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排雷注意):

1. 冰炎是被包養的,身份一開始是孤兒。

2. 褚冥漾是被領養的,因為家庭有問題所以三觀不正。

3. 冰炎為了找到親生父母選擇了星途。

4. 最後會有大反轉。

5. 感覺再繼續下去就不是排雷而是爆雷了,簡單說,這裡的冰炎沒有任何外掛,漾漾才有,但是最後會大反轉。

6. HE保證,在誤會中談戀愛在戀愛中訂終身的輕鬆小品,不長,中篇

7. 平安夜祝福大家平安喜樂~

 

 

 

 

 

 

對於冰炎來說,平安夜可一點都不平安。

在一年前的平安夜,他才十九歲,好不容易在歌唱比賽中唱紅了一首<帶我回家>,被一家小小的經紀公司相中簽約,前途一片光明平坦,不說大紅大紫,但是起碼能往小有名氣的歌手道路邁進。

結果,他被綁架了。

是的,他被經紀人綁架到一棟別墅,塞到了某個人的床上,被迫潛規則了。

經紀人熟知他寧願斷了這條路,也絕對不肯答應陪床,連後招都給他想好了,讓他先上車開空調,接著他就直接昏迷,等他醒來時他已經被捆在棉被裡了,當真是打包送禮。

滿腔怒火無處發洩,冰炎動彈不得地被困在棉被裡,雙眼盡可能凶狠地瞪著房門,即使避無可避,他也絕不能輸了氣勢!

然後,進來了一個醉鬼。

這個醉鬼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一看見他,醉眼迷濛的對方居然還能迸發出興奮的光彩,開心地撲上來『拆禮物』。

「是真的冰炎耶。」醉鬼傻呼呼地說,憨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伸手就去捏冰炎的臉。

冰炎深呼吸,試圖冷靜地跟醉鬼講道理:「放開我,我可以不計較這件事。」

「為什麼?」醉鬼歪了歪頭,「放開你,你就跑了。」

那不是廢話嗎!

「我喜歡你喔。」醉鬼憨態可掬,托著腮高興道,「我在電視上聽到你唱<帶我回家>,真好聽,長得又帥,我被你迷住了哦。」

那也不是叫你把我綁回家!

冰炎忍住罵人的欲望,從對方的言談中獲得了一個有用的訊息,對方是他的粉絲。

「那你放開我,我給你唱現場的。」冰炎循循善誘道。

「真的呀?」醉鬼一聽,開心了,「那我放開你了哦。」說著就去解冰炎被子上的麻繩,可惜喝醉了酒,使不上什麼力氣,弄了半天都沒把結給打開。

趁著醉鬼迷茫神智不清時,冰炎套話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回頭我給你簽名?」

「好的呀。」醉鬼應道,「我叫褚冥漾哦。」他發出一連串的傻笑,「我打不開耶。」

你憨兒嘛一個結都打不開?

「那用剪刀剪。」冰炎說。

褚冥漾點點頭,轉身出房,不到一分鐘就回來了,手裡拿著一把菜刀。

冰炎:「……你冷靜點。」

「冷靜?」褚冥漾困惑地看著他,「我很激動?對呀,看見偶像當然激動。」說完,自己哈哈大笑起來。

跟醉鬼是無法溝通的,冰炎放棄了。

褚冥漾哼著聖誕小曲,爬上床,用菜刀把麻繩切成兩段,冰炎一感到外力鬆懈,立刻原地打滾,把自己從萬惡的棉被中滾了出來。

褚冥漾在冰炎打滾的過程中被撞倒在床,哼唧哼唧地爬了起來,還不忘拿著菜刀,乾巴巴望著冰炎。

照理說,冰炎應該要奪門而出,立即報警,但是等他從棉被裡滾出來之後他才發現他只剩下一條四角褲。

回去他一定要殺了那個經紀人。

褚冥漾眨著眼睛看著冰炎,臉突然癟了下去,委屈得不行的樣子。

……你怎麼了?」他才是被綁架被脫衣服的那個人,褚冥漾露這神情是怎樣?

「你說要唱歌給我聽的。」褚冥漾傷心地說,還拿著菜刀指著冰炎,「你說話不算話。」

冰炎:「……」他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綁架匪徒。

「嗚嗚……你怎麼可以說話不算話。」褚冥漾嗚咽了起來,菜刀在空中亂揮,一時沒拿穩就滑了出去,正好掉在床頭。

兩人的視線一齊停在那把銳利到直接嵌入木製床頭的菜刀,停頓三秒,褚冥漾哇得大哭起來:「唱歌、歌,我要聽!我要聽嘛!」

這是什麼奇葩綁匪?

冰炎嘴角抽搐,鬼使神差地真的唱了一段副歌,褚冥漾一聽到歌聲就不哭了,開始露出傻笑。

這綁匪怕不是個神經病。

一段副歌唱完,褚冥漾還沒完,撲過來巴住冰炎,興高采烈道:「再唱點其他的嘛。」

……他敢情被綁來就是負責唱歌哄這公子哥的?

說褚冥漾是公子哥,完全是按照房內擺設判斷,裝潢氣派,家具名牌,角落甚至設有精油擴香器,仔細聽還能聽到流水聲,應當是用水的擺設。

不過藥物影響還沒退,冰炎發現自己居然掙不贏一個醉鬼時果斷地選擇了智取。

「唱什麼?」

「都好呀,最想你唱我寫的歌……」褚冥漾打著哈欠,濃重的酒臭味近距離地傳進冰炎鼻子裡,燻得他眉頭緊皺,萬分嫌棄。

「嗯……真舒服……」褚冥漾喝了酒,渾身發熱,冰炎體溫本就偏低,即便在被子裡摀了一個多小時,對褚冥漾而言仍然是涼的。

越涼越想蹭,褚冥漾也不嚷著讓冰炎給他唱歌了,他四肢並用,巴在冰炎身上狂蹭,下巴擱在冰炎的頸間,舒服地嘆息。

冰炎臉都要黑了。

開什麼玩笑!

這個醉鬼把兩人都蹭硬了!

冰炎用盡僅剩的力氣,把褚冥漾從自己身上撕開,咬牙切齒道:「你到底想幹麻?」

說起來,綁架他總不至於只是要他唱歌這麼簡單吧。

褚冥漾不回話,自己死命地往冰炎身上蹭,他的意識根本沒聽清冰炎到底在說什麼。

以一個醉鬼而言,思考對他來說實在太困難了,他只遵循本能,往冰炎身上靠就能舒服,所以他死命地往對方身上蹭。

包括不該蹭的地方也蹭。

冰炎深呼吸,他才剛跟家裡說開自己喜歡同性,結果轉眼就有一個同性醉鬼拼命挑戰他的底限,而且還是綁架他的混蛋。

這太考驗他了。

思來想去,他只好引導褚冥漾往床舖走,兩人雙雙一倒,冰炎眼疾手快,趁機按住褚冥漾,居高臨下道:「我是不接受潛規則的。」說完,便往褚冥漾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下去。

褚冥漾嗷了一聲,特委屈。

「年紀輕輕不學好,搞這些邪門歪道!」冰炎罵道,又是一掌。

褚冥漾哇得一聲哭了出來。

冰炎一邊罵、一邊打,褚冥漾一邊哭,一邊叫,當真讓人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綁匪。

直到褚冥漾哭累了,冰炎也打累了,兩人居然就這麼一起睡著了。

這一年的平安夜,不論是對他們哪個人來說,都是妥妥的黑歷史。

 

 

 

昀羲碎念:

我也搞不清楚誰才是綁匪了,嗯

大家平安夜快樂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凱薩琳
  • 新文好奇葩啊大大 不過我喜歡
    怎麼故事進展這麼歡這麼快哈哈哈
    會關冰炎外掛的 大大大概是史無前例一個
    不過感覺挺新鮮
    既最強漾漾之後 又一個強漾文 好開心啊
    超愛三觀不正傻白甜強漾的設定XDDD

    祝大大聖誕快樂唷!!!
  • 其實我沒全關,冰炎的外掛點到其他地方去了XDDD

    新年快樂喔~

    昀羲 於 2019/01/02 11: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