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天狼星不客氣地把達力拖回德思禮家的客廳,達力隨即吐得天昏地暗,佩妮阿姨跟弗農姨丈漲紅著臉尖叫起來。

但哈利跟小天狼星充耳不聞,兩人將達力丟還給他父母後就上了二樓房間。

「好了,這到底怎麼回事?」哈利衝口而出,「為什麼我不知道費格太太是魔法世界的人?」在他去霍格沃茨以前,德思禮經常把他丟在費格太太家裡,這位老太太經常逼著哈利看她的貓照片,幫她清理貓大便。

「這個我不知道。」小天狼星誠摯地說,「我只知道她也是鳳凰會裡的人,雖然她是個啞炮,但是……」

「但是她可以監視我,對吧。」哈利一股無名的怒火開始往上竄,「從那麼久以前,鄧不利多就在我身邊派了人?」

「呃、聽起來是這樣。」小天狼星尷尬道,「但我相信鄧不利多一定是有理由的……」

「什麼理由?」哈利的口氣很衝,「既然我以前只要放假都會到費格太太那裡去,那她理當知道我在德思禮家並不愉快,而針對這點,德拉科跟其他人居然以為我在這裡過得很好?」

他想起德拉科震驚的表情:『我明明聽說你過得像王子!』

「我想這中間應該有什麼誤會。」小天狼星冷靜地說,「我保證我一有時間就會找費格太太問清楚。現在我們應該把重點擺到攝魂怪。」

哈利仍舊臭著一張臉。

「哈利,我知道你很生氣。」小天狼星安慰道,「我也很生氣,我還在求學時每個人都以為我在布萊克家過得很好,我也是氣瘋了。」

哈利的臉色終於稍微好看了點。

「抱歉,小天狼星,我不是故意衝你發火的。」

「我明白。換我也會憤怒。」小天狼星點頭,「然而你的安全最重要,我們--

一陣震動聲從小天狼星的口袋傳來。

他掏出雙面鏡。

『布萊、我是說小天狼星,我已經讓蒙當葛把那群小鬼的記憶做修正了。』費格太太的臉還有一些憤怒的餘紅。

「太好了。」小天狼星說,飛快地看了哈利一眼,「我這裡恰好有事想問妳,嗯……我還是讓哈利來問吧。」

哈利接過雙面鏡,瞪著鏡面裡的費格太太。

『唉?』費格太太一見哈利的臉色,『什麼事?』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妳是個啞炮?費格太太?」哈利緩緩地問,「我去過你家那麼多次……」

『鄧不利多的命令。要我盯著你但是什麼都不能說,那時候你還太小了。很抱歉讓你過了那麼多苦日子,但如果你的姨丈阿姨覺得你過得舒服開心,就不會讓你上門了。不容易啊,你知道……』費格太太滿臉歉意地望著哈利,『那時你連你會的是魔法都不曉得……』

他十歲時就知道他會的是魔法了,拜湯姆所賜。

哈利點點頭,把雙面鏡交還給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又跟費格太太講了幾句,大意是確認皮爾他們四人的狀況。

哈利看著小天狼星將雙面鏡收起,問道:「鳳凰會之間的聯繫都是用雙面鏡嗎?」

「不是。」小天狼星說,「雖然很像,不過這是多面鏡,雙面鏡只能用來聯絡兩面鏡子,不過多面鏡可以聯繫兩個以上的鏡子。」他將鏡子遞過去,果然不是用來跟哈利聯絡的那一面。

「我也是出了阿茲卡班後才知道這東西的。」小天狼星笑道,「鄧不利多發明的,只有鳳凰會成員才有。」

哈利只看了一會兒就還給了小天狼星。

「攝魂怪既然出現了,表示這裡也不安全了。除非你完全不出這棟房子。」小天狼星看了一眼窗外,「我已經傳了訊息給鄧不利多,希望天亮我就能帶你回布萊克老宅。」

哈利點點頭。

「要不要下去看一下達力的情況?我想他應該已經吐完了。」

 

哈利緩步下樓,在客廳門邊看到佩妮阿姨正輕聲安撫達力,而弗農姨丈則在一邊拍著達力的背。

他突然頓步不前。

如果他的父母還在世的話,如果他也跟現在的達力一樣虛弱的話……

他搖搖頭,想起波特老宅裡面他父母的畫像,心情稍微好了些。

他輕叩門板,這麼輕微的聲音卻嚇壞了德思禮一家人,只見佩妮阿姨轉過身來,一臉驚愕。

「他被攝魂怪攻擊,吃點巧克力比較好。」他慢悠悠地說了句。

「巧克力?」佩妮阿姨無意義地重複了一次。

巧克力是達力節食菜單上的黑名單第一名,現在德思禮家裡根本沒有巧克力,只有一箱香草冰棒。

佩妮阿姨猶疑不定地望向丈夫,弗農姨丈的臉則變成了豬肝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嗄?」他粗聲粗氣地問,「什麼什魂怪?那東西幹麻要攻擊達力?」

「是攝魂怪。」哈利糾正道。

「幹什麼的?」

「看守巫師監獄,阿茲卡班的。」

今天令哈利震驚的事件又多了一件,他瞠目結舌地看向佩妮阿姨,而弗農姨丈也一臉不可置信。

「佩、佩妮?」

佩妮阿姨摀住嘴,一臉被自己嚇呆的模樣,既惶恐又抱歉地看向丈夫:「我聽見、那個討人厭的傢伙--跟她提到過--在好幾年以前。」

弗農姨丈張大嘴巴,似乎想等某個人突然大喊愚人節快樂,但過了幾秒,發現並沒有這樣做時,才終於從喉嚨擠出幾個字。

「那、這東西來這裡幹麻?」他問完以後,突然像是找到了答案,怒不可遏地狠瞪向哈利。

「是來找你們的對吧!」他大吼,「你的教父是個殺人犯!這些獄警是來逮捕他歸案的,沒錯吧!」

哈利挑眉。

「我建議你不要對著我大吼大叫。」哈利冷酷地說,「以及最好快點找點巧克力塞進你兒子的嘴巴,不然後遺症……哼!」

佩妮阿姨慘白了一張臉,慌慌忙忙閃進廚房,手忙腳亂地翻出已經被封印許久的巧克力罐,拿了一把大湯匙舀了一口起來,遞到達力嘴邊。

一吃到巧克力,原先還在抽搐哭泣的達力終於慢慢冷靜下來。

「兒子,沒事吧?」弗農姨丈關心地問。

達力小聲道:「好恐怖……真的好冷。」

「寶寶,沒事了。」佩妮阿姨哭道,「乖孩子,已經沒事了……」

德思禮一家花了大約二十分鐘才總算平靜下來,之前被轉移了注意力的弗農姨丈又再度對著哈利大吼:「小子!你還沒說那攝魂怪啥的到底是不是來抓你教父的!」

已經準備上二樓的哈利不耐煩地正要回嘴,卻見小天狼直接幻影移行到弗農的正上方,把弗農姨丈直接踩在腳下。

「不准對哈利大吼大叫。」他威脅道,「順便回答你的問題,那攝魂怪十之八九是伏地魔派來打前哨戰的,你要是想要身家平安,就最好給我安分守己點!」

被踩在腳下的弗農姨丈發出意義不明的嘶吼,佩妮阿姨摀住嘴巴,驚恐地看著發出攝人氣息的小天狼星。

好在小天狼星沒幾下就大發慈悲地抬起腳,讓弗農姨丈坐起來喘氣。

「我們明天就離開吧。」他對哈利說道。

哈利點點頭。

「……你要走了?」出乎意料,開口的是達力。他滿臉祈求地望向哈利,聲音還有點顫抖,「那我以後再碰到那種東西怎麼辦?」

佩妮阿姨跟弗農姨丈都是一臉見到鬼的模樣,他們無措地看向自家兒子。

「你在說什麼呀,達達?」

「是不是他們對你做了什麼?」

小天狼星冷哼一聲,不屑道:「伏地魔不會再派攝魂怪來了,沒用的手段他不會用第二次。」

「伏地魔又是誰啊!」弗農姨丈喘過氣,拍著胸口,驚怒不定地問,「我好像聽過這名字……就是那個……」

「殺死我父母的人。」哈利冷冷地說,「仇人。」

「可是他已經走了!」弗農姨丈大聲地說,「那個大塊頭說的,他已經走了!」

「他回來了。」哈利說,「我親眼看見的。」

這氣氛實在詭異至極,他們在佩妮阿姨寬敞乾淨的客廳中互瞪著彼此,電視機的聲音還在沙沙作響,從裡面傳來政論節目的激烈唇槍舌戰。

「回來了?」佩妮阿姨低聲問。

哈利迎上她的目光,沈重地點點頭。在那剎那,他有股直覺,佩妮阿姨知道伏地魔回來意味著什麼。

佩妮阿姨從來不曾用這種目光看過他,她一直費心努力維持著--他們家跟魔法這種不正常的東西絕對沒有任何關聯的冷漠姿態--似乎卸下來了。

「對,就在暑假以前。」哈利說。

她的唇又再度抿了起來,過了半晌,才說:「你們明天離開?」

「對。」小天狼星說。

「不行。」她說。

哈利覺得今晚他經歷的震驚已經夠多了。

「對不起?」小天狼星彬彬有禮地問道,也許是因為佩妮是莉莉的姊姊,他對佩妮阿姨說話的口氣比對弗農姨丈客氣得多。

「你們要留下來,至少要待滿兩個禮拜。」佩妮阿姨說,轉身對著達力說,「現在好多了嗎,小達達?」

哈利跟小天狼星瞇起眼,而弗農姨丈則是直接傻了。

「佩妮?」他怯聲問道,「妳還好嗎?」

「我沒事,弗農。」她虛弱地說,「但是他們必須留下。」

「但是……」

「他們也待不久的,差不了這幾天。」佩妮阿姨低垂著頭,「我們都上床睡覺吧。」

「可是……」

「我很累,弗農。」

「……好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