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其實並不清楚開眼會造成什麼影響,然只讓他盤坐在和室的正中央,閉上眼睛。

他聽話閉眼,暗暗想著難道沒有什麼感受自然呼吸之類的輔佐心訣嗎。

他不知道的是,這間和室早已經畫下繁複的魔法陣,確保開眼與被開眼的人能購得到最大保障。

但是他想的方向沒錯,調整自身狀態能夠讓效果加乘。

然的雙手貼在他的後背,很像是電影中高人要給人點穴的情節,褚冥漾感覺有一股熱流從然的手上流進身體中,以一種堅定緩慢的速度蔓延至全身,他額頭滲出了一些冷汗。

「好了。」然說。

褚冥漾緩緩睜開眼睛。

熱度已經冷卻下來,褚冥漾感覺世界整個都不一樣了,他現在能夠感覺到這間房間傳來非常強的力量。

「感覺如何?」

「嗯……這房間……」褚冥漾琢磨著開口,「我感覺這房間的某種力量很強……」他不大會形容這種感覺,也許就在非洲草原上能夠感受到獵豹傳來的兇猛力量那樣吧。

然微微笑。

「是的,因為這是我們專門用來幫人開眼的地方。」然解釋著,「所有各式各樣的防護和增幅。」

褚冥漾點點頭,他發現自己又出汗了。

「好了,現在我們出去吧。」然笑著說,「我相信你會發現一些有趣的東西。」

有趣的東西?

褚冥漾半信半疑地跟著然經過後院,那裡有個鞦韆,鞦韆旁邊似乎有一個男孩和女孩,帶著淚撲過來,『漾漾,不要看!』

「怎麼了,漾漾?」然再前方發現褚冥漾停下不走,望著鞦韆發愣時心中有點戈磴,「鞦韆有什麼問題嗎?」

然的臉和那個小男孩重疊,褚冥漾有些恍惚,他搖搖頭,重新定神,「沒,只是想很懷念。」

「懷念?」然有些擔憂,漾漾不至於才剛開眼就什麼都想起來了吧?

「嗯,我家住鄉下,那裡鞦韆比較多,搬到都市唸書後就不常見到了。」褚冥漾答道,「通常要去公園才有,也不是每個公園都有鞦韆。」

「這樣啊。」白陵然了然地點點頭,既鬆了一口氣又有些失落。

兩人來到原先的招待室,冰炎正在那裡翻報紙。

「報紙上的圖會動?」褚冥漾眼尖地發現報紙上的圖片會自動變來變去,「這就是有趣的東西?」

「不只。」然指著前面的花園,「你看那邊。」

褚冥漾看到有好幾道透明的影子在空氣中飄盪,看起來似乎正在彼此戲耍。

「那是大氣精靈。」然說,「在我們這裡很常見到,空氣越是純淨他們的力量也就越強。」

褚冥漾點點頭,他終於看到萊恩口中說的大氣精靈了,「他們會說國文嗎?」

「他們基本上不說話的。」然解釋,「他們是直接跟人做腦部交流,所以甚至也沒有語言隔閡。」

真棒,這不就是免費翻譯機?

褚冥漾又在打著口翻的外快主意了。

一旁的冰炎接收到褚冥漾的心聲,又看看然,決定暫時把褚冥漾的真面目給放在心裡。

不明所以的然依然和褚冥漾有說有笑,「你們那裡也有,但是數量比較少。因為環境污染,許多大氣精靈要成型非常困難。」

「嗯,我們那邊確實污染很多。」褚冥漾應道,「這個有超能力治嗎?」

「沒有。」白陵然說,「我們確實可以作到你們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唯有污染這點,我們愛莫能助。」

若是出手幫助他們世界淨化,那人類肯定會認為反正可以淨化就繼續污染下去,甚至是變本加厲,這就是劣根性。

「喔。」褚冥漾點點頭,倒也沒有強求。

原本他還打著環保這塊的生意呢。

冰炎嘴角抽了抽,繼續保持沉默觀望。

褚冥漾發現開眼後他可以感覺到空氣中許多細小的流動,至於然和冰炎……打個比方,若說大氣精靈是微光,這兩個人就是超強白光電燈泡,簡直刺眼到不行。

「我現在感覺到的東西就是你們的力量顯示嗎?」他問白陵然,「那為什麼我本身沒有太大的感覺?」

「對。」白陵然說,「因為你的力量太強,有東西在保護你。我只幫你打開了一點點,要是全開,怕會引來不好的東西。」

「鬼啊?」他記得冰炎有提過,「那麼你們有驅魔避邪之類的道士嗎?」他們世界的沒用,這世界的總有用吧。

「有是有……」白陵然有些遲疑,「不過盯上你的鬼不好對付。」

「真的?」褚冥漾疑惑地問,「那你說我很強,打開會引來不好的東西,那現在又給我開眼?另外,要是鬼不好對付,你把我力量全數引導出來,我不是可以直接把鬼滅掉就不用保鑣了嗎?」褚冥漾指著冰炎,「現在他對我來說簡直就是超亮電燈泡。」

「電燈泡……」白陵然的肩膀可疑地抖了抖,冰炎臉色很黑。

「你也差不多。」他冷冷告訴白陵然,「他也覺得你是個電燈泡。」

白陵然:「……」

褚冥漾瞪冰炎一眼,不好意思地說,「因為你們的力量都太強,我想不到其他比喻……」

「沒關係。」白陵然回神,繼續說,「打開你力量是希望你可以自保。至於為什麼不全數打開,你知道欲速則不達吧,我怕力量太強你會控制不住。」他解釋,「就像電燈泡關了很久後卻突然打開按鈕,很容易壞的。」

冰炎瞪著白陵然,這人還真從善如流。

「原來如此。」褚冥漾瞭解地點點頭,他看著然帶著笑意的臉,心情非常複雜。在一邊的冰炎發現褚冥漾已經懷疑自身和白陵然的關係,心中不禁對褚冥漾另眼相看。

他沒料到褚冥漾可以聰明到這種地步。

「那接任務都是去哪接啊?」褚冥漾問,「任務酬勞是按件計酬還是算日薪的?」

「看種類。」白陵然答道,「一般都是去跟公會接,當然各種族也有自己的窗口可以接受委託。」

「各種族?」

「嗯,我們世界不只人類居住。」白陵然笑道,「還有很多其他種族,像你剛剛看到的大氣精靈就是精靈的一支,大致上有分精靈、天使、獸王、妖精、狩人,還有夜行人種,俗稱吸血鬼;惡魔、狼人等等。」

「妖師呢?」褚冥漾衝口問出。

「妖師也是人類的一支。」白陵然避重就輕地說。

 

 

冰炎帶著褚冥漾回到出租的公寓後,褚冥漾詭異地沉默起來。

冰炎見狀也不打擾他,正打算自行回房時被褚冥漾叫住。

「冰炎,我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你知道我和然過去認識嗎?」褚冥漾的問題早在開眼後就一直盤旋在腦海,所以冰炎也不訝異褚冥漾會問他。

「嗯。」冰炎想了想,肯定地點頭,他認為出事前多少透漏給褚冥漾知道一些訊息會比較好,免得完全無知的褚冥漾碰上誘拐販,到時候他花言巧語把褚冥漾哄過去就糟糕了。

褚冥漾的臉色很沉,「那你知道是不是他們有對我的記憶動手腳?我完全想不起來過去的片段。」嚴格來說,他不記得是正常的,誰能夠把小時候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

但是當他看到那段殘像後,他仔細回想,發現其中一個不大不小的怪事:他完全沒有六歲那年的記憶。

六歲已經是記事的年紀,縱使記不得一整年中都在做什麼,但是至少會記得一些小事,比如和哪位同學吵架或是打架,或是去哪裡玩什麼的。

而他的記憶似乎連七歲都被刻意模糊了──找天回去要問問張大媽。

「對記憶動手腳大概有吧。」冰炎說,「為了保護你。」

褚冥漾瞇起眼,「這讓我很不愉快。」他說,「那種明明就應該認識卻是陌生人的感覺很糟糕。」

「我相信。」冰炎說,「那你有想過然見到你時明明就認識你卻得裝作不認識的感覺嗎?」

褚冥漾啞然。

半晌,他妥協似地吐了口氣,「保護保護,好吧,我承認我到現在除了一隻鬼要來找我麻煩以外一無所知。那隻鬼是有多大本事,搞得我必須失憶被人收養現在還要派保鑣?」

「本事大到讓人恨不得他不存在。」冰炎說,聲音陡然變得冷酷,「他原先是地方神明,後來貪求更多的供品而走上了邪路。吸收了人類的慾念和扭曲而變得強大──他不會死,也不會消失──只要有一人心中有貪婪,他就永遠不滅。」

褚冥漾呆滯了幾秒鐘,「這也太大隻。」

 

「就因為他如此地難對付,所以然他們才會不計代價地保護你。」冰炎說。

 

褚冥漾沉默半晌,「那他如此難對付,怎麼我的保鑣只有你一個?」

 

「要是一下湧進一批人,你不會被嚇死嗎?」

 

「不會。」褚冥漾鎮定地說,在冰炎訝異時補充說明,「我會自己走到精神科,看是我瘋了還是世界瘋了。」

 

冰炎:「……你不是應該省錢嗎?看精神科很貴吧?」

 

「喔,你居然還有理財概念啊。」褚冥漾驚訝地說,「我以為你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公子哥呢。」

 

冰炎:「……」

 

「錢要省,腦袋也得顧呀。」褚冥漾理所當然地說,「腦袋故障要怎麼賺錢?不該省的本來就不能省。」

 

像他給家裡的錢從來都沒少過。

 

冰炎突然之間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評價褚冥漾──奇特或許是最貼切的形容詞。

 

「對了,如果真的那樣,我可以向你們公會求償嗎?精神賠償之類的。」

 

更正,是奇特的錢鬼。

 

 

 

 

 

 

 

 

 

 

 

 

 

 

 

 昀羲碎念:

其實太陽花是驚蟄對吧,把多數原先睡在土裡的懶蟲給嚇醒了(←被嚇醒的一個

台灣還有好多事情要監督啊!政府你嘛幫幫忙!

 

這篇只要把比較正經的部份帶過去後面就是居家歡樂啦~應該啦XDD

畢竟現在漾漾雖然很聰明但是異能使用還不熟練,沒辦法讓黑袍滾出去~www

 

 

0419

呃啊我忘記補上了我是笨蛋……

最近HP又大爆發,所以心又被帶跑了勾咩~

不過另一方面也是因為HP只有七本翻起來比較容易啦………不像特傳好幾本……OTZZZ(找資料和翻閱都比較不順手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