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1.有自創人物

2.漾漾極度獨立,後期可能趨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無恥方向進化

3.冰炎態度惡劣,後期可能趨於隨時發情的色情狂方向發展

4.以上二和三是預防針,基本上就是歡喜冤家的定調,不一定會照著走

 

 

 

 

 

 

 

 

褚冥漾,孤兒,他身世的線索只有一條黑石項鍊。十六歲,從小就當童工,摘果、種田、做衣服……總之能做的全做了。

並不是只有他,孤兒院裡面所有兒童都跟他一樣,勤於工作,替院長分憂解勞。

雖說是孤兒院,不過也只是一位張大媽帶著他們五個無父無母的孩子罷了。

他們所在地區偏遠,沒什麼競爭力,能去大城市唸書的人根本沒有。

所以當褚冥漾考上了城市中的重點高中後,一村的人全部都樂壞了。

這是村子裡第一大喜事啊有沒有!

「漾漾,加油啊!」村長拍著他的肩膀,「功成名就時別忘了咱村啊!」

「不會的,村長。」褚冥漾微笑,心中是滿腹期待和不捨,他考上了那所高中,就代表他必須離開村子,在外面自力更生了。

「漾漾,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張大媽眼眶泛淚,「在外面不比在村子,什麼事都小心點。」

「我會的。」褚冥漾保證,「我一定會天天寫信給妳的。」

「還有我!」林小弟立刻爭取權益,「我也要!」

「好,還有你。」褚冥漾承諾。他是張大媽第一個帶大的孩子,說起來他還是四個弟妹的大哥,「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乖乖聽二姐的話,別老是搗蛋知道嗎?」

周二姊吸吸鼻子,她只小褚冥漾一歲,「漾哥哥,你要好好保重……家裡的事情交給我。」

「嗯,家裡就拜託妳了。」褚冥漾說,三弟和四妹是雙胞胎,這會都睜著佈滿血絲的眼睛看著褚冥漾,幾乎都瞪圓了。「還有你們,我不在的時候那些工作你們要輪流接替,要互相知道嗎。」

「知道!」四個弟妹齊聲答。

褚冥漾又和村人依依不捨了一番,這才拉著行李,坐上了火車,直奔未知的未來。

 

 

褚冥漾考上了重點高中,這是讓人欣喜的一件事。

但是他現在卻很頭痛,因為他不知道如何解決他的住宿問題。

「主任,請問我真的不能住學校嗎?」

「學校並沒有提供宿舍。」主任冷冷地說,他看到褚冥漾出身鄉村後態度就很冷淡,「你可以在附近租房子住,這部份你和教官他們討論一下,他們那邊資料比較全。」

「可是我沒錢……」褚冥漾有些為難,並不是他蠢到沒帶錢,而是他下了火車被人撞了一下,錢包就不見了。

褚冥漾當下真心詛咒那小偷不得好死。

「去跟教官說。」主任揮揮手,「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

褚冥漾只好喪氣地轉到教官室,說明自己的難處,並暗暗希望自己的困難可以解決。

「這事好辦。」教官比主任親切得多,「剛好我的姪子在附近有房子,你可以過去和他一起住。」

「真的嗎?」褚冥漾雙眼放光,「請問房租和水電……」

「水電自付,房租你得和我姪子談。」教官說,「不過雖然說是一起住,但是他其實比較常待在家裡……呃、他們家是五樓和六樓,他們住五樓,六樓出租這樣。」

「沒問題。」褚冥漾巴巴地說,「能有地方住我就很感激了。」

「那我幫你聯絡一下。」

「麻煩您了。」褚冥漾對教官鞠躬,並且發誓將來有機會他一定要好好報答這位教官。

教官的姪子很慷慨,聽了褚冥漾的難處後很大方地暫時不收褚冥漾前三個月的房租,並且和另外一個同租的學生打過招呼,請對方關照一下。

褚冥漾的室友叫衛禹,和他是同所高中,聽了也大度地表示他會在能力範圍內幫助褚冥漾。

褚冥漾霎時間覺得城市沒有他想像中的冷漠,對獨自生活又更有信心了些,他一拿到課表,就立刻著手開始找打工賺錢。

他找的都是餐廳或是飲料店,雖然在村裡沒這些東西,不過城市裡到處都是,褚冥漾,也許他學會了一些東西,未來也可以在城市中開個店,將張大媽和四個弟妹都接過來住。

衛禹教他上網,褚冥漾非常驚奇,他們村裡只有廣播和老舊的大型電視,液晶數位電視和電腦對他來說都是新領域。

褚冥漾很快上手,他本來就十分聰明,學習新事物異常快速,除了學科以外,生活技能也在衛禹的教導下突飛猛進,而且在接觸到網購這一塊後,他腦筋甚至動到上網賣家政課做的玩物飾品了。

開學後,褚冥漾一邊打工、一邊上課、一邊給村裡寫信,因為位置很偏遠,褚冥漾為了預防寄丟還是選擇了掛號。

但是天天給村里寫信這件事情是不可能了,褚冥漾每天回到宿舍裡不是忙著複習功課就是準備出貨,他做的飾品不知怎麼很受歡迎。

因此他寫了一封落落長的信給張大媽和給村長打了電話,說明他的情況,以後他的信會維持一週一封,等放寒假後他會回家。

另外還有一點令褚冥漾憂心的是,他未成年,無法自己開戶,需要監護人許可簽名,可是他又不能請張大媽千里迢迢地過來就為了幫他辦戶頭。

褚冥漾看著自己的藏寶箱,裡面全是現金,至於網購的部份帳戶是掛衛禹的,衛禹會從中提出他所賺的部份給他。

褚冥漾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的應付自如,衛禹功不可沒──不過可惜的是衛禹只待一個學期,下個學期他就要搬家了,搬去他親戚家。

這讓褚冥漾有點擔心他下個學期的室友,不曉得會不會跟衛禹一樣很不錯,不過也只是一個閃過的念頭,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褚冥漾在打包回村時,完全沒有想到他未來的室友會跟他完全八字不合。

現在的他正沈浸在終於回家的喜悅之中。

「漾漾,我的天啊,你怎麼變得這麼瘦?」張大媽一看到褚冥漾,心疼地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沒瘦多少。」褚冥漾摸摸臉頰,「學校健康檢查我的體重很正常。」

「不、你絕對瘦了。」張大媽說,「你怎麼不給村長打個電話?我們可以去接你──」

「我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嘛。」褚冥漾笑著說,「這半年家裡還好吧?」

背後傳來框郎一聲,兩人順著聲源看過去,只看到周二姊帶著雙胞胎和林小弟傻楞楞地呆站在門外,幾人手裡還捧著採果子用的大鍋。

林小弟率先歡呼,捧著鍋子就朝褚冥漾衝去,「慢點慢點!」周二姊喊道,「當心摔了!」

林小弟果真摔了一跤,鍋裡的果子都灑了出去,他呆呆地趴在地上,抬頭,看到褚冥漾,吸吸鼻子,故作勇敢地站了起來,繼續晃著他的蘿蔔腿撲抱褚冥漾。

周二姊已經把砸到她腳的鍋子給重新抬了起來,見狀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漾哥哥。」周二姊笑著打了招呼,才半年不見,他的這個大妹似乎更成熟了。

「小周。」褚冥漾微笑,「這半年辛苦了。」

周二姊眼睛都酸了,接著和張大媽一起同聲譴責褚冥漾竟然不告知他們,而且放任自己瘦這麼多,這個假期褚冥漾的唯一任務就是把自己吃肥。

褚冥漾對此叫苦連天,天知道他的胃口早在城市中縮到不能再縮了,有些時候他為了省錢,一餐只會吃一包十元餅乾。

這個假期褚冥漾過得既痛苦又甜蜜,他依然無法睡到日上三竿,每天四點起床忙農活、採林果、縫衣服,等閒下來時就寫假期作業,和弟妹玩遊戲、教導弟妹功課等等,因為周二姊表示她也想考褚冥漾那所學校,如果考上了兩人住在一起,也算是有個照應,對此張大媽十分贊成。

褚冥漾也想有親人陪伴,所以也不反對,但是這樣家裡就少了兩個人,他拿出這學期所賺的錢交給張大媽,換來張大媽一個巴頭和一頓臭罵。

「你就是為了這個把自己弄得這麼瘦?聽好了,家裡是窮,但是沒窮到要你去拼命,之前我們過得苦,但是都挺過來了。你把自己顧好就行,別總讓我操心!」

「是。」褚冥漾乖巧地說,但還是偷偷把錢交給周二姊,要她在自己不在家時,替家中打點打點。

周二姊答應,並順著張大媽的原話又碎碎念了一輪,褚冥漾到此真是怕了女人,光是動嘴就能把人說到快死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褚冥漾又要回學校了,帶著被張大媽強行餵食出來的五公斤體重回去城市中好好繼續廝殺……不是,是拼博。

 

褚冥漾一回到宿舍,就聽到房東傳來消息,他們這年要出國,一年都不會在,讓褚冥漾好好替他們管理一下房子。

褚冥漾戰戰兢兢地答應,大概就是每週去替房東掃一下地,澆澆花什麼的,倒也不是太困難。

褚冥漾將假期作業做了收尾,然後繼續經營他的網購生意,他的存貨快不夠了,他得趁開學前再補一點,好在在村中弟妹幫了不少忙,省了不少事。

 

 

褚冥漾的一人生活並沒有持續太久,開學的前一天有人踹開了他的大門,來者有著一頭囂張的銀色長髮前面還挑染,還帶美瞳:「褚冥漾嗎?」他口氣不耐地問,「我是公會黑袍,冰炎,接了任務過來當你保鑣。」

褚冥漾警戒地看著他,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神經病嗎?」

冰炎:「……」

 

 

 

 

 

 

 

昀羲碎念:

一登場就被人質疑是神經病的學長~~(被種掉

因為今天生日所以丟新坑哈哈!

然後星期天古箏檢定,大家祝我可以順利過關吧~~連做夢都夢到旋律真心緊張啊XDa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