冰炎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來一看,上面是提爾傳來的訊息。

『小朋友來醫療班要了可以消除昨晚記憶的孟婆湯,劑量就只夠忘記一個晚上,你們昨晚幹啥去了?』

冰炎挑眉,再看學弟手裡五顏六色的孟婆湯,有了大膽的猜測。

「怎麼,你昨晚沒睡著?」

學弟的臉立刻大爆紅,嘴唇無聲地蠕動著,眼睛浮現水光,神情委屈極了。

「你在跟我告白?」

「……學長不是拒絕了嗎。」學弟一臉灰心喪志,「還開始討厭我了。」

「慢著,我什麼時候說討厭你了?」冰炎嘴角有些抽。

「你不是讓我閉嘴,然後一整天都沒看我嗎……」學弟很傷心,「我才想說,要不學長你忘掉好了……」

冰炎簡直無語凝噎。

事後,冰炎用了另外一種辦法讓褚冥漾徹底忘記給他喝孟婆湯這種愚蠢的打算,只是這方法,就不可與外人語了。

畢竟,不可言說,不可描述,總之,冰炎終於不用再默誦關聖帝戒淫經了,可喜可賀。

 

 

 

昀羲碎念:

靈感突如其來!好久不見的睡覺系列!

有沒有甜~~?哈哈

創作者介紹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醬
  • 關聖帝戒淫經wwwwwww

    好甜好可愛!謝謝招待。
  • 凱薩琳
  • 終於又見甜死人冰漾文了^q^
    太太太令人興奮 希望作者繼續靈感滿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