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文前:

1.預計是十二月新刊,但是要是窗了也沒輒(因為年底我三次元很忙)

2.ABO+哨兵嚮導+BDSM,BDSM的部份收在本子裡,未成年請勿購買

3.只分性別,哨兵嚮導是職業,可以後天訓練,公會就是訓練所,類似一般哨嚮文中的塔

4.世界觀依舊是特傳原作

5.漾漾是個天才,各方面都是,外掛漾

6.原先沒有十二月新刊的,看了留言心情好再加上我買的本出貨了所以回饋社會(然而這個回饋是黃文

7.戀愛無腦小黃文,沒有BOSS,大概

8.簡單來說就是冰漾兩人從互相嫌棄走向白頭偕老的歡樂故事

9.搞笑型的黃文,不求濕但求腹筋痛,一切以勾起讀者嘴角(當然優先的是我寫爽)為主

10.最重要的設定就在第一章,其他都是浮雲

 

 

 

冰炎看著公會發下來的任務單,破天荒地不太想接。

任務單的內容是找人,不難,難的是對象是自己的未婚O兼……奴隸?

會有這種身份不明的疑惑,也不怪冰炎,主要是冰牙精靈與妖師各自做為世界之白與世界之黑,一方受人敬重,一方卻受人追殺。

於是妖師的老祖先不幹了,留下了一條規矩,妖師凡達成年者,都得推派出一人獻祭到冰牙精靈族內,以示自己完全沒有推翻世界之意。

這人還不能隨便選,必須選擇先天能力的繼承者,妖師的先天能力是什麼?

是吸收陰影而不轉化發狂,可謂是白色世界的預防疫苗,然而若是吸收過量,則先天能力者重則自爆魂飛魄散,輕則……沒有輕的。

這裡必須感謝妖師偉大的祖先,他發現與冰牙精靈啪啪啪能有效緩解吸收過量的問題,因此很高興地立下這條妖師先天能力者必須獻給冰牙精靈的規矩。

到目前為止,此條規矩已經流傳好幾個世代,相安無事,皆大歡喜。

不歡喜的大概只有被迫選出來要被獻祭的妖師跟被強迫接收的冰牙精靈。

很不巧,冰炎就是那個倒楣被塞了一個妖師還得啪啪啪的冰牙精靈代表。

「褚冥漾?這不是你的未婚O嗎?」冰炎的搭檔夏碎靠過來,看清任務單後不禁好笑,「需要我幫忙買一本教A如何有效追O的追求手冊嗎?」

「不必。」冰炎沒好氣地把任務單扔到一邊,「這任務我不接。」

「你不能因為連對方長得是圓是扁都不知道,就對你的O不聞不問,這樣你的人氣會下滑的。」

「誰在乎?」冰炎聳肩,「我又不靠人氣吃飯。」

「也對。」夏碎非常同意,「但是明面上不好看,你認為誰會信你真沒見過你的O?」

冰炎沉默了一下。

他確實沒跟褚冥漾見過面,只是做為啊對方是會被硬塞給我的可憐犧牲品,他原本對褚冥漾有著一種同病相憐的相惜感,可惜知道對方是個O後,他的父親亞那便很歡喜地直接把對方身份升格成王子妃了。

原先沒那麼排斥,這麼一搞後冰炎基於奇怪的叛逆心理,硬是對褚冥漾不聞不問。

而且,這一點上,聽說褚冥漾反抗得比他還激烈,據傳曾經凶狠地宣示如果要他當王子妃,他就把王子給上了。

……完全無視硬體條件,是個蠢蛋。

以上是冰炎聽到後的感想,當然他之後他會發現這是一個十分錯誤的偏見,在此先略過不提。

先說說冰炎跟褚冥漾為何做為被選出來當代表,卻彼此沒見過面的理由。

第一是妖師祖先除了獻祭的規矩外,還有先天能力者只會在成年後覺醒,為了避免選錯人,在他們選出來之前禁止接觸冰牙精靈。

第二是冰牙王,先前被選出的冰牙精靈都因為愛上被獻祭的妖師,雙雙出走回歸主神懷抱,走的還都是冰牙軍備主力,基於防患未然的考量,乾脆直接杜絕日久生情的可能性。

於是妖師祖先跟冰牙王一拍即合,雙雙約定了等孩子長大再碰面行洗白之禮,省得日久見人心見到人心都心甘情願結合見主神。

「我去把這門荒唐的婚事退掉。」冰炎說,「正好對方也跑了。」

「被O跑了的A不是好A。」夏碎涼涼地說,「你確定不把對方抓回來?你們情況特殊,就算沒了婚約還是有獻祭這層關係在吧。」

「這點也很麻煩。」冰炎瞪了完全納涼的搭檔一眼,「我看能不能趁這個機會,說服我父親另選他人,我是真的不喜歡被迫娶任何人。」

「我想這位褚冥漾大概也有同樣的想法,不然不會在訂婚宴前一週落跑。」夏碎笑道,「你真不追?用你哨兵的五感做追蹤,應該很容易吧。」

「夏碎,你是被派來做說客的話,勸你省點力氣。」冰炎起身,「我走了。」

夏碎目送那堅決離去的背影,轉身拿起手機:「聽到了吧?他就是不願意,提爾,就算是我也沒辦法說服他。」

『不派他要派誰啊!』另一端的人很抓狂,『說實話,今天不論派哪個哨兵去追都很不合適啊!哨兵全是A,派一群A去追已經是王子妃的O,這不是搞笑嗎!』

「你這麼說我也沒辦法。」夏碎說,悠閒自得地換了隻腳翹起,「我也是A,對去追別人的O沒有興趣。」

『公會人手不足,為了籌備新兵訓練已經騰不出人手了,他輕鬆地去把自己的O追回來是會要他命是不是!』提爾大發脾氣,『告訴你們,別以為自己是最年輕最戰績輝煌的一組搭檔就可以對任務挑三揀四!』

「你這話要去對冰炎說,他才是哨兵,我只是嚮導。」夏碎很無辜地說。

提爾好像是被夏碎氣到失去語言能力了,過了一會聲音才傳過來:『行,我不管,反正我話擱這裡了,要是沒找到褚冥漾,就等著世界大亂吧!』

「唔,你說得很有道理。」夏碎很受教,「等有空我再去跟冰炎談談。」

掛斷電話,夏碎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新聞清一色都在報導即將舉行訂婚宴的冰牙精靈跟妖師先天繼承者,一方卻在活動一週前鬧失蹤,各方揣測眾說紛紜,連陰謀論都出現了,甚至還有人懷疑是妖師自導自演的一齣戲,為的是替顛覆世界做鋪墊。

要顛覆世界直接就出手了,難道還會提前打招呼?

夏碎不以為意,咬下餅乾,反正未婚O落跑的不是他,他非常心安理得地享受假期,玩全沒替搭檔分憂的打算。

 

 

公會內正在雞飛狗跳。

「負責綠精任務的是誰?!為什麼對方客訴哨兵對他女兒性騷擾?!」

「那個負責村手神任務的呢?為什麼對方投訴嚮導對村手神進行精神攻擊?」

「靠,那個奴勒麗妳給我過來!誰准妳對人家小鮮肉發情的!」

「唉呀,發情又不是我能控制的,而且那位小鮮肉歡迎我之後再去找他哦。」

「但是人家老媽客訴到我們這裡來了,要求報酬必須減少二分之一!」

「我沒有對村手神進行精神攻擊,他老人家單身狗了一百年,對閃光抵抗力不太高怎能怪我?我只是在任務中抓準時間跟親愛的親熱一下~」

「靠,誰對他女兒性騷擾!是他女兒瞧上我搭檔硬要過來勾搭,被我擋回去的好嗎!」

「跟你們說了多少次,哨兵嚮導一起搭檔出任務切記激動情緒化!」

「我家哨兵就是容易激動,我給他順毛被說成放閃我能怎麼辦!」

「我家嚮導就是容易被欺負,我替我家嚮導出氣怎麼了!」

「我可不激動呀,發情期沒辦法自控嘛~」

當冰炎回到公會,舉目所見亂成一團,一堆文件紙團在空中飛舞,不時夾雜著AA之間的信息素氣場比拼,跟嚮導之間的精神攻擊。

他以前就覺得,這公會還沒倒簡直是主神的奇蹟。

「阿呀,是小冰炎~」被喚作奴勒麗的女A,歡樂地晃著她的惡魔尾巴向冰炎走去,扭腰擺臀,「怎麼樣,考慮跟姊姊來一發了嗎?」

「首先我對你沒感覺,再來我們都是A,其次我對哨兵沒興趣。」冰炎十分冷靜地閃到一邊,避開奴勒麗胸湧的擁抱。

「那就算了,我只好去找我的小鮮肉療傷。」奴勒麗聳聳肩,非常瀟灑地離開了現場。

「冰炎,你怎麼還在這裡?」一直坐在角落看戲的蘭德爾晃著高腳杯,神情似笑非笑,「你不是未婚O都跑了嗎,還不去追回來?」

「我來退回任務的。」冰炎說完,原先還在吵鬧的公會瞬間沈寂下來。

「這是……離婚?」蘭德爾低頭思索。

「主人,尚未締結正式婚約,不能算是離婚。」在一旁的管家尼羅十分盡責地將高腳杯再次斟上紅色液體,「頂多算是毀約。」

一時間,眾人同情的眼神紛紛向冰炎射來。

冰炎嘴角抽了一下,他就知道公會裡沒幾個腦袋清醒的,這同情是什麼意思!

「總之,我要把任務退掉。」他說,「我回去也會跟父親溝通一下,看能不能另外選人,我實在不想接這爛攤子。」

眾人的眼神從同情轉為詫異。

「冰炎,你發燒了?」

「冰炎,你被下暗示了?」

「冰炎,你確定你不後悔?」

冰炎聽得莫名其妙:「怎麼?」

「你不會不知道吧?」眾人的語氣驚訝,「褚冥漾是妖師中的天才,從小就接受各種天才教育,很多發明都是他自己在家裡想出來的。這麼一個寶貝,你說人家是爛攤子?」

「例如?」冰炎皺眉,他還真不知道。

「例如情趣椅,可以體會到至高無上的快感哦。」離去的奴勒麗折返,順口接了句,「我忘了拿我的按摩棒,順便說一下,這也是褚冥漾發明的喔。」她晃了晃手上粗大顆粒的按摩棒,「還可以噴水哩,有這東西,O想姦A也不是個夢想呢,真期待,呵呵。」

冰炎:「……」他對這種天才一點都不感興趣。

奴勒麗拋了個飛吻,再次揚長而去。

「那只是其中一環。」蘭德爾啜了口紅酒,「還有釀酒器,將蕃茄汁放入釀酒器中後能自動生成高級紅酒,非常實用。最棒的是還可以選擇人血口味,我滿期待他下一個作品,希望他可以增加年齡選擇,十六歲處女的鮮血最好喝。」

「還有洗衣機,不用管衣服布料,只要全部丟進去就能洗乾淨了,還會幫你折好,但是如果不投錢的話會被洗衣機吃掉,滿有趣的。」

冰炎被迫聽了褚冥漾各種豐功偉業,臉色卻越來越綠,這麼一個能搞事的人,萬幸他沒娶進門!

聽聽他發明的東西都是些什麼鬼!

 

 

一名黑髮少年正躲在一處山洞中,努力地喬裝改扮。

O的信息素是個麻煩,但是好在他在有心上人之前不會發情,所以問題不大。

他努力打量鏡子中的自己,「怎麼樣,看起來是不是不像原本的我?」

原先少年的臉五官普通清秀,就是個大眾臉,但是在他一番摧殘之下,完美重現了妖豔賤貨的裝扮,妝騷得不行。

『主人,你確定你要頂著這張臉出去生活?』一直陪伴他長大的物靈神老頭公很委婉地詢問。

他不是很想保護這種看上去就賤里賤氣的主人。

「我看網路上說,做這種裝扮的人都不會有人想理他啊。」褚冥漾充滿希望地說,「這不是很符合我們現在大逃亡的需求嗎?」

褚冥漾是個天才,各方面來說。

『主人,你確定這樣你不會想把自己關進警局嗎?』

褚冥漾對著鏡子沉思起來,然後默默地又把妝給卸了。

老頭公很欣慰,主人可教。

在他欣慰的眼神下,褚冥漾彷彿下定了決心,從空間包裡拎出一條長裙。

「直接穿裙子戴假髮你覺得怎麼樣?」褚冥漾問得很認真,「但是這樣我會有個問題,公會收女O嗎?」

老頭公無語:「主人,你為什麼不單純易容就好呢?」又不是不會!

褚冥漾頓了一下:「技能太多,忘記這個了。」

老頭公覺得心累。

 

 

 

 

昀羲碎念:

我在文前說過,漾漾就是個天才!

我要給漾漾開外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