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當天就轉移了,不過他確認可以藉由傳送陣瞬間往返的時候決定瞞著親友,也就是張大媽他們。

雖然那隻超大的臭鬼現在連個影子都沒見著,但是有備無患,如果被那隻鬼發現自己的親友,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

至於聯絡,他只需要每週固定聯絡一次就可以了,但是他勢必得告訴小周,如果小周如願跟他一起上了同一所學校卻發現他早就轉走了的話,那事情會一發不可收拾。

「我可以幫你處理他們的記憶。」冰炎說,「你們村的人人不多,一百多人黑袍還應付得來。」

褚冥漾嘴角抽了抽,「免了謝謝。」雖然說是超能力,但是誰曉得有沒有後遺症?先說他,搞不好他要是沒被腦入侵智商還更高的。

冰炎對褚冥漾這種自抬身價的想法感到無言,雖然褚冥漾本身真的非常聰明,不過一般也不會這樣想吧?

「那你住宿問題怎麼解決?」冰炎問,「學校普通宿舍在開學第一日就全滿了。」

「欸?」褚冥漾呆了一下,然後思索著問,「你覺得學校會不會准我在教室打地鋪?」

「……」

「開玩笑的。」褚冥漾聳聳肩,「要是宿舍滿了就通勤啊,雖然你說住宿有助穩定,不過我想我還是需要通勤。」他還得幫房東顧房子,他很有責任心的。

「你可以做一個式神或是使役,如果只是清掃這種程度。」冰炎建議,「這個很簡單,只需要一根頭髮和一點唾液。」

「真的?」褚冥漾來了濃厚的興趣,「怎麼做?」到時候他作一票成立清潔公司,還不用付錢,多好!

冰炎:「……你能不要每次都想到錢上去嗎?」

「不可能,賺錢是我必備的技能。」褚冥漾倒也挺坦白,「而且說實話,賺錢是我的興趣。」

看得出來,只要對話過都可以明顯感受到褚冥漾對於賺錢的渴望。

不過明明就是個愛錢鬼,卻叫人討厭不起來,或許是因為褚冥漾本身的魅力?

冰炎把褚冥漾和夏卡斯做了比較,得出如此結論。

 

隔天冰炎就帶著褚冥漾到學校報到了。

褚冥漾覺得這世界簡直太神奇,到處都是商機,恨不得自己多長四隻眼睛耳朵,多看多聽才有主意。

「你是在一年C班。」冰炎告訴他,「學校是依照能力分班。」

「總共幾個班?」

「只有三個。」

「這表示我能力很弱?」褚冥漾皺眉,聽然的說法,他還以為自己是個BOSS級人物呢。

「不算是,雖說是末段班,不見得能力就差,主要是比較像是放牛班,因為班上會有對立的家族或是世仇。」冰炎說,「雖然在校是可以復活的,不過我奉勸你別死,因為除了很痛之外,我們醫療班有人喜歡偷器官,你復活後還得檢查一下自己的內臟在不在。」

「啊?」褚冥漾愣了一下,「偷內臟?」

內臟也可以偷?

褚冥漾霎時閃過器官販賣的黑道消息。

「不是那樣。」冰炎一秒打破他的妄想,「主要是九灡喜歡蒐集內臟,骨骼之類的,概括來說就是屍體,他很喜歡研究這些。」

原來是學術研究嗎?

褚冥漾思索了一下,「研究屍體?」這聽起來蠻像法醫之類的。

「嗯。」冰炎說,「到了,這是你的教室。每天早上八點以前會固定在這裡,不過八點之後會去散步,到時候你要用衝浪板追教室喊它的名字它才會停下來讓你進去。」

也就是說不要遲到就可以了吧。

褚冥漾問,「教室的名字?」

「嗯,你這間叫做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冰炎說,「記得,別喊錯了,不然教室會像踩扁蟑螂那樣把你踩死。」

「放心。」褚冥漾淡然地說,一點驚悚的感覺都沒有,「我有辦法應付的。」

「你有什麼辦法?」冰炎詫異地問,「你已經記起來了?」學校不乏過耳不忘的天才,褚冥漾是其一也不奇怪,何況他也確實聰明。

「沒,我不擅長記人名。」褚冥漾說,「不過我猜只要我喊前面那位帥哥、不是,是偉大的教室請等一下,那全部的教室大概都會停下來。」

「……」

 

不過褚冥漾還是把教室的名字給筆記了下來,順帶把其他所有教室的名字都記上,並在後面標示了諸如偉大、帥氣、雄偉、霸氣等等讚美之詞。

 

 

其他事項都弄好後,既然褚冥漾決定通勤,冰炎就帶他去坐接駁車的地方,那裡褚冥漾真的覺得自己的視野又被刷新了一遍。

這些動物是接駁車?

「這是董事從校外帶回來的,你可以挑喜歡的坐。」

褚冥漾東看西看,挑了一隻外型雖然巨大但是模樣可愛的貓公車。

「那你今天就搭這東西回家吧。」冰炎說,「提早適應異界的交通工具比較好。」

褚冥漾想也對,「那我要在哪一站下車?」

「牠會直接送你回家,就是你住的地方。」冰炎說,「因為已經很久沒人搭乘了,所以接駁車都會直接送到目的地。」

「這樣啊。」褚冥漾點頭表示瞭解。

「不過你要小心別吐出來,不然牠會把你丟出去。」冰炎繼續說,「到時候被丟到哪裡我還得去把你撈回來,很麻煩,所以你最好別吐。」

「吐?」褚冥漾信心滿滿,「放心,我不暈車的。」

冰炎挑眉看了他一眼,那神情似笑非笑有些看好戲的味道在,「那就好。」

褚冥漾搭上了車,一開始很正常,不過當貓公車開始啟動後,車座位立即就變成血淋淋的內臟和血管。

褚冥漾抽了抽嘴角,瞬間很想抽打某個不盡責的黑袍保鑣。

然後他從書包裡拿出美工刀,因為要隨時把握時間做拿來賣的手工藝,所以他包裡都是各式各樣的小巧道具。

「你覺得我從內部捅破你的血管或是內臟,你會不會失血過多?」

褚冥漾感覺到公車一震一抖,瞬間又變回了正常的車內空間。

人都是欺善怕惡的,看來這世界的動物也不例外。

褚冥漾把美工刀收回包裡,滿意了。

 

然後當他一到家時,他就發現冰炎有些臉黑地等著他。

褚冥漾默然了一會,想起冰炎建議他適應異界的交通工具卻沒提醒他有傳送陣可以使用,他先把自己居然被對方耍了一回的帳記下,再自我告誡以後絕對不再犯這麼愚蠢的錯誤。

「我聽你被接駁車黑單了。」冰炎嘴角微抽地說,「你做了什麼?真拿美工刀威脅牠?」

「我沒有威脅牠,我只是詢問牠。」褚冥漾澄清,振振有詞,「而且你也沒告知我裡面的環境會變化,這是你告知不周,嚴格來算責任要在你頭上。再來,你明知道裡面環境會變化成那種令人不舒服的環境,還只語意不明地要我別吐,這是知情不報,不管是出自於陌生人善意的提醒或是保鑣應盡的職責,你都不合格。如果有人專門給你打分數的話我只會給五十九。」

冰炎沉默,褚冥漾這種人真的需要保鑣嗎?

感覺鬼族對上他也會被他噎死,直接魂飛魄散。

褚冥漾其實沒他表現出來的鎮定,當下也不過就是唬那貓公車,沒要真的切血管刺內臟,要是血液流出來的量大到把他淹死怎麼辦?

把褚冥漾的想法給聽全的冰炎又無言了,褚冥漾故弄玄虛的本事可真大,是不是?

「確實有一種單位是專門檢視袍級執行的任務圓滿與否的。」冰炎默了一下,決定轉移話題,「叫做巡司。」

「巡司?」褚冥漾確實很好奇,就順著話題轉了。

「嗯,幾乎都是在檢驗其他袍級任務,和負責內勤的。」冰炎說,「但是對於在外執行任務的袍級來說,不算是特別討喜。」

「啊,因為會挑毛病嗎?」跟他們學校的糾察隊大概是同樣的原理。

「對,差不多意思。」冰炎點頭,又順著給褚冥漾講解了一些公會運作的方式,等他講解完,褚冥漾順口說了。

「為了你今天耍我,所以晚餐你負責做。」褚冥漾懶懶地攤在沙發上,「魂都被嚇掉一半,沒力氣了,你要負責補償我。」

冰炎無言了一下,後來想想,也確實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腳,便問,「你要吃什麼?」

「青菜。」褚冥漾一時想不到菜單就隨口說了一句,然後閉上眼假寐,貓公車內臟的景象讓他疲憊不已。

冰炎沉吟了一會表示理解,就去準備了。

那晚,兩人的晚餐全是綠色蔬菜,褚冥漾雖不是肉食主義但是看了一桌綠色也眼抽,痛心疾首地決定教導冰炎可愛的家鄉話。

「我以為你說的真的是青菜。」冰炎冷哼。

「就算我說的真是青菜好了,哪會有人準備十盤不同青菜的?」褚冥漾瞪眼,「青江菜、小白菜、波菜、莧菜、紅莧菜、芥蘭……另外這四盤是什麼?」

「是我們世界的蔬菜。」冰炎道。

褚冥漾呆了一會,懷疑地問,「不會普通人類吃了就斃命嗎?」

「你已經不是普通人類了。」冰炎睨他一眼。

「……好吧,多謝提醒。」褚冥漾轉頭去看一桌的綠色,「你準備的,你負責解決。」褚冥漾把自己能吃的份量都挑完後,把其他剩餘的部份丟給冰炎,「不要浪費,浪費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冰炎一頓,發現褚冥漾剛剛無意識用了言靈,自己要是沒吃光這桌菜很可能真的遭天打雷劈,嘴抽著拿出電話。

「我一個人吃不完。」他說,「我叫人過來。」

「請便,不要破壞家裡就好。」褚冥漾無所謂。

然後當冰炎打完電話說完一串日文後,褚冥漾家裡就出現了一對兄弟,黑髮黑眼,褚冥漾眼神瞬間亮了。

原來那個見鬼的超能力世界也有東方人,他好感動!

剛到的夏冬兄弟對褚冥漾的放光雙眼面面相覷,這人怎麼用一種極度感動的眼神看著他們?他們沒做什麼吧。

冰炎:「……」

 

 

 

 

 

 

 

 

 昀羲碎念:

勾咩事情耽誤到了!!!

我找不到要用的布尺!!!!快瘋了我!!!!

 

7/30補充:

對不起部落格更新最近超不給力,原因是因為九月十月我完全沒空,所以我得在八月底前搞定九月原創本、十一月HP本和十二月CWT的重入本(十二月我決定就出既刊,明年二月才有新肉吃

原創本(昀羲的家庭聯絡簿,教你週記靈感怎麼寫)已經弄完了,所以正在拼HP本,最近可能依舊維持不給力的狀態…………

請大家見諒OTZZZZZ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