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埋頭專注於某件事情時,時間是過得很快的。

哈利用了短短兩天的時間就把他的暑假作業全部打好了草稿跟註記,剩下的部份他打算回布萊克老宅後再做。

他伸了伸懶腰,聽到樓下傳來好幾聲劈啪聲,接著便是人聲嘈雜。

他立即握緊了魔杖,輕手輕腳地來到門邊。

德思禮一家已經出門去領那什麼破草坪維護獎的獎狀,小天狼星出門辦事去了,所以……會是誰?

「沒事的,哈利。」小天狼星的聲音響起,「下來吧,我們是來接你的。」

哈利懸著的心才稍微落下,但是他仍然沒放下手中的魔杖,警惕著下樓。

樓下有一堆人站在玄關附近,玻璃門透進來的街燈燈光映照出他們的輪廓,他看到了三個他相當熟悉的人。

「快放下魔杖,孩子,免得不小心射瞎別人的眼睛。」

哈利懷疑地望著這個人,不太確定地開口:「穆敵教授?」

「別叫我教授。」男人低沉地嘶吼道,「我沒真的教過你們什麼東西,沒錯吧?那個該死的混帳廢物!」他忿忿補上一句。

「哈利,下來吧。」另一個站在小天狼星旁邊的人溫和地說,「讓我們好好看看你。」

「盧平教授?」哈利終於下樓,滿臉驚訝,「小天狼星,你怎麼不告訴我?」小天狼星只告訴他要去聯絡人過來護送他轉移,可沒告訴他會來這麼多人。

「給你一個驚喜啊!」小天狼星哈哈一笑,「聽到要來接你,自告奮勇的人比想像中還要多--不過這是最後的確定名單了。」

盧平教授看上去氣色不壞,比三年級初見時的憔悴好上不少,長袍也沒那麼破爛了。哈利想這也許是小天狼星的功勞。

「哇喔,他跟我想像中一樣耶。」一名有著蒼白心型臉蛋的女巫說道,她有著一對閃閃發亮的黑眼睛跟一頭豔紫羅蘭色的短髮,「你好啊,哈利。」

「你們說得沒錯,活脫就是詹姆的翻版。」站在最後面的禿頭巫師說,他的嗓音十分低沉緩慢,單邊耳朵上掛著一個金屬環。

「不過顯然比詹姆整齊多了。」

「還有眼睛,是莉莉的眼睛。」

哈利覺得有些尷尬,被人這樣品頭論足的滋味他經驗豐富,不過一群人用長輩的口氣對著他感慨,倒是沒有過。

「你確定真的就是他,布萊克?」穆敵正用那對不相稱的魔眼打量著哈利,「看仔細了,別把某個冒充是波特的食死人給帶回去。最好問他一件只有波特本人才知道的事情。除非有誰帶了吐真劑來?」

「我確定。」小天狼星沒好氣地說,「食死人不可能進到這幢房子裡,穆敵。」

「大意不得。」穆敵咆哮道,「我們必須確認!」

「哈利,你最近一封信寄給誰了?」小天狼星翻了翻白眼,問道。

「張秋,還是你幫我拿去寄的。」

「是他沒錯。」

哈利走近他們,順手將魔杖放到牛仔褲後面的口袋。

「千萬別放那兒,孩子!」穆敵又吼道,「要是它突然走火怎麼辦?好些比你厲害的巫師,就是這麼被轟掉屁股的!」

「轟掉屁股的都有誰啊?」紫頭髮女巫興致勃勃地問。

「不關妳的事。」穆敵吼著,「最基本的魔杖安全手則!現在都沒人放在心上了。」他踏著步伐走向廚房,沒好氣地對著女巫補上一句,「我都看到啦!」

那女巫立刻收起鬼臉,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們馬上出發嗎?」哈利問道。

「快了,現在只是在等安全信號。」盧平說,有意無意地瞄了一眼小天狼星。

其他人在等待期間均好奇地打量著德思禮家,穆敵坐在廚房餐桌邊,拿著一小罐酒瓶大口痛飲,魔眼滴溜溜地飛快轉動。

哈利實在很難不去想那酒瓶裡面裝什麼,畢竟去年,就有人利用穆敵只喝自己準備的飲料這點,假扮成他潛伏在霍格沃茨。

「沒事,這是本尊。」小天狼星說,「趁這個機會,我給你介紹一下--萊姆斯跟穆敵就不用了--這位是法妮朵拉--

「喔,不要叫我這個名字。」女巫打了個寒顫,「我是唐克斯。」

小天狼星聳聳肩,從善如流:「這是只肯讓人叫她姓氏的法妮朵拉唐克斯。」

「要是你被人取這種同義小仙女的笨名字,我看你肯不肯讓別人這樣叫你。」唐克斯低聲抱怨。

「我堂妹的女兒。」小天狼星又補充了一句。

「你們是親戚?」哈利好奇道。

「沒錯,同樣被逐出布萊克家譜的親戚。」小天狼星發出狗吠似的笑聲,「還記得我給你看過的族譜嗎?她媽媽就是美黛。」

「你媽媽是德拉科媽媽的姊妹?」哈利驚訝道。

「喔,是啊,沒錯。」唐克斯說,「不過呢,早就斷了聯絡了。因為我爸是麻瓜。」

哈利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好在小天狼星很快就接著介紹下去了。

「這位是金利俠鉤帽--」黑人巫師對哈利欠了欠身,「他是護衛你安全的重要主力,算是隊長。」

「名義上的隊長。」金利說,「實質指揮還是穆敵,我原本以為他還需要休養,不過他很熱心。」

穆敵還在擺弄他的魔眼,用魔杖清洗了好幾遍,邊忿忿嘟噥著諸如廢物、故障的字句。

哈利點點頭。

「艾飛道奇--」說話有喘音的巫師頷首。

「大流士迪歌--」

迪歌摘下他的高帽,對哈利興奮道:「我們以前見過的!」

「伊美玲旺司--」一名雍容華貴的女巫微微頷首。

「史特吉包莫--」一頭濃密黃髮的巫師朝哈利擠擠眼,方下巴還有些抽。

--跟黑絲霞鐘斯。」粉色臉頰的黑髮女巫在烤麵包機旁揮揮手。

小天狼星終於介紹完畢,說:「好啦,這群人全都是你的保鏢,包括我在內。等信號一來,我們就準備上路。哈利,你打包好了嗎?」

「差不多。」哈利說,「還有些書籍沒收。」

「行吧,抓緊。」小天狼星說,轉頭去看客廳的掛鐘,「大約再等十五分鐘就可以上路了。」

「那我馬上去收東西。」哈利說,匆匆上樓。

「喔喔,我來幫你!」唐克斯自告奮勇地跟著哈利上樓。

她興致濃厚地打量著走廊牆壁,甚至還在扶手上摸了摸,「這些麻瓜很愛乾淨耶,是不是?我爸也是麻瓜,但是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邋塌。我想,麻瓜就跟我們一樣,也是有各式各樣的人吧?」

「沒錯,完全正確。」哈利打開房間的門,裡頭就比外面要凌亂多了。

「喔喔,這裡好多啦。」唐克斯一瞧,樂得補上一句,「外面都太乾淨了,你懂我意思嗎?有點不太自然。」

哈利雖然已經打包好大致上的行李,但是一些書籍諸如<魔藥材各種混和作用><如何詛咒你的敵人><神秘的東方魔法><變形學高階應用>等,卻捨不得收起來。

「我來幫你打包。」唐克斯愉快地表示,魔杖一指,「打包!」

所有散落在房間各處的書本應聲飛起,漫無章法地衝向哈利的行李箱,亂成一團。

「不是很整齊。」唐克斯唔了聲,低頭望著亂七八糟的行李,「我媽有項獨門絕技,可以讓東西自動收拾整齊,那是一種特殊的彈法--」她滿懷希望地彈了彈,幾本書原地彈了一下又落回了原位。

「唉,這些家事類的魔法我老是抓不到竅門,我太笨手笨腳了。」唐克斯搖搖頭。

哈利彎腰去整理他的行李,把各項書本重新擺放整齊。

唐克斯歪頭看了看打開的衣櫃鏡,用一種審視批判的目光看著自己的倒影。

「你覺不覺得紫羅蘭色不太適合我?」

哈利還沒答話,唐克斯就給了自己答案,她肯定道:「沒錯,紫羅蘭色不適合我。」她瞇起眼,做出一副努力回想什麼事的怪相,沒一會兒,她的頭髮就變成了泡泡糖的粉紅色。

「真不錯!」哈利大為動容,「妳是變形師?」

「沒錯。這天賦很稀有哩。」唐克斯愉快地回應道,同時欣賞起自己的新髮色,「上傲羅訓練課程的時候,『隱藏與喬裝』我完全不用準備就高分過關哩。」

「傲羅訓練?」

「是啊。我在一年前才取得資格。這裡所有傲羅的資歷跟職位都比我高一些。」唐克斯說,「我的『潛行與跟蹤』差點不及格,好險最後還是過了--哇,火閃電?」

哈利已經扣上行李箱,手上也握著一把飛天掃帚。這是小天狼星在他三年級送給他的聖誕禮物,也是他一直相當珍惜的一把飛天掃帚。

「我成天在部裡聽小天狼星唸叨著如果你繼續打魁地奇,一定能進國家代表隊。」唐克斯羨慕地說,「我到現在都還在騎彗星二六零呢。」

 

 

昀羲碎念:

厭世中,下週可能因為私人原因暫停更新

 

 

昀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