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裡表示頭很痛。

他只是受冰炎殿下之託,來給兩人做夢連結,怎麼現在氣氛如此凝重?

冰炎和褚冥漾互看彼此,誰都不先說話,氣氛就如此僵持著。

「羽裡。」冰炎總算開口了,不過卻是對著羽裡說,「我和褚有重要的事情要談,能不能請你迴避一下?」

羽裡點頭,然後果斷地另外找了一處地方休息。

當他好不容易可以閉目養神的時候,他感覺到夢連結傳來波動,那兩人已經脫離。

已經溝痛好了?

 

 

回到現實中的褚冥漾咬牙,臉色極度爆紅,「那、那個學長……」

「嗯?」冰炎的聲音聽起來很愉悅,「什麼?」

「就、夢裡的約定可以……不算嗎?」褚冥漾滿懷希望地開口。

在兩人好好徹底地溝通後,他們做了以下約定:

第一,不能對對方說謊,假使有疑慮一定要找對方問清楚;第二,必須發表自己的意見,假使意見不合時採取和平手段溝通;第三,一個月中褚冥漾至少必須主動示愛兩次;第四,冰炎不能索求過度,最多一週一次為限。

最後一點最為重要──至少對冰炎來說──就是在公眾場合時,褚冥漾不得拒絕冰炎的親暱舉動。

褚冥漾覺得大致上他都可以接受,只是在眾人面前親熱和主動示愛他真的、不合個性啊。

「不合就改,約定不能不作數。」冰炎哼聲,指了指自己的唇,邪笑,「現在該睡覺了,你是要今天主動還是明天主動?」

「我、我剛剛已經親過了!」褚冥漾的臉漲成豬肝色,說也奇怪,在兩人心意總算互通時褚冥漾自己湊上去吻冰炎的霎那,他們不知怎麼得被摔出夢連結,回到現實後他們就恢復了正常,可以看到可以摸到,只不過衣服還是沒換下來。

「夢裡的不算,那只是我在做夢而已。」冰炎厚顏無恥地耍賴。

「你、你……」褚冥漾憋了,他怎麼從不知道學長這麼厚臉皮?

他看到他們身上還穿著見鬼的禮服時,立刻決定轉移話題,「學長,我們先把衣服脫了好不好?」

冰炎挑眉,「好啊。」

於是,當晚褚冥漾正專心致志地給冰炎脫衣服時,冰炎卻好整以暇地看著褚冥漾,後者發現自家學長完全沒有動作後,有些惱怒,「學長,你趕快幫我脫啦,這件衣服很重耶。」

「幫你脫?」冰炎噙笑,心情非常之好,他過去從沒看過褚冥漾主動,而現在一下子就進化成主動要他幫他脫衣服。

「你做好被脫以後的心理準備了嗎?」他笑道,享受著調戲戀人的樂趣。

褚冥漾瞪冰炎一眼,只是配上酡紅的臉色實在沒什麼魄力,最後,他放棄似地投降,「學長,你不要鬧了啦。」語氣聽來竟還有點委屈。

冰炎此時已經被褚冥漾解開衣扣,上身精瘦的肌肉展露在褚冥漾面前,他一把扯過褚冥漾,將之推倒在床,露出讓褚冥漾膽顫心驚的笑容。

「學學學長,你想幹麼?」褚冥漾覺得很驚恐。

「脫衣服。」冰炎笑得邪惡。

「噫!」

「然後……順便做下運動。」

「這麼晚了還是免了吧學長?」

「褚,你還沒幫我脫下面。」

「下面應該可以自己脫了吧?」

「你脫。」他才不要冒這個自己脫不下褲子沒辦法一逞雄風的險。

「……」褚冥漾欲哭無淚。

 

 

 

「冰炎,怎麼才一個晚上你就、」夏碎頓了一下,「變得如此神清氣爽?」

冰炎挑眉,他好好享受了一頓美味大餐,心情是無比饜足,他拍拍夏碎的肩,語氣感嘆,「褚很難得地主動求我(脫衣服),這感覺太好了。」當然冰炎沒說只有脫衣服,反正根據約定,褚冥漾未來一個月裡還會主動一次的。

夏碎噎了一下。

「說起來,千冬歲有沒有主動過?」

夏碎臉黑了。

「看這情形,大概是沒有。」冰炎搖頭,「真可惜,戀人主動的滋味真是美妙,看來你是無緣享受了。」

「冰炎,」夏碎面無表情地打斷他,他太清楚搭檔在報復了,「我們去餐廳找他們吧?」

「慢走。」冰炎點頭,滿心愉悅。

夏碎一定是想藉機和千冬歲親熱報復回來,不過……哼哼。

 

然後一群在餐廳的人徹底傻眼。

當黑袍和紫袍各自來找各自的戀人時,大家都見怪不怪,但是今天太奇怪了!

一旁的夏碎和千冬歲還算正常,因為反正他們平常就在放閃放到似乎恨不得閃死所有人,但是冰炎和褚冥漾這對……

褚冥漾臉色羞紅,但是還是乖乖坐在冰炎大腿上,安分吃著冰炎帶給他的點心。

喵喵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不、不只有她,所有人的下巴都脫臼了。

冰炎愉悅地餵食,褚冥漾乖乖一口一口吃著,吃到一半突然皺眉,抬頭,「學長,我口乾……」

冰炎挑眉,一個彈指叫出一杯精靈飲料,自己喝了一口,再用吻遞給褚冥漾。

看到這畫面,有些人直接休克、有些人嚇暈、有些人氣炸……不過不管怎麼說,兩人仍然維持著親暱姿勢沒有變動。

好不容易吻完,褚冥漾因為生理反應而眼角帶淚,他耳根子都紅透了,他小聲嘟噥著,「學長,雖說是約定,但是也太過頭了。」

冰炎親親他眼角,把淚珠舔去,「那麼,回去了?」

「回去了啦。」褚冥漾把頭整個埋在他頸間,宣示著不願面對現實的決心。

嗚嗚,他老姐要是知道怎麼辦啦!

「不怎麼辦,我替你擋著。」冰炎笑笑,轉頭,用一種很和藹的語氣和夏碎說,「夏碎,其實那套禮服還不錯,對兩人關係有顯著的增進效果,你要不要考慮看看?」

夏碎面無表情地看著方才一開始拒絕被餵食到後來才勉為其難答應開口的千冬歲,再看看很明顯主動順從很多的褚冥漾,「我考慮看看。」

千冬歲驚了,「哥,不要。」他才不要看不到哥哥呢!

「我們回紫館好好談談。」夏碎不由分說,拉著千冬歲就拋下傳送陣。

「學長,我們是因為在夢連結裡面達成共識才變成這樣的,千冬歲他們似乎不用吧?」褚冥漾把頭探出來一點點,小聲說道。

「嗯,我知道,我只是在回敬夏碎而已。」冰炎摟緊褚冥漾的腰,對米可蕥說道,「米可蕥,下午幫褚請假。」

「咦?」喵喵這才如夢初醒,反射性問出,「那要幫漾漾準備酸痛藥膏嗎?」

「不用……」冰炎臉色鎮定如常,一邊反省自己過去究竟是有多毀形象導致學妹會直接反應他帶褚去做愛做的事了,「我帶褚去掃墓。」

說完,傳送陣一閃,兩人就不見了。

接著,餐廳暴動──一開始的三派人馬又開始混戰了。

 

 

 

 

 

 



昀羲碎念:
下章完結w

然後讓我抱怨一下,禮拜六要加班,加個尸比班!(沒有加班費的哦!
當然我知道業績爛主管會盯,但是強制要求去公司通關搞一堆平常就講爛的玩意是會有業績嗎?
好啦我知道主管要確定我們到底知不知道嘛,但是知道了又怎樣?知道了一天以內就會有業績嗎?
莫名其妙的制度,其實我最痛恨的是佣金公司要分四次給,在這中間你要是離職的話後面的佣金就拿不到,我不知道其它家公司如何,但是我這家公司光是這個制度我就想扇他巴掌
說好聽點是說怕新人覺得落差太大,啊靠我第一個月領三萬第二個月領六千這樣的落差還不大嗎王八蛋?
你不如一次給我算了,說穿了只是怕人跑了而已www
然後新人就會為了續佣而咬牙苦撐,時間大半都耗在上頭了,也沒辦法另外去找喜歡的工作來做
因為離職你後面就拿不到錢了啊www

抱歉廢話多了點,最近內分泌失調有點情緒不穩^q^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