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了沒有!」冰炎從一開始的暴跳如雷,到如今的心死無奈,已經煩到不想再多說些什麼,「那是意外。」

「怎麼能是意外呢,一群人都看見你衝回來直接把人扛走了。」亞那語重心長,「如果你們雙方是真心的,那我也不會勉強你一定要跟漾漾結婚啊。但是你得明白告訴我,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是不是有人給你下了暗示?」

「沒有。」雖然他渾身上下都不痛快,但是他清楚自己並沒有被人暗算,更何況維特本人就是褚冥漾,但如果這件事捅給亞那知道,那麼亞那一定會又驚又喜地說這是天賜姻緣,興高采烈地把婚事給辦了。

絕對不行。

冰炎在謠言甚囂塵上時被緊急召回冰牙,若是一般情況,他恐怕就直接出任務去了。只不過這次動靜太大,他身份又特殊,不得已只好回來跟亞那進行一番懇談。

白玉石牆壁發出幽幽微光,在角落精緻細膩的雕刻石像用空洞的雙眼望著這對嚴肅以對的父子,儘管他們的對話實在是牛頭不對馬嘴。

亞那深深嘆了一口氣:「亞啊,知道為什麼會選你作為這次的精靈代表嗎?」

「占卜。」冰炎毫不猶豫。

「不完全是。」亞那看著他,原先天真活潑的樣子已經被收了起來,他背向後一靠,十指交叉在大腿上,認真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那只是個理由而已。實際上,你在出生時就受到了詛咒。」

冰炎一愣,隨即冷靜地問道:「必須接收妖師的詛咒?」

「我告訴過你,安地爾跟凡斯都是我的好友。」亞那說,「妖師一般來說,在能力覺醒前是不會知道到底哪個才是先天能力者的。」

冰炎也想過這其中的疑竇,但是他以為那是妖師內部的問題,任何種族都有不想被人知道的機密,所以他沒有去探查這一塊。

「安地爾曾經對凡斯表白過,不過他被拒絕掉了。」亞那說,「安地爾不知道怎麼回事,他把一切的原因都歸咎到我身上,然後在你出生的時候詛咒了你。」

「詛咒的內容是?」冰炎回想了從出生到現在的時間,並沒有任何不適。

「你會討不到老婆,孤獨終生。」

「……現在單身的人也很多,我也不是沒有伴侶就活不下去的人。」冰炎實在不知道做出什麼表情,平板地回道。

「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亞那搖頭,「這個詛咒並不是讓你完全沒有追求者,而是你一旦跟某人締結婚約,那個跟你結婚的人,十之八九會出意外。」

冰炎皺眉道:「所以這是針對我的伴侶的死亡詛咒?」

「是,所以我才那麼反對你跟漾漾以外的人結婚……不是所有人都跟漾漾一樣抗得住詛咒的。」

「什麼意思?」

「漾漾的力量很強,所以凡斯才決定把能力轉給他。」

「能力?你是說!」冰炎瞳孔微縮,「妖師吸收陰影的能力,是可以轉移的?」

「對。對外說法才是成年才會覺醒。不過嚴格來說這也不算是說謊,因為妖師歷代首領都是必須等族人成年以後才能決定要把能力轉移給誰。

「只有漾漾比較特殊,他出生就伴隨著強大的力量,在確定了你的詛咒內容後,凡斯跟我才決定選擇你們兩人。通俗的說,你剋妻,漾漾剋夫,正好平衡。」

「等等,褚冥漾剋夫?」冰炎當然不至於懷疑自己的耳朵,所以他疑惑地問,「不是只說他力量很強嗎?」

「給雪野家算過。」亞那露出有點為難的笑容,「漾漾他雖然力量強,但是也剋夫,而且因為智商太高,很容易就……跟人起衝突。」

冰炎回想了一下目前跟褚冥漾的相處片段,不得不說,除了自己,換成其他A,分分鐘被褚冥漾剋死--或者更準確點,被氣死。

那為什麼自己就沒剋住褚冥漾?冰炎一瞬間思考偏差了。

「現在漾漾也不知道去哪裡了,你又跟維特不清不楚,說實話,我很擔心。」亞那嘆氣道,「之前想著你們不用知道這裡頭的關係,但是我怕把無辜的人扯進來……」他一開始還以為維特對冰炎使了什麼手段,後來看冰炎身上沒什麼奇怪的東西,這才放下心來,只是這下更愁了,如果冰炎真的喜歡上維特,那得怎麼辦啊?

「放心,我跟他只是合作關係。」冰炎說,想起褚冥漾幹的諸多好事,不由得冷笑。

 

 

遠在家外山洞裡的褚冥漾自然而然地打了個噴嚏,他擤擤鼻子,咕噥道:「不會是感冒了吧?」

『主人,我覺得可能是過敏。』老頭公盡心盡力地回答,『也可能有人在背後說你壞話。』

「大概是過敏。」褚冥漾聳聳肩,一點也不在意,繼續查著讓人臉紅心跳的十八禁內容,一邊皺眉,「這跟我查的醫療班資料不一樣,除了專業潤滑劑,其他像是奶油、蜂蜜等都不能進入腸道的,很容易感染啊!」

「還有這邊這個生殖腔的位置也不對,要標記應該在這裡,而不是後面那個。」褚冥漾越看越覺得他查到的東西簡直就是垃圾,不禁生氣起來,「這是什麼東西?」

『主人,你查的關鍵字是AOSM,本來就一堆意淫片段,做不得真的。』老頭公打著呵欠,『建議主人若是真的要查,不如去諮詢專業的。』

「哪有專業的啊?」褚冥漾搖頭,「我才不想被不認識的人綁起來呢。」那反而得克制自己不反向控制對方,太累,風險也太大。

『就冰炎殿下啊。』老頭公詫異道,『不然主人想找誰?』

「我覺得學長對這個沒興趣。」褚冥漾想了想,有些遲疑,「不過反正就算婚約解除了,我是不是還得靠他救命,在我被陰影侵蝕的時候?」

『目前來看,是這樣沒錯。』老頭公嚴肅道,『以及主人,我覺得你應該要知道一下,凡斯逆向追蹤到我們了。』

褚冥漾一聽,趔趄一摔,瞬間把剛剛那些健教不及格的資料內容刪除得一乾二淨。

「……凡斯說了什麼?」褚冥漾抱著希望問道。

老頭公沒說話,只向空中投放了八個大字:

 

三日不歸,家法伺候!

 

褚冥漾才不想領教家法,雖說他不懼嚴刑峻法,凡斯也不可能像對待敵人那樣殘酷對待他,但是他討厭寫作文!

還用毛筆!

還要自己磨墨!

不寫完還不給飯吃!

不給飯吃還要看著其他人吃!

還要寫滿一千五百字!宣紙也不能破!筆跡也不能暈開!

 

褚冥漾討厭死家法了。

「凡斯剛剛留言?」

『是的,剛剛接收到。』

「那表示我還有一日可以混。」褚冥漾喃喃道,「我還是先專心查妖師跟精靈的事情吧,真是的,如果學長願意讓我採精……」

老頭公自動休眠了。

 

雪野家為神諭之所,而下任家主雪野千冬歲正是情報班,這讓神諭之所不知不覺中往八卦之所邁進,不管是何時何地,確實的情報總是比不清不楚的神諭更實用。

千冬歲打從維特剛進入學院時就注意他了,一來長相,二來實力。不過說句實話,還是長相的原因比較多。

因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長得那麼具有猥褻氣質的,簡單來說,太不自然了。

實力強勁,背後卻沒任何背景,還願意從基礎班慢慢磨,這不是大寫的可疑嗎。

再加上他與冰炎的詭異互動,千冬歲出於各種考慮,直接派了使役跟蹤維特,他當然不會蠢到去跟蹤黑袍,但讓他訝異的是對方似乎也相當小心,半點消息都沒撈到。

那就更可疑了。

只是他沒想到消息卻是從西瑞這裡探出來的,這讓他深深地不爽。

維特曾經住過西瑞家的旅館(千冬歲仍然認為會去住那種旅館的人都腦子有病),西瑞說維特本來不長那樣,戴了易容面具。

原本的維特長得挺清秀,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要把自己搞醜,他也是發現味道一致才認出來的。

若是褚冥漾知道他早早就在西瑞的旅館裡曝光的話,他一定會扼腕自己怎麼不噴個芳香劑,導致被獸王聞出來。

只不過知道維特不長那麼猥褻後,千冬歲對對方的廬山真面目就更好奇了。

只是現在冰炎回冰牙,維特也不曉得回哪去了,暫時只能打消念頭。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推理維特的身份,既然資料都是假造的,只有性別是真的,那就查查哪個實力強的O不見了。

一般來講,會有這等實力的要嘛是有家族庇蔭,從小訓練;要嘛是從底層打滾爬上來的,但是後者往往急著證明自己,絕對不可能在基礎班慢慢耗。

當然也有特殊情況,但是機率不高,暫且忽略,只專注第一種情況的話,就只剩下褚冥漾這個人盡皆知的蹺家逃婚O了。

有了懷疑的方向,千冬歲自然就有手段去證明他的推理,而且方式相當簡單粗暴。

他直接就傳了信給妖師首領凡斯,說了他的懷疑。

於是褚冥漾就被抓包了。

他要是知道自己暴露得這麼冤枉,他當初一定會想其他辦法,而不是易容。

打個臨時工也可以啊。

 

不過不管怎麼說,褚冥漾當初的美好算盤已經崩毀了,但他對此毫不自知,還在想方設法地徘徊在採精與悔婚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八卦雪野家!
    神助攻千冬歲XDDD
    原來家法真這麼傳統哈哈哈
    劇情開始逆轉了 高潮也不遠啦哈哈~
    期待後續 期待紅包場~! 大大啾一個 加油~!!!
  • 訪客
  • 好久沒更新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