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褚冥漾警戒地看著眼前這過份俊美的男人,哪有人可以生得這麼好看,肯定整過型,而且一定二次元中毒,把自己搞得跟個漫畫人物似的,男不男女不女,怪不得腦神經壞掉。

「誰腦神經壞掉啊!」冰炎怒吼,抬手像是要給褚冥漾一巴但是半途忍下來了,「我再說一次,我是公會黑袍,接了任務過來保護你的人身安全。」

果然是神經病!

褚冥漾想也不想就甩上門,但是門關上後他一轉身,冰炎已經在屋內了。

「你、你你……」褚冥漾這時總算感到一絲懼怕,他衝到廚房拿起菜刀,「你這是擅闖民宅,先生,我有權提告。請你現在立即出去。」

冰炎懶得和褚冥漾再說些什麼,他一個彈指,菜刀立刻飛離了褚冥漾手上,安安穩穩地回到刀架上。

褚冥漾目瞪口呆。

「公會是一個守世界組織。」不理會褚冥漾的驚愕,冰炎自顧自地說,「你現在所在的世界叫做原世界,而我所在的世界是守世界,兩方各設有交流據點,我是公會所屬的黑袍,接了任務來保護你的安全。」他說到最後咬牙切齒,「到底聽明白沒有?」

「沒有。」褚冥漾也很乾脆地說,「我不知道你的魔術是怎麼辦到的,但是你已經侵犯了我的權益,你……」

「我住進來了。」冰炎再一個彈指,「我來之前已經和你的房東談好,我會租這間房子。」

「不可能,我房東早就出國了。」褚冥漾立刻否認,「你怎麼可能談好?」

冰炎丟給他一份租約,上面確實蓋著房東的印章和簽名。

「你不只擅闖民宅還偽造文書?」褚冥漾氣得發抖,「聽著,我不知道你是從哪來的,硬是要住在這裡,但我堅決捍衛自身權益,請你立刻出去,否則我要報警了。」

「報吧。」冰炎嘴角一抽,「我敢保證,這份租約完全是真的,不含一絲位造成份,不然你大可打電話給你的房東求證。」

「你當我傻嗎?」褚冥漾又去抓菜刀,「越洋電話可是很貴的,還是你想透過我去定位房東先生的位址?告訴你,不管你有和目的,我絕對不打!」

冰炎覺得血壓上升。

「那你報警如何?」他冷笑,「由警察打總能讓你放心吧?」

「當然。」褚冥漾氣沖沖地說,「我現在就打電話讓警察把你轟出去。」

冰炎抬眉,「如果你有那能耐的話,請便。」

褚冥漾如履薄冰拿著菜刀,小心翼翼地盯著冰炎往客廳移動,拿起電話撥了110,「喂?一一零嗎?我家有人非法闖入,地址是在……嗯……麻煩派人過來。」

掛斷電話後,褚冥漾挑釁地看著冰炎,「你還不走?警察就要來了。」

只見冰炎懶洋洋地拿出手機,也打了一通電話,「任務對象不信我,叫了警察來,該怎麼辦自己看著辦。」然後他就很瀟灑地掛掉電話了。

褚冥漾見他這麼信誓旦旦忍不住懷疑,「你到底是?」

「冰炎,接了任務來當你保鑣。」冰炎又重複了一次,語氣飽含警告,「我先說我這人沒什麼耐心,你要是再讓我重複一遍的話,我就直接讓你閉嘴。」

「你沒有權利叫我閉嘴,這是我的家,至少是我租的房子,而且我有說話的權利,你憑甚麼叫我閉嘴?而且你講的話這麼莫名其妙,換成其他任何人都會懷疑,懷疑還不准多問幾句啊?」褚冥漾瞪著他,「我告訴你,不管你漫畫小說看得再多,再怎麼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就是王,現在的事實是你侵犯到了我的隱私和權益。」

冰炎走到沙發上坐下,「聽過異能嗎?」

「藝能?我正在學啊。」褚冥漾皺眉,「我還會做小飾品和畫畫,也會吹笛子。」

「……我說的是超能力那種。」

「你頭殼壞去啦?」

冰炎忍住脾氣,「看好。」他一個彈指,屋內的光源忽然全都暗下來了,再一個彈指,又全亮了。

「又不是只有魔術才叫藝能,我跟你說,用超能力三個字來包裝魔術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冰炎簡直要被氣死了,他冷冷一笑,「外頭有警察,你最好先去開門。」

褚冥漾狐疑地看著他,說到現在這個神經病也沒有什麼暴力行為,就是表演了兩次魔術給他看,不曉得心裡在想什麼。

「這、不、是、魔、術!」冰炎快要氣炸了。

 

叮咚!

 

褚冥漾去開門,果然穿著一身警裝的警員就在門口,「我們接獲有人報案說有人私闖民宅……」

「對。」褚冥漾側身,讓警員看到做在沙發上的冰炎,「就是他!」

「啊。」警員點點頭,「我想這是個誤會。」

「……誤會?」

「是的,我們聯絡過這間房子的主人,也就是你們的房東,他是你的室友。」

「怎麼可能?」褚冥漾不可置信地說,「你們怎麼可能聯絡到我房東?真聯絡到好了,一般警察怎麼可能會先打給房東?」褚冥漾又瞬間警戒起來,這員警搞不好是冰炎找來的槍手。

「夠了。」冰炎出聲,帶著濃厚的挫敗和不耐煩,他拿出一張黑卡給員警看,「把上面編號記下來報告給你上司,接著我解決。」

員警一看到黑卡,臉色立刻變得十分恭敬,「是,冰炎先生,您辛苦了。」然後,走了。

褚冥漾下巴都掉到地上了。

「首先,要讓你認清楚情況似乎蠻困難的。」冰炎冷笑,「所以,我決定直接帶你走一遍。」

「走什麼?」褚冥漾警戒地後退,「你不能強迫我去任何地方,或做任何事情。」

冰炎冷哼一聲,腳下突然出現一陣金色法陣,下一秒,他和褚冥漾周遭的環境立刻換成有著壯麗威嚴的精靈石像門口。

「咦?冰炎。」有個尖長耳朵的人走了過來,好奇地看著他們,「這麼快就回來了?我記得你昨天才接下任務的。」

「他不信,所以我直接帶他過來。」冰炎簡短地說。

褚冥漾的思考斷了線,他還沒見過哪個魔術是可以瞬間把環境變換掉的。

「喔?」尖耳朵男人玩味地笑了一下,「不信?」他饒富興致地問褚冥漾,「同學,你是不信冰炎呢,還是不信超能力?」

褚冥漾呆呆地回答,「原本都不信,現在我信超能力了。」

「那還是不信冰炎囉?」

褚冥漾抿緊唇,遲疑地說,「我以為是神經病……」

尖耳朵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神、神經病?」他的五官扭曲,像是想拼命忍笑又憋不住的樣子,最後,他乾脆不再虐待自己,哈哈大笑出來,「冰炎,你竟然……哈哈哈!」

冰炎怒不可遏,「滾回去算你的錢!夏卡斯!」

「哈哈哈……不行,讓我先笑完……」尖耳朵被喚作夏卡斯的這位男人捧腹大笑,「我要去告訴情報班……這一定是史上最帶種的任務對象……」

「我承認。」冰炎磨牙,能夠無是他身上威壓而且還質疑他的任務對象在過去根本沒有。

「所以……真的有超能力?」褚冥漾遲疑地問,「這裡就是超能力世界?」

「對你來說差不多可以這麼說。」夏卡斯抹去笑出來的眼淚,「好啦,我要回去算帳了。」他拍拍褚冥漾的肩膀,「你夠種,以後有機會再見的話再一起喝杯茶吧。」

褚冥漾傻楞楞地點頭,心裡卻是萬馬奔騰,操啊,有超能力,他賺錢還是夢嗎?這點一通後,褚冥漾整個臉都亮起來了。

將褚冥漾想法聽得一清二楚的冰炎忍不住臉黑。

「超能力只有你剛剛秀的那兩種嗎?」褚冥漾興致勃勃地問,「還有,你說你們兩個世界有設點交流,那麼警察機構也在內嗎?」

「你信了?」冰炎抬眉。

「還在評估。」褚冥漾說,雖說他受到極大震撼之下已經信了,不過嘴上總不能這麼快改口啊,「我可以到處看看嗎?」順便檢查看看是不是布幕。

「隨便。」冰炎說。

於是褚冥漾便在門口走走停停,東摸西摸,發出驚嘆,這種石頭真是高級,這裡的主人一定很有錢。

「你腦袋裡就只有錢嗎?」冰炎鄙視道。

「你腦袋裡難道沒有錢嗎?」褚冥漾立刻反駁,「我跟你可不一樣,我可是要餬口的。」褚冥漾至此已經形成一個超能力者都超有錢的詭異印象,「對了,超能力是可以學的嗎?你可以教我嗎?」

「你要我教?」

「當然。」褚冥漾說,「如果你說你是我的保鑣,要保護我的安全,那與其你隨時盯著我,不如讓我在你不在時也有能力自保,這很合理吧?」

「……確實。」

「那就麻煩你了。」

「我並沒有同意。」

「你剛剛說我說的很合理!」

「對,但是我有義務保護好你的安全,但是我沒有必要教導你。」冰炎冷笑,「你不能要求我一定得教導你,如你所說,我不能強迫你作任何事、去任何地方。」

「……你已經強行把我帶過來了!」

冰炎聳肩,「我有押著你過來嗎?」

「……你強詞奪理!」他怎麼可能鬥得過超能力者?

「好說。」

「你是在報復我之前說過的話嗎?」

「算是。」冰炎點頭。

「你是斤斤計較的女人嗎?!」褚冥漾痛心疾首,「我真不敢相信,你外表像女人就罷了,怎麼連內在也像?」

冰炎:「……」

 

 

 

 

 

 

 

昀羲碎念:

肉典持續預購中,詳情請點置頂公告(哈哈先讓我工商再碎念

漾漾又踩了冰炎一處地雷,大家給他拍拍手!XDDD

 

 

以下是有關時事碎念:

服貿議題弄得狒狒揚揚的,風向偏向反對方,這其中是否形成多數暴力讓支持者不敢大聲說話,這其實很有趣

我們說民主,就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

現在大家幾乎都說服貿有問題,不要,天平整個傾斜了

然而當初,這些反對服貿者才是少數,而多數決策者尊重他們了嗎?

這期間我看到有網友留言,我覺得非常中肯:民主不懂妥協是民粹,專制不懂傾聽是獨裁

學生這邊一開始的口號是反黑箱反服貿,現在最重要的則是制定兩岸監督協議條例,先立法再審查,在我看來不該歸在民粹之列

而政府,服貿最大支持的政府!到底懂不懂傾聽,懂不懂安撫,懂不懂民眾想要的是什麼?

今天這個政府有民心,它擁有至少七成以上的民意做後盾,這活動怎麼可能一呼百應?

我也不希望這活動會雷聲大雨點小,就跟之前的遊行一樣吃吃喝喝唱唱歌就落幕了,希望政府可以正視問題

不管服貿,從最根本上面反省自己的領導和說過的話,男子漢大丈夫,說得出要做得到,能屈能伸,不是打腫臉充胖子死不認帳,這樣如何服人?如何帶領國家?如何取信民眾?

 

不過台灣目前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個人都擁有選擇支持或是反對的自由和權利,請不要因為彼此立場不同、觀念不同就互相攻訐,這種行為跟藍綠政黨亂鬥沒有兩樣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