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個台客一番扯皮後,褚冥漾終於順利住進了金光閃閃的靈光大飯店。

房間倒是不像外表那樣閃,反而比較樸素些,還有室內溫泉。

褚冥漾看也沒看溫泉,直接進了洗手間開始卸妝,不一會兒,一張清秀的臉蛋重見天日。但或許是因為疲憊的緣故,眼睛裡有些血絲。

「眼睛好酸。」褚冥漾抱怨。

『主人,需要幫忙找賣眼藥水的店家嗎?』

「不用,休息一會兒就好了。」褚冥漾伸伸懶腰,「住進那什麼黑館以前,我要查資料。你還是沒找到關於解除約定的線索嗎?」

『主人,公會網路很難破,一旦暴力攻破就會引來警戒。』老頭公說,『還是我可以就直接殺進去?』

「算了。」褚冥漾想了想,「等取得公會網路權限以後,再找。對了,我家那邊的狀況怎麼樣?」

『妖師已經委託公會尋找主人的下落了。』老頭公說,『然後主人的姊姊說,主人最好全鬚全尾地回去,要是少了一根頭髮,一個板子。』

「老頭公,你覺得我需不需要跟我姊做一下基因鑑定?」褚冥漾認真問道,「我老是覺得一般姊姊應該不是這樣的,你看,電視裡面的姊姊都很溫柔。」

『不用。』老頭公說,『你們是親姐弟,沒錯。』

「那我姊姊應該拿錯了劇本。」褚冥漾喃喃道,「算了。我一定要解除婚約,不解除我就不回去。」

『有件事,我覺得應該跟主人報告一下。』老頭公的聲音有些遲疑,『我看了凡斯跟亞那的通話紀錄,亞那說冰炎對主人一見鍾情。』

「什麼?」褚冥漾蹦了起來,大驚失色,「怎麼回事?」

老頭公把通話紀錄調出來投射到空中。

『凡斯凡斯!我跟你說,大事不好了!』附贈好幾個哭嚎的表情。

『幹麻?我們已經在找漾漾了。』

『是小亞啊!小亞!他竟然對一個O一見鍾情了啊!』

『哦,所以冰牙要退婚?』

『你怎麼可以這麼冷靜!我從好久以前就在期待小亞跟漾漾的婚禮了!』憤怒憤怒憤怒。

『喔,所以你要當一個狠心逼兒子放棄真愛改娶漾漾?』

『才沒有!小亞既然真心喜歡對方,我是會祝福的!』亞那叫道,『但是!你看這個O!』

亞那傳了一張照片給凡斯,褚冥漾不禁栽了跟頭。

他對照片裡的人相當眼熟,那正是他剛剛卸下來的臉!

『怎麼看都不對吧!這完全不是能夠一見鍾情的程度啊!你說是不是對方給小亞下迷藥了?』

『你覺得颯彌亞有可能被人下藥?』黑臉。

『萬一呢?就怕萬一啊!』亞那著急地說,『凡事都有例外,你看漾漾不也跑了嗎?他平常那麼乖!』

褚冥漾的臉色已經黑了,如果他知道冰炎喜歡那張臉的話,他一定會乖乖做別種扮相的!

『所以這很奇怪啊,我們正在查是誰煽動漾漾。』凡斯說,『反正你兒子要是有心上人,大不了就再另外找一個冰牙精靈。』

還找?!

凡斯到底是不是自己人了,這時候不是應該要說要不然約定就作廢嗎?

褚冥漾嘟起嘴,很不滿意。

『那怎麼行,我們當初占卜的結果,小亞跟漾漾才是天生一對!』

「老頭公,改查當初占卜的人是誰,我要他說他算錯了。」褚冥漾立即吩咐。

『也可能是算錯了。』凡斯說,『我還有事,不聊了。』

『喂喂,凡斯你等等!』

通話到這裡就結束了,褚冥漾頹坐在地,滿心絕望:「老頭公,現在怎麼辦?我不知道冰炎眼睛那麼瞎,我都特地畫得那麼不引人注目了……」

老頭公表示同情,並且開始更新審美數據。

原來長得帥的人眼光也很獨特。

 

隔天,褚冥漾報到時,看到全班唯一來帶他的人是冰炎時,神智已經恍惚到飄渺,對其他人艷羨的眼光渾然不覺。

原來,冰炎喜歡他到連代導的活都搶了嗎?

 

 

冰炎在用眼刀狠刮了夏碎一頓後,倒也沒發作。

反正只是場誤會,解釋清楚就行了,因此也沒多放在心上。

他唯一沒料到的是,亞那轉頭就把這件事情捅給凡斯,又被褚冥漾的物靈神撞破。

人總是會對自己無意間獲得的情報深信不疑。

就算褚冥漾是個天才,也無法免俗。

因此,當冰炎心不甘情不願地來領自己的代導學弟時,就見對方離自己三尺遠,死活不肯靠近。

「你離那麼遠幹什麼?」冰炎皺眉問。

一般O見到他巴不得黏上來求歡,所以冰炎其實對昨天維特的反應挺滿意,但現在是怎麼了?

為什麼對方一副恨不得離自己三千公尺的樣子?

不怪冰炎有這種疑惑,而是在他來到教室門口領人時,對方咻地從教室正中央瞬移到最角落。

「我怕你對我有想法。」褚冥漾很誠實。

空氣靜寂了一秒。

接著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笑得捧腹搥桌,震天撼地。

光就維特那張臉,冰炎怎麼可能對他有想法。

冰炎嘴抽了一下,雖然他不是很在意外貌的那種人,但是維特這種說法,也未免太自戀、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放心,我對你一點想法也沒有。」冰炎覺得最近自己走了霉運,嘴角抽筋好幾回了。

「真的嗎?」褚冥漾懷疑道,「你沒有對我一見鍾情?」

「那是不可能的事。」冰炎說,他對一個石膏像一見鍾情的可能性都比維特高,「現在可以走了嗎?」

褚冥漾慢吞吞地挪步過去,不死心地問:「真沒想法啊?」

「沒有!」冰炎沒好氣地強調,「一點都沒有!」

褚冥漾還是不放心,他雖然從小就一心撲在研發上,但是電視劇也是有看的,那些嘴上強調一點想法都沒有的,其實心思可深了!

看著褚冥漾警戒的模樣,冰炎真的是又好氣又好笑,這人哪來的臉覺得他會對他有意思啊?

 

有些同學放棄成為住宿生,因此沒來報到,其中之一就是騰覺。褚冥漾對此一點也不意外,相反的,如果安地爾放棄在外面快活,乖乖當一個住宿生,他才會覺得詭異。

這屆的學生不多,褚冥漾印象最深的就是千冬歲跟米可蕥,千冬歲不用說,褚冥漾想著也許哪天需要從對方那裡買情報;米可蕥的話,因為是鳳凰族,跑來當嚮導滿特殊的,一般來說,鳳凰族都是醫療人員。

冰炎沿路簡略地提了一下公會裡的所有設施,除了宿舍之外,教學大樓也分門別類,除了哨兵嚮導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特殊課程,比如妖魔解剖師,就很受到妖魔的歡迎。

「妖魔會選解剖自己的學科?」褚冥漾不禁大開眼界。

「妖魔們一般覺得其他生物太低賤太脆弱,不屑碰,只有解剖同類能引起他們的興趣。」冰炎隨口解釋。

褚冥漾覺得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他們進入的是公會的教育機構,Atlantis學院,應有盡有,而且資源豐富又開放,非常受到歡迎。

接著,他們來到一間陰森詭異的黑色建築。

黑色的就叫黑館,還真是簡單明瞭--這是褚冥漾的第一印象。

褚冥漾面不改色,照他看來,不管是這陰氣極重的黑館還是那閃到發光的飯店,都只是讓人住的地方而已,不存在什麼畏懼羞恥之說。

冰炎正要拉開黑館大門,卻發現上面被種滿了各種慘叫的臉。

他深呼吸一口氣,放下手,接著飛起一腳,把門給踹飛了。

那實心的厚重原木門,就在冰炎的腳下香消玉殞了。

褚冥漾眨眨眼,第一次表示震驚。

他沒見過哪個人懶得開門就用踹的,幸好沒嫁,這麼暴力要是家暴怎麼辦啊,到時候還不是得打一架。

「查拉!」冰炎怒吼著,「過來把你的人臉收好!」

「查拉剛剛才出去。」一名住戶對飛往彼岸的大門視而不見,像是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現在不在,我建議可以一把火燒光他的收藏。」

「好主意。」冰炎點頭,接著用了法術把那些人臉都收集起來,裝袋,接著又一腳把這袋子踢到宇宙盡頭,「回來讓他自個慢慢找。」

「跟在你後面的那個,是O吧?你好,我叫蘭德爾。」蘭德爾勾起嘴角,「好久沒看到長得這麼有個性的人類了。老天派你來平衡世界的美感嗎?」黑館內都是帥哥美女,都要審美疲勞了。

褚冥漾直覺這不是什麼好話,不曉得怎麼回,便勾起一抹自認善意的微笑。

蘭德爾被紅酒給嗆了一下。

第一次見到笑容這麼有實質殺傷力的,而且還是驚嚇意義上的。

「行了,我住三樓,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蘭德爾揮揮手,「不打擾你們小兩口。」

「不是小兩口!」冰炎瞪他一眼,給他注意言詞點啊!

褚冥漾默默地倒退一步,眼神裡的懷疑清晰可見:你看,還說對我沒想法,沒想法為什麼他會說小兩口?

因為黑館的住戶大部分都非常口無遮攔,張口就要調戲別人幾句。褚冥漾不熟悉黑館文化,本就有成見,這麼一聽下去更糟糕,他完全對冰炎喜歡他這件事情深信不疑了。

冰炎轉頭就看到褚冥漾後退到大門口,不禁喝道:「還處在那裡幹麻,動作快點,我等等還有事。」

褚冥漾在大門口猶疑不決,他認得這種人設跟劇本,嘴裡不耐煩地喊著,心裡卻不是那麼一回事,跟自己當鄰居又當代導,冰炎心裡一定樂開花了吧。

『主人,你認錯了,這應該是女角的劇本,而冰炎是個A。』老頭公盡責地提醒,『這劇本應該要你拿。冰炎要拿的應該是英雄救美的那種男主角劇本。』

褚冥漾不想理老頭公,沈默不語地跟著冰炎上樓去了。

 

四樓似乎只有冰炎跟另外一個住戶,其他房間全是空的,在他們尚在樓梯間還未踏上走道時,褚冥漾看見另一扇門強制性地穿破牆壁飛了出去,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破聲與一連串聽不懂的話。

聽那語氣,應該是某個種族的髒話。

如果他沒眼殘,剛剛似乎有一個名符其實地貼在門板上的鬼族,已經扁掉了,也不知道隨著門飛出去以後膨脹回正常體積沒有。

冰炎見怪不怪,如常地問好:「嗨,安因。」

前一秒還在像化身流星的門跟扁掉的鬼族痛罵的金髮天使瞬間將殺氣收得乾乾淨淨,轉頭溫柔地打了招呼:「嗨,亞。這位就是維特同學吧?不好意思,讓你受到驚嚇了。」

「不會。」褚冥漾誠摯地說,他真的沒被嚇到,任何事都不會有冰炎對他這張臉一見鍾情還要讓他驚嚇,「我比較好奇,為什麼會有鬼族?」

「啊,請不用在意,只有低階鬼族才進得來。」安因彬彬有禮地解釋,「不影響日常生活的。」

褚冥漾自認是個很有常識的人,於是他看了看牆上破了個大洞表示疑問。

這樣他哪天想偷偷實驗,從這個洞吹進來的灰塵沙土等可能會影響實驗結果啊。

看見褚冥漾的困惑,安因卻並不在意,微笑道:「剛剛室內弄得有點亂,請容我告退整理,稍後再去問候。」

冰炎點頭,安因轉身回了室內,並且在沒有門的入口處牆壁敲了幾下,接著,一扇門又從牆外飛了回來,自動自發地裝上了。

哦!他喜歡這個自動系統!

褚冥漾眼睛發亮,想著等等就把自己的房門給拆了來試試。

冰炎看到褚冥漾眼睛炯炯發亮,配上那個大洞跟感興趣的眼神,試探性地提醒了一句:「那功能只有安因的房間才有,其他人是沒有的。你要是敢把門拆了,我就把你給種到黑館門口。」

他一點也不覺得這樣威脅一個O有哪裡不對,而褚冥漾因為聽習慣褚冥玥的威嚇了,也沒感覺,就只是可惜地癟了嘴,不開心。

靠,居然真的想給他拆門!

冰炎臉又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星栗Sin Li
  • 沙發!!!

    我CWT51沒有辦法買最強嚮導了QAQ
    已滿18的同學那天不能去
    QAQ
  • 凱薩琳
  • 好看超好看!
    超期待身份暴露
    大大的文總讓人感受剛看特傳時的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