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1. 人物崩壞、BUG存在、出現什麼都不奇怪。
  2. 宗主才是最大的偽裝者。
  3. 我愛各位,但是最愛飛流(咦
  4. 有錢、任性、要聽話。
  5. 無相關系列短篇集,博君一笑。
  6. 忘了說是靖蘇和藺飛,大概。
  7. 各路人士持續掉線中

 

 

 

 

 

蘇腐的祕密(以下試閱)

飛流覺得熱

飛鴿傳殊

 

 

 

 

蘇腐的祕密

  梅長蘇,化名蘇哲,本名林殊,因為諸多事由背負著許多祕密,帶著江湖第一大幫江左盟進駐金陵王都。

  江左盟的人大部分是赤燄舊人,他們都知道,梅長蘇因為火寒之毒身體不好,又思慮過甚,常常惹得宴大夫跳腳。

  但是他們不知道,梅長蘇埋在心中的最大祕密,這個祕密甚至只有常常跑來蹭飯欺負飛流的琅琊閣少主藺晨知道。

 

  「我說,長蘇啊……」藺晨一臉感嘆地望著梅長蘇的密室,「你這些收藏品是不是該藏起來了?譽王不是說要拜訪蘇府,到時候給他撞見……」

  蕭景琰用過的茶杯、蕭景琰用過的棉被、蕭景琰用過的盔甲、蕭景琰理髮時削下的髮絲……

  整間密室都充斥著蕭景琰的味道,對藺晨來說就是男人的臭味。

  「撞見又如何,這些物品沒人說都不會有人知道是景琰的。」梅長蘇漫不在乎,還意猶未盡地用蕭景琰用過的茶杯品茶,那模樣看上去倒是十足的溫文爾雅。

  唉,可惜了當年林府一場大火,如今荒廢多年,當初一堆收藏品都沒了。

  就衝著這筆帳,他也要好好向現在這個皇帝算算!

  梅長蘇轉瞬間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了,不過在藺晨眼裡簡直就是裝模作樣,他怎麼就一時不察,把這種宅在家裡意淫發小還毛遂自薦到發小眼前深情款款的告白的宅男給放到琅琊榜榜首去了。

  藺晨為了自己的不慎交友感到痛心疾首。

 

  過沒幾天,譽王果真拜訪了蘇府,身邊還帶著秦般若。

  秦般若摸到那間梅長蘇的收藏密室時,忽然一個顫抖,不明覺厲。她忍住渾身的雞皮疙瘩,試圖搜尋出任何一點蛛絲馬跡,卻無功而返。

  藺晨得到消息,不禁對秦般若有點同情,進了那麼噁心的收藏室還得捏著鼻子翻線索,這年頭幕僚也真是不好當啊,還得苦口婆心地勸諫主子別愛上一個已經是別人老婆的人。

 

  對此梅長蘇十分嚴肅地表示,他不是老婆,蕭景琰才是他老婆。

  藺晨表示想自戳雙目。

 

  「既然這樣你還藏著拽著幹麻,直接告白得了。」

  「那不行。」梅長蘇聽了,連連搖頭,神情更加肅穆了,「我現在病痛纏身,力氣沒他大,以前我可以把他壓在床上,現在沒辦法。等我確定他會乖乖讓我壓之後再做打算。」

  藺晨表示雙目已瞎。

 

  1. 梅長蘇收藏品的來源。

 

  靖王府。

 

  「最近宵小猖獗,你等注意點,偷東西都偷到王府來了,他們眼裡還有沒有王法!」蕭景琰發現自己的個人物品老是不翼而飛,原先因為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東西,而他公務繁忙,便也沒心神多加在意,直到這次林殊用過的弓箭被偷後才大發雷霆。

  「找!給我滿城地找!」蕭景琰很少無緣無故地發脾氣,但是他只要牛脾氣一來,除非林殊現身不然絕對沒人拉得回來。

  列戰英苦哈哈地領命。

  金陵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啊……去哪裡找一把弓箭?還不能是隨便一把弓箭,必須得要是林殊用過的……

 

  想當然,一無所獲的列戰英難得地在街上徘徊,不敢覆命。

 

  得到消息的藺晨樂不可支,他昨天才在梅長蘇的密室裡面看到一把破弓,結果這下好了,踩到蕭景琰的雷點了,看梅長蘇要怎麼收拾。他一點幫忙的意思都沒有,還極力鼓吹列戰英,說江左盟勢力大、人又多,幫忙找把弓箭也不會怎地,力求搧風點火,火勢越大越好。

  誰讓梅長蘇老是支使飛流去靖王府偷東西,這下看他怎麼圓啊哈哈哈哈。

 

  但是藺晨忘記了,梅長蘇最會的就是說謊和圓謊,想當初兩人初識時他就拐了自己把他捧成麒麟之才穩居琅琊榜榜首,只見梅長蘇面對列戰英的請求,不慌不忙地讓甄平把弓遞給列戰英,說甄平在來會合的路上碰巧見到一人神情鬼祟,便擅自跟蹤,發現此人是一名宵小,專偷人家家中生活常用之物,訓了一頓,如今失物已經各自物歸原主,只是這把弓箭卻支支吾吾不肯明說是從哪家偷的,便只好先暫時放置在江左盟,再做打算,請列戰英看看蕭景琰遺失的是不是這把弓箭。

 

  •  

 

  不到一刻鐘,密室的鈴聲又再度響起,是靖王蕭景琰親自道謝來了,並且表示能有這般身手多次入侵王府,他想見見此人,若是能勸他改過向善為國效力,也是美事一樁。

 

  梅長蘇面露歉意,「甄平告訴我,那人被他教訓了一頓,把物品歸還後,已經連夜出關,跑了。」

  「這樣啊……」蕭景琰也不強求,只是說,「被江左盟的人教訓了一頓,還有餘力連夜逃跑,看來功夫確實不差。」

  「殿下說笑了,說是教訓,卻未曾真正動手過,不過是口頭上的說教罷了。」梅長蘇不動聲色,淡笑道。

  「抱歉,我並未有質疑你的意思。」蕭景琰說,「只是那把弓箭是我很珍惜的一把,是我的摯友留下的,為數不多的東西,所以情緒上稍微有點激動了些,請先生莫要見怪。」

  「自然。殿下如此重情重義,想必林殊地下有知,也當感動萬分。」

  「……先生可真是無所不知,我只提了摯友二字,先生卻能準確說出林殊之名。」蕭景琰眼睛微微瞇了起來,「說起來,這把弓箭是在哪戶人家找到的?甄平來的路線為何?具體的時間是?」

  梅長蘇一頓,嘴角一抽。

  他怎麼就忘記了不該在蕭景琰面前提林殊二字,林殊兩個字簡直就是在提示水牛敏銳上線的關鍵字!

 

  不做死就不會死,藺晨批註。

 

 

====

昀羲碎念:

我自己都忘記有這篇文了,剛剛在整理資料的時候才瞄到原來我有寫這本,哈哈哈哈~~~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