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和褚冥漾兩人才沒管身後又一群人打成一片,一個是希望某方快把某派給消滅掉,一個是懶得管,反正是火星人,隨便他們打到死。

「學長,這是墓?」要不是因為知道冰炎的個性,他搞不好還以為對方在整人。

「嗯。」冰炎點頭。

他們現在在一個巨大的冰窟中,四周全是霧白的冰,寒氣逼人,且腳下一片白煙,彷若踏在雲端般毫不真切。

而洞窟中央則是懸浮著一塊巨大的冰石,冰石緩緩旋轉,速度慢如分針。

「當年我父親死後,母親就把他封入冰中。」冰炎靜靜地說著,「至於母親,則被燄之谷的族人厚葬,雖然我想她寧願和父親一起待在這裡。」

「嗯。」褚冥漾不曉得說什麼好,只能輕聲應聲。

「在父親面前,我有話想告訴你。」

「褚。」冰炎捧起褚冥漾的臉蛋,認真專注地看著他,「謹以颯彌亞.伊沐落.巴瑟蘭之名,在此發誓,願以此生之性命、力量,所能之一切,保護褚冥漾所有。」

說完,冰炎便在胸前劃下契約──屬於冰牙精靈特有的祈願手訣。

褚冥漾愣住,學長從沒說這樣的話,也許學長早就想告訴他他的感情究竟多深,只是他的態度讓學長一直拖延到現在。

難道學長在不安嗎?

「亞。」褚冥漾輕撫上冰炎放在自己臉上的手,那雙銳利的紅眼蕩漾著柔情,深邃得讓人沈溺其中,「謹以褚冥漾之名,在此發誓,願此生盡頭能伴颯彌亞.伊沐落.巴瑟蘭左右;盡頭之後……」他感覺到學長的手微微顫抖,輕笑,「可以永久。」

末尾四字說得沒頭沒腦,但是他相信學長懂。

他不會現在不會希望學長在他百年以後可以一個人好好過、或是找個壽命相當的伴侶在走下去──至少在他還深愛著這個半精靈的時候他做不到。

所以他許願,在他走了一後,透過輪迴透過投胎,什麼都好,他下輩子也會回來,而那時,希望他已經跨越了生命的鴻溝。

 

冰炎的目光變得更為深沈,原本只是捧著褚冥漾的臉,但是下秒他就改為雙手抱住褚冥漾,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想要抱緊卻又怕弄疼他。

褚冥漾咕噥:「學長,話說回來,我現在好歹也是個紫袍,你其實不需要太保護我啊。」

「我當然相信你的實力,畢竟你是我代導的。」冰炎說,貪婪嗅著褚冥漾頸間的氣味,「只是我想這麼做而已。」

「好啦。」褚冥漾無意識地在冰炎懷中蹭了蹭,有些不滿,「學長,雖說照理你會活得比我長,但是你能不能少出點高危險任務啊?不然你之前在冰川搞炸死,我、我都……」越說後面越小說,「學長,你抱緊一點啦!」

冰炎眉一挑,依言收緊雙臂。

「好、好緊……」褚冥漾覺得自己快窒息了,「鬆一點啦!」吼,不要故意玩他啦!

冰炎又將手上力道放輕了一點,「才這麼點就受不了,回去以後加強訓練。」接著,惡意在他腰部捏了一把

「訓、訓練啥啦!」褚冥漾臉色紅了,「被勒緊當然不舒服啊!不信換我勒學長看看。」

「好啊。」冰炎答應得很爽快。

褚冥漾臉色又紅了,他憤恨地象徵性地抱緊了冰炎,接著猛然發覺不對:這是亞那的墓耶!學長居然當著他老爸的面和情人調情!

於是,他猛然推開冰炎。

被推開的冰炎立刻不爽,瞇著眼問,「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了,都是學長啦!這裡是你爸爸的墓耶!做這些不好。」褚冥漾急著團團轉。

「不要緊,帶你來就是想讓父親知道我已經找到生命的伴侶了。」

「才不會不要緊啊!」在死者的墓前怎麼想怎麼不得體。

冰炎見說服不了褚冥漾,便壓著褚冥漾的頭,向冰墓行了大禮,揚長而去。

 

 

隔天。

「咦?」喵喵奇怪地問,「可是學長,你不是說不用嗎?」

冰炎乾咳了一聲,「沒料到後來褚做腰部伸展運動的時候運動過度了。」他原先真的只打算掃墓而已,誰讓褚說出那麼讓人心癢難耐的話、又叫他抱緊一點,他忍不住是很正常的。

正常的男性都忍不住才對!

喵喵一聽,很沒形象地噗哧笑出聲來,她甜笑道,「那要幫漾漾請假嗎?」

冰炎猶豫了一下,點頭說好。

「那要請幾天?」

冰炎不明所以。

「根據天數,酸痛藥膏的效果有分速效和慢效。」喵喵越笑越邪惡,「如果學長想幫漾漾請比較多天又很盡興的話,我有治療和增加情趣雙重效果的藥。」

冰炎一聽立刻甩開猶豫:「給我那種的,順便幫我替褚請兩個星期的假。」

 

 

兩個禮拜以後,褚冥漾黑著臉出現在學校了,只不過那臉黑的程度,害喵喵不敢上前詢問到底藥的效果如何,要知道再怎麼溫馴的人,好歹也是個紫袍了。只好改問千冬歲。

千冬歲一推眼鏡,乾咳一聲:「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冰炎第一天就把情報使役全部封鎖了。

而且比起學長和漾漾的八卦,他寧願保自己的小命──以前漾漾還好套話,現在在學長和惡魔巡司的雙重調教下也變黑了──想套八卦?漾漾輕則上告巡司,重責上告巡司還會自己秋後算帳。

「好可惜……」喵喵不無遺憾地說,「那是九灡哥新開發出來的。」

千冬歲:「……」

其實最黑的是喵喵小姐你對吧?

 

 

褚冥漾的氣很快消了下去,日子又恢復了平常。

只是冰炎殿下似乎愛上了在公開場合和褚冥漾秀恩愛的感覺,尤其是和夏碎比拼誰比較閃。

一開始褚冥漾和千冬歲都隨他們鬧,但是鬧到最後兩人終於受不了了,雙雙去出遠門的長期任務,叫兩個男人自己去獨守空閨了好長一段時間,這才讓兩個為了愛情幼稚化的男人恢復正常水平的智商。

 

 

 

 

 

 

 昀羲碎念:

大家好久不見嗚嗚

我、我好想找一天把公司主管同事商品全部拖出來鞭一鞭解氣啊啊啊啊!

雖然上一篇請假文我就鞭了不少了XDa

咳哼,總之最後的最後就是漾漾轉生回來和學長再續前緣:此身雖異性長存~~(對來源有興趣的請自行咕狗

只是再寫下會爆字,只好停在這裡讓學長和夏碎恢復智商

是說我好像很常把學長的情商給弱化?有嗎?自己看看不太出來……

然後我今天果斷地翹了一天(至少上午)的班,不然我覺得我再處理和保險有關的業務我真的會發瘋

可能就出去晃晃看家附近有哪間在徵人兼職的吧

我確定要離職,只是不確定離職時間和離職後的工作(親人死活就是不讓我當全職作家,最後的讓步是我去打工,所以我就要去找打工了=3=

而且我發現我只要一段時間沒有唸書,我是指閱讀書籍、不論是散文、小說、詩詞等都好,我就會心情煩躁

當然我最近我有閱讀一些雜誌,比如說保險理賠小常識、保險知識專欄、現今各家保險公司比較……(掀桌!

不能把工具書算進閱讀刊物裡這個教訓我切身體會到了(沈痛

我還是第一次產生閱讀障礙:我根本 看 不 下 去!!

哈哈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現在有情緒所以看不下去,哪天我真的動筆寫黑子的保險業務生活的話我大概就會為了取材專心啃下去XDDDD

為了取材無所不能!為了業務萬萬不能!(啥鬼!

總之大家我回來了唷!雖然我還是沒去看醫生><∥︳

 

 

 

PS如果使用訪客身份使用悄悄話留言,即使我回覆了也看不到的喔!XDa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