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倒不是。」褚冥漾悶悶地說,「我只是不太高興……怎麼說,我覺得自己被騙了。」雖說不是第一天知道,但是這次感受尤其強烈啊……

「被騙?」衛禹關心地問道:「被誰騙啊?」

褚冥漾不是很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講這些,說:「回去之後告訴你。」

「好啊,去你房間還是我房間?」

「我房間吧,你房間感覺超不安全的。」

「其實也還好啦,就是海鮮多了一點,和洛維大叔不知道為什麼老是喜歡擠我的床睡。」衛禹聳聳肩,「那就去你房間?」

「那程度不應該是跟蹤暴露狂了吧,感覺只差一步就要變成強暴犯了。」褚冥漾咕噥著。

「洛維大叔不是那種人啦。」

這兩人旁若無人地聊天,洛維越聽越是忍無可忍,當他好不容易聽到衛禹替自己說了一句好話後,他原先積壓的怨氣霎時間消了。

『嘖嘖,你怎麼變得這麼好對付啊?』自家寵物安羅格嘖嘖稱奇:『你是掉了智商呢還是掉了智商呢?』

『閉嘴!』

『既然不喜歡他們兩人靠得那麼近,上去擠在兩人中間就好了嘛。』安羅格出了主意。

黑袍洛維和白狼安羅格隱身在衛禹和褚冥漾的後方,兩人都在關注場上的變化,基本沒回頭看,所以也沒發現座無虛席的觀眾臺只有自己後面空無一人這種詭異的情況。

「大家好~我是播報員珊朵菈,現在宣佈此次大競技賽所有比賽都將在本校舉行,為此本校已經將各校選手及其同行者安排好各項住宿事宜,若是還有什麼需求事項等皆可反應給本校,本校定會盡地主之誼,讓各位滿意!」

褚冥漾撇撇嘴,好土豪的發言,這學校怎麼也這麼敗金啊,學費還那麼便宜,到底怎麼運作的?

在這種學校接受教育,怪不得冰炎的金錢觀是損壞的啊。

不知道有沒有修好的可能?

基本上預賽都只是各校彼此在試探實力,也就是俗稱的試試水溫,因此都沒放開來打,精彩度也就減了一半,不過即使如此,也是一堆人搶著觀賽,畢竟這次參賽的人都很有名,平時沒有特殊機緣根本就沒辦法見到。

褚冥漾和衛禹都是新人,也就只是瞧瞧熱鬧看不出什麼門道,很快就開始別的話題了。

其實預賽時,各班班級都有老師在旁邊指導講解,也算是有在上課,只是他們這個班不僅僅是老師,連同學都很有個性。班長點完名以後,班導就說了他不想費那個力氣講解,只要比賽結束以前可以順利殺到他的話那個同學就可以無條件及格,於是一群同學就圍著班導到另外一處開始所謂邁向及格之路的殺人大業了。

只是褚冥漾和衛禹情況特殊,所以班導特別允許他們當純粹的觀眾,作業是另外開。

所以兩人的注意力很快就從比賽移到作業,又從作業移到原世界,聊到原世界時,兩人之間似乎築起了一種特殊氛圍的障壁將洛維和安羅格排除在外|︱簡言之,就是洛維覺得自己被排擠了!

「冥漾,你週末有打算要回去嗎?」

「嗯,當然啊。」褚冥漾說:「我每個週末本來就會回家看看的。」

「你有告訴你家人這些事情嗎?」

「當然沒有,你呢?」

「我也沒有,總覺得說了好像不太好,會把他們捲進來的樣子。」衛禹無奈地笑了笑:「你也一樣吧?」

「對啊,而且我還被鬼追。」褚冥漾嘆氣,「你還要繼續看比賽嗎?」

「跟你說你被騙的事情有關?」衛禹敏銳捕捉到了一些訊息,「我看我們先回黑館好了。」

「嗯。」

 

回到黑館後,褚冥漾隨意收拾了下房間,就跟衛禹大概提了下冰炎的出現,後來何政說他是妖師,又發現自己還有其他親人的事情。

「所以你說七陵學院的那個白陵然是你表哥?」

「學長說的。」褚冥漾悶悶地說,「他想找我吃飯。可是我總覺得我有一道坎過不去。」

「這很正常,如果換成我,我大概會比你生氣吧。」衛禹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不過你那什麼妖師的我沒概念,那是什麼?」

「不要問我,我自己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褚冥漾更鬱悶了,整個人呈現大字型倒在沙發上,「據說是力量很強大的人類。」

「所以冥漾你的力量很強囉?」

「大概吧,但是我沒感覺。」褚冥漾隨口說,「聽說我好像會無意識用到言靈……上次學長和你家那位就是這樣能力才被封住的。」

「哎?」衛禹訝異了:「這不就表示你超強的嗎?」

「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具體上到底是怎麼用的。」

……也許,這是你表哥找你吃飯的主要原因?」衛禹試探性地說。

褚冥漾猛然起身,瞪大眼睛看著衛禹。

「不然你說他之前都含糊其詞,怎麼這次這麼主動想要找你吃飯?」衛禹聳聳肩,「我也只是猜猜而已啦。」

「搞不好你說得對。」褚冥漾嘆口氣,「但是我就是覺得很彆扭。」

「如果你這麼在意的話,乾脆試著自己把記憶找回來怎麼樣?」衛禹建議道:「反正我們都在這裡了,應該找得到方法的。」

真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啊。褚冥漾恍若醍醐灌頂,感激地遞給衛禹一笑:「說得也是呢。」他為什麼不自己想辦法把問題解決了就好呢?他之前的生活不就是這樣,遇到問題就自己解決嘛。

「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到呢。」褚冥漾哀嘆,他的心結居然就這樣被衛禹解開了,真是超容易的一件事啊,他之前還那麼煩惱來著。

「大概是你看了太多次爆符變成美元鈔票後爆炸導致打擊過度了?」衛禹客觀地猜測。

……這種猜測你放在心中就好了,謝謝。」

因為兩人都已經回到黑館,就乾脆做起了作業,反正比賽他們除了喔好熱血好青春好血腥好獵奇以外,根本什麼都看不懂。

反正學校也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看完比賽,只要點名時有到就可以了。

 

時間很快來到和白陵然吃飯的日子,這中間褚冥漾都沒有私下去找白陵然,一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二來他也不想讓白陵然知道自己正在著手找回記憶。

「漾漾。」白陵然對他招招手,因為在學校內的餐廳用餐太容易招人耳目,所以白陵然是和褚冥漾約在學校,飯館卻是訂在校外。「我們去菲兒娜拉店裡吃,那是一名蝶之妖精開的餐廳,賣的料理是從原是界東方國度引進的,你應該會喜歡。」

「謝謝。」褚冥漾笑了笑,因為冰炎還要忙大競技賽的事情,所以並沒有跟著他。

「剛來這裡,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白陵然關心地問。

「還好。」褚冥漾想了想,搖頭。

他待在這裡很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來之前就和冰炎相處過,他對這個世界的適應速度意外地快。

嘛,畢竟正式來之前就死過一次了。死都死過了,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大概就是這種心態。

白陵然又問了幾個問題,褚冥漾一一回答,氣氛也還算愉快,直到褚冥漾冷不防地開口:「對了,表哥,你之前煮的綠豆湯很好喝。」

「你喜歡就好。」白陵然接得順口。

褚冥漾抬眉。

「我已經從冰炎那邊聽說了,他不小心告訴了你。」白陵然苦笑道:「你當時一定很生氣。」

「是有點。」褚冥漾老實承認:「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們的理由,我得到的回答千篇一律都是你們為了保護我。」

「確實……是呢。」白陵然嘆口氣,「既然你都已經重回守世界了,那似乎告訴你比較好……總比你未來哪天聽外面的人胡說八道好。」

褚冥漾靜靜等待著。

「你有一個姊姊。」白陵然叫來了兩杯熱茶和幾樣小點後,就謝絕店內人員進入,包廂形成一個絕對空間。「但是父母已經過世了。」

褚冥漾嗯了聲。

「妖師是守世界中最讓人懼怕的存在,在歷史上,存在幾乎已經被抹除了,除了各種族的領導階層和公會幾位要職人員以外,妖師已經成為過去。」白陵然娓娓道來:「這並不是因為我們妖師特有的言靈能力︱︱我聽冰炎說你已經在無意識下使用過了︱︱而是我們能夠觸碰、駕馭陰影。

「陰影是滅世的兵器,妖師擁有它的絕對主控權,這讓各種族非常懼怕。」

「大概就是有核子武器的國家被其他沒有的國家仇視的感覺?」

「類似吧。」白陵然說:「不過不一樣的是,核子武器只要其他國家掌握技術也可以製造,但是陰影不行。」

「陰影是純粹的黑暗之力,碰到的人就只能臣服於它的意志,除了妖師可以正常觸摸和鬼族不受影響以外,其他種族無不例外。只有我們可以不受陰影污染的使用它。」

「那不是很強嗎?」褚冥漾很疑惑。

有這什麼陰影的話,他根本不需要靠人保護吧?

「理論上來說,是沒錯。」白陵然道:「但是陰影已經在上古時代被封印在各處了,現代基本沒有。」

褚冥漾:「……

 

 

 

====

昀羲碎念:

我忘記放這一篇啦~OTZ

腦容量不夠,真的好希望有外接硬碟啊!OTZ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