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被洛維痛揍一頓後滿腹不爽和委屈,奇怪了他又沒做什麼,憑什麼要這樣被揍啊?

越想越生氣,褚冥漾開始在內心詛咒洛維以後事事不如意了,。

洛維在把褚冥漾揍得半死後就把人扔出去了,倒不是他發狠不治療褚冥漾,而是他現在的情況根本沒辦法使用異能,還不如扔出去給其他人處理。

不過顯然此種舉動完全無法獲得衛禹認同,「洛維大叔,這樣不好,自己犯錯了要勇敢承擔責任知道嗎,你至少應該把冥漾送到保健室。」

「免了。」褚冥漾抱著肚子,說實話他現在渾身上下都痛得半死,實在不曉得該抱哪裡才好,「我去找學長,他應該可以用轉移幫我把這些轉移轉掉………」

「可是……」衛禹看了看自家好友艱難萬分的步伐,轉頭看向洛維,「既然你不送他去保健室,我認為你至少該把冥漾送去找他學長。」

洛維嗤笑一聲,「如果那個冰炎殿下知道前因後果,他搞不好會把人直接殺掉,你確定?」

「什麼前因後果?」

「這傢伙不自覺地用了言靈,才導致我們現在這種狀況。」

「你們?」褚冥漾懷疑地重複。

「冰炎殿下的狀況和我現在一樣,恐怕他是沒辦法用轉移幫你把傷勢轉移掉的。」洛維冷冷地說,「自食其果。」

褚冥漾:「………」這是他害的嘛?

 

 

最後褚冥漾是被狼人管家送到保健室治療的,雖然提爾是眾多學生公認的認臉變態,但是不管怎樣技術確實是一流的,褚冥漾那些皮肉傷提爾只花不到一分鐘就治好了。

「那麼,我就先告辭了。」狼人管家必恭必敬地對褚冥漾說,「以後若是有需要幫助的話,還請再告訴我。」

褚冥漾深深感動了。

原來這學校還是有人情溫暖的。

他在黑館走廊那邊痛得半死地緩慢爬行的時候,是尼羅發現他把他送來保健室的,衛禹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專注在洛維的教育大業上完全不管他這個好友死活。

就算洛維不送他來,衛禹也可以自己陪他來啊。

這什麼有了黑袍不要好友的節奏,這可不行,回頭要和衛禹好好談談人生。

褚冥漾又是一尾活龍後,向提爾問了有關言靈的情況,並且實事求是地問道,「如果說我在無意識中可以使用這麼方便的力量,那在我有意識的情況下,我是不是可以去買樂透?」

提爾:「………你與其去買樂透,還不如跟著你們班長開賭盤,她到目前為止從沒輸過。」

褚冥漾說:「現在沒輸,不代表以後不會輸,我覺得與其壓在不確定因素太多的賭博上,不如壓在數字上,至少每個數字出現的機率可以透過計算獲得,再加上言靈輔助,應該是可以中獎的吧。」

「也就只有你認為歐蘿妲可能會輸………」

「嗯,賭博本來就沒有絕對。」褚冥漾認真表示,「搞不好她下一場就會輸了。」

提爾臉有點黑,他剛剛感受到褚冥漾又不自覺地使用言靈了。

他才跟著歐蘿妲下注的!現在改來不來得及?

 

 

冰炎拐回房間後又有點擔心,又出了門下樓,正巧在樓梯間看到尼羅把褚冥漾給抱了起來,腳下傳送陣一閃,估計是去了保健室。

放心的同時又有點不爽,不過冰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不爽什麼,他想他應該是不爽他現在沒辦法處理褚冥漾的言靈吧。

冰炎煩躁地回到房間,把之後的任務全部轉移後,開始思考他是不是應該趁著還有時間準備時移交大競技賽的負責領隊位置,不然就算他是黑袍,這種狀況下也不會有人心服的。

他拿出手機,等接通後他就單刀直入地問,「夏碎,你負責當大競技賽的領隊吧?」

「冰炎,趁機踢皮球是不好的。」夏碎的聲音很嚴肅,「你應該要想辦法盡快恢復,而不是直接轉移責任給我。」

「你懶得當是因為你弟跑去蘭德爾的隊伍了吧。」冰炎沒好氣,「你自己把人氣跑不肯入隊,這責任可不關我的事情。」

「冰炎,我覺得你還是專心在恢復上,不要關心其他事情比較好。」夏碎的語調很誠懇,「因為消息傳開,有不少好事者都想著趁機K黑袍一頓呢。」

………

「沒辦法,就算是特殊情況,你們還是黑袍,有些人會想去炫耀自己打敗過黑袍也是可以預見的。」夏碎更加誠懇了,「所以你還是趕快恢復吧,不然隨便路邊一個妖道角就把你打趴了,身為搭檔我會覺得很丟臉。」

「夏、碎!」冰炎怒了,就不要讓他逮到對方的小辮子!

「是的,我在。」夏碎愉悅地應道,「需要我過去當你的保鏢嗎?」

冰炎啪的一聲,捏爛了手機。

雖然力氣下降了不過冰炎基本體力還是有,但是當他不小心捏爛手機後他沉默了,因為他現在沒辦法使用復復修來修好手機。

算了,正好誰都找不到他,圖個清靜。

冰炎這樣一想,索性什麼都不管了,倒頭就睡,之前沒休息到的份一次補回來。

 

 

褚冥漾敲了敲房門,沒回應,他覺得有些奇怪,按照經驗,這時候冰炎應該已經怒氣沖沖衝出來叫他閉嘴或是閉腦了才對。

是不在家嗎?

褚冥漾有些躊躇,他是來道歉的。

雖然說他根本沒有印象自己做了任何事,不過如果是自己不小心犯下了過錯,他也不能抱著不知者無罪的心態打哈哈,還是必須要慎重道歉的。

他輕輕推開房門,「學長?」

沒有回應。

他開始躡手躡腳地走入房裡,活像是做賊心虛的小偷。當他推開冰炎的寢室,他就看見一個裸男趴在床上睡得很沉。

平時綁起的銀色馬尾批散在背上,幾縷燄紅錯雜起中更是帶了一股妖異美,殺氣十足的紅眸此時緊閉著,又長又翹的眼睫毛透出一股恬靜。

褚冥漾傻在門口,一瞬間定格住了。

他在原地恍神了不知道多久,才終於清醒過來,急急忙忙地退了出去。

 

回到房間的褚冥漾拍著心跳失序的胸口,萬分不解為什麼冰炎睡著的模樣能給帶來如此巨大的震撼。

他思索了很久,直到晚上睡覺前他終於找到了答案。

因為畫風不對,想想嘛,平時殺氣四溢的人突然乖巧寧靜地睡覺,任誰都會被嚇到的,而且冰炎還裸睡呢。

雖然下半身蓋著被子也不減震撼威力啊。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