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錯膠囊的褚冥漾還渾然不覺,直到空氣中飄出一絲淡淡的薄荷味道。

對方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褚冥漾很開心,打蛇棍上地摸到散發味道的地方,然後被猝不及防地一把撕開了面具。

他瞬間僵硬起來。

「褚冥漾,你很能啊。」冰炎衝他冷笑,那藥性遠不到發作的地步,不過他在感受到某個地方不受控制地硬了的時候,真的一股火怒上心頭,沒考慮太多就逼著兩人直接亮了身份。

褚冥漾見到是冰炎,天才的腦袋也跟著當機了,充斥著各種雜七雜八的念頭,第一個就是臥槽他居然真的冤枉了安地爾,但不能怪他誰讓安地爾本身就是個大變態;第二個是直接被未婚夫看穿真實身份該怎麼辦,而且他不是應該喜歡那張醜臉嘛?

「關於這一點,我已經說過那是誤會。」冰炎笑得咬牙切齒,「那是我父親打來要我去找你,夏碎隨口幫我胡謅應付的藉口。」

原來如此。

冰炎原先以為褚冥漾好歹會為了自己自作多情感到慚愧或是尷尬,但是褚冥漾真的就是來氣死他的。

『那個夏碎的眼光很獨特啊,那麼多O偏偏挑上我。』

「因為你長得最醜,夠讓我父親懷疑人生。」冰炎惡狠狠地說,說完又覺得自己這樣凶一個O實在有失身份,但是……

『那我往不想讓人多看一眼的易容方向沒錯呀,都怪你們不按劇本走。』褚冥漾理直氣壯地想道。

不行,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他會被氣死的。

「你為什麼跟安地爾有聯絡?」這才是最重要的。

「他是這裡的學生啊。」褚冥漾說,「不過跟我一樣用假身份,叫騰覺。」

反正又不是同盟關係,賣了就賣了,褚冥漾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我問得不是這個。」冰炎說,「我問的是你怎麼認識他的?」

「你不也應該認識嗎?他跟凡斯跟你爸是好朋友啊。」褚冥漾一臉你是智障的眼神看著他。

「你是受他煽動離家出走的?」冰炎忍著脾氣問道。

「那倒不是。」褚冥漾說,眼神一亮,「我是為了解除這種尷尬的關係。」

「那為什麼不直說?」

「直接說破會給凡斯他們添麻煩的,我們妖師又不像你們受歡迎。」褚冥漾酸溜溜地說,「到時候又傳我們要去毀滅世界,撲上來打。」

蟑螂打多了也是會煩的好嗎。

把褚冥漾的心聲一字不漏地聽全的冰炎:「……」不要把眾種族直接比做蟑螂!

他深呼吸一口氣,感覺自己胯下實在硬得疼,瀕臨崩潰點,決定速戰速決:「解藥!」

話題突然跳了,褚冥漾愣了下,「沒有。」他說,對冰炎的殺人目光巍然不動,「那個只是針對A的小惡作劇,很癢吧?但忍忍就過去了。」

「你、確、定?」冰炎每個字都是從牙縫中蹦出去的,「給我看清楚你到底拿了什麼鬼東西!」

褚冥漾被吼得莫名其妙,也有些不爽,想著明明是個黑袍,卻連褚冥玥的藥都忍不了,實力實在不怎麼樣云云。

不過自己還得指望冰炎幫忙保密,所以他還是示好似地去檢查自己剛剛到底拿了些什麼。

這一檢查,他就僵硬了……

為什麼他老是拿錯藥呢?

「你、你……呃……」褚冥漾第一次碰到發情的A,而且還是他自己搞出來的,做賊心虛地有些結巴,「還好嗎?」

AO的共處一室,其中一個還發情,這真的太不友好了!

「不好!」冰炎忍著原始的欲望,口氣很衝,「解藥!」

「沒有。」褚冥漾弱弱地說,「不然……你自己解決一下?」

「一個O就在眼前,你叫我自己解決?」冰炎暴躁地說,「這還是你搞出來的!」

「可是那是因為你偷偷跟蹤我啊……」褚冥漾辯解著。

「是誰拿錯藥的?」冰炎逼近褚冥漾,「你明明知道是個A在附近,還給我拿這種藥?」

因為毒物暗器太多了,一時搞錯也情有可原嘛……

褚冥漾很聰明地把想法收在心底沒講話,但冰炎並沒有解除監聽術法。

「你之前也搞錯,你有沒搞錯的時候?」冰炎壓抑著火氣,本能正在吞噬他的理智,讓他往房裡唯一一個O靠近。

褚冥漾在攻擊跟逃走間搖擺不定,攻擊不一定能贏,逃走就等於身份曝光,不說別的,褚冥玥絕對會讓他好看。

在他糾結的時候,冰炎已經將他逼到沙發,他不由自主地咚一聲坐下,接著冰炎整個壓了上來。

褚冥漾第一次被A近距離包圍,周身都是冰炎的氣場,光線從對方身後灑落,陰影覆蓋了他整個身軀。

這種壓迫感讓他不禁吞嚥口水來緩解一下突起的緊張。

「我出來之後才搞錯的,之前在家都沒機會練習……」他眨眨眼,無辜地看著冰炎,發現因藥起欲而隱忍克制的冰炎,居然還挺帥。

冰炎確實在忍耐,雖然事情的起因一言難盡,但他好歹是個黑袍,現在還可以控制自己不對褚冥漾散發信息素逼對方跟自己一起發情。

雖然他實在很想好好教訓褚冥漾一頓。

褚冥漾整個人被冰炎兩隻手臂限制住在一隅,心臟跳得飛快,這是相當神奇的體驗,畢竟他過去從沒有心跳加速的感覺--除了被褚冥玥訓練體能的時候。

薄荷味道越來越重,但褚冥漾的腦子沒因此清醒,整個房中似乎發生了某種不可言說的化學變化,說不清道不明,曖昧蔓延。

就在此時,褚冥漾靈光一閃,反而興奮地眼神發亮。

「既然祖先說跟冰牙精靈結合就可以有效緩解陰影的影響,那應該是指精液吧。」褚冥漾興高采烈地說,「所以如果我的假設為真,那我們就不用靠性交,只要你給我精液就可以了。我現在去找個瓶子來裝,你忍忍啊,不要浪費了。」

忍……忍你個大頭!

冰炎最後終究忍無可忍地揍了褚冥漾。

 

 

褚冥漾覺得自己委屈極了,摸著還有些發疼的後腦杓幽怨地瞪著兇手。

冰炎覺得再跟褚冥漾對話下去,自己要嘛氣到腦溢血要嘛氣成神經病,狠狠地瞪了褚冥漾一眼,「不想被強就閉嘴!」

褚冥漾果然閉嘴了,只是腦袋裡還想著有機會要採集精液,看看能不能做些實驗。

莫名其妙就成了實驗採集對象的冰炎深呼吸了好幾次,確保自己不會殺人滅口,「別想!」

明明給我精液,搞不好就能解決獻祭問題了。

褚冥漾在腦袋裡抱怨著。

真的是人不做死就不會死,冰炎衝著褚冥漾露出一抹陰冷的微笑:「這麼想被插?還是想幫我口交?」

褚冥漾呆了呆,對喔,他沒想到實際的具體步驟。

不然給根試管自己擼出來射進去可以嗎?

「我給你三秒,不想被強就滾出去。」冰炎起身,讓出一條通道,他得好好冷靜下來,他感覺自己的本能都在叫囂著吞了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O,而對方還一無所覺。

褚冥漾反射性溜了,還把一攤狼藉散落的書本留給他收拾。

等褚冥漾一走,冰炎終於不用克制自己,盡情散發出已經非常濃郁的信息素,好在他沒失去理智,事前架起了結界,不然附近的人都得遭殃。

但是在外頭自瀆實在太超出他的接受範圍了,冰炎忍了又忍,冷汗直冒,下腹越來越熱,越來越疼,急需一個出口讓他發洩。

接著,他連人帶精神地被拉進一個幻境中。

「這裡是我的精神領域邊界。」褚冥漾的聲音在天邊響起,「跟夢連結有點相似,在這裡解決了,現實中也就解決了。」

有這種功夫為什麼不早點用!

「忘記了……」褚冥漾的回答就像早就習慣似地,「抱歉,技能太多。」

他早晚會被褚冥漾氣死的!

「別死啊,趕快把事情解決了,對了,」褚冥漾催促道,「請盡量射多一點。」以便備存。

冰炎已經不記得那時候自己是怎麼做的,他只記得,他回過神的時候,褚冥漾正跪在他前面,胯下巨物正對著對方的臉。

好在他還有理智,沒直接把褚冥漾捅了個對穿。

只見褚冥漾一臉為難,可憐兮兮的樣子,他的良心就又被挑起了。

「我還沒刷牙……話說你也沒洗澡吧?」

這是關注重點嗎!

「這種事我其實精神訓練好幾回了,」畢竟以往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啪啪啪來救命嘛,為防萬一各種姿勢都練習了,「應該不會弄痛你的,但我真的很希望可以採集……」

「閉、嘴!」褚冥漾再說下去,他真的很可能一怒之下激情殺人。

褚冥漾乖乖閉嘴,心裡還在嘀咕,但也不耽誤嘴上的活兒,他用嘴給冰炎拉褲子拉鍊,結果大概牙齒用力的角度不對,半天都沒拉下來。

「你幹麻不用手?」冰炎暴躁地問,他現在雙手很忙,忙著克制自己不要去掐死褚冥漾,但褚冥漾雙手卻是自由的。

「我看影片都用嘴的。」褚冥漾撇撇嘴,「我有見過這種劇情,就是用嘴,不是用手。」

敢情褚冥漾看到重口味去了?

管什麼屁劇情,現在請講求效率!效率!

因為是在褚冥漾的精神世界中,所以他能聽見冰炎沒說出口的暴怒,他覺得自己很冤枉,好歹他也是有做功課的,就不能慈顏和善些嘛。

「你不幹就閃開!」冰炎耐性全失,準備回到黑館自己的房間內,但褚冥漾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居然一把就撲了上來扯掉他的褲子。

褚冥漾距離估算錯誤,被冰炎藏在褲子裡的兇器狠狠打了臉,一臉懵。

他這懵的表情不知怎地讓冰炎的火氣稍稍下降了些,低喝:「到底要不要?」

那當然必須要啊。

褚冥漾連忙低頭,非常豪氣地把已經開始溢出液體的巨物含在嘴裡,像啃香腸似地咬了起來。

對,不是舔,不是吸,是咬。

 

 

昀羲碎念: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知道漾漾哪裡最強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我很愛學長,真的

請放心學長不會有事的,他只會被漾漾氣到腦充血而已,但是不會耽誤性福的~

肉~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啦,當事人會想殺人但是旁觀者會看得~!~!

嗯,總之,就是非典型的肉文,我看看可以搞笑到什麼程度吧

漾漾之後到底怎麼做死的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冰炎的大香腸啊~~~
    終於進入火熱部份了!^q^
    秒破身分 進入重點 真是大快人心!!!
  • 學長的大香腸可憐地傷痕累累(?

    昀羲 於 2018/11/04 21:30 回覆

  • 訪客
  • 快笑死了😂
  • 非典型的r18就是長這樣啦~

    昀羲 於 2018/11/04 21:31 回覆

  • 訪客
  • 不行我真的快笑死好好的r18也可以寫的這麼好笑wwww
  • 我也不太懂為什麼r18可以寫得這麼非主流,開心看吧~

    昀羲 於 2018/11/04 2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