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長相出眾氣質冷厲的女孩氣勢洶洶地用手上的王族幻武幻化而成的長槍逼退了剛剛砸到他們面前的大鐘。

大鐘抖了一抖,又跳回原本的塔上,途中還不小心把自己身上的數字給掉了。

女孩身後探出另外一名男孩,這個男孩長得和女孩十分相似,只不過女孩是銀髮黑眼,這男孩卻是黑髮紅眼。

「真是的,身為ALPHA卻這麼弱怎麼行?」女孩收起長槍,轉頭對著自己的弟弟抱怨道。

男孩只是憨憨一笑,沒多作爭辯。

他們是冰炎和褚冥漾所生的雙胞胎,今日是他們正式踏入守世界的日子,那之前他們都生活在原世界,偶爾才會跟著父母來守世界出遊玩樂,不過隨著他們的年紀增長,冰炎和褚冥漾都一致同意要將他們送來守世界熟悉一下環境了。

而為了這一天,冰牙和妖師雙方都沒放鬆對這對兄妹的教育和訓練,尤其是喵喵阿姨,然而喵喵表示,妖師家和冰牙家聯合出品,這對雙胞胎兄妹已經超越了當年褚冥漾無知令人頭痛的程度,現在她每次一想到這對雙胞胎,都不由得懷疑這是不是妖師一家對她曾經不遺餘力給冰炎當紅娘一事的報復。

說多了都是淚,說穿了都是血。

至少,她就從沒想過,有個女OMEGA會妄想幹翻天下所有男ALPHA,令人覺得恐怖的是,她很有可能有這個實力……在妖師一家大力支持的情況下。

妹妹維斯特在上了喵喵的性別教育課後,沉吟了半晌便做出要以已不足宰掉所有靠下半身思考的ALPHA這種偉大決定。

喵喵認為,這其中一定有妖師一家推波助瀾的成份在。

相較之下,哥哥聿言就乖……多了?

才怪。

他們兄妹在十歲就覺醒了哨兵和嚮導的能力,哥哥是個嚮導,而且是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嚮導,無師自通就學會了放自己的精神嚮導啄木鳥出來到處去啄其他人的精神嚮導。

第一個受害者是冰炎,剛跟自家老婆歡愛完的隔天早上就感覺到自己的精神世界被尖銳的鳥嘴狂敲,痛死他了。

受到他影響褚冥漾沒多久也醒了,然後夫夫兩人發現是自家兒子肚子餓了,神情還特別委屈。

那時候已經快要十一點了,自認理虧的兩人心虛地沒對自家兒子叫人起床的方式有所表示,於是聿言就理所當然地以為這是被允許的,造成了後面一系列一堆人被啄木鳥狂啄的慘案。

維斯特領著聿言,一路順利過關斬將來到了ATLANTIS學院的國中部,他們被分到了C班。

兄妹一到班上就受到了注目禮,不僅是因為他們出色的外表,更多是因為他們的信息素。

一對AO組合的兄妹,那啥的話不會很尷尬嗎?

不過國中生思考沒那麼全面,他們只覺得有個OMEGA非常神奇,班上有些ALPHA已經蠢蠢欲動了。

只見這群ALPHA等他們坐下後,就殷勤地圍過來了。

圍著聿言。

坐在隔壁乏人問津的維斯特冷笑一聲,屬於哨兵的強大氣場瞬間散發出來,驚得那些ALPHA紛紛回頭。

「你們想對我哥幹麻?」維斯特雙手抱胸,鼻子翹得老高,「想追我哥?我哥將來是要娶媳婦的,你們一群ALPHA早就輸在起跑點了!」

不,他們以為你哥才是OMEGA,誰讓你們一起出現的。

而且,他們也沒見過哪個OMEGA這麼凶悍。

國中生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其中有ALPHA見維斯特這種態度就不樂意了,回嗆了幾句尖酸刻薄的話,維斯特冷笑幾聲,當下就和對方對掐起來了。

正好對方也是個哨兵,火藥味更濃,而且對方非常惡劣,在動手上發現自己手腳功夫居然不如一個女OMEGA讓他覺得非常掉面子,情急下就想用信息素逼對方就範。

就在他要付諸實行時,他的精神世界忽然像顆被鳥啄開的雞蛋,瞬間破碎,人也跟著直挺挺往前栽倒,昏了。

在一邊觀戰的聿言滿臉無辜,語氣誠懇:「欺負妹妹,不可以。」

「切,你不出手的話我就能名正言順地用玥姨的藥讓他好看了。」維斯特抱怨道,「玥姨說不到緊急時刻不准我用,我真的很好奇藥效的說。」

「欺負妳,要啄死。」聿言認真道,「漾爸爸說的。」

「你確定是漾爸爸說的?」維斯特滿臉懷疑,「這聽起來比較像亞爸爸說的。」

「確定。」聿言想了想,老實道:「漾爸爸說,發現妳被欺負時,一定要趕快把對方啄死,不然妳會真的把對方打死。」

維斯特:「……

「亞爸爸也說,要假裝妳是普通的OMEGA,所以要在妳動手前先動手。」

……哥,那我覺得你出手的時機有點晚。」維斯特拊額。

其他方才一起圍過來的ALPHA默默地又退回自己的座位。

兄妹在開學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名氣給炒起來了,傳得沸沸揚揚,風風火火。

而且,根據他們本人的說法,他們有長達六年的時間都是住校的,這更人有心人士想要近水樓台先得月(畢竟撇掉性格,維斯特的臉還是十分出眾的,這是個看臉的世界),學校宿舍被搶翻了天。

 

 

看著班導傳過來的訊息,即將邁入中年的冰炎大叔很憂愁,他把簡訊給自家親親老婆看,神情特別憤慨:「你看看你姊把我們女兒帶成什麼樣子了?開學第一天就和同學打架!」

「咦?那打贏了嗎?」褚冥漾湊過來,作勢看了看,又轉頭將視線固定在電腦上。

「褚!」冰炎立即哀怨了,「你不覺得我們應該操心一下我們女兒和兒子的性別教育嗎?他們和其他性別的人差太多了!」

「有嗎?」褚冥漾很疑惑,「我覺得沒差多少啊?」

因為妖師家有個扭曲一切性別印象的存在凡斯,冰炎覺得自己似乎提了個蠢問題。

冰炎氣餒地把手機放到一邊,然後挨到褚冥漾身邊,他的伴侶最近很愛看花滑動畫,並且愛吃的食物從所有點心擴增到了日式豬排飯,逼得他不得不另外挪出時間去學習一下日式料理,這點還被夏碎那對兄弟檔給狠狠取笑了。

「還在看?」

「我也想要玩。」褚冥漾說,「你看,這姿勢好性感。」

「褚想試試?」冰炎看了看,裡面角色的動作確實很勾人。

「我想看你做。」褚冥漾不好意思地說,眨眨眼,滿臉期待,「可以嗎?」

冰炎看了看電腦,又看了看褚冥漾,再看了看電腦,深呼吸一口氣:「可以。」他連新娘禮服都穿過了,跳個厄洛斯難不倒他的!

冰炎˙疼老婆第一˙老婆的話就是聖旨˙伊沐落˙巴瑟蘭開始準備著手查閱花滑的資料。

冰場?

開什麼玩笑冰牙族裡面到處都是冰哪需要冰場。

不過那之前他是不是有和褚冥漾討論什麼事情?冰炎想了想,發現想不起來後就放棄了,反正也不怎麼重要吧。

就這樣,維斯特在成為傳統賢淑的OMEGA道路上越來越偏,一路往狂霸酷炫跩的方向進化,至於發情期?哦,讓我們讚嘆一下這位女孩的膽識,她嚴格遵守了玥姨的教導,不但按時服用安定劑還自備了電擊棒,而且更喪心病狂的是,這電擊棒還不是她攻擊人用的,她是用來電自己的,為了能夠成就在發情期時保持神智掌握大權幹翻未來那個倒楣被自己選上的ALPHA,女孩也是很刻苦修行的。

聿言也因為爸爸們的放任,默默地往褚冥漾的天然蠢呆萌靠攏,結果吸引了不少OMEGA來遞情書,按照套路想,其他ALPHA肯定眼紅,接下來就會展開新的一輪掐架,再被完全不OMEGA的維斯特給轟走。

但是不!

他們可是冰炎和褚冥漾的小孩,但凡事情扯上他們就沒有套路可言!

其他ALPHA居然跟著一起給聿言遞情書,還反過來和OMEGA掐成一團。

 

聽到這消息的冰炎摸了摸下巴,「褚,我有點擔心我們兒子的貞操被採走。」

「喔。」褚冥漾頓了頓,「反正貞操又不能吃。」

「我就是怕他被吃了……」冰炎唉聲嘆氣,「我說褚,你不覺得我們兒子女兒根本就是投錯胎了嗎?他們性別換一下多好。」

「為什麼啊?」褚冥漾將棒棒糖放進嘴裡,「我覺得維斯特和聿言這樣很好啊,互補嘛。性別不重要啦,只要他們能找到彼此的另外一半就行了。」

褚冥漾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跟我們一樣過得幸福就好了呀。」

冰炎覺得受到了會心一擊,他家老婆怎麼過了幾年還是這麼可愛呢。

於是原先在糾結性別個性問題的冰炎思考又發生了偏差,只顧著和褚冥漾恩恩愛愛去了。

甚至在學校發來嚴厲警告信,指控這對兄妹在學校掀起了腥風血雨時都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

「褚,你看,有鬼族想追維斯特呢。」冰炎嗤笑。

「我姊會把對方整死的。」褚冥漾這下終於憂心忡忡,「我們的財產應該夠付理賠金吧?」

「不夠就叫凡斯出。」冰炎說,「要是凡斯付不出來,還有冰牙,放心。」

 

 

 

 

喵喵表示:這糟心的一家子!

 

====

昀羲碎念:

yoi是我目前唯一追完後在短時間內又刷了第二遍的動畫哈哈

這篇我有空時會再另外開個同樣設定的坑

另外明天預計放冰漾H文,觸手系,然而,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

其實應該說玻璃心(?)者請勿進入才對,因為我稍微查了一下,真的沒人寫過這麼獵奇的冰漾H哈哈哈

這篇我真該收進風月裡面的哈哈哈哈

(壓力一大就想虐漾漾的菊花什麼的我才不會告訴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