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回到廚房時,穆敵已經重新戴上他的魔眼,清洗過後的魔眼轉得飛快,哈利趕緊移開視線,免得自己被晃花。

小天狼星正在跟盧平聊天,金利跟史特吉在研究微波爐,其他人也興致濃厚地打量著家電用品。

「太好了,哈利。」盧平抬頭看見他們兩,微笑道,「大概再過三分鐘就出發。既然大家都準備好了,最好現在就移動到院子去。我已經留了一封信給你的姨丈跟阿姨,免得他們擔心……」

「他們巴不得我們趕快閃呢,萊姆斯。」小天狼星懶洋洋地說。

盧平沒理會小天狼星,「--跟他們說你非常安全……」

「那他們恐怕會失望。」哈利勾起微笑。

--說你下個暑假還會回來……」

「他們應該希望我都不要再回來了。」哈利聳肩。

萊姆斯微笑,並不作答。

「過來,孩子。」穆敵說,「我得先幻滅你。」

哈利聽話地走到穆敵的魔杖前,不過這讓他下意識地感覺不太愉快,他真的一點都不喜歡被魔杖指著的感覺。

「布萊克說你有一件隱形斗篷,不過那玩意在我們飛行時會被吹開。這個小法術可以把你藏得隱密些……」

「我們要飛回去?」哈利訝異道,「我以為我們直接施展幻影移行就可以了?」

「你年紀太小,不能使用幻影移行。他們會嚴密監看呼魯網,而未經官方許可,我們恐怕得花一輩子的時間才有可能設置門鑰匙。」盧平解釋道。

「你們不能帶我幻影移行嗎?」哈利衝口而出。

「隨身幻影移行是一門相當高深的魔法,大概只有鄧不利多那種等級才用得出。」

可是前不久,可妮才帶著他幻影移行過呀?

哈利沒再說話,這也許就是家庭小精靈會的,而巫師不會的魔法之一。他們連在霍格沃茨都可以隨意施展幻影移行呢。

「太厲害了,瘋眼。」唐克斯讚嘆道。

哈利低頭看自己,他並沒有隱形,但是卻呈現跟四周環境相同的色彩跟紋路,彷彿是成了一個人形變色龍。

「差不多了,走吧。」小天狼星說。

他們全體走出房門,踏上弗農姨丈跟佩妮阿姨精心呵護的草坪。

「今晚沒什麼雲。」穆敵抱怨,「多一點雲可以給我們多一點的掩護。好,你現在聽著。」他對哈利吼道,「待會兒我們得排成緊密的隊陣飛行,布萊克成天跟人炫耀你很會飛--

「那是事實!還有不要叫我布萊克!」小天狼星強調,對哈利咧嘴微笑。

「等等小天狼星會飛在最前方,你跟著唐克斯。盧平會在下方掩護你,我負責殿後。其他人會在四周巡行。不論遇到任何狀況,絕對不能打散隊伍,懂我的意思吧?要是我們之中有人被殺……」

「有這種可能?」哈利擔憂地望向小天狼星。

「沒事,預防萬一而已。」小天狼星安慰道。

「……其他人繼續往前飛,千萬別停,隊伍絕對不能亂掉。要是我們全死光了,只有你一人活了下來,哈利,還有其他保鏢在後面待命,他們會趕過來跟你會合,你只管繼續往東邊飛就可以了。」

「拜託你別這麼興奮,瘋眼。這樣他會以為我們對這事情不夠認真。」唐克斯說,她正笨手笨腳地把哈利的行李箱跟海德薇的鳥籠裝進提籃,用皮繩綑緊。

「我是在解釋解說我們的計畫!」穆敵吼道,「我們的職責,就是平安把他送回布萊克家!要是我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犧牲……」

「不會有人犧牲的。」金利沉著地說。

「快準備起飛,第一個信號出現了!」盧平指著天空。

離他們很遠,很高的地方,一陣燦爛的紅色火花閃亮在繁星之中,哈利立刻認出那是由魔杖射出的煙火。

他連忙抬起右腿,跨上火閃電,緊緊握住了掃帚。

「第二個信號,我們走!」小天狼星大呼,所有人瞬間離地!

哈利用力一蹬腿飛離了地面,德思禮家的房子越變越小,夜風帶來的涼意讓他十分舒暢。

但很快這種舒暢就沒有了。

隨著他們越飛越高,空氣就變得越來越冷,就算是夏天,夜裡的高空仍然寒冷,凍得哈利眼泛淚光。此刻他已經無暇去欣賞腳下的夜景,這是他第一次飛得這麼辛苦。

他們聽從穆敵的指示不斷變更路線,唐克斯不時出聲抗議,其他人在哈利左右護衛補位,小天狼星則一直在前方領路,對穆敵的指示照辦不誤,並偶爾喝斥唐克斯不要抱怨。

「準備降落!」盧平喊道,「哈利,跟緊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已經向下俯衝,在前方領路的唐克斯也是,哈利趕緊調整掃帚,卻在那一瞬間疤痕劇痛,他不禁鬆手去揉自己的疤……

「哈利!」最後傳入他耳膜的,是其他人驚恐的喊叫。

 

 

『你是在告訴我,你不僅沒把鄧不利多趕出霍格沃茨,還讓他把我的日記本毀了?』哈利輕撫著已經變得破爛不已的日記本,口氣前所未有的危險。

盧修斯嚇得臉色發白,跪在地上完全不敢抬頭,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主人,原諒我……事情曾經非常順利,我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差錯……』盧修斯結結巴巴地辯解著,既蒼白又無力。

『鑽心刺骨!』

盧修斯痛苦得打滾起來,神情扭曲至極,慘叫響徹客廳。

他無情地施展著酷刑咒,漫不經心地看著在邊緣臉色發白的德拉科跟納西沙。

『不求我饒過他嗎?嗯?』他彈了彈魔杖,盧修斯的聲音似乎變得更加破碎,彷彿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納西沙抖著嘴唇,強迫自己鎮定,卑微地低下頭:『大人……我們不敢。』

『諒你們也不敢……』哈利輕蔑地說,盧修斯似乎已經被折磨到失去了意識,他點了點魔杖,盧修斯又顫魏魏地睜開眼睛。

『盧修斯,我要你制定完整的計畫,把鄧不利多趕出霍格沃茨跟進入魔法部拿預言給我。』哈利冷酷地說,『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我要在聖誕節以前看到結果。』他的眼神不懷好意地落在德拉科身上,『懂了嗎?你不會想讓自己的兒子也嚐嚐我的怒火的。』

盧修斯掙扎著重新跪好,親吻他的袍角,『是的……主人,感謝您的仁慈……』

哈利哼了聲,瞬間離開了馬爾福莊園。

 

意識重新回到身體,哈利眨了眨眼睛,天花板還有些模糊。

「他睜開眼睛了!」小天狼星對著外頭吼叫,一個箭步衝了上來,「哈利,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哈利愣愣著沒說話。

伏地魔已經發現蛇怪的事情了,他知道,而且為此震怒。

打從他接過破爛的日記本,他就發現哈利在墓園騙過了他,哈利已經馴服了蛇怪!

在伏地魔離開馬爾福莊園時,他還想著要將蛇怪奪回來,證明自己斯萊特林的血脈。

一名女巫匆匆趕了進來,責怪地看著小天狼星:「不要這麼大聲,他需要休息!」

「龐弗雷夫人?」哈利轉過頭,訝異道。

「是的。」女巫點頭,和藹道,「你從離地二十呎的地方摔下來,幸虧萊姆斯即時從下方搶救,你才沒一把摔斷脖子。」

雖然龐弗雷夫人很親切,但是聽起來她語氣好危險。哈利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我檢查了你的身體,但是什麼毛病都沒有。」龐弗雷夫人皺眉,「你暈倒前有什麼預兆嗎?或是發生任何奇怪的事情?」

「沒有。」哈利撒謊道。

他發現他只要不使用大腦封閉術,就很容易跟伏地魔連結上,這結果讓他噁心透頂。

但是他仍然選擇保守祕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