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昏昏欲睡的寂靜籠罩著女貞路街上一排排方屋,由於乾旱的原因,英國政府已經下達了限水令,這裡的住戶被剝奪了拿著水管洗車與澆花的權利,全部躲入了室內,窗戶全開,試圖讓一些涼風進入屋內。

但其中有一戶住家,二樓的窗戶卻是緊閉著,但所有人都對此奇怪的景象視而不見,不加關心--畢竟他們並不想去跟德思禮一家打什麼交道。

德思禮一家人是鄰居們口中的惡鄰,倒不是他們對環境造成了什麼干擾,而是他們的兒子--達力德思禮--是一方惡霸,常常欺負鄰居的小孩。

但是每當有家長上門理論時,達力的父親弗農總是粗聲粗氣地表示,自己的兒子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地去做這種事,反咬鄰居誣告;而母親佩妮則是啜泣著說他的達兒這麼乖,只不過是想跟其他小孩打成一片。

達力的惡名遠播,卻極少有人知道德思禮一家中,還住著另外一名男孩,佩妮妹妹的兒子。

這名男孩十分消瘦,並且只要他願意,他能讓在這社區中的每個人都發現不了他,而他也是達力的剋星。

達力對自己的表弟又好奇又害怕,他自己本身是個大塊頭混混,卻絕對不敢招惹身板瘦小的表弟。

他的表弟還有一個殺人犯教父,謝天謝地,這方圓十里內除了他們一家以外,沒人知道他們家還住著兩位『不正常』的人。

達力對這種『不正常』又愛又怕,態度迥異於堅決捍衛『正常』的父母,這也是哈利偶爾還會搭理達力的原因。

但是達力困惑地發現,哈利這次回來,完全不跟任何人說話就躲入了二樓房間,而他的教父顯然也懶得解釋,跟著自家教子一起窩在房間裡,不知道在搞什麼東西。

達力曾經試圖偷聽他們到底在幹麻,但每當他靠近房門,總有人叫他或是找他,或是更神秘一點,突然肚子痛,屢試不爽。

「他又來了?」小天狼星翻著白眼,他已經對這個房間下了麻瓜驅逐咒,「可真不死心。好奇心很容易害死他的。」

房間內並沒有第二個人,卻有著一頭幼鹿,這隻鹿有著翡翠般的綠色眼睛,直勾勾望著小天狼星,用頭去頂他。

小天狼星哈哈大笑,親暱地摸了摸幼鹿的頭。

「幹得好,哈利。」小天狼星說,「現在變回來吧。」

幼鹿眨眨眼,一下子又變成一個男孩,未經整理的黑髮像一團雜草,遮住了代表性的閃電型傷疤。

他們便是這社區中『不正常』的兩人,也是德思禮一家極力隱藏的存在。

他們是巫師,精通魔法。

「我變得怎樣?」哈利興奮地問,「我覺得我已經抓到了竅門。」

「非常好。」小天狼星笑著說,「等開學後,有空我就帶你去禁林轉轉。」

哈利點點頭,興奮之色逐漸退去,換上擔憂:「福吉怎麼回事?」

「我們判斷他被下了奪魂咒。他跟盧修斯馬爾福的私交很好,顯然下手十分方便。」小天狼星搖頭,「不然我們無法解釋為什麼福吉的態度匹變。」

哈利沉默。

房間內的角落擱置著一疊預言家日報,上面的頭版都是關於福吉忽然推行改革,獲得鄧不利多的大力支持,卻於稍早之前改變態度,所有改革全部停擺,並將責任推給了鄧不利多。

 

「我真不知道我那時是怎麼了,我不過就是履行評審的責任,待到鬥士回到場地罷了。」福吉說,「但是一出了門,我就發瘋似地推行這些荒唐的政策。」

 

「別在意。」小天狼星安慰哈利,「我知道你擔心德拉科,所以……嗯,但你還是要保護好自己。」

「我知道。」哈利心情有些低落,「如果我當時直接指認有哪些食死人……」

「就算你指認了,他們也總有法子把自己摘出來。」小天狼星說,「現在麻煩的是,伏地魔顯然改變了對策。」

「抹黑鄧不利多嗎?」

「看起來是這樣。我想也許是三年前的密室事件給了他靈感。」小天狼星思索道,「造謠抹黑鄧不利多,藉此把鄧不利多趕出霍格沃茨,再讓鼻涕……我是說,再讓他的食死人進駐校園,他對付你就很容易了。」

「但是不可能的。」哈利反駁道,「鄧不利多不會被趕出去,霍格沃茨很安全。」

「恐怕沒那麼安全了。」小天狼星陰鶩地說,「就在去年,你在鄧不利多的眼皮子底下被選為第四位鬥士。」

哈利不作聲了。

他其實有想要作證是小巴提柯羅奇跟伏地魔聯手策劃了綁架,但是事關魔法部臉面,這種醜聞根本等不到見報就會被壓下了。

「現在風平浪靜,但是你一定要小心。」小天狼星不厭其煩地說,「伏地魔最怕的人是鄧不利多,但是他最恨的人是你,如果可以,最好連出門都不要。」

哈利挑眉。

「當然啦,那樣你一定會被悶壞的。」小天狼星趕緊補充道,「我的意思是,不要單獨一個人到處瞎晃,雖然這裡有血緣魔法保護你,但是德拉科曾經來過這裡,對不對?他不是食死人所以能夠靠近,然而這樣一來……」

「盧修斯就有空隙可鑽了,我知道。」哈利說,「反正再三天,我們就不會待在這裡了。」

小天狼星鬆了一口氣,揉了揉哈利的頭髮。

哈利已經放棄在小天狼星手下拯救自己的頭髮了,反正德拉科又不在,沒人會指著他譴責儀容不整,而且,他已經確定了小天狼星更喜歡他亂糟糟的髮型。

然而這副模樣堅決不能給張秋看見。

張秋是他的女朋友,來自東方,身上自帶著一股神秘感,哈利曾經在她口中得知東方的魔法系統與他們的並不一樣,東方人甚至可以將魔力儲存在紙張內,這讓他有了靈感。

他過去和雙胞胎提過,想製造一把魔法手槍,為此跟雙胞胎解釋了麻瓜手槍的原理,無奈當時的他對於麻瓜槍械也是一知半解,後來去求助了麻瓜研究的布巴吉教授,才有了一點方向。再加上小天狼星的鍊金術造詣,哈利已經對於魔法槍械有了大致的概念。

哈利等小天狼星出門上工後,又埋頭研究,如果用張秋說的那種方式將魔力暫時儲存到外物的容器上,那這個容器本身至少得是一項魔法物品,比如鄧不利多的儲思盆、或是張秋說的那種道符。

哈利在筆記上刷刷刷地列出多種魔法材質,但是他無奈地發現,他寫出來的幾乎都是魔藥藥材,雖說用魔藥來煉金也並無不可,甚至行之有年,但好像跟大方向有點偏離了……

『哈利,我認為可以試試竹吟水……』湯姆的聲音冷不防響起,口氣有些小心翼翼,哈利拉長了臉。

他緊抿著唇,不做回應,只是默默地在筆記旁寫下竹吟水,然後繼續維持著對湯姆的三不政策。

不理睬、不原諒、不交流。

其實他跟湯姆的關係,比現在世界上任何人都要緊密,偏偏,湯姆卻是害他成為孤兒的罪魁禍首。

他在暑假前得知了這個真相,這讓他對湯姆既憤怒又無力,他想將湯姆扯出來大肆拳打腳踢一番,但湯姆偏偏住在他的腦袋裡面,他與湯姆的靈魂幾乎密不可分。

湯姆想必也對此情此景感到異常尷尬與惱羞成怒,在他恢復記憶以前,他可謂是盡心盡力地教導哈利如何對抗伏地魔,恢復記憶之後,他對哈利所有的警告,都成了赤裸裸的諷刺。

真是一段理不清剪還亂的關係。

 

 

昀羲碎念:

岔路即將邁入完結,這篇寫得真的有夠久啊……

這篇大概是明年二月的新刊,因為十二月來不及哈哈哈哈

明天沒意外更點文

最近跟家母吵架心情不美麗,可能沒那麼搞笑請見諒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