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牙皇宮的寢殿天花板破了一個洞。

不過這不是因為有人襲擊,而是亞那在接到一則消息後,高興得忘乎所以,一蹦三尺高,用那堅硬無比的腦袋測試了天花板的堅硬程度。

結果,硬度需要加強。

「凡斯!我們是不是該籌備婚禮了?」亞那激動地問道,「你太晚告訴我了,小亞已經回學校了!」

凡斯一臉冷漠:「你確定小亞願意?」

「他都告訴我他對漾漾易容後的樣子一見鍾情了。」亞那徹底遺忘冰炎曾跟他解釋過那不過是夏碎的玩笑,「說真的,我當初真的要被嚇死了,早說那是漾漾不就好了嘛。」

亞那來回踱步,喃喃自語,從婚禮舉行地點、婚服、宴席等都在腦中進行了完美的演練。

凡斯雖沒看見好友是個什麼狀況,不過憑了解也想像得到,他在電話另外一頭朝天翻了一個白眼:「你冷靜點,我家漾漾沒點頭。」

亞那瞬間石化了一秒,接著停止婚裡想像衝過來對著話筒大聲問道:「漾漾不同意?」

是什麼讓你以為漾漾同意了?

「對。」凡斯說,「漾漾說他要回學校,他好像跟小亞達成了什麼協議,你別打擾他們兩個,知道嗎,別添亂。」

亞那連忙拍著胸脯保證,他怎麼會搗亂呢?

他會好好當兩人的守護天使,保證不會讓任何人去打擾他們的!

得到亞那的保證,凡斯轉頭去看房間一隅的褚冥漾,對方已經被書堆埋沒,連顆後腦杓都瞧不見。

「漾漾,亞那已經同意不插手你們的事情了。」凡斯清了清喉嚨,「你查到哪裡了?」

褚冥漾沒理會凡斯,專心致志地埋首書堆,凡斯見狀,也不生氣,聳聳肩就離開了。

他太了解褚冥漾了,只要他一進入這個狀態,除非有顆隕石撞到他頭上,不然誰都休想打斷他的注意力。

凡斯放任褚冥漾繼續做無用功,轉身去處理其他事物了。

比如螢之森上門來要族長的女兒了。

凡斯一想到這點臉就黑,他上哪去生個螢之森精靈女兒?只得動用族人的血統追蹤術,看看然究竟把人家女兒拐去哪裡了。

褚冥漾一點都不知道凡斯已經離開了,他一目十行地把所有以前凡斯不肯給他看的古籍都給看完了,這才不得不承認,妖師跟精靈湊一堆真不是有人惡作劇下詛咒,而是另外一種歷史的必然性。

到底哪來這麼多歷史必然性啊?

而且為什麼屬於妖師的滅世兵器會放在冰牙那裡?那可是好大一塊欸,應該是目前已知最大一塊的陰影了,這麼重要的武器就、就當嫁妝送出去了?

當嫁妝這用詞似乎不太準確,妖師的老祖宗好像是直接就送出去當保鏢……啊不管是哪個都很不對啊!

到底為什麼最大陰影會落在殊那律恩那邊啊?

這古籍是凡斯找來誆他的假貨吧?

『主人,我覺得你需要知道一件事。』老頭公嚴肅道,『學校那邊好像出事了。』

「什麼事?」褚冥漾隨口一問。

『所有人都在傳你跟冰炎殿下私奔去了。』

書堆轟然倒塌,褚冥漾瞬身閃過傾覆的書山,跳到外圍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嗄?私奔?」

他好端端回娘家、呸、他回家一趟而已,怎麼就變成私奔了?

『網路上是這麼傳的,其他我也不知道。』老頭公老實說,『不過傳得如火如荼,有人放言要跟主人決鬥喔,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是主人使了不乾淨的手段迷惑了冰炎殿下。』

褚冥漾不高興了:「為什麼不是學長使了強迫手段帶我走啊?我只是個嚮導O,怎麼看也應該是學長這個哨兵A對我做了什麼才對呀?」

可是主人你是妖師褚冥漾啊……老頭公沉默地不予置評。

「把那些消息轉過來,我要看。」

老頭公忠實地執行了命令,把最熱門的帖子跟對話全都轉過來,褚冥漾用比翻古籍更快的速度瀏覽完畢,不出所料地憤慨了起來。

「憑什麼傳得我好像是個狐狸精啊?這跟我當初易容的方向完全不合啊!」

褚冥漾每次的情緒都很合乎邏輯,但是每次的理由都能讓人絕倒。

「我明明是往不想讓人多看一眼的方向畫的,哪裡出了差錯?」褚冥漾一邊生氣一邊百思不得其解,最後還是歸咎於冰炎了。

只能怪冰炎太受歡迎,不管長著哪張臉都會被說成狐狸精,絕對不是他易容方向有問題。

『主人,你要知道這帖子是誰發的嗎?』老頭公盡心盡力地試圖把奔往奇怪方向的主人給拉回重點來。

「對哦,是誰?」

『是一個叫做提爾的鳳凰族,在學校保健室擔任保健人員。』老頭公說,『不過他後來有試著闢謠,但是沒什麼用,現在已經完全不發言了。』

「他為什麼要造謠又闢謠?精神分裂?」褚冥漾不能理解,歪頭想了一下,含蓄地得出了結論。

那個提爾精分不精分不知道,老頭公只知道自己心累。

「主掌醫治的鳳凰族自己精分,這不行啊。」褚冥漾思索道,「我們去看看他吧。老頭公,追蹤對方位置。」

只要連上網路,就算躲到天涯海角老頭公也能抓到對方的地理位置。

只是誤差可能大了一點。

 

 

鳳凰族人煙稀少,但是與各白色種族交好,因此設族地緊鄰各族,左邊冰牙精靈、右邊木之天使,當真是左右護法,百鬼不侵。

也不難理解,同為白色種族,醫療資源相當珍貴,與擅長在前線戰鬥的二族締結盟約當真是理所當然。

於是,老頭公的定位出了偏差,褚冥漾在傳送過程中就傳錯了地方。

來到了婚約對象的老家,冰牙族。

不過因為結界的關係,褚冥漾只被傳到附近的港口就無法直傳,得一關接著一關走過才行,褚冥漾也不以為意,覺得這附近的景色有趣極了。

他饒富興致地左張右望,他其實很少出來散步,大半時間都窩在研究室或是書房,簡單來說就是研究宅,所以猛然看到這麼多形形色色的人與物,頗有種大開眼界的興奮感。

但是他好像無法通過港口呢?

褚冥漾看見港口兩顆白色大樹,巨大的軀幹彷彿鏡射般左右對稱,從底而上交纏形成一個超大拱門,葉子承載著明媚的陽光閃耀著,粗大的樹枝上棲息著上百隻晴空鳥。

真是……好有趣啊。

褚冥漾看得兩眼發直,差點就忘了此行目的是來跟那位提爾秋後算賬,直到一名精靈武士擋在他前面,冷冰冰地質問道:「這位使用高級移動陣前來的客人,敢問大名?」

所有獲准可以出入冰牙的人都要經過嚴格的篩選與事前通知,此人無緣無故突然冒出頭來,非常可疑。

雖然瞧上去也不像是懷惴惡意,但是盤問每個不速之客是他的職責。

褚冥漾眨眼,後知後覺驚了下,糟糕,出來太急,忘記編造身份跟劇本了。

老頭公貼心提醒道:『主人,你每次編的劇本都沒什麼用處。而且,你沒戴易容面具。』

但是反正他長得很路人甲,凡斯也沒把他的面貌公開,所以這裡的精靈還是不認識他的吧?

褚冥漾在編造謊話跟藉口這方面的功夫非常不到家,他試圖迷惑眼前的精靈武士,他就是打包附贈的路人甲,快快放他過。

那名精靈武士遲疑了一下:「等等,我覺得你很面熟……」

褚冥漾不無得意,他的催眠術對精靈也見效奇快呢。

那名精靈武士瞪大眼睛,略為失態地喊道:「王子妃殿下?!」

褚冥漾差點摔倒。

什麼王子妃,他沒有暗示這種奇怪的東西!

「你認錯人了。」他淡定地說。

那名精靈武士很快就恢復正常的冷冰冰表情,不過態度謙恭很多,對褚冥漾低頭道:「褚冥漾閣下,有失遠迎,我這就通報冰炎殿下。」

學長?不啊我不是來找他的!

「不用不用,我只是來找人的。」褚冥漾連忙說,身份都曝光了,再否認就不好看了,何況這身份感覺還挺好用,「你知道叫提爾的人嗎?鳳凰族,我聽說他回族裡了。」

精靈武士愣了下,原來還是要找冰炎殿下的,大概是害羞不想直接承認吧。

亞那的態度影響了全冰牙上下,因此精靈武士已經直接默認褚冥漾就是未來的王子妃,自然就把褚冥漾的不自在跟不請自來歸類到想找冰炎殿下,礙於矜持又不好直接開口說了。

至於他怎麼認出褚冥漾來的?

亞那公告的。

在亞那知道這是天賜良緣後一蹦三尺高,又被勒令不准打擾兩人後自己拿著褚冥漾的照片跟畫像,逢人就得意道這是他未來的兒媳。

巧上加巧,這精靈武士就是曾被荼毒過的一員。

剛剛那聲驚呼傳入同族耳裡,刷刷地好幾道視線盯在褚冥漾身上,但是精靈看人的視線十分含蓄,也不帶有殺意與惡意,褚冥漾完全沒感覺到。

「提爾閣下確實在族中,需要替您引路通報嗎?」精靈武士恭敬地問。

褚冥漾想了想,有免費勞動力不用,太愧對妖師黑暗至尊的稱號了,於是他點點頭。

緊接著,負責在一旁維安的另外四名精靈武士也圍了過來。

褚冥漾略微蹙眉,他不喜歡被一群A包圍的感覺,壓迫感太重了。

只見五人以他為中心站定,腳下浮現繁複華麗的陣法,瞬間就將褚冥漾傳送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漾漾真是自己送上門啊哈哈哈
    期待後續啊後續
    那個鳳凰族左右護法也太好笑XDDD
  • 漾漾就是標準不做死就不會死XDD

    昀羲 於 2019/01/02 00:15 回覆

  • 訪客
  • 快笑死XD
    期待出本
  • 努力中~

    昀羲 於 2019/01/02 00:15 回覆

  • 訪客
  • 我比較想知道提爾是否活著…
  • 還活著……真的

    昀羲 於 2019/01/02 0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