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拜託萊恩偷偷用超能力給何政天降一盆露後,心情頗好。

「所以這就是符咒?」褚冥漾感興趣地看著冰炎給他的護符,「我還以為只是圖騰什麼的。」

「圖騰本身就具有力量,當然有能力的人畫出來力量會更強。」萊恩解釋。

「那你可不可以示範給我看?」

「……我的符咒沒有及格過。」萊恩消沉地說。

「唉?」褚冥漾非常驚訝,「那你剛剛是怎麼……?」

「我讓我的幻武精靈去弄的。」萊恩說,「我有很多個幻武兵器。」

「幻武?那又是什麼?」

萊恩評估了一下,幻武剛好是他最擅長的領域,不怕褚冥漾把他問倒,便耐心解釋起來,還喚出他的幻武精靈觸碰褚冥漾,因為褚冥漾現在還看不見。

「用血和肉寫下契約後,幻武精靈便會認你為主人,但是你必須有足夠的能力駕馭他。」萊恩說,「精神力是最必要的,不然若是你無法駕馭,那你的力量容易被吸收過度。」

「簡單來說就是養好精神就等於養好幻武精靈了,對吧?」褚冥漾問,他的手濕漉漉的,估計是萊恩的幻武,「不需要餵其他食物什麼的嗎?」

「……不用。」

「喔,太好了,這真方便,比養寵物省得多,還有用。」褚冥漾頻頻點頭,「一人最多可以養幾隻幻武?」

「幻武不是寵物,他是陪伴你作戰的武器……」萊恩弱弱地重複,他剛剛並沒有把幻武說成普通寵物吧,褚冥漾到底是怎麼理解的?

「喔,我知道啊你剛剛有說。」褚冥漾說,「所以一人最多能養幾隻?我是指在不被吸乾的情況下。」

「那要看幻武精靈本身,王族兵器通常很高傲而且脾氣差,不太允許主人有另外的幻武。」

「咦,還有分王族和平民?」

「嗯。王族兵器會有王紋,力量比普通的幻武強得多。」

褚冥漾又問了幾個問題,萊恩從善如流,漸漸找回自信。

「對了,幻武精靈既然有分性別的話,那他們能通婚嗎?」褚冥漾問,「幻武精靈結婚以後能生育嗎?生出來的也是幻武精靈嗎?那要是主人甲乙兩人結婚結果其中甲主人的幻武精靈卻跑去丙主人的幻武私通,這樣成嗎?」

萊恩:「……」

 

 

晚上,褚冥漾關在房裡做作業,冰炎回來時就冷不防地問,「我聽萊恩說你對幻武很有興趣?」

「喔,準確來說我對超能力很有興趣。」褚冥漾放下筆,對於冰炎憑空冒出來的景象抽抽嘴角。

「你反應很冷靜。」冰炎讚許地說,「比我想像中要好,我以為你會嚇到尖叫。」

「多謝喔。」褚冥漾翻翻白眼,「你吃過沒?家裡沒東西吃了。」

「吃了。」

「你今天是去幹麼?」

「出任務。」

「廢話。出什麼任務啊?」褚冥漾好奇地問,「是在我們這個世界嗎?」

「嗯。小任務,因為離這裡很近就順便解決掉。」冰炎從口袋掏出一個手環,「這個給你。」

「我們學校不允許戴首飾的。」褚冥漾說,「給我幹麼?」

「加強保護。」冰炎說,「帶著,不會有人看見。」

「好吧。」褚冥漾聳聳肩,把手環給戴上。

「它是物化神,名叫老頭公,有需要就呼喚它。」冰炎吩咐,「最近情況不好。」

「什麼情況?」褚冥漾打了個呵欠,「我知道你是來保護我的,不過我卻不知道要來攻擊我的是誰,或是說是什麼東西。」

「……是鬼。」冰炎頓了一下,「我想你該知道這世上有鬼吧?」

「自從知道有超能力後世界有什麼東西我都不奇怪。」褚冥漾咕噥,「好吧,鬼找我幹麼?我又沒殺人放火,或是我上輩子欠債?那樣的話我去廟裡拜拜有沒有用?」

「沒用。」冰炎說,「鬼找你是因為你力量很強想要利用你,跟你有沒有殺人放火沒關係。」

「我力量很強?」褚冥漾不明所以,「你好像也說過我的力量是被壓制住。」

「對,但是目前我還不清楚原因,也可能是你為了融入這個社會而本能地壓抑自己。」冰炎頓了頓,「總之,你最近自己小心。」

褚冥漾聳聳肩。

 

 

時間很快來到週末,褚冥漾又興奮又忐忑地著裝完畢後就等著冰炎起來。

冰炎的規律簡直跟一個阿公沒兩樣,早睡早起身體好,他一開始還為了比冰炎更早起而早睡,不然之前他都挺晚睡覺的。

至於他為什麼要比冰炎早起……原因挺幼稚的,只是因為冰炎在他起床後遞來一枚不屑的白眼,附加一句輕飄飄地這麼晚起啊。

然後褚冥漾就被激怒了,要知道在村子裡他可是一天只睡六小時哪!結果在都市反而被冰炎這樣說,他痛定思痛,從此也改成早睡早起的習慣了。

而這天大概是情緒太過激昂,褚冥漾四點就醒了,他著裝完也不過不到五點,他苦著臉,這麼早都不知道要幹麼,他為了今天這個約會,早就把功課給預習完了,作業也是,他還真不知道現在要作些什麼。

褚冥漾嘆了口氣,穿鞋出門吃早餐,不管怎麼說,能悠閒地吃早餐也是很好的選擇。

 

 

 

 

 

 

 

褚冥漾心情頗好地買了豆漿油條,吃飽喝足後先去附近散步,消化消化,但是他沒想到他會碰上同學。

是何政。

褚冥漾點頭致意後就無視他繼續走了。

「別動……」

褚冥漾停下腳步,非常詫異,何政的聲音低沉沙啞到讓人認不出來,他回頭,看到何政抬頭,眼珠子幾乎爆凸,「妖師的後代……找到了……」

妖師?

褚冥漾警覺不妙,不再猶豫,拔腿就跑。

何政彷若被鬼附身一般,一下就衝到褚冥漾背後想拽住他的肩膀,但是不知是什麼東西把何政給彈了出去。

沒空回頭的褚冥漾自然不知道何政的情況,他只顧著拼命向前衝。

人在逃命時會下意識地往自己覺得有安全感的地方逃去,褚冥漾穿過馬路,穿過人群,直接向火車站衝了過去。

他直覺往家的方向衝了。

「嘿,冥漾!」就在他衝上天橋時被人一把拉住胳膊,「這麼急去哪?跑這麼快很危險的。」

是衛禹。

褚冥漾喘著氣,雖說因為長期的農活使得他的體能還不錯,但是他可不是跑步國手,他現在已經氣喘吁吁了。

「哈、哈啊……」他調整呼吸,回頭一看,發現何政沒有追來,鬆了口氣,「喔,我在躲人。」

「躲人?」衛禹奇怪地問,「是小偷,還是歹徒?需不需要幫你報警?」

「嘛,算是吧。」褚冥漾慢慢平靜下來,他記得何政好像說過他是妖師的後代什麼的,「報警就不用了,甩掉就好。」

「你確定嗎?」衛禹有些不贊同,「我還是覺得你該報警,把對方的特徵給警方留個紀錄,這樣才好讓其他人也注意。」

「不了,我想他的目標是我。」褚冥漾總算緩了過來,「是何政啦,他不曉得發什麼瘋……」為了避免衛禹繼續纏下去,他選擇性招供了。

「何政?」衛禹皺眉,「他又欺負你?他怎麼這麼閒……」接著他就碎碎念起何政的不是和褚冥漾的好脾氣了。

褚冥漾聽了有些心虛,因為他脾氣一點也不好,過去何政每次在言語上譏笑他完以後他都扳回來了。

「不說我了。你今天怎麼這麼早?」

「我室友不見了,出來找。」衛禹笑了笑,「我的室友是個怪人,而且是個路癡。」

「室友?你不是和親戚一起住嗎?」褚冥漾詫異。

「喔,原先預計是這樣。」衛禹聳聳肩,「不過後來發生很多事情,所以就和另外的人一起住了。說到這個,你的新室友怎麼樣?」

「嗯……也是個怪胎。」褚冥漾說,「神經有點問題,不過現在讓我安慰的是他不是路癡。」他並沒有把冰炎的事情告訴衛禹,因為普通人根本就不會信。

「看來我們同病相憐。」衛禹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好吧,我們只好努力和我們的新室友和平相處了。」

「也只好這樣了。」兩人邊走邊聊,然後衛禹在經過一家海產店時興致濃厚地觀賞起門前一隻帝王蟹。

「冥漾,你喜歡海鮮嗎?」

「還好,沒有說特別喜歡。」褚冥漾說,「怎麼了,你想吃?」他打量起這家海產店,很詭異,因為店面根本還沒開,外面卻突兀地躺著一隻帝王蟹。

「這隻螃蟹看起來很划算。」衛禹說,不知怎麼,褚冥漾覺得衛禹聲音透著一股愉悅的味道,「感覺可以重複烹煮。」

「怎麼可能?」褚冥漾不以為然,「這樣的話每家海產店都賺翻了。」

那隻螃蟹縮進殼裡,衛禹伸手去拿。

「衛禹,你真想把牠帶回去煮?」褚冥漾問,「雖說上面沒有標籤,但是這應該是店家的吧?」

「不是。」衛禹的聲音變得更加愉悅了,褚冥漾感覺那隻螃蟹好像在發抖,「我想試試清蒸的。」

「重點不是這個吧。」褚冥漾撇嘴,「我覺得亂撿東西不太好。」

「確實是不好。」衛禹點頭,很聽話地把螃蟹給丟下,「那就繼續留在這裡了。」

那隻螃蟹像是聽得懂他們的對話,衛禹話一落,他立刻跳起衝過來用鉗子夾住衛禹的褲管。

「……我剛剛看到螃蟹直的在走路?」褚冥漾不可置信地問。

「也許可以納入世界奇觀?」衛禹的反應很淡定,讓褚冥漾完全摸不著頭腦,「對了,冥漾,你最近有沒有碰過什麼怪事之類的?」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他下意識地回答。

「你給人的感覺變了,我說不太上來。」衛禹說,「但的確變了。」

也許是冰炎給的護符搞得鬼?

「可能是剛開學,狀態還沒恢復吧。」褚冥漾輕鬆地說著,衛禹從以前直覺就很準,不過他並不想告訴衛禹太多事情。

「你自己小心吧,這城市的感覺最近越來越糟糕了。」衛禹揮揮手,跟褚冥漾道別,拖著那隻還緊緊夾住他不放的螃蟹走了。

衛禹該不會認識那隻螃蟹吧?

 

 

 

 

 

 

 昀羲碎念:

這篇不會太久的~

總之字數明天補!今天陪家母看繼承們看太久了!

0411補充:

敗家黑袍不只一位喔wwww

等漾漾成為黑館吉祥物以後要滾出去的也不只一位wwwww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