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的心情不太好,這當然不是因為他看到一個長相非常抱歉的O,而是稍早之前,他正在擔任大明星莉莉亞的場前保鏢時,接到了光頭打來的電話,塞給了他一個代導學弟兼鄰居。

一種領地被侵犯的不爽感就這麼冒頭了。

但是他不能說不。

他拒絕去把褚冥漾找回來的代價就是不能再挑剔公會塞給他的任務。

幸好只需要待到莉莉亞開演後,不過因為聽說冰炎擔任保鏢,各種謠言風聲四起,畢竟莉莉亞是個B,完全有可能跟冰炎發展戀愛線。

原本是他得待到奴勒麗回來,但好像人數超過管制,最後都搞不清楚來現場的是莉莉亞的粉絲還是來看冰炎的了,於是公會只得把冰炎的任務取消。

當然,這次的任務考評不怎麼樣,這就是冰炎心情不好的前因,接著光頭又打來塞了一個沒看過是圓是扁的學弟。

他就不爽了。

跟夏碎來吃飯轉換心情的冰炎對愣在門口的O起不了好感,蹙眉問:「你是新來的侍者嗎?」

「啊?不是。」莫名有點心虛的褚冥漾頓了一下,才反應道。

「奇怪,這裡應該有個迎接的……」夏碎還沒說完,就看到方才的侍者快步走來,一臉歉意。

「有失遠迎,真的十分抱歉。」侍者彎腰鞠躬,「請二位隨我來。這位還請稍候,會有其他人替您服務。」

侍者歉然地看了看褚冥漾,便領著冰炎跟夏碎進包廂去了。

接著另外一個侍者出來,跟褚冥漾詳盡地解釋了他們餐廳運行的規矩,不接當日預約的客人,因為菜單無法當日就想出來,起碼都要等上三日,主廚才能敲定菜單。

褚冥漾敷衍地應著,等侍者解釋完畢,問了句那還需要預約嗎時沒聽清楚,糊里糊塗地就預約了下個禮拜的晚餐。

他滿腦子只在刷屏他居然見到了活的冰炎,在蹺家的路上見到了逃婚的對象,這絕對不是什麼好兆頭!

他應付完侍者,轉身匆匆下樓。

先是安地爾,後來是冰炎,一個是變態跟蹤狂,一個是被逃婚的未婚夫,他的運氣怎麼這麼背啊。

『主人,你今天還打算睡公園嗎?』老頭公突然問道,『我連上了妖師自用的網路,主人的表哥跟姊姊說要去公園看有沒有新面孔的流浪漢。』

原本真的打算睡公園的褚冥漾立刻改變主意:『幫我查有沒有那間是可以收現金的青年旅館。』

褚冥漾沒有信用卡,帶的都是現金。

老頭公很快就替褚冥漾找出幾間青年旅館。

『考慮到主人你明天還需要報到,所以查了路線最短的幾間。』老頭公很貼心地說,『另外提醒主人,人皮面具你已經戴了超過二十四小時,建議摘下讓皮膚透氣,不然容易過敏紅腫。』

因為是蹺家時隨手抓的,品質不是最好,褚冥漾嘖了聲,『等我到旅館再說。』

不然在外面卸妝太麻煩了。

褚冥漾應了聲,順著老頭公指引的路線走,一路上的思維已經從運氣這麼背跳躍到如果把人的楣氣收集起來是不是能形成另類陰影的異次元去了。

『老頭公,你願意試著再加一個集氣功能嗎?』褚冥漾充滿希望地問,還在腦海裡給這能力命名為吸塵器。

『主人,我拒絕成為吸塵器。』老頭公嚴肅地表示。

入侵網路已經很破格了,要是給褚冥漾開發出這什麼吸塵器功能,它的形象就全毀了。

『不覺得萬用功能很棒嗎?』褚冥漾問道,他想,如果說這功能開發成功,不曉得可不可以反過來去吸收陰影,這樣他也不用去跟冰炎啪啪啪了。

『主人,通常單一功能最強,萬用功能反而每個技能都不強。』老頭公誠懇地說。

『好吧。』褚冥漾暫時放棄了說服老頭公,他正努力從空間袋裡面掏錢包,他已經來到公會分部附近的青年旅館,不過這家旅館門可羅雀,金光閃閃的大佛招牌與懸掛於空七彩霓虹燈似乎嚇退了不少路人。

門口還放著泰國浴跟今晚來住的招牌,一看就很像那種色情地下行業,招牌還大剌剌地寫著靈光大飯店。

但在褚冥漾眼裡,這些一點都不重要,即使整座建築物都閃到像是想把路人閃瞎,褚冥漾仍舊光明正大且毫不猶豫地走進了大門。

他的腦袋裡正在播放著從網路上看來的入住旅館情境劇。

這是他第一次離家外宿呢,有點小興奮。

褚冥漾拿出一疊鈔票,用力拍在櫃台,霸氣地宣佈:「住飯店,開房間,要最好的。」

櫃台的服務生整個都傻住了,似乎不曉得應該驚嘆居然有人敢從正門進來還是先吐槽這惡俗的住宿宣告。

背景音樂的電子音還在咚咚作響,空氣卻就此沈寂了。

褚冥漾很茫然:他演得不對嗎?這時候難道對方不應該誠惶誠恐地把錢接過去,然後開一間最大最好的房間給他嗎?

 

 

被領進包廂的夏碎跟冰炎二人各自點了餐,服務生鞠躬後便告退了。

「唔,剛剛那個是O吧?看到你居然沒發情,不容易啊。」夏碎調侃道,給自己斟了一杯茶。

夏碎會這麼說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因在於冰炎那張天怒人怨的臉跟生人勿近的氣場,一舉撈獲大票顏粉,其中不分性別。A把他當對手競爭,B把他當偶像崇拜,O把他當對象迷戀。

之前公會想藉著冰炎的人氣舉辦粉絲見面會時,發生了一群O對著冰炎發情的慘劇。因為粉絲不分性別,在場好幾個A受到發情O的影響,差點把持不住當眾交配,還是出動了一群B嚮導才平安無事。

嚇得公會以後再也沒動過要冰炎去當明星的念頭。

「正合我意。」冰炎已經受夠一堆人對著他發情了,所以難得有個O看到他竟然毫無反應,不禁心情轉好。

「要不是信息素飄出了一點,我還真不敢相信他是O。」夏碎感嘆道,「雖然不是每個O都長得賞心悅目,不過這個特別出格。」

「我對他人長相沒太多興趣。」

「是啊。」夏碎說,「我就是隨口一提,我等等要看千冬歲壓壓驚。」他晃了晃茶杯,雖然他們並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夏碎仍然對那個O的容貌感到震驚,光憑外表就能震懾人心的人他見過不少,冰炎為最,不過剛剛那個O醜絕人寰,也能算得上是另類憑顏震撼了,「他去公會報到了,順便處理點事情。」

「跟西瑞的商業糾紛?」冰炎問道,「不是我說,你們兩家的產業太相似了,難怪會打起來。」

「我姓藥師寺,不是雪野。」夏碎糾正道,「藥師寺家的產業跟雪野還有羅耶伊亞都不重疊。」

夏碎跟千冬歲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感情卻很好,夏碎從母姓,千冬歲從父姓,各自繼承的家業也不一樣。

「隨你。」冰炎對他人的家務事沒有說三道四的習慣,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滑開一看,臉色又黑了。

公會傳來了那名代導學弟兼鄰居的資料,赫然就是剛剛那個O

那張醜得可以去拿世界獎的臉只要看一眼就不會認錯。

夏碎湊過去看,來了興趣:「這不就是我們剛剛碰到的人嗎?真有趣,你覺得是巧合還是對方是特地提前來看你的?」

「巧合。」冰炎說,「我們來這裡吃飯是臨時起意,他比我們先到,除非他知道這家餐廳是你弟開的。」

「等千冬歲來了,問問他。」夏碎把冰炎的手機拿過去滑,「他叫維特啊?居然只有十八歲,果然有人是先老起來放呢。」

「不過讓你去代導他好嗎?你不是才被逃婚,轉身就去找上另外一個O,這明面上不太好看呢。」

冰炎懶得理搭檔的揶揄,反正他從來不重視這些所謂的清名,他自知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就好了。

「伯父找你。」夏碎正要把手機還給冰炎,就來了電話。

冰炎一聽響徹包廂的哥哥爸爸真偉大提示音樂,深呼吸,發誓下次回家後絕對不讓亞那再碰自己的手機。

「幫我接,然後說我不在。」冰炎一想就知道亞那肯定是為了褚冥漾的事情打電話催他快去找人,他暫時不想應付自家父親的連珠砲,丟給搭檔解決,「我去洗手間。」

「那我就自由發揮了。」夏碎從容地接起電話,換了一種柔媚的女音,「伯父您好。」

『咦,小亞呢?』亞那的聲音很錯愕,『你是誰啊?』

「亞他正在睡覺呢,需要把他叫醒嗎?」夏碎答非所問,「因為他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我就擅自接起來了,希望您別見怪。」

『不見怪不見怪。』亞那說,『但是你要知道,亞他是有對象的!』

「即使我們真心相愛也不行嗎?」夏碎用一種可憐兮兮的語調,如果沒有臉上那種惡作劇得逞的得意笑容,光聽聲音都讓人心疼。

『什麼?你們真心相愛?』亞那不可置信地重複了一次,『騙人,我從小養亞養到大,從來沒看到他對哪個人上心過!』

「我們今天才認識的。」夏碎柔柔地說,「我覺得我們一見如故。」

『把你照片發來給我!』亞那超抓狂,是什麼傾國傾城的狐狸精迷惑他兒子,他一定要好好看清楚對方到底長什麼樣!

夏碎掛斷電話,氣定神閒地把公會傳來的那個O資料轉傳給了亞那。

於是一張公認醜得極具攻擊性的臉重創了亞那的心。

冰炎回來包廂時,後面跟著一個與夏碎長相神似的一名少年,正是千冬歲。

夏碎若無其事地把手機還給冰炎,並且笑得很和藹:「伯父應該暫時不會找你了。」

「你說了什麼?」冰炎警覺道。

他深知自己父親是什麼脾氣,固執地比牛還牛,不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假裝成一個O,說我們睡了。」夏碎氣定神閒,冰炎臉黑如鍋底。

千冬歲咳了一聲,似乎在憋笑。

「夏、碎!」

「放心,伯父不會懷疑的。」夏碎悠哉地說,「我把維特的資料傳給他了,他估計得震驚一陣子。」

「哥。」在冰炎上演手掐搭檔大戲前,千冬歲適時插話,「我聽學長說維特就是那個撐到最後的人?」

「沒錯,光就精神防禦力,他比你還強呢。」夏碎感嘆道,「跟西瑞的糾紛處理完了嗎?」

「也不算處理完。」千冬歲想了想,「我是不想從正門踏進那該死的閃光飯店,用的是傳送陣,到大廳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個維特跟西瑞……在吵架?」

「吵架?」

「好像西瑞很中意維特,要收維特當小弟。」千冬歲說,「我問了服務生,好像維特是從正門進去的,所以西瑞覺得維特很懂得欣賞。這勇氣……不是一般人啊。」

「不過維特好像不想認西瑞當老大,所以就吵起來了。」千冬歲一臉不忍直視,「我也說不準,我聽雙方的台詞都好像三流電視劇,搞得西瑞像是被拋棄的A,而維特像是逃婚的O。」

「被拋棄的A啊。」夏碎轉頭去看冰炎,高深莫測,「這裡也有一個。」

幸虧服務生這時候總算上菜了,不然包廂裡上演全武行,他肯定是要虧錢的。千冬歲心想。

傳奇搭檔的破壞力他不想領教。

 

而另外一端的亞那看著維特的照片,久久不能言語,處於一種被深深打擊到的恍惚感。

他不知道亞的審美觀如此與眾不同,他不是一個好父親!

 

 

昀羲碎念:

若是來得及晚上更05,我希望可以在十月底前飆完,因為我十一月要開始變得非常忙了

所以這陣子更新應該都這篇,其他坑請等一等,感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嘿嘿
  • 嘿嘿先出来刷存在感再看(*´∇`*)
  • 凱薩琳
  • 夏碎永遠的幕後推手!!!
    看到未完還以為試閱完畢嚇屎人
  • 訪客
  • 幸好我在看這篇的時候沒有在吃飯😂
  • 凱薩琳
  • 請都更這一篇大大!!
    期待後續 期待出本~~!!!!
  • 東方雅蘭
  • 冰炎會氣到吐血吧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