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之所以可憐兮兮地帶著不多的家當蹺家,還要改頭換面的主要原因,就在於妖師祖先立下的那條破規矩。

從小就接受精英教育的他,對獻祭沒太大感覺,充其量就當成是工作的一環就好。

然而,在他分化成O的那天,一切風雲變色。

他不只要當一個獻祭的奴隸(?),居然還得身兼王子妃?!

王子妃聽起來升格了,但是,他原本是有婚姻自由的!誰要嫁一個從小養尊處優的臭屁王子啊!

原先根據兩族協議,褚冥漾會定時到各處巡邏,吸收溢出封印的陰影力量,而冰炎就在旁邊隨時待命啪啪啪避免吸收過量。

但是除此之外,兩人是沒有婚約關係的,更準確地說,性工作的合作者還差不多,不用朝夕相對,完事走人各找各媽。

然而一切從他分化成O後,就變了!

對方是A,自己是O,於是雙方父母喜做媒人把他跟那位臭屁王子送作堆了!

冰炎對褚冥漾不聞不問,但褚冥漾對冰炎卻是瞭若指掌……因為做為公會的第一萬能哨兵,冰炎是公會的代言人,一天到晚都在電視上刷臉,簡直堪比國際巨星!

畢竟是未來要跟自己啪啪啪的對象,因此褚冥漾從小就留心對方的消息,就算分化後也一樣,當然,他反抗得最激烈時似乎還發下要姦了對方的豪言壯語,並且怒到直接就發明了針對哨兵男A使用的按摩棒。

現在回想起來都是黑歷史啊……

可惜,不管他再怎麼反抗,訂婚宴都如期舉辦,思來想去,除了炸掉訂婚宴以外,就只剩下落跑的選擇了。

於是他只能硬著頭皮收拾家當當個落跑O了。

褚冥漾從空間袋中東翻西翻,翻出一張人皮面具戴上,又東抹抹西抹抹,一張完美的典型老人臉就出現了。

「好像有點太老了?」褚冥漾看了看鏡子,再度徵求老頭公意見,「公會收老學生嗎?」

『主人,公會課程所有人只要填寫資料都能上,只有哨兵嚮導的課需要考核。』

「嗯,我得換個身份跟名字,我要混進公會查點東西。」褚冥漾很滿意的自己的老妝,「我就叫老褚好了。」

你會被所有人叫成老處O的,主人。老頭公默默想著。

「這名字不好嗎?」褚冥漾有些苦惱,他一看老頭公沉默就知道這不是個好名字了,「那要叫什麼?」

『主人可以直接用英文名。』

「我討厭我的英文名。」褚冥漾咕噥,「聽起來有夠像侍者。」

 

妖師本家因為褚冥漾的大膽出走而鬧得人仰馬翻,各各出動去各處尋找他們的掌上O了,然而,就連褚冥玥都沒找到。

「那個死小孩到底給我躲哪去了!」這是本家中來自年輕有為的哨兵女A的咆哮。

所有人都沒想到,褚冥漾只是躲在離家只有五百公尺的一處公園的假山洞而已。

沒辦法,他是個戀家宅O,這已經是他從出生後自己獨自離家的最遠距離了。

沒人想到褚冥漾就這麼大搖大擺地在半夜出走後,居然只停留在離家五百公尺處,還美孜孜地睡了一覺起來才換裝。

「真應該在漾漾身上裝個定位器。」白陵然幽幽道,「現在怎麼辦,再挑一個去和親?但是只有漾漾能吸收陰影。」

「什麼和親。」褚冥漾從暴怒邊緣稍稍找回了理智,多虧白陵然的精神安撫,現在她沒那麼暴躁了,「漾漾原本對這件事牴觸沒那麼大,不知道怎麼突然就離家出走了。」

「也不奇怪,漾漾小時候不懂事,長大了總會反抗的。」白陵然比褚冥玥淡定多了,「要不要喝碗綠豆湯?」

盛夏當頭,來碗清涼的綠豆湯解暑降火氣是不錯的選擇。

「現在是喝綠豆湯的時候嗎?」褚冥玥嘴角一抽,「你還真冷靜,找不到人,訂婚宴怎麼辦?」

「不用著急啊。」白陵然依然十分淡定,「確定漾漾失蹤後我第一時間就委託公會發布任務了,所以現在換他們頭痛了,要是時限前找不到漾漾,笑柄都是公會跟冰炎的,被跑了OA跟客訴率節節攀升的公會,輿論操作一下就怪不到妖師頭上了。」

「本來也就不是我們的錯。」褚冥玥嘟噥,「我早就很反感這破規矩了,憑什麼我弟要被送去當奴隸啊,怎麼不是對方來當我們的奴隸?」

「時勢所逼,不過我不介意從現在開始扭轉局勢。」白陵然也給自己盛了一碗綠豆湯,「漾漾跑了也好,省得我老擔心他被冰炎欺負。」

「也是。但一個O在外面亂跑實在太危險了!」褚冥玥總算冷靜下來,「希望他手腳乾淨點。」

「這是我唯一擔心的事情了。」白陵然嘆了口氣,「如果漾漾不小心把人弄成腦殘,我希望對方家屬不會找上門。」

一個O在外面亂晃很危險,因為很可能被一個飢渴的A給盯上吃了;但是褚冥漾一個O在外面亂晃很危險,是因為褚冥漾很可能直接入侵對方的精神領域然後把對方弄成植物人。

幸虧沒對外公佈漾漾的精神力級別,不然現在這會兒輿論壓力還真有夠受的,因為漾漾簡直就能稱作是行走的人間兇器。

打陰影鬼族還能心安理得地打,打一個O,你良心被狗吃了?

剛分化成O的褚冥漾沒少藉著性別生事,幸虧事後都抹平了。

「但是漾漾總是要回家的,到時候對方上門要人,怎麼辦?」褚冥玥降下火氣後,終於能開始思考未來的事情了。

「這就是漾漾要考慮的事情了。」白陵然啜了口茶,「我估計他只有對方徹底放棄這件事後才會回家。」

「可能嗎?」褚冥玥懷疑地問,「漾漾不管是對哪一族來說,都是巨大的寶藏,冰牙有可能放棄?」

「當然。」白陵然放下茶杯,優雅地微笑,「我放在公會的耳目已經告訴我,冰炎完全沒意思去把漾漾找回來,甚至還想說服亞那另尋他人。」

「真是瞎了眼了。」褚冥玥鼻子噴氣,雖然冰炎的舉動很符合他們的利益需求,但嫌棄她弟,先噴再說。

「我也覺得。」白陵然贊同道,「我覺得綠豆湯似乎有點太甜了,妳覺得呢?」

「你話題一定要這麼跳躍嗎?」褚冥玥黑線,「我合理懷疑漾漾的跳躍性思考完全就是你帶的。」

「凡人總是無法理解天才。」白陵然說得十分誠懇。

基於不跟同胞互相殘殺的原則,褚冥玥很配合地點頭:「你說得很對。」

 

 

「你確定你只有十八歲?」公會分部的人看了看紙上的資料,再看了看眼前的O

遞交過來的人事資料上面清楚寫著出生年月日,稍微算一下就是剛滿十八歲,照片也十分可愛親切。

但實際上,對方卻有著滿臉飽經滄桑的皺紋,配戴一副俗氣至極的墨鏡,身上的襯衫也皺巴巴的。

這怎麼看都要六十歲了!

「是的。」褚冥漾很有自信,他年齡沒有偽造,畢竟怕被體檢,到時候一測出來真實年齡一定會被懷疑。

「麻煩給我一根頭髮。」負責人顯然一點也不信,因為真的差太多了!

老頭公安靜不說話,它已經放棄勸說主人畫一個普通的妝,明明可以直接畫成另外一個年齡相仿的人,主人偏偏就是要特立獨行。

珍貴的人皮面具就這麼用在一張老人臉上了。

褚冥漾非常淡定自如地拔了一根頭髮交出去,幸虧他早有先見之明,沒在年齡上造假。

『主人如果不用年差這麼大的妝容,公會的人應該是不會特地去檢查的。』老頭公還是沒能忍住吐槽。

『是這樣的嗎!』褚冥漾有些震驚,『但是我用老妝才不會有人對我有興趣啊。』

老頭公沉默了,它竟然無法反駁褚冥漾的邏輯。

公會儘管內部矛盾不斷,但起碼硬體設施很先進,沒幾下褚冥漾的測驗結果就出來了,果然是只有十八歲的小鮮O

負責人一言難盡地望著他:「你到底遭遇了什麼巨大打擊,才變成這樣的?」

褚冥漾垂下眼睫,無辜又委屈地望著對方。

這眼神如果放在褚冥漾原先的臉上,那效果一定是一群人心疼嚷著跟哥哥回家;但是他現在畫的是老妝。

負責人雞皮疙瘩,渾身發寒:「對不起,我不該問的。您還是收起那些傷心事吧。」

一個老頭樣擺出那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真叫人直冒冷汗。

倒不是不懂敬老尊賢(何況對方年紀真的只有十八歲),只是長得實在太具有攻擊性了。

「你要報名嚮導課的話,往右邊那扇門走。」快走快走,他得拿出冰炎的美照洗眼睛。

褚冥漾道了聲謝,高高興興地往那扇門走了。

一進門,褚冥漾就發現這是間巨大的教室,只是課椅是圍繞著中心上空的圓球做排列的,已經有些學生入座了,看上去都滿年輕的。

於是一臉老妝的褚冥漾突兀無比,其中一名學生拉了拉他鄰座的衣袖往褚冥漾那邊指,接著,眾人目光全都順過來盯著他。

褚冥漾淡定自如地入座,『老頭公,我是不是不應該畫老妝?感覺好像反而更引人注目了?』

老頭公拒絕回答。

不知是不是褚冥漾把自己畫得太猥瑣,他四周的座位完全無人,跟其他三三兩兩坐在一起的同學相比,簡直就是隔出了一層真空地帶。

過沒多久,一名光頭踏著青春的小碎步進入教室,並且堂而皇之地佔據了中央的講台。

「好,來各位,我是你們的人生嚮導,嚮導課導師!」光頭在中間握拳擊向空中,「大家應該都聽說過,嚮導課跟哨兵課,雖然只要提交申請就能參與,但是離加入公會還遠著很呢。加入公會需要經過嚴格的測試,當然,最終考核是一定會跟哨兵搭檔的,就像模特兒一定會跟設計師接觸一樣,這裡要是有歧視哨兵的,現在就可以說再見了。」

「嗯,沒有?那我們繼續吧。」光頭環視一圈,「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完了之後會做一個簡單的小測試替你們分級,等級夠的才能成為住宿生。當然,住宿生是要付錢的,不過住宿對你們將來加入公會非常有幫助,幾位大名鼎鼎的前輩也是住宿生,比如冰炎跟夏碎、奴勒麗跟莉莉亞、還有蘭德爾跟尼羅。」

這幾個名字響起時,同學們倒抽一口氣,興奮地嗡嗡耳語,只有褚冥漾抽了抽嘴角。

他一聽到冰炎這名字就菊花一緊,發寒。

還有這活像是偶像見面會的氣氛是怎麼回事!

「那我們就開始吧,那邊那個,從你開始順時針自我介紹,每人給我在三十秒搞定。」

被指名的那位黑框眼鏡同學站了起來,推了推眼鏡,朗聲道:「雪野千冬歲,十八歲,性別A,血型A,三圍無可奉告,手上握有各方哨兵嚮導的私密情報,想要的可以私下來找我議價,看在都是同學的份上,可以打九折。」

說完,不急不徐地坐了回去,附帶挑釁的一瞥。

光頭沒被激怒,反而哈哈大笑:「好,有個性,下一位!」

幾番輪流後,輪到了褚冥漾,他站了起來:「維特,孤兒,十八歲,性別O,討厭說話。」接著就坐了回去。

眾人目光齊齊落在他身上。

這就完了?敷衍人呢這是!

「這位維特,你的自我介紹還不到十秒,不多加介紹一下自己?」光頭問道。

千冬歲好歹透露了自己十分擅長蒐集情報,這位老維特除了說討厭講話以外還透露了什麼?

「我透露了年紀跟性別。」褚冥漾盯著光頭回答。

光頭抬眉,有意思,直接讀取他人想法嗎?

「想法不能讀,只能意會神傳。」褚冥漾繼續盯著光頭。

然後他就發現對方關閉了神識,不禁有些興趣。

雖然是為了查資料混進來的,但是這裡厲害的人好像挺多的啊,可以自主關閉自己神識的人不是沒有,但真的不多。

「好,下一位。」光頭繼續點名。

「大家好,我叫騰覺。」被點到的人站起來對每個人鞠躬,「我不裝B我是B夢想是天天穿新衣俗話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今天我就穿著西裝等著邁向輝煌嚮導才是最強客訴算什麼東西待我修改他們記憶……」

「好,停!」光頭拍拍手,「感謝這位騰覺同學的即興說唱,不過修改記憶是禁止事項,請務必注意這一點。」

騰覺點點頭,朝每位同學鞠躬後悠然坐下,並向褚冥漾眨眨眼。

褚冥漾也像他眨眼,並用精神連結拋了問句過去。

『安地爾,你怎麼在這裡?』

 

 

 

昀羲碎念:

我覺得我老是在刷安地爾的新形象呢

最近感覺很不順,希望水逆趕緊過去吧,看什麼都煩這狀態本身就很煩,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驚! 安地爾就這樣登場了~!
    可惜漾漾居然是個老處O 畫面無望 不過感覺會梗有趣哈哈
    超喜歡主角跟狠角的對手戲 像HP裡SSHP LVHP 創始人X哈利這樣
    所以大大讓安地爾出場這麼多次好開心
    一樣期待後續~
  • 訪客
  • 安地爾!!期待他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