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各星球都因為鬼族內應而陷入一種暗潮洶湧的境地時,情報來源的冰炎卻在一處荒涼之地陪著心上人當人生導師。

『不!我要那個人渣付出代價,否則我死不瞑目!』一個已經看不出原貌的女鬼淒厲地對褚冥漾吼叫道。

「欸,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褚冥漾耐心地勸著,「妳何苦為了一個人渣耽誤自己投胎呢?」

『我要親眼看著那個人渣墮入地獄!』

「漾,讓我直接把她強制轉送就好了嘛。」烏鷲在一邊無聊地打呵欠。

「褚,不管是誰,冥頑不靈的物種就不要多浪費唇舌。」冰炎也說。

「你們給我一邊待著去。」褚冥漾第一次擔任這種開導角色,興致正高,不理會兩人的提議,苦口婆心地勸女鬼放下屠刀,回頭是岸。

交涉了十分鐘,褚冥漾怒了。

「好吧,既然妳怎樣都不肯聽,妳就給我下地獄去好了!」褚冥漾叫道,「烏鷲!」

「好!」

『慢著!等下!按照劇情發展你應該要勸我放下執念,好好成佛啊。』那女鬼看褚冥漾話鋒一轉,竟也是要她下地獄,不禁慌了。

「我剛剛有勸啊,妳自己不聽。」褚冥漾不滿道,「我後邊還有很多工作,不能將時間一直浪費在妳身上,太沒效率了。」

扇可是要求他引渡五百個靈魂耶,這種速度還得了。

『好好好!我成佛!』女鬼急忙說。

「那太好了。」褚冥漾說,「麻煩妳進到這個球裡面。」

『但是我有條件……』

「烏鷲!」

『好好好我馬上進去!』

看著女鬼急忙鑽進球裡還特別委屈忿滿的表情,褚冥漾心中略感抱歉。

「好,一個了。」褚冥漾說,「還有四百九十九個。」

但是之後碰到的鬼一個比一個難纏,褚冥漾最後耐心全失,之後連開場白的噓寒問暖都省了,直接叫烏鷲全數強制轉移。

「五百個了吧,今天的工作量結束了。」褚冥漾打著呵欠,「回去吧。」

毫無用武之地的冰炎等下線後,終於逮到機會和褚冥漾再度談談他們之間的感情問題。

「褚,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呃……」褚冥漾抽抽嘴角,他沒記錯的話,拿回愛情的是他不是冰炎,怎麼反倒冰炎先告白呢?早些時候不是說了不確定嗎?

「我在那女人突然出現後才確定的。」冰炎勾起嘴角,不知道是不是拿回愛情的關係,他覺得褚冥漾的表情突然變得很豐富。

你也確定得太快。

冰炎從褚冥漾眼裡讀到了由衷的吐槽,不禁好笑,「感情這種事情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可言。」

這句話絕對是從哪裡現學現賣來的吧。

「漾,我們回去吧。」烏鷲打斷了兩人不自覺的打情罵俏,「回去有事和你說。」

 

 

褚冥漾看著窩在自己膝蓋上的烏鷲,有點擔心。說是有事情和他說,可是現在這種沉默的狀態是怎麼回事呢?

「烏鷲,你還好嗎。」褚冥漾伸手去順毛,「感覺心情很差。」

「沒有。」烏鷲悶悶道,「只是心情很複雜而已,因為你最後還是會和死精靈走到一起。」

褚冥漾沒說話,只是輕撫著烏鷲的羽毛,半晌,才開口,「你依然很反對、很討厭冰炎嗎?」

「現在說不上討厭或是反對……」烏鷲咕噥,「就是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他而已。」

「保持原樣就可以了。」褚冥漾摸摸他,「你們之前不是處得不錯嗎,我瞧你挺放鬆的。」褚冥漾指的是在旅館打鬧三人一起睡的那次。

「哼……」烏鷲嘟嘴,不過褚冥漾感覺他放鬆下來了,「漾,你不否認嗎?我剛剛說你和他會走到一起。」

「事情很難說,不過我不否認我對他有好感。」褚冥漾笑笑,「現在也許他再加把勁追一追,我搞不好就會同意。」

「喔。」烏鷲歪了歪腦袋,「你們談戀愛了,那我呢?」

「不會丟下你……」

「不是,漾。你們一定不會希望約會時還帶著一個電燈泡。」烏鷲鬱悶地說,「你或許不在意,不過那隻死精靈十之八九會。」

褚冥漾想了想,如果約會時冰炎帶著一個小孩老是針對他……嗯,會不爽。

「我不會讓你再一個人。」最後,褚冥漾只能如此承諾。

 

 

 

褚冥漾是個言出必行的人,他和烏鷲談完以後,沒顧著和冰炎談戀愛,又一頭鑽進研究室中了。

當然,燄狼那邊肯定不會有他能夠使用的高規格研究室,他是在守世界中進行研究的。

在守世界中進行研究還有個好處,他可以和凡斯討論,當實驗進入死胡同時還有個人可以刺激他換位思考。

冰炎覺得自己才告白完,褚冥漾沒有答覆就一頭栽進實驗中,似乎是在婉轉地拒絕自己,一陣子活像是棄夫,但是當搞清楚褚冥漾是為了給烏鷲造個弟弟或是妹妹後,又當了一陣子怨夫。

而他這股氣回到冰牙星時全數發洩在鬼族派來的內奸身上了。

「冰炎,你確定你有在追嗎?」夏碎實在看不下去,決定從旁婉轉提醒一下。

也算是感謝冰炎幫忙牽線治好他的手。

「什麼意思?」冰炎火大地一槍刺穿來襲擊的魔物,看著對方皮開肉綻的模樣稍稍讓他消了點氣。

守世界真是一個發洩壓力的好地方。

「你是不是告白完以後什麼都沒做啊?」

「我還要做什麼?」冰炎總算放下長槍,皺眉問。

「咳咳……不是吧冰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該怎麼追求一個人……」

紅眼怒目瞪過來,「說不說?」

「當然說。」夏碎趕忙道,「不過冰炎,你完全沒想到上網找找參考資料之類的嗎?」

「少囉唆!」冰炎惱怒地說,他平時在宮裡只顧著找機會和褚冥漾親近,哪裡有空想上網。

「呃,好吧。」夏碎想了想,「總之就是先照顧他吧?」

「照顧?」

「對喔。」夏碎笑道,「雖說你們住在宮裡不乏專人伺候,不過和自己親自照顧比較起來,感覺可是差很多的。」

「比如?」

「嗯,我的話是先從食物下手。」

「下毒?中毒?」冰炎想起了之前褚冥漾吸入有毒氣體,開始考慮,「如果把他的體質調整成百毒不侵應該也不錯。」

因為冰炎在皇宮長大,聽到下手的直覺反應就是下毒。

「……冰炎,相信我,如果你想讓他多中毒幾次好調整成你說的體質,不用到第三次你就會被宣判出局了。」

「為什麼?忍過一時後面就輕鬆了。」

「冰炎,你的情商堪憂啊……」夏碎感嘆了一句,接著瞬身閃過冰炎砸過來的雷電術法。

他的搭檔怎麼談了戀愛以後暴躁程度反而直線上升?

欲求不滿的關係嗎?

夏碎一邊閃過冰炎惱羞成怒砸過來的所有攻擊,一邊默默思索。

 

 

 

「欸?轉學生?」

米可蕥歪著頭,對於歐蘿妲帶來的消息感覺十分驚奇。

歐蘿妲是Atlantis學院的院長,學院中一切事務她都瞭若指掌。

「對,從七陵轉過來的。」歐蘿妲說,「是上次大競技賽的選手之一,褚冥漾。」

「那個『宇宙我最衰』?」米可蕥有印象,「冰炎學長和他打得挺辛苦,他的言靈真是太作弊了。」

「是啊。」歐蘿妲說,「我看過他的申請書了,就是一般制式的內容,實在想不通他怎麼會轉過來我們學院,上次明明是他們學院贏了。」

「問問本人?」米可蕥提議。

「已經發訊息過去了。」歐蘿妲說,「不過一直都沒回應也沒有上線紀錄。」

「要不問問冰炎殿下?」米可蕥提議,「他的消息管道很多。」

「也是個辦法。」歐蘿妲輕抬眉,冰炎是冰牙星的皇子,消息管道自然眾多,不過歐蘿妲身為妖精王的後裔,情報自然也不少。

不過她從沒公開過自己的身分,在這裡,知道她現實中身分的人少之又少。

「那要誰去問?冰炎殿下最近似乎很暴躁,原本執行的任務次數是最高的,現在都降了。」

因為冰炎最近出任務簡直就像是出氣一樣,雖說依然能夠完美地擊殺目標,不過連帶地也將附近的建築破壞得一乾二淨,公會會長因此痛定思痛,嚴格限制了冰炎出任務的次數。

免得賠錢賠到脫褲還賠上信譽。

「夏碎吧,我來聯絡一下。」歐蘿妲說,行動派的她立即發了訊息過去,剛好夏碎正在線上,很快就回覆過來了。

『我大概猜得到,因為冰炎在追求褚。』夏碎說,『不過根據冰炎的說法,褚對他似乎並不怎麼理睬。但是妳說褚要轉過來,我猜大概是褚想要給冰炎的驚喜。』

雖然從根本上就錯了,但是又合情合理,歐蘿妲也沒怎麼多疑,事實上,只要不是像安地爾那種不安好心的份子,Atlantis學院歡迎任何學生,尤其是像褚冥漾這種擁有幾乎可說是犯規能力的人。

米可蕥聽了非常驚訝,「冰炎殿下在追求褚冥漾?」

「聽起來是的。」歐蘿妲說,「怎麼了,覺得難過?」

米可蕥撇撇嘴,「偶像結婚之類的,粉絲都會覺得寂寞嘛。」

歐蘿妲笑了笑。

「既然這樣,我幫妳把褚冥漾分到其他班去?」

米可蕥搖搖頭,非常誠懇地說,「其實看偶像幸福也是一種幸福。」

「那就把他們分到同一班去吧。」

這邊和樂融融地討論著新同學的分班問題,另外一邊可就不怎麼美滿了。

「褚,你到底什麼時候給我答覆?」

「再等等。」褚冥漾頭也不回,專心致志地研究手裡的數據,喃喃自語,「明明母體的製造和維持沒有問題,但是為什麼就是無法著床呢……」

在褚冥漾全心投入實驗時,地球上卻悄悄發生了一場不為人知的政變,白陵然和褚冥玥暗中替換了好幾個擁有實權的高層,而且做得非常巧妙。

要不是陰錯陽差冰炎有和扇接上線,就連他安插在地球的情報探子也沒注意到。

『告訴我這個是想要什麼回報?』冰炎收到消息後並沒有立即相信,而是按兵不動,想看扇的態度如何。

『就只是想通知你一聲,你未來的親家不好惹啊。』扇搖著扇子,笑吟吟地說,『雖說這輩子你我就跟個陌生人沒什麼兩樣,不過看著曾經的兒子,多少還是想幫一把,誰讓你個性都沒變太多呢。』

『那褚呢?』冰炎隨口問了一句。

『啊呀,靈魂本質是沒怎麼改變,不過個性就變得太多了。』扇露出懷念的笑容,『上輩子他挺倒楣的,所以總是孤身一人沒什麼朋友,認識你之後變得好一點,不過沒維持幾年你就掛了,然後他就……嗯,總之,他這輩子算是挺幸福的。』

成長環境不一樣,養成的個性自然也不同。

『是嗎。』

『不過拿回他曾經割捨過的一部分後,現在似乎越來越有以前的影子了啊。』扇笑道,『進度怎麼落後這麼多?上輩子你可是告白完沒多久就完成本壘打了。』

『少囉唆!』冰炎怒道,『上輩子的情況和現在絕對不一樣吧!』

『是不太一樣,因為是漾漾小朋友先喜歡上你的。』扇聳聳肩,『這輩子換順序了,果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啊。』

『不幫忙就閃邊去。』冰炎最近為了自己的情路不順遂變得更加暴躁了。

『怎麼這麼說話呢。』扇笑道,『剛剛就說了看在你曾經是我養子的分上,我是來幫忙的啊。你不覺得你應該先從外防開始瓦解嗎?』

『外防?』冰炎皺眉,『妳是說先搞定他的家人?』

『不然你縱使追到人,還是使不上力氣哦。妖師可都不是吃素的。』扇眨眼,『告訴你一個小祕密,陰影機甲除了讓人魂飛魄散以外,還擁有篡改人體記憶的功能喔。』

『因為戰爭的關係,很多文明和科技都失落了。』扇說道,『不過陰影是世界起源之一,當時小朋友可是費了一番力氣才將之改造為機甲的。白陵然手上擁有的機甲可是最強的陰影機甲,你以為他之所以可以不動聲色地發動這場政變是為什麼?』

冰炎沉默。

『凡斯的存在就不多說了。你想啊,要是你真的追到了小朋友,結果白陵然不同意,你猜他會採取什麼手段?』

『……他不會對褚不利。』

『是啊,小朋友畢竟是他當弟弟疼到大的。他可以暗中操作機甲篡改你的記憶讓你移情別戀,小朋友一傷心,他就有理由告你始亂終棄,到時候可就不是簡單的兩人私事,可能會被他擴大成星際事件哦。』

冰炎嘖了一聲。

『和你父親商量一下吧,看看你們要怎麼和地球簽訂和平條約。』扇眨眼,『聯姻是個很不錯的辦法。』

冰炎豁然開朗。

 

 

於是冰炎暫時放下親近褚冥漾的偉大計畫,改為迂迴作戰,打算先把白陵然他們搞定再說。

 

 

「烏鷲,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冰炎他都不怎麼理我?」褚冥漾有點呆地問,「因為我之前都沒空陪他嗎?」

烏鷲蹭蹭褚冥漾的臉頰,沒說話。

「烏鷲,怎麼連你都不理我了?」褚冥漾有點悶,怎麼以往粘在他身邊的兩個人突然間都冷落他了?

烏鷲只是繼續蹭著褚冥漾,堅決不開口。

他雖然沒有像一開始那樣敵視冰炎,但是要他幫曾經的敵人解釋,絕對不行!

他才不要幫冰炎解釋他最近都在忙著和白陵然談條件好把褚冥漾娶過門呢!

 

白陵家擁有數十座陰影機甲,戰鬥能力遠遠領先了現在地球表面上的科技,然而因為力量太過強大,若是曝光極度可能破壞現在地球上各方勢力的平衡,所以白陵然從沒打算曝光,只想讓家族內部得到他認可的人知道。

因此當冰炎帶著陰影機甲的詳細資料和他政變的證據找上門來時,白陵然十分驚駭,這是第一次事情發展超出他的預想之外。

白陵然在腦中迅速做出了好幾個應變方案,卻唯獨沒想到冰炎是以此來簽訂和平條約的。

當然他看見其中一條時他臉綠了,對方居然希望自己最疼寵的小表弟嫁過去!

白陵然有瞬間想過乾脆發動陰影機甲攻過去再來一次人類精靈大戰,不過很快就放棄了。

先別說現實與否,漾漾是不可能答應的。

白陵然很喪氣。

「有什麼關係,如果漾漾也喜歡他,這不是雙喜臨門嗎。」辛西亞笑著說。

「那如果漾漾不喜歡他呢?將來兩人吵架離婚了呢?冰牙星那麼遠,漾漾沒辦法馬上回家啊。即使有烏鷲跟著我也不放心。」白陵然憂心忡忡,活像是自家女兒要被其他壞男人搶走的傻爸爸。

「不如問問伯父伯母的意見?」辛西亞笑道,「我是覺得你不用這麼憂慮,你看你我,不也是人類和精靈嗎?」

「我們情況不一樣。」白陵然說,「我們很清楚知道對彼此的感情──」

「嗯,我知道。」辛西亞柔聲道,「可是當時我族人都認為我瘋了,居然想嫁給一個人類──事實證明,我沒瘋,不是嗎?」

白陵然沉默不語。

「何況對方也提了,是在褚冥漾本身同意的情況下,我相信以冰炎殿下的為人,他不會強人所難的,如果漾漾真的對他沒感情的話。」

「我總有種被人算計的感覺。」白陵然不甘地說,「我知道漾漾對他有好感,從漾漾去了燄狼星以後的變化來看,可是……」

「可是就是捨不得漾漾以後要嫁去別人家了。」辛西亞接著說,「是不是?」

「……嗯,我想妳是對的。」白陵然嘆了口氣,「漾漾被我和小玥保護得太好了,我不是說之前我們大意,害漾漾中毒的這種安全問題。」

「我知道,漾漾沒怎麼和人交過心。」辛西亞安撫著,「這也是個機會,不是嗎?讓漾漾從實驗室中走出去,多接觸不同的人,這對他有好處的。他總不能一輩子都窩在實驗室裡面。」

「這個我也考慮過,可是……」白陵然頓了頓,「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這個冰炎。」

「因為他看上漾漾了啊。」辛西亞笑了出來,「你在吃醋而已。」

「也許吧。」白陵然無奈道,「好吧,漾漾這條牽扯到比較私人的條件我姑且算是同意了。其他方面可就不行、也不能馬虎了。」

「那是當然的。」辛西亞說,「除了聯姻,進口貨物和每年開放觀光的地區都需要仔細審視。」

「嗯,叫小玥一起來吧。」白陵然頭痛地說,「不過她要是看到要讓漾漾嫁到冰牙星去,鐵定要抓狂的。」

「那就讓小玥去對著提出這種條件的冰炎殿下抓狂吧。」

「好主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