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虧疼痛療法,冰炎情慾瞬間就沒了,他一把抓住褚冥漾的頭髮往後扯,憤怒地咆哮:「你幹什麼?」

褚冥漾揉了揉因拉扯而生疼的後腦杓,反瞪冰炎:「幫你做啊。」

他之前又沒實際經驗,第一次業務難免不熟練嘛,反應這麼大,器量真小。

「你試試被咬那裡?」冰炎簡直要氣瘋了,那邊是說咬就咬的嗎!還器量小,沒常識也要有點限度!

又沒咬斷,幹麻這麼生氣?

褚冥漾無法理解一個A的男性自尊,就事論事:「可以再來一次嗎?我還沒……」收集到精液。

「滾!」驚天地泣鬼神的狂吼直接砸到了褚冥漾的腦袋上。

 

 

冰炎一腳把褚冥漾踹出了精神世界,就算對方是個O又怎麼樣,憐香惜玉本來就不是他的性格,一直克制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褚冥漾這種類型,就是不做死不會死,必須吊起來胖揍一頓!

冰炎瞬移回到自己的房間,把褲子給脫了,擦到時明顯感到一陣刺痛。

靠,還給他咬破皮了!

他如果是褚冥漾的A,非要把對方嘴巴塞住狠操一頓,沒見過神經這麼大條的O

冰炎倒抽一口氣,給自己上藥,受這種傷他都沒臉去醫療室!

天殺的!

他用燄狼語罵了一連串的髒話,冰牙那邊用來罵人的話聽上去大多都還很優雅,罵不痛快。

此時他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幹麻?」

『冰炎,怎麼了,火氣這麼大?』夏碎很訝異,他第一次聽到搭檔這種恨不得去宰人的口氣,『誰惹你了?』

這解釋起來太麻煩了,而且妖師那邊也還沒回報串詞,更、何、況!

「你的惡作劇!」冰炎克制自己不要亂放詛咒,「說吧,什麼事?」

夏碎整個不明所以,不過他還是很盡責地報告道:『我們懷疑安地爾……』

「他裝成了騰覺,去查。」這大概是跟褚冥漾交流以後的唯一收穫。

『知道了。』夏碎轉頭跟什麼人吩咐了幾句,聽起來他人就在公會總部,『情報可靠嗎?』

「去查。」冰炎很想說這是犧牲他自尊換來的情報,但未免褚冥漾又坑人,他只是語帶保留。

『嗯。』夏碎頓了一下,『現在可以說說了嗎?你剛剛怎麼了?』

被人逼到發情再被人咬到斷欲,這種丟臉丟到家的事情實在不想提。

「沒事,我自己能調整,掛了。」他簡短地說。

『先等等,好歹……』夏碎的聲音被他乾脆俐落地掐斷了。

冰炎從不逞強,雖然醫療班老是把他列為重點警戒對象,但他對自己身體狀況的把握還是很有信心的。

然而,下一秒,褚冥漾就出現在他的房間,還帶著那一疊頗有份量的書。

這是要促膝長談?

「滾!」冰炎暴喝,他從來不知道自己修養這麼好,今天若是換成其他人,他指不定一槍就崩掉對方了,哪由得對方胡鬧。

終究是身份麻煩啊……

「可以採完精液以後嗎?」褚冥漾大膽地提條件,他只要一頭栽進某件事情中,不達目的是不會罷休的。

冰炎深呼吸,指著已經上了藥的地方,冷笑:「沒門!」

對,冰炎剛剛才脫了褲子,還沒來得及穿。

褚冥漾這才凝視著剛剛被他摧殘的巨物,嘟嘴,又硬又熱又大,很不好啃。

冰炎想用盡一切代價封住褚冥漾的嘴,或腦。

「滾,我說最後一遍。」冰炎冷著臉警告,「如果你在三秒後繼續留下,我就通報妖師你想成為冰牙王子妃。」

褚冥漾不敢置信地望著冰炎,他還以為冰炎跟他一樣都討厭這種關係呢,難道真喜……

「不是。」冰炎磨牙,「但是你成了王子妃,互相傷害就名正言順了。」看他到時候怎麼變著法子折騰褚冥漾。

褚冥漾頭一次感覺屁股涼颼颼的,決定英雄視時務為俊傑,夾著尾巴溜回隔壁自己房間,又把一袋書本給落在冰炎房間。

過了一陣子才追過來,敢情是在收拾?

冰炎哼了一聲,他現在非常需要冥想來平息怒火,被怒火燒到僅剩一成的理智沒能提醒他研究一下,褚冥漾到底是怎麼闖進他的結界跟房間的。

 

出於野生的直覺選擇逃跑的褚冥漾,回到房裡後都還在惦記著他的精液。

冰炎為什麼不肯給?照理說利益一致,沒理由不給啊?照剛剛那樣看也不像是有不舉的毛病,難道是射不出來嗎?

褚冥漾一點都不知道他跟人討精這舉動到底有多驚世駭俗。

唉,老頭公在就好了,起碼多一個商量的對象,他現在是不敢指望聊天室中有幾個智商在線的了。

不過冰炎不給,他自己去取也沒關係吧?讓對方做個自慰的夢,他在現實裡準備容器裝就是了。

……但是要怎麼讓黑袍做自慰的夢?

 

 

隔天。

 

千冬歲懷疑自己聽到了幻聽,他推了推眼鏡,屏蔽了周遭人的視線與聽覺,不可置信地問道:「你再說一次?」

「如果我需要一個A的精液,但不要上床的話,有什麼建議的方法嗎?」褚冥漾問得非常認真。

「……綁架吧。」

「要是打不過呢?」他可以陰黑袍,但是一對一打他不佔優勢啊,陰招使完他也玩完了。

「那就放棄這個念頭。」千冬歲鏡光一閃,「維特……你不會是想綁架學長吧?」

褚冥漾眨眼,確實,綁架對象是冰炎沒錯。

「勸你不要。你就算真蒙上那億萬分之一的機率,事後也會被一群O追殺的。」千冬歲就事論事,「你已經是大部分人的眼中釘了,沒感覺嗎?」

醜得要死,雖說程度高到破例住黑館,但也沒見褚冥漾展現過多的能力,還用那種引人非議的手段引冰炎注意,不要臉地纏人家。褚冥漾會被針對也是理所當然。

褚冥漾一呆,真沒感覺。

他默默思索了一下不要臉,確實,他用的本來就不是自己的臉;纏人家,這也沒辦法,他得靠精液來做實驗啊,沒有的話他的理論無法應證嘛。

「但是我需要啊。」

千冬歲嘆口氣,從座位起身,瞇起眼光打量褚冥漾:「維特,我醜話說在前頭,冰炎殿下是我哥的搭檔,雖然我不認為憑他的實力會遭到什麼危險--

咬傷他那裡算危險嗎?褚冥漾想了一下,然後將之歸納到無害區。

「但如果你打算採取什麼行動的話,我也不能視而不見。」千冬歲嚴肅地說,「屆時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褚冥漾聽了反而很高興,他欣賞為了自己重要的人挺身而出的類型。

「我會取得學長本人同意的。」褚冥漾說,「只要學長自己同意,就沒問題了吧?」

「不管你是要找他幹麻,現在你很難找到他。」千冬歲搖頭,「學長出任務了。」

「我知道,去殺石蟲了嘛。」褚冥漾輕鬆地說,「我等他殺完再去找他。」

「……你怎麼知道?」千冬歲一臉見鬼的表情,照理說黑袍的任務都是機密,只有任務相關者才會知道行程的。

「喔,我做了標記啊。」褚冥漾解釋道,「反正有機會,不做白不做嘛。」

口氣活像是送上門的,不嫖白不嫖。

千冬歲覺得他的世界觀似乎有一角崩裂了,一個O去標記一個A,這太匪夷所思了!

 

世界另一端的沙地,此地毫無生氣,豔陽當空,熱度破表,枯木都不見一根,只有裂石的縫隙中陰影們蠢蠢欲動,衝著某一黑袍而去。

下一秒,烈火衝天。

「嘖,難聞死了。」冰炎咬牙皺眉,可以將人烤熟的熱氣並不困擾他,他現在最困擾的是,就算放火燒了一群石蟲,只要一想起那天褚冥漾的臉,他就、恨不得再破壞點什麼東西來洩忿!

他來回踱步,一甩手又是一團烈火,直接命中山崖,那由石頭組成的崖壁就這樣給他燒出了一個大窟窿。

手機提示聲響了兩次,八成是會計部請款來了,這群錢鬼對場地破壞費特別小氣。

冰炎連看都懶得看,正打算一不做二不休把這裡能見到的大型巨石全給燒毀時,手機又連續響了三聲。

千冬歲找他?

『為什麼維特說他標記了學長?』

冰炎的手機在他看到這則訊息時正式報廢,可憐的機殼將伴隨著幾乎全毀的石蟲老巢一起毀滅。

標、記?

好,非常好!

標記他了是吧?把他拉入精神世界時就做了手腳是吧?

冰炎當然不會以為褚冥漾標記他是指肉體上的標記,但是當他在精神世界的角落發現某個狗爪印時他就知道了!

難怪可以感知到他的方位跟他在做的事情!

他丟下傳送陣,氣昏的他直接順著精神連結連過來,也沒去管周圍是個什麼狀況,直接把褚冥漾一肩扛起,瞬移走人。

褚冥漾有些驚嚇,冰炎這麼氣勢洶洶的是要幹麻?他又沒去打擾他燒蟲子。

冰炎把褚冥漾丟在床上,按住,粗魯地扯開了他的褲子。

強、強姦……?

褚冥漾還來不及研究應該要害怕尖叫還是反抗逃跑,一個巴掌就落了下來。

黑袍手勁不小,打在賦有彈性的屁股上,啪啪作響。

褚冥漾驚愕得無以復加,他居然被打屁股了?

冰炎一連打了十幾下,用了三成的力道,原本白皙的兩瓣屁股被打得紅通通的,像是被火烤過。

褚冥漾從小到大沒被人打過屁股,他的親娘教訓他時更喜歡用食物罰他能看不能吃,這還是第一次。

很痛,但是很新鮮。

冰炎停下手,把褚冥漾臉掰正,就看見淚眼汪汪的……醜臉。

太驚悚了!

他伸手去撕褚冥漾的人皮面具,粗聲粗氣地嫌棄:「難看死了。」

本來就不是為了好看才易容的……褚冥漾悶悶地想,現在是打完了嗎?打完了他可以起來了嗎?

「你下次再敢不經允許就在我精神領域做標記,我就直接在現實中標記你。」冰炎發出最後警告,「聽懂了嗎?」

「……你不都自己抹掉了嘛。」褚冥漾嘟嘴,他那時只是想說以後好找人而已,沒想那麼多。所以標記也不強,隨便一抹就掉了。

冰炎又一巴掌打了下來,褚冥漾倒抽一口氣,發現前面居然有點硬。

天不怕地不怕的褚冥漾人生首次震驚了。

他居然會因為打屁股有感覺?

因為太過震驚,褚冥漾一直收斂的信息素忽然漏了出來,被陰過的冰炎瞬間遠離,警戒地看著褚冥漾,「你想幹麻?」

褚冥漾還在當機中,沒理冰炎。

冰炎見褚冥漾的腦袋一團亂,充斥著各種因為震驚而亂碼的符號,好端端地為什麼要默背三角函數?

他狐疑地低下頭,就看見褚冥漾已經起反應的下半身。

……他剛剛還以為頂到的是藥罐拉鍊之流,原來是……這樣啊?

一個A,一個OAO屁股打到對方起反應了。

這真天殺地太尷尬了!難道要禮尚往來也自己撲上去咬一口嗎?

 

 

昀羲碎念:

小劇場:

夏碎:你們結合時怎麼反而用精神遮罩?

冰炎:因為我會被氣死

夏碎:怎麼回事?

冰炎:你能想像在做的時候他在算化學式嗎?這就算了,他還想著要是有漏出來的他要拿去合成滅陰影丸

夏碎:那又是什麼?

冰炎:一種我不在他身邊他就可以吞來淨化自身吸收的陰影的口服劑,他管這個叫......算了

夏碎:叫什麼啊?

褚冥漾:叫冰炎的大香腸丸......

冰炎:閉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大香腸丸XDDD 小劇場太無惱了!!

    漾漾居然被打屁股到有反應太純良了www

    可是啊學長 光天化日這樣扛一個O進房間
    事後要被眾人懷疑的啊XDDD
  • 沒問題的,除了目前的當事人,其他人會喜聞樂見的~

    昀羲 於 2018/11/05 13:56 回覆

  • 小野牛
  • 看你這文,第一次最好不要吃喝

    差點把餅乾噴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