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兩人歷經千辛萬苦、或者說冰炎單方面的猛烈追求後,冰炎和褚冥漾兩人總算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而現在他們正面臨兩人的第一次矛盾──婚禮服裝。

儘管他們在守世界和原世界都已經登記公證,但是在冰炎向全世界宣告兩人關係的念頭下,他們的婚禮已經舉辦了不下十次。

而且每次,都伴隨著慘重的傷亡──冰炎迷和漾漾迷兩方鬥爭,然後作為第三方的冰漾迷則是看不下去,誓言矯正如此偏差的行為於是也加入了混戰。

「小朋友,這次的婚禮要是死傷的數字再給我破千吧。」九灡推著眼鏡,笑得陰森,「每次你們舉辦婚禮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多了不少收藏,呵呵。」

褚冥漾臉黑,不要把偷人內臟這種行為說得如此理所當然好嗎!

「別再增加我們的工作量了!」提爾露出胃痛的表情,「要不然就去其他地方舉辦婚禮,別再在學校辦了。」每個都因為不會死就拼命送死,這是什麼詭異的風氣,哪天這些學生真死在外面看誰負責。

「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褚冥漾覺得挺無辜,說實話他也覺得學長非要一直舉辦婚禮很沒必要,但是他才提了幾句,學長就兇狠地瞪向他,害他反射性地不敢再繼續往下問了。

「你就勸你家學長別在學校辦了吧。」提爾妥協,「這樣死在別的地方,至少不會再往這裡擠,你知道我一邊繡花一邊還要防止九灡偷內臟已經焦頭爛額了。」

褚冥漾決定不予置評。

 

 

這是他們第十次的婚禮,在褚冥漾的勸說下,地點由學校改為無殿的某一處。

而向無殿承租場地的費用便宜得離譜,大概是因為走後門的關係。

而地點這麼一改,原本的人數立刻暴增為原先的十倍。

無殿可不是一般百姓能夠涉足的地方,而且又是三主的居住地,慕名而來的人佔了多數。

冰炎很滿意,雖然他還是想殺了死老太婆,不過來這麼多人的話,他就又可以宣揚兩人關係了。

其實冰炎從頭到尾在意的只有一點:那就是褚冥漾雖然本身無自覺,但是他其實很會吸引一些五四三(除了自己,只要是其他人統統是五四三),他要趁機放話不長眼的別來亂,搶人者死而已。

「哎呀,當初的小屁孩如今已經娶妻十次了呀。」扇感嘆著,當年的小兔子如何好捏好搓,現在既兇暴又不可愛,真是辛苦漾漾小朋友了。

「囉唆!」

「不過,亞,你們這樣頻繁地舉辦婚禮,漾漾不會累嗎?」

「他已經是紫袍了,這點程度累不死他的。」

「唉,我想問的是這些似乎都是你在作主啊?難道漾漾一點表示都沒有嗎?」

「他有說這次不要在學校辦。」

「這次才表示意見嗎?這樣有點不妙啊。」鏡沉吟,「通常這種大事是兩人一起決定的才對。」

冰炎沉默,這樣說來,從第一次開始,褚冥漾就完全沒表示過任何意見,只說隨他喜歡。

難道褚只是迫於無奈才屈就的?

不、真是屈就哪會陪著他辦十次婚禮。

「對了,亞,前九次我看你們好像都穿同一款西裝啊?」

「嗯。」

「我這邊有一件古代婚紗,雖然年代久遠,不過保存得很好,你拿回去給漾漾穿吧。」鏡說,隨即從寶鏡中撈出一件樣式華麗厚重的婚紗,「顏色可以隨自己喜歡改喔,對了,這件新郎裝是跟婚紗一起配的,你拿去穿吧。」

冰炎打量了一下,剪裁俐落,只有袖口邊上繡著圖騰,和繁複的婚紗形成強烈對比,他心中一動,道謝接過,就拿回去了。

而看冰炎回去後,扇蹦跳著過來,笑嘻嘻地說,「噗哈哈,薑還是老的辣,那套婚服上可是繡有古代神秘詛咒的。」

鏡微笑,「不過得兩人穿上才有效。」

「安啦。」扇胸有成竹,「即使他們察覺到不對勁不肯穿,我們還有武力鎮壓這個手段。」

「說的也是,呵呵。」

而在無殿的另一處,冰炎的師父傘則是對自己的同僚無言了──那套婚服是……

算了,反正對人體無害,只是他的徒弟可能事後會想放火燒了衣服吧。

 

 

而現在,冰炎和褚冥漾在黑館中面臨他們第一個矛盾。

「學長,我又不是女的,我才不要穿婚紗啦!」

「這是一套的,沒得選。」

「那就穿跟之前一樣的就好啦。」

「那樣沒有變化。」

「那為什麼是變成我要穿婚紗?」

「因為我是黑袍。」

「因為我是紫袍不想穿婚紗。」這次褚冥漾很快回嘴。

「那就是因為我是你老公!」

「那我立場不也一樣。」

「我是壓人的。」冰炎理所當然地說,然後眼睛危險地瞇起,「那不然你想當壓人的?」

「……」褚冥漾屈服了。

 

於是,婚禮當天,褚冥漾不甘不願地穿上那件厚重的婚紗。

 

 

 

 昀羲碎念:

今天該死的臨時被娘親叫去當伴遊,伴到十點多才到家,一堆事情都沒做.......

我最討厭突如其來的行程了(翻白眼

然後精神又不濟了,大家的留言我明日再回......希望明天別再像今天一樣了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