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換好婚紗,抱著壯士斷腕的必死決心,往會場走去。

不穿裙子娶不到老婆,這是必須置死地而後生的艱鉅任務!

冰炎板著一張臉,腦海中不斷幻想結婚後要用什麼姿勢體位來標記褚冥漾,原諒他,他不是猥瑣,只是他必須依靠這種幻想來轉移注意力,不然他覺得他會直接把婚紗撕爛。

其實他也可以穿著牛仔褲和襯衫結婚啊,為什麼要換婚紗呢?

冰炎此時正體驗著小美人魚變成人類後,每走一步就心如刀割的痛苦,身為alpha哨兵的自尊心被純白婚紗給吞食得一乾二淨。

但是,冰炎是個黑袍!

所謂的黑袍,就是心性具有無比的韌性及任性!

不能只有他一個alpha哨兵穿婚紗,既然現在覺得丟臉,就把它變成往後一等一的潮流!穿出前衛!穿出品味!引領時尚風潮!

於是,冰炎在進入會場前作好了完美無缺的思想轉換和心理準備,當他一腳踏入會場後,原先的嘈雜吵鬧都像是被他按下了靜音鍵。

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冰炎身上,到底是驚嚇還是驚豔?

冰炎想,必須是驚豔!

他笑吟吟地走到褚冥漾旁邊,挑眉看褚冥漾有些傻呼呼的臉,問:「怎麼,看傻了?」

褚冥漾愣愣地點點頭。他真沒想到冰炎會穿婚紗,一直以為是白西裝呢。

冰炎心情更好,愉快地聽牧師宣佈誓詞,直到牧師宣佈新郎可以親吻新娘時,褚冥漾還是不在狀態,顯然冰炎的婚紗模樣震得他魂不守舍。

「褚,我是新娘,你是新郎,你要負責吻我。」冰炎惡劣地提醒褚冥漾,褚冥漾先是呆了三秒,然而迅速紅了整個身體。

不誇張,不只是臉,渾身都紅了,穿著白西裝的他簡直就像是一顆草莓沾著純白奶油。

冰炎繼續等在原地,也不動作,好整以暇地看著褚冥漾眼神左閃右躲,神情慌張害羞。

然後,這一幕給妖師家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受到一萬點傷害!

他們果然做錯事了!而且還是搬了艾爾斯岩來砸自己的腳!

 

褚冥漾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顛起腳尖往冰炎嘴上親,沒關係的,就當作在吃奶油蛋糕!

 

妖師家覺得,這已經不式艾爾斯岩的等級,而是隕石雨!

他們的血條被清零了!

當然,其他人也是,不過原因不一樣,他們是流鼻血流光的。

 

冰炎和褚冥漾大概是史上最不敬業的新郎和新娘了,因為他們當眾接吻完以後就消失了,完全沒和其他人打招呼,連敬酒都省了。

為什麼呢?因為擦槍走火,他們得趕緊滅火,不然星火燎原,兩人的信息素一釋放出來,一整屋的人都得跟著發情了。

所以眾人特別理解、特別體貼,誰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遛鳥,所以兀自談笑風生,完全不介意新郎新娘跑哪去了。

除了妖師家,目前還沒回重生點,依然原地挺屍中。

恭喜冰炎對妖師家,終於挽回一勝,而且是必殺的一勝!(雖然是因為妖師的招數反射到他們自己身上的關係)

妖師們連鬧洞房計畫都忘得一乾二淨了,當一股刺鼻的信息素瀰漫了整個會場時才熊熊想起,對啊,他們忘記對鬼族搧風點火要他們來現場搶親了。

但是……褚冥漾和冰炎已經走人了,鬼族還能搶什麼?

沒得搶,那就鬧唄,所以鬼族們浩浩蕩蕩在會場揭竿起義,鬼族們都是萬年光棍團,這次出師打得名號就是要脫離光棍,但是耶呂嫌四個字太長,所以簡略成要脫光,於是就看到一群鬼族在會場大叫著脫光脫光,我們要脫光!

凡斯默默地想了一想,默默地閃到角落,默默地召喚朱雀,把鬼族統統燒了遍。

「怎麼感覺好像把人騙來之後一頓拳打腳踢?」白陵然看著倒了一片的鬼族,開始有點憂心妖師的名聲。

「計畫趕不上變化,漾漾雖然離開了,也不能讓鬼族們在婚禮上大叫脫光,多沒品味。」褚冥玥嫌棄地把一名已經挺屍的鬼族踢到一邊。

「也是啊。」白陵然點點頭,「回頭給他們安排一下聯誼就是了。現在,我們去幫凡斯燒。」

於是妖師家再度順利得到免費無害的出氣沙包。

鬼族們:我們的人權呢?不要搞種族歧視!要關愛我們!

所以妖師們關愛地對鬼族送上了精神衝擊波。

「小玥,你真狠的心啊。」白陵然嘆道,「怎麼讓一群光棍看情侶秀恩愛?」

「你也是。」褚冥玥冷靜地說,「你比我更糟糕,直接升級限制級。」而且主演的演員還是鬼族自身,一群鬼族看到他們老大耶呂和老二安地爾搞基,直接陣亡了。

新世界好危險,他們不想繼續航行了。

 

 

冰炎拉著褚冥漾奔回新居後,快手快腳地將兩人脫了個精光,褚冥漾原本以為接下來陣地就會轉回到床上,沒想到冰炎把兩人的衣服交換後,對他說道:「換上吧,我也想看你穿婚紗。」

褚冥漾本身就沒有什麼性別概念,所以對穿婚紗也不怎麼牴觸,更何況他本來就是個OMEGA,便聽話地將婚紗接過去,準備換上。

冰炎自己則是換穿起褚冥漾的白西裝,當他換好時,褚冥漾還在跟婚紗纏鬥,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冰炎覺得下腹已經硬到不行,真想不管不顧地直接埋入那柔軟的身軀,不過要看褚冥漾穿婚紗的堅定意念還是戰勝了欲望,忍著有精不能噴的痛苦,冰炎體貼地幫褚冥漾換上婚紗,在過程中看到褚冥漾的四角褲時開啟了新妄想,應該要內外兼具,下次讓褚冥漾換白色蕾絲三角褲好了……

天雷勾動地火,冰炎妄想至此,已經按耐不住,將褚冥漾狠狠得拆吃入腹。

 

 

 

「我不是說了,懷孕期間要避免激烈的性行為嘛!」醫務室中,褚冥漾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模樣活像是沾鍋弄焦的魚,被人翻來覆去的煎了又煎,面如土色。

喵喵指著冰炎破口大罵,術業有專攻,在專業領域上,喵喵可是最無法忍受病患不配合的。

雖然說冰炎和褚冥漾不能算是病患,但是喵喵已經給他們安上了病名,冰炎是精蟲滋生過旺症,褚冥漾是呆頭呆腦無情商症,都是沒藥醫的!

等喵喵終於罵到心滿意足以後,才把檢查報告甩在兩人臉上,語氣平板道:「漾漾,恭喜你,你現在等於三條命。」

「啊?」褚冥漾和冰炎面面相覷,都一臉懵逼。

「這是非常罕見的情況,漾漾你懷的是雙胞胎。」喵喵面無表情,「所以到時候胎兒出生時會很危險。」

在新婚後第二個禮拜,褚冥漾感覺身體變得很重,冰炎緊張下帶褚冥漾來找喵喵看看,沒想到褚冥漾居然懷了雙胞胎。

也不是沒有omega生出雙胞胎的例子,只是一般來說,omega懷得是雙胞胎的話,畢竟會比一胎更耗費精神體力,所以性事能免就免。

冰炎愣了愣,立即被要初為人父的巨大喜悅給淹沒了。

「雙胞胎的話……」褚冥漾倒是沒有冰炎那麼興奮,反而還一臉為難:「他們不會搶我的奶喝吧?」

最近褚冥漾很愛喝奶,牛奶羊奶來者不拒,冰炎本很樂意提供自己的奶給褚冥漾吸收吸收,不過現在因為鄰近預產期,只好作罷。

「放心,絕對不會短少你的份。」冰炎湊到褚冥漾耳邊細語,手還不安分地在褚冥漾腰間掐了一把。

喵喵轉頭,再轉回來時已經嚴肅地戴上了墨鏡,這裡還有單身女beta在呢。

 

 

 

 

昀羲碎念:

趁著颱風假碼碼字,我好想要休假TT口TT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