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那是個行動派,說做便做,當晚就殺進黑館找傳說中的漾漾了。

褚冥漾對環境變化不如哨兵明顯,但是捕捉目標的精神波動卻很拿手,所以當他一發現亞那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時,他反射性地發出了針對性的精神攻擊。

精神被褚冥漾強力一撞,亞那瞬間覺得自己有點暈眩,接著又收到褚冥漾傳來的精神暗示,就這樣直接撲地了。

「咦,冰炎?」褚冥漾有點遲疑地暫停攻擊,「好像不是啊……呃,請問你是誰啊?」

「嗨,漾漾,我是亞他爸爸,你能把精神壓制先收回去嗎………」亞那臉貼地,雖然樣子頗狼狽,不過他很高興。

果然妖師家出來的嚮導就是不一樣,簡單一招精神攻擊就可以晃暈他,雖然要打敗他還早就是了。

「亞他爸爸?」褚冥漾疑惑地歪歪頭,「是草莓葛格那類的嗎?不好意思,我對守世界不太熟。」

被拿來和草莓葛格相提並論的亞那爸爸,「不是,我是亞的爸爸。」

「亞的爸爸?」褚冥漾終於意會過來,但是更困惑了,「亞又是誰啊?」

「小亞竟然沒告訴你他的真名嗎!」亞那深深震驚了,「就是冰炎啊,他本名叫颯彌亞,我都叫他亞。」

「喔,你好。」褚冥漾呆呆地說,「抱歉,剛剛沒聯想起來。」只是覺得眼前這人和冰炎長挺像。

「沒關係,現在認識就好了。」亞那高興地說,「你們現在當鄰居有點可惜,我是覺得直接同居比較好,以後可以互相慢慢了解彼此……」

「呃,同居?」褚冥漾很茫然,眼前這個人是用言語在對他進行精神攻擊嗎?為什麼他完全聽不懂?

「對呀,不然還浪費時間多可惜,住在一起最能有效快速了解彼此,婚前多磨合,婚後少摩擦嘛。」亞那振振有詞。

但是褚冥漾頭更暈了,這人是個哨兵吧,可是為什麼總是能使出困惑敵人的精神攻擊呢?

「喔瞧我都忘了,來,這是見面禮。」亞那拿出一個口袋包,從裡面翻出了好幾袋零食。

「這是我從原世界買的,聽說你很喜歡吃這幾家的。」

褚冥漾雙眼放光,居然有他最喜歡的泡芙,還好幾袋!人生簡直不能更幸福!

於是褚冥漾就被亞那用區區幾包泡芙收買,乖乖中了亞那的花言巧語攻擊--和冰炎在一起,有泡芙吃。

 

等冰炎回到黑館感應到自家父親和褚冥漾待在一起時就暗叫不妙,但是太遲了。

亞那已經把褚冥漾認作是準媳婦了。

「我和漾漾說好了,你們的關係最好公開。」亞那見到冰炎踹開大門衝進來時,還一臉興高采烈,「不然漾漾的信息素要是漏出來的話,難免會有其他人過來搶……

冰炎臉都要黑了,「我和他才認識四天!」

「那有什麼,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嘛。而且即使你最後不想娶漾漾當媳婦,這中間漾漾也願意當你的嚮導啊!」亞那轉過頭去,「對不對,漾漾。」

「嗯,當嚮導沒問題。」褚冥漾滿嘴泡芙,腮幫子鼓著像松鼠,敷衍地點點頭以後就繼續他的消滅泡芙大業。

「你看,對外只需要說他是你的嚮導就可以了。」亞那說,「不然如果一下訂婚卻退婚的話,妖師會暴動的。」

你還知道啊。

冰炎的臉色還是很黑,不過至少沒那麼黑了。

「好吧,就先搭檔看看了。」冰炎不是滋味地說,雖然這和他預想的結果沒差太多,但是自家父親湊了一腳,總是讓他感覺複雜……

嗯,該怎麼形容這種心情呢……

就好像你被逼婚,然後你高興地找到了可以拿來當擋箭牌的對象不用真的結婚,結果這個擋箭牌被自家父親用食物收買從未婚妻降級成女朋友這種感覺……

真是,太複雜了。

「但是一旦進行精神綁定,你就沒辦法再和其他哨兵結合了喔?」冰炎為防萬一,還是想先確認一下。

「喔,那沒什麼,我可以一次控制好幾個哨兵。」褚冥漾終於完成他的大業,他咂咂嘴,期待地看向亞那,「還有嗎?」

「我今天帶來的你都吃完了。」亞那也很可惜,早知道他就多帶幾袋了。

「控、制,哨兵?」冰炎嘴都抽了,嚮導可以幫哨兵做五感和精神微調是基本常識,大家都知道,但是他第一次聽見控制哨兵這種說法。

把哨兵當傀儡嗎?!

「嗯,要看是哪種哨兵。」褚冥漾歪頭想了想,「白袍程度的話我可以控制五個,紫色一個,黑袍的話沒辦法控制,頂多暗示。」

「我就說妖師家出來的嚮導很厲害吧!」亞那咧嘴笑,「剛剛漾漾還晃暈我了呢。」

居然可以晃暈他父親?

要知道亞那雖然個性天兵,但是哨兵能力可是很強的。

這下冰炎真的開始用審視的目光看待褚冥漾了。

之前因為經驗都不好,導致他對於嚮導這種生物有種不自覺地輕蔑,但是褚冥漾打破了他這種價值觀。

「喂,既然以後要搭檔。」冰炎說,「露幾手給我看。」

褚冥漾聳聳肩,一臉乏味,「不要。」

「為什麼?」

「好累。」

……我請你吃泡芙?」

「好。」剛剛還怏怏說累的人立即拋開那副懶樣,精神抖擻,「我出招了喔。」

……

 

 

 

 

 

 

 昀羲碎念:

好久不見的點文!!(有很久嗎?

是說如果我開昀羲教室教英文,有人有興趣嘛……我想試試英文能不能也向國文和數學那樣玩

有嗎有嗎!

還是大家比較喜歡看數學和國文~?(我是覺得國文最好發揮啦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