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覺得你會潛入公會,所以來看看情況。』化名騰覺的安地爾笑嘻嘻地說,『果然如我所料。』

褚冥漾懶得問對方怎麼認出自己的,他之前跟安地爾第一次見面時就被對方精神攻擊,只要對方曾經接觸過他的精神領域,那就不是單靠肉眼就能矇騙的程度了。

下一次他應該把精神世界也做一做偽裝。

『然後呢?你不會有第二次的得逞機會。』褚冥漾把那次視為恥辱,雖說是因為他連續熬夜七天在研究怎麼讓掌心雷可以有連發功能並迅速裝填子彈的關係,導致精神不濟被鑽了空子。

但是安地爾的攻擊手段實在太下流了,害他有不小的心理陰影。

對方在他的精神世界中構築了他自己跟自己的交配影片,全程無碼高清,立體環繞音效,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連續播放。

於是對方便進入了他的頭號黑名單,發誓一定要加倍奉還。

『那不重要,我就是來預防一些可能的意外。』安地爾笑容不變,『我跟你說過,我的目的非常簡單,我希望我們可以合作,共創雙贏。』

『我沒看到你合作的誠意。』褚冥漾冷冷地說,『也不可能答應合作,所以你可以省點力氣。』省得他哪天想找人揍一頓出氣,對方絕對是首選。

『我們一開始明明相處得很愉快。』安地爾嘆了口氣,語調聽不出遺憾,『我們一起合作,將那些可憐的、被封印的陰影釋放,讓它們重新擁有自由,不是很好嗎?』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叫陰影把你給吃了,滿足你想獻身的欲望。』褚冥漾說,他又不是三歲小孩,哪看不出安地爾別有企圖。

他掐斷了精神連結,並讓老頭公把安地爾設成黑名單,世界便恢復安靜了。

於此同時,所有人也都自我介紹完畢,光頭拍了拍手,示意大家注意。

「好了,我相信來到這裡的各位,都是有在家做過些功課才來的,對嚮導應當有些基礎,我們現在就要來測試一下各位的程度。」光頭笑道,「不會很難,試著張開自己的精神屏障,然後我會過去打聲招呼,告訴你能不能成為住宿生,其他沒被點到的,你們程度不夠,課還是可以上,但是不能住宿,而且接下來會非常吃力。畢竟公會是要培養人才出去賺錢的,沒空像母雞帶小雞一樣帶著你們,真心覺得不行的時候,其他地方會更適合你們。」

「好,給你們一分鐘,現在,」光頭按下碼表,「開始!」

張開精神屏障對褚冥漾來說簡直就跟喝水一樣容易,而且他自從被安地爾暗算後就習慣性把精神屏障打開,累是滿累,但起碼安全有保障。

一分鐘很快就到了,光頭停下碼表,招呼也不打,一股強勁有力的精神攻擊就往所有人身上招呼,有些直接就破碎了,那些屏障被衝破的同學瞬間暈厥,教室中倒了一片。

「唉呀,中大獎!」光頭很高興地數了數還清醒的人數,「第一次居然留了半數呢,過去這時候只剩小貓兩三隻了。」

一些勉強支撐住的同學只能抽抽嘴角。

「好,現在還醒著的同學可以成為住宿生,不過人數比我預想中的多,房間可能不太夠。」光頭摸著下巴思索,「那就讓我們再來一次,看還能堅持的有幾個。」

說完,比之前更強的攻擊襲來,這次又暈了五個同學。

「繼續。」光頭沒再多作說明,繼續用精神力攻擊,一直到最後,只剩下褚冥漾跟安地爾了,但不曉得安地爾在想什麼裝暈,最後只剩褚冥漾一個人清醒著。

他其實滿莫名其妙的。

「太好了,這位留到最後的同學,你不僅可以成為住宿生,還可以破例住黑館喔。」光頭高興地宣佈,「黑館裡的都是變態,多相處有助你迅速成長喔。」

迅速成長成變態的地方嗎?

「可以承受這種程度的攻擊,感覺基礎班對你來說已經太沒必要了。」光頭說,「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安排其他在職嚮導直接帶你,當然,你沒有搭配的哨兵,又是O,搭檔比較難找,或者你是跟朋友來的?他去了哨兵那邊?」

「沒有。」褚冥漾搖頭,「沒有搭檔就算了。」

「那不行,搭檔之間的搭配默契是考核重點,重中之重。」光頭嚴肅道,「在公會這個團體裡,孤狼是最要不得的,你必須記住,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什麼事都幹不了。」

褚冥漾受教地點點頭,暗想反正他找到自己要的東西後就不會待在這裡了,當一匹孤狼也無所謂吧。

光頭滿意地點點頭,「你會需要一個代導人,一些基礎課你可以不用上,當然你想上也歡迎。我會給你安排一些特殊課程,你有特別偏好的系別嗎?」

褚冥漾想了想:「歷史。」

「你將來想盜墓嗎?」光頭衝口而出,看到褚冥漾一臉詫異地看著他,亡羊補牢解釋道:「我指的是考古,口誤、口誤。」

這口誤還差真多。

褚冥漾懶得較真,乖巧地點頭。

「盜、我是指考古的話,我知道有個不錯的人選。」光頭說,「晚點介紹你們認識,等其他同學醒一醒,我先把注意事項說一說。」

其他同學陸續轉醒,面面相覷,那些最初就暈過去的同學們一片茫然,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好,就如我之前所說,那些被我說可以成為住宿生的,明天就可以入住了。」

「第二批暈過去的,你們可以住棘館。第三批,白館。」光頭朗聲道,「住宿的地方也是分等級的,基礎是棘館,再往上依序是白館、紫館、黑館,這中間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希望各位最後都能擁有住在黑館的實力。」

『主人,光頭在激勵人心呢。』老頭公說,『我入侵了公會系統,黑館是給黑袍住的,現在在職的黑袍人數只有七十二人,但是每年報考黑袍的人數高達八萬人。』

老頭公是褚冥漾從小的守護神,在他突發奇想之下,在物靈神本身上又做了改造,花費了九年的時間,讓老頭公也可以入侵網路,提取資料。

不過這項成就沒有對外公佈,也就是說,現在不僅可以張開精神守護結界,還能在網路中任意來去的物靈神,僅有老頭公一位。

知道這一點的,只有白陵然跟褚冥玥還有凡斯,因為他們三個也是研發者。

『沒被激勵到,我又不考。』褚冥漾回應。

光頭又講了些過去的小故事,勉勵在座各位同學與他一起揮灑青春的汗水,但是褚冥漾一點都不為所動。

等同學們都離開後,光頭走到褚冥漾桌前,高深莫測:「能夠承受住我的攻擊的O,想必住到一群都是A的黑館中應該也無所謂吧?」

褚冥漾搖頭,他估計只要混進公會,找東西也不過就幾個月的事情,跟一群A住也沒差。

「那太好了,不過保護措施還是要做一做,我會給你找一個靠譜的A來杜絕性騷擾的。」光頭高興地說,「剛剛忘記考慮到你是個O,進黑館有點麻煩。不過你放心,那群A都很有分寸的,就算是奴勒麗也不會對你用強的。」

光頭又說了些黑館的注意事項,畢竟能住進去的都不是一般人,稍有摩擦就有可能發生鬥毆,屆時就會出動宿舍管理人,據說是目前黑館中為數不多的嚮導之一,可以直接麻痺哨兵們的五感,讓鬧事的哨兵挺屍動不了,所以最好還是不要衝撞到黑館裡的鄰居比較好云云。

「房間多大?」褚冥漾問道,「有五十坪嗎?」

光頭愣了下。

「不然……四十五?」褚冥漾降低要求。

光頭一言難盡。

「四十坪?」

「只有二十五坪,不好意思。」明明黑館的住宿條件之優渥能打趴所有宿舍,但是光頭莫名抱歉了起來。

看那張只有十八歲的老臉,結合對方希望的居住環境大小,可能是被哪個金主玩壞的吧,唉,這世道,太不友善了。

褚冥漾有些失望,他原本還想說住宿時也可以做些實驗的,只有二十五坪,看來不行。

見到褚冥漾失落的表情,光頭不禁可憐他,想辦法補償:「放心,雖然坪數不大,不過我會給你找一個好鄰居,要是你東西太多,可以暫時寄放在他那裡,反正他房間貧脊得很。當然,人品也信得過。」冰炎應該不會動手揍一個O,大概。

不是那個問題,他所有實驗都不會公開給人知道,除了擺明就是發明給市場的,其他像是讓物靈神可以寄居網路這種,就統統不能給人知道。

根據褚冥玥的說法,要是被人知道了,他就會被人抓去做實驗剖開腦子看結構。

他敢剖別人腦子,但是他不敢被人剖。

而且這恐嚇是在他尚為年幼時的三歲時開的,所以心理陰影面積很大,也因此他對自己的親姊總有股會被她剖開腦子的恐懼。

萬幸長大了,褚冥玥就算想剖開他的腦子也沒那麼容易了。

「好,那你明天報到時搬進去就可以了,回家吧。」光頭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我很看好你喔。」

褚冥漾想了想,這時候應該要露出得體的微笑,便朝光頭笑一笑。

光頭也扯出一抹微笑,目送褚冥漾離開教室大門後,終於鬆了一口氣:「天,他那張臉到底是怎麼長得這麼猥瑣的?害我老忘記他是OO不都應該是軟甜傻萌需要被呵護的嗎。」

「老師,您這是非常錯誤的偏見,請不要忘記對安因先生死纏爛打的景羅天鬼王也是O。」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歐蘿妲手裡捧著一疊文件,「這些請在今天晚上九點前全部批閱完畢,還有這份協議書……」

「饒了我吧!」光頭唉唉叫,「我才帶完一群矛頭小子,你讓我喘口氣會死嗎?」

「現任黑袍不會被一疊文件打倒,如果會的話,請您立刻請辭。」歐蘿妲氣定神閒,「另外,還有我的薪水與加給補貼……」

「這才是你的目的對吧!一個B怎麼能對A這麼步步緊逼!」

「是的,一個A怎麼能讓一個B如此難辦,我相信老師一定不會這麼做的,所以今天九點前我可以看到這疊文件批閱完畢對嗎?」歐蘿妲笑得和藹可親。

「……你行!」光頭咬牙切齒,哀怨不已地開始看起了那疊文件。

 

 

褚冥漾一出了公會分部,就看到安地爾在不遠處的樹陰下等著他。

他的腳步不停,瞬間拐了個彎,無視安地爾換了條路線。

但是沒過多久,安地爾就發揮他死纏爛打的本事纏了上來。

「火氣別這麼大嘛,剛剛我不是故意把第一名讓給你了當賠罪了嗎?」他笑嘻嘻道,「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我請客哦。」

褚冥漾閉口不言,徹底忽略身旁的人形障礙,低頭快走。

但可惜他體力天生弱勢,不如A強壯,於是在他走到公車站前,也沒能甩掉這個大包袱。

安地爾跟了一路,褚冥漾的臉就黑了一路。

褚冥漾隨便挑了一個站下車,改乘坐捷運,安地爾照舊寸步不離地跟著他。

『老頭公,幫我查哪一個路線人最多。』褚冥漾發誓,他絕對要甩掉這個跟蹤狂!

『有了,搭到OO站,目前那邊正在辦活動,人潮擁擠。』

就是那裡了!

褚冥漾依照老頭公搜索出來的路線,很快地就看到某個方向移動的人潮,比他想像得還多,不禁大喜。

看到褚冥漾的表情,安地爾的臉色有些古怪。

「你不會是去追星的吧?」

褚冥漾睨他一眼,不作聲。

其實他根本認不得幾個偶像明星,但是他懶得解釋,放任安地爾繼續亂猜。

當他擠進捷運車廂,安地爾理所當然地也跟上來了,不過就算安地爾武力值再高,也禁不起眾人之力,很快就被擠到一旁。

看到安地爾被人潮淹沒後,褚冥漾終於滿意,對附近的人略施一點小暗示,他便得到相對寬敞的呼吸空間,為了避免安地爾跟著他在下一站就下車,他故意等到倒數第二站,才悠哉地晃了出去。

雖然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不過沒關係,反正有老頭公可以指路。

『附近有沒有什麼吃的?』褚冥漾摸摸肚子,民生大事最重要。

老頭公搜了在地小吃,把路線傳進褚冥漾的腦海,褚冥漾也沒多想,直接就選了一家看起來隱蔽性比較高的包廂餐廳。

他左看右看,確認已經甩下安地爾後,便很高興地去吃飯了。

 

這家餐廳雖然位於交通方便的鬧區,店面卻不在熙熙攘攘的一樓,而是隱藏於某棟大廈中的頂樓。

專門給那些注重隱私的達官貴人偶像明星用餐的。

於是,當褚冥漾因沒有預約而被侍者禮貌地擋在門外時,完全是懵逼的。

「吃飯……還要預約啊?」他茫然地問,「我就是吃個飯,可能上下洗手間,這樣也要預約啊?」

「是的,不好意思。」侍者很耐心地解釋,「我們跟一般餐廳不一樣,都是客人預約後,由主廚客製化菜單上菜,並且可以指定酒種與包廂大小,這些服務都算在費用內。沒有預約的話,我們無法為您提供服務。」

其實普通人看到裝潢如此低調奢華的店家,門口還有一排西裝侍者都容易露怯,更何況店還在頂樓,消費又高,基本根本不會踏足。

但是,褚冥漾不是一般人。

「那我可以現在預約,等一下再來嗎?」褚冥漾問道,非常鍥而不捨,「我可以在這裡等。」

「這個……我問問,請您稍等一下。」可能侍者也沒遇過褚冥漾這種這麼執著的天兵客人,秉持著職業操守,他轉身找經理去了。

褚冥漾雖然稍微沒常識了些,但是基本禮貌還是有的,他安靜地在門口張望,因為是頂樓,旁邊的落地窗可以很好地瞧見市景,地面的車輛來來去去,像一窩辛勤的螞蟻正在覓食。

如果說建立一個精神聯絡網,讓每個人都能彼此連結的話,應該會很有趣吧?

或者說建立一個主腦,把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都給紀錄起來,這方向感覺也很有趣。目前類似的存在應該只有海王族裡的開慧水晶跟陸地上的智慧之樹,找東西的時候順便看能不能研究一下這兩樣東西長怎樣吧。

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褚冥漾沒注意到電梯的樓層指示燈已經到了這一層,當他聽到電梯叮的一聲響起,轉頭去看時,瞬間從天才成了智障。

冰炎跟夏碎雙雙從電梯中走了出來,跟褚冥漾對上視線,似乎很詫異這裡怎麼有個O

褚冥漾看著其中一個被他放鴿子的未婚夫兼主人,嘴角有些抽。

靠,活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