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回到家中,冰炎也已經起床了,正在看電視新聞。

「我討厭新聞。」褚冥漾咕噥幾句。

「確實沒什麼營養。」冰炎說,「腥羶色太多,而且標題聳動。」他關掉電視。

「那你還看?」

「無聊轉到的。」

「算了,你吃了沒?我給你帶了豆漿油條回來。」

「謝了。」冰炎接過早餐,「你上午碰到誰了?」

「喔,我同學。」褚冥漾答道,「他的樣子很奇怪,雖然他平常就夠奇怪了,但是今天他一副被鬼附身的樣子……對了,他說我是妖師的後代。」

冰炎的動作停頓了一下,被褚冥漾敏銳地捕捉到了。

「你確實是妖師的後代。」冰炎想了想,「我想先告訴你一部分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妖師是力量很強的種族。」

褚冥漾感興趣地望著他,「所以鬼想找我?妖師也是人?」

「就像你們人類也有分人種,妖師是人類中力量最強的一支,但是因為力量太強,導致……」冰炎斟酌著開口,「其他種族開始畏懼。」

「畏懼?」褚冥漾發現冰炎似乎不太想繼續說了,「你們超能力者會畏懼妖師?」

「並不是所有人。」冰炎說,「但是大部分確實是。」

「喔。」褚冥漾意味深長地看著冰炎,「根據歷史定律,一個太強盛的國家,總是喜歡四處併吞他國,或是讓其他其他強國心生畏懼從而聯合起來剿滅它。」

「……你很聰明。」冰炎覷了他一眼,「如你所猜,妖師遭受到了其他種族的聯合剿滅。」

「輸了?」

「沒輸,沒有種族能真正讓妖師一族認輸。」冰炎說,「他們弄了個假戰爭,從而在歷史上抹去了自身存在。」

「詐死?」褚冥漾驚訝道,「個人詐死還好,一整個種族都詐死?」

「還是有人死亡的,但是整體來說,算是還不錯。」

褚冥漾嘖嘖稱奇,「那麼,我還有真正的親人?」

「是的。」

「就是他們委託你來保護我?」褚冥漾的聲音突然平靜下來。

「是的。」

「那他們為什麼不自己過來?」褚冥漾咄咄逼人地問,「既然都是那什麼力量很強的妖師,為什麼不親自過來跟我說清楚?既然知道我的所在地,那為什麼過去他們從來沒有來看過我?」

「我只是護衛。」冰炎冷冷地說,「這些問題,我認為你該直接問你的家人。」

「是啊,我一定會問的。」褚冥漾諷刺地說,氣沖沖地回房了,「問他們當初把我一個五歲小孩送走到底是什麼意思!」

冰炎看著褚冥漾緊閉的房門,默不作聲。

看來等下的會面會不太愉快了。

他迅速傳了訊息出去,並且很快地收到回覆,撇除掉拜託他問褚冥漾喜歡吃什麼、穿什麼、興趣有哪些的這種私人問題以外,重點就剩一個,別再說妖師的事了,褚冥漾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對此冰炎不以為然,他們是沒跟褚冥漾相處過才會這麼認為,褚冥漾異常的聰明,而且只要開眼,他確信以褚冥漾的性子即使遇到低階鬼族也不會吃虧。

反正等中午碰面再見機行事吧。

 

 

褚冥漾生了悶氣生了一上午,倒是把衛禹和那隻奇怪的螃蟹的事情給拋到腦後。

他調整好心情,到客廳發現冰炎依然在看新聞。

「又是不小心轉到的?」他不小心刺了一句。

「不。」冰炎說,「你們這裡很多鬼啊。」

「啊?」

「被權力腐蝕靈魂的人只會墮落鬼道。」冰炎指著螢幕上幾位官員,「而他們造成的傷害也會反射到自身,會加速鬼化的速度。」

「哼。」褚冥漾只看了幾眼,「反正他們什麼也不怕。」

「他們怕報復。」冰炎說,「做了虧心事的人總是擔心他人的報復。」

「那也得他們有羞恥心才行。無恥之徒根本不怕報應。」

「他們的下場不會太好。」冰炎說,「你準備好了的話,就走吧。」

「嗯。」褚冥漾檢查了一下隨身物品,「都好了。」

他們腳下又亮起褚冥漾曾經見過的繁複陣法。

「這是移動陣,能夠把人送去指定地點。」

「真方便。」褚冥漾驚嘆,他們已經來到一處綠意盎然的後院。

「跟我來。」冰炎邁開大步,褚冥漾緊跟其後,一邊好奇地探頭探腦,把早上的不愉快暫時忘了。

 

 

冰炎把他帶到一間和室。

褚冥漾心中有股奇怪的感覺,這裡給他的感覺異常熟悉,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嗨。」

和室裡有一名男生正等著他們,長得乾乾淨淨,給人的感覺很治癒很舒服,他笑著向他們打了招呼。

「嗨。」褚冥漾突然放鬆下來,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面對這個男生時心中湧現了一股懷念感,而且他直覺知道這個男生不會為難他。

 

「你好,我叫白陵然。」男生微笑,「你可以叫我然。」

 

「然。」褚冥漾順口叫了出來,彷彿已經叫了千萬遍似地那麼自然,一點彆扭都沒有,「那你可以叫我漾漾。」他毫不猶豫地就賦予對方叫自己暱稱的權利,他自己也不懂是怎麼回事。

 

「漾漾。」白陵然叫得也爽快,「我有煮一些小點心,等等請你嚐嚐。」

 

「一定很好吃。」褚冥漾笑著說。

 

兩人相談甚歡,冰炎在一邊倚著門,無趣地看了他們幾眼。

 

 

 

 

 

白陵然準備的午餐很美味,褚冥漾總覺得就連味道都很懷念。

 

「對了,冰炎有跟我說你會給人開眼。」吃完飯後,褚冥漾試探性地提起,「他也說我只要開眼我就能學超能力……」

 

「你為什麼想學?」

 

「為了賺錢。」褚冥漾坦白道,「我的家境並不富裕,所以就算現在求學我也還是有在兼差賺些零花錢。」

 

「沒有想過過來我們這個世界住嗎?」

 

白陵然的問題超乎褚冥漾預想,他略為思考了一下,「原先沒有考慮到這層,但是我想應該是不會吧?畢竟我的家人都在我原來的世界。」

 

「但是我有聽冰炎說,你想進入Atlantis學院就讀,那所學校是住宿制喔。」

 

「欸?」褚冥漾這下真的訝異了,「可是你們不是可以靠移動符瞬間移動嗎?那為何強制住校?」

 

「並不是。」白陵然頓了頓,「我不是那所學校的學生,還是讓冰炎給你解說比較好。」

 

原本從頭到尾都在閉目養神默不吭聲的冰炎睜開眼睛,似乎還有意無意地瞄了白陵然一眼。

 

「學校並沒有強制住宿,但是以一個外行初學者來說,住校能夠穩定和催化你的力量,並且校內一切環境都由系統控制,可以獲得最良好的提昇。」冰炎說,「許多老手也一樣選擇住校。」

 

「那住宿多少?」褚冥漾有些擔憂,他可沒那預算去付額外的住宿費,光是學費就不知道多少了。

 

「在校生住宿是免費的。」

 

「咦?」褚冥漾充滿驚喜,忙再問:「那學費呢?」

 

冰炎想了一下,「一學年折合你那邊的貨幣大概一萬到兩萬吧。」

 

褚冥漾簡直要暈倒了。

 

「你們……學費這麼便宜?」他簡直不敢相信,「冒昧問一下,你們超能力世界也有詐騙集團嗎?」

 

冰炎的嘴角抽了抽,似乎想巴褚冥漾又沒巴下去,「詐騙集團到哪都有,但是我們是學校!」

 

「喔……」

 

「漾漾,要不要考慮一下?」白陵然笑著問,「我也看得出來你力量很強,最好是待在能讓你安定的地方。你現在正在被鬼追吧?」

 

「啊,是你委託冰炎來保護我的嗎?」

 

「怎麼這麼問?」

 

「知道我會被鬼追的應該就是冰炎和委託者了吧?」褚冥漾明白指出,「不然連我這個當事人原先都不知道啊。」

 

「你很聰明。」白陵然笑了笑,「不過正式委託者不是我。」

 

「那就是你也認識?」褚冥漾的口氣變得比較強硬了些,「我能知道為何他派人來保護我,自己卻一直躲著不肯現身嗎?」

 

「她沒有躲。」白陵然輕聲道,「漾漾,她很忙。但是我可以透露,她對你心存愧疚,所以我希望見到她時,你能夠不那麼苛責她。」

 

褚冥漾撇撇嘴,心裡頗不是滋味。

 

「──當然,還有我。」白陵然補了一句,褚冥漾只當沒聽見。

 

 

 

 

 

白陵然讓褚冥漾先去淨浴,褚冥漾泡在寬敞舒適的浴缸中,適宜的溫水暫時緩駐了他紛亂的思緒。

 

白陵然肯定也是知情者,而且和委託人很熟,還說希望自己別太苛責他們……

 

那得看是什麼樣的理由。

 

褚冥漾賭氣地想,按照剛剛他對白陵然的感覺猜測,他們搞不好以前就認識了,而且還很熟,不然他不可能對一個剛見面的人就這麼放下戒心。

 

超能力不知道有沒有操控或是修改記憶之類的手法,不過這肯定是有的吧,就算是普通人,只要在言語上多加暗示和一些混亂的元素,就能虛構出一段根本不存在的記憶了,這可是有人實驗過的。

 

如果說普通人都能靠暗示來達成虛構記憶的目的,那這些超能力者搞不好能夠反過來抹消記憶──何況人類的大腦很脆弱,隨便一碰撞可能就會忘掉不少事情了。

 

褚冥漾看著自己的腳掌發呆。

 

不過,就算他猜中了又能如何呢?而且自己現在根本也就不認識他們,當成陌生人就好了。

 

陌生人三個字讓褚冥漾心裡彷彿壓了顆大石,沉甸甸的。

 

他甩甩頭,決定把這感覺拋到一邊,按照原訂計畫,開眼,轉學,賺錢,然後回家讓家人過好日子。

 

 

 

 

 

 

 

 

 

 

 

 

 

 

昀羲碎念:

回家以後發現弟弟車禍,所以所有家事又落在我頭上,還得出門幫他買宵夜……

害我到現在還沒洗澡

字數只好明天補了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