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幹麼要帶著他一起來,褚冥漾現在覺得他就應該強搶球魚自己來才對。

「那好吧。」冰炎聳肩,「出去以後學長要給我答案喔。」

褚冥漾不說話,烏鷲對著冰炎張牙舞爪地示威。

他們默默地穿梭在時間交際之處,這裡有許多銀絲飄散在無盡的黑空中,冰炎來時曾做過功課,知道這些銀絲是生命在消逝之時最為強烈的執念或思念所形成,如果被觸碰到,過大的思念或執念會導致生命體無法承受,從而心痛至死。

那些銀絲像是有自己意識般地避開了他們,冰炎想,這大概是銀絲本能的自我防護,因為無論是任何東西,只要染上陰影必定墮落、甚至隕落。

也可能是褚冥漾使用了言靈,不過不管是哪種情況,他都毫無貢獻就是。

突然發覺到這點的冰炎瞬間鬱悶了,他的心上人是強大無比的妖師黑袍,還有陰影式神隨侍左右,他感覺落差非常大。

他是不是應該去向無殿遞學習申請書,爭取在短時間內變強好追人?

冰炎謹慎思考著。

而偷偷將冰炎的思想一字不漏聽完的褚冥漾不曉得該讚賞冰炎即使身處如此莫名的還鏡中也從容鎮定的勇氣和膽識;還是要先臭罵冰炎的神經跟他的老子一樣粗。

而趴在褚冥漾肩上的烏鷲發現褚冥漾的耳根微紅,對冰炎的敵意更重了。

然而在時間與冥府的交際之處,任何吵鬧都可能招致滔天大禍,所以即使三人心思各異,還是很有默契地緘口不言。

他們默默前行著,忽然,褚冥漾頓下腳步。

冰炎感覺到褚冥漾周身的氣場驟然改變,呼吸也變得非常急促,他想開口詢問,結果,褚冥漾抱著烏鷲就往某一個方向衝去。

周圍那些銀絲猛然騷動了起來,企圖往褚冥漾身上纏去,烏鷲怒喝一聲,銀絲們這才褪去。

冰炎想也不想,在褚冥漾拔腿狂奔時也迅速跟了上去,在這裡走丟可絕對不是件好事。

跟上的冰炎不用開口詢問,也知道為何褚冥漾會情緒失控了。

在眾多銀絲當中,有著一個人的人影。

這個人是,凡斯。

「凡斯……」褚冥漾啞著聲音,「你居然在這裡……」他來到這個世界後,他曾經盡其所能地想要找出凡斯的魂魄或是轉世,但是都徒勞無功,日子久了他也放棄了。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

『漾漾。』凡斯勾起溫和的微笑,帶著苦澀,『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褚冥漾搖搖頭,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覺得眼角發酸。

『安地爾找上你了,是嗎?』

褚冥漾驚訝地抬起頭,凡斯怎會知道?這裡應該是與外世隔絕啊。

『我猜的。』凡斯說,『你……是亞那的後人?』他有些遲疑地問向冰炎。

「凡斯大人您好。」冰炎有禮貌地打了招呼,「亞那瑟恩是我的父親,我是颯彌亞,母親是燄之谷的公主,不過已經前往安息之地了。」

『亞那的小孩……』凡斯喃喃地說,『你多大?』

「十六。」

凡斯似乎有點噎住,『果然精靈的時間很長啊……』他歎道,歲唸了一句,『所以亞那這樣算不算是高齡父親……』

「凡斯,安地爾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褚冥漾打斷他。

『不多,可是我已經付出了代價。』凡斯柔和地看著他,『去找這裡的主人吧。』

「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褚冥漾急急地說,「你知道,我可以帶你出去,我們可以再一起生活……」渴求親情的褚冥漾甚至開始考慮強行將人架出去。

『漾漾,這是代價。』凡斯無奈道,『為了某些事情,我必須待在這裡。』

「什麼事情?」褚冥漾暴躁地說,「不管是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做到啊,這樣你就不用待在這裡了。」

凡斯看著他,臉上盡是欣慰的表情,『漾漾是個好孩子……我會待在這裡,是為了讓遠古、已經失傳的記憶被帶回去。』

褚冥漾瞪大眼,「記憶?」他的腦袋高速運轉,安地爾、艾曼達、創世、陰影、神族……「你是說,你為了讓我拿到創世時的正確歷史?」

『我並不清楚這段記憶會由誰來拿到。』凡斯說,『我只是請求這裡的主人,如果有一天,有人對神話存疑來到這裡尋求真相,請將正確的歷史給他。』

「我不懂!」褚冥漾氣急,「我來這裡的確是想弄清楚安地爾那個老鬼,可是如果代價是要你一直留在這裡……」

「請問一下,代價有沒有辦法換?」冰炎突然插嘴,兩人雙雙看向他,烏鷲撇過頭去,冷哼一聲。

『什麼?』凡斯疑惑地問。

「即使不行也沒關係。」冰炎忽然想到了什麼,又補了一句,「我們可以先履行時間交際主人的要求,讓凡斯留在這裡,換取正確情報──」褚冥漾的眼神幾乎要噴火,「再用另一個主人作為交換,要他把凡斯放出去。」說著,他從儲物袋裡面拿出仍舊被冰困住動彈不得的白色球魚,「我想作為唯二的主人之一,他的價值應該不只這樣。」

凡斯沉默了,亞那的小孩似乎繼承了亞那的天真,然後自己又發展出腹黑的特色了,真是奇秒……難道是漾漾教的嗎?

潛移默化的作用?

 

 

當褚冥漾氣勢萬鈞地踹開那死活不開門的看守人,自己大搖大擺地帶著烏鷲進入時間交際主人黑山君的住所後,冰炎也很順地進來,基於良好的教養,他進來以後把卡在地上還在叫嚷不停的門板給利索地踹回原先的位置,順帶阻擋了想跟著他們一起進來的銀絲。

「一個妖師、一個陰影和一個半精靈。」一個小女孩從內堂蹦了出來,傻笑地問道,「你們來到這裡找誰喔?這裡不允許外人進來喔,而且進來也不可以踢門喔!」

「請問黑山君在嗎?」褚冥漾露出笑容,「請告訴他,褚冥漾,妖師一族之後,帶著一份非常豐厚的禮物前來拜訪。」

「好喔。」小女孩又跑進了內堂,沒一會又跑了出來,「黑色的主人請妖師進去喔,可是陰影不能帶喔!」

「冰炎,你留下來陪烏鷲。」褚冥漾趕在兩人開口前立即吩咐,這樣誰也不帶,夠公平了吧。

烏鷲委屈地嘟起嘴,冰炎則是很順從地點頭──在這裡抗議的話,對他沒有好處。

 

 

 

 

昀羲碎念:

嗯,還是沒有揭密,大家可以繼續猜~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