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是浴火重生的種族,與掌握生氣精靈不同,他們掌握的是輪轉生死間的命。

每一隻鳳凰到了特定時間後,總會浴火重生,但是每次重生後,外貌都會變得醜陋不堪,可憐又乾癟。

而現在,提爾引以為豪的土頭沒有了,別說那些小辮子,他只剩下幾根毛了。

冰炎一直宰了他好幾次才算出了口惡氣,而且更可惡的是,他故意用燄狼的火一把燒光原本就所剩不多的頭髮,只剩兩三根。

還不如讓他全禿算了!

提爾悲憤地看著鏡子中的一隻大土雞。

「有意見?」冰炎冷冷道。

意見當然有!可是他不敢說……

「不服憋著!」冰炎警告道,「不然我就把你做成烤火雞!」

「我是鳳凰好嗎!」提爾終於抓狂了,「你不能因為放一把火我不會死就一直拿火燒我!而且重點是別拿我跟土雞相提並論!」他堂堂鳳凰族首領的弟弟,怎麼會混成這樣子!

冰炎才不理會他,敷衍地瞟他一眼:「要我把你變成冰雕好好冷靜下嗎?」

提爾悲摧地到角落種蘑菇去了。

只是當他還沒圈好地,一個人影就憑空冒了出來,他猛然往後躍了一步,驚疑不定:「褚冥漾?」

冒出來的人也莫名其妙看著他,蹙眉問:「你是提爾?怎麼比較像禿掉的土雞?」

真是拔了毛的鳳凰不如雞!提爾悲吼一聲:「別跟我提土雞!」

「喔。」褚冥漾很順從地點點頭,「我找你是想了解一下,關於網路上的那則帖子,你為什麼會覺得我跟學長私奔了?」

「啥?」提爾懷疑地看著他,「我說的是跟一個叫維特的人私奔啊?」

褚冥漾頓了一下,轉頭看到冰炎在旁嗤笑,轉頭很冷靜對提爾地說:「我說的就是這個,你怎麼能直接說我的未婚夫跟另外一個人私奔呢?」

「不是,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的。」提爾狐疑地說,「該不會那個維特就是你吧?」

後方一罐精靈飲料準確無誤地砸向提爾的後腦,非常盡責地將滿腹疑問的土雞給砸暈了。

褚冥漾見狀,蹲下身開始拔提爾頭上的幾根毛。

「你拔他頭髮做什麼?」冰炎忍不住問道。

「放點無傷大雅的小詛咒。」褚冥漾若無其事地說,「順便把他剛剛的記憶抹消。」

「鳳凰族的記憶你抹不平,琳妮西娜蕥動動一根小指就能破。」冰炎涼涼地說,「我勸你別白費力氣。」

「可是身份曝光對我來說很苦惱。」褚冥漾懊惱地說。

不得不說,沒戴那張天怒人怨的易容面具,褚冥漾本身五官其實長得不錯,看久也滿賞心悅目的,尤其是對方其實表情相當豐富,非常好玩。

但是一想到對方骨子裡的真實性情,冰炎嘴角一抽,他還是敬謝不敏了。

在冰炎打量褚冥漾的同時,褚冥漾也在用眼光餘角看冰炎,不得不承認對方長得非常好。

但是長得好沒用啊,又不肯給他精液做實驗。褚冥漾氣悶地想道。

一邊的冰炎簡直黑了臉。

就在兩人各自打著自己算盤的情況下,提爾幽幽轉醒了。

「咕?」

咕?

褚冥漾低頭一看,他的手還放在提爾的後腦杓,而且……

 

看著原形全禿的提爾咕咕地叫,琳妮西娜蕥笑得十分溫柔:「褚先生,你是在告訴我,你原本打算抹除他某一部份記憶,結果不小心弄成精神暗示讓他以為自己是隻土雞?」

褚冥漾自知理虧地垂下頭:「是的。」

「幹得不錯。」琳妮西娜蕥讚賞道,「這樣短時間內我就不會再接到控告提爾性騷擾的投訴單了。」

褚冥漾:「……嗄?」這跟他預想中的劇情不一樣!

「讓他維持這個樣子在族裡轉幾圈。」琳妮西娜蕥愉快地說,「省得我還得頭疼該怎麼懲罰他,天時地利人和都有了,不用對不起自己。」

懲罰自己弟弟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褚冥漾不是很懂這邏輯。

「好了,我弟以為自己是隻土雞暫且不管。」琳妮西娜蕥微笑道,「我倒是很好奇,提爾他是知道了什麼重大祕密,才讓你想將他的記憶抹消?」

褚冥漾眨眨眼,神情茫然。

他沒提前寫好劇本,不知道怎麼對台詞啊!

「是我們之間的一點小、情、趣。」在一旁雙手環胸身靠柱子的冰炎,從齒縫中擠出了體貼解圍的話,惹得褚冥漾猛然抬頭一看。

哇,原來學長也是有良心的!

『要是他放任主人掉馬甲,他也很麻煩的。』老頭公貼心提醒道。

褚冥漾置若未聞,星星眼看著冰炎:「對啊。」

「是嗎?」琳妮西娜蕥不怎麼相信,不過既然冰炎已經挺身替褚冥漾解圍,她也不好再多問些什麼,「既然是私事,那我便不多管了。」

嚴格來說,本來就是私事。

「只是,既然你們並非傳聞中對彼此不滿,為何到現在還不把婚禮辦了?」琳妮西娜蕥接著問道,「我已經聽說有好幾起陰影衝破封印的通報,你們為何還拘泥兒女情長的情趣,不去幹點正事?」她的口氣不滿,似乎在責備褚冥漾跟冰炎因為小情小愛,罔顧種族大事。

褚冥漾一聽就不樂意了,陰影又不是他放出來的,憑什麼要他去跟學長啪啪啪來解救天下蒼生啊?當之前眾種族追殺妖師的歷史他不知道?

被人追殺後還要反過來替他們擦屁股,誰聖人誰去當,反正他不幹。

冰炎挑眉看褚冥漾,他跟褚冥漾的精神聯繫沒有徹底切斷,再加上褚冥漾的表情太豐富太容易判斷,不光是他,連琳妮西娜蕥都看出褚冥漾他在想什麼了。

「你不甘心?」琳妮西娜蕥不怒反笑,「當然,但凡有點血性的人對如此悲劇的歷史都不會甘心。」

那還讓他當什麼救世主啊。

「妖師四處竄逃的悲劇已經在幾百年前就劃下了句點,這些年更是順風順水,與精靈締結和平條約後,妖師才終於安定下來。」琳妮西娜蕥說,「這點你不否認,對吧?當初追殺妖師的種族中並沒有精靈,反而是靠著精靈斡旋你們才終於安居樂業。」

褚冥漾不吭聲。

「於是,妖師的先祖訂下了規矩,便是獻祭。」琳妮西娜蕥說道,「這條規矩看上去,讓你覺得很不公平,是不是?但是本質上卻保護了你,有精靈的白色之力,你才能保持神智,不被黑暗吞沒。」

才不是呢,是因為他精神力強。

「再強,能強得過純粹的陰影?能強得過高階鬼族的毒素?」琳妮西娜蕥看穿他所想,「不可能,妖師就算是言靈的佼佼者,也無法否認。」

這麼說起來,其實倒楣的是冰炎才對。

「你的祖先立下這條族規,完全是為了保護後人,然後,你想推翻他們的所有努力?」

褚冥漾撇嘴,委屈道:「明明就只需要體液而已,搓一搓給我就好了啊。」

琳妮西娜蕥臉簡直要崩了,褚冥漾這回話是怎麼回事?

冰炎低頭,單手摀眼。

當被同一個人氣死好幾次後,也就只剩下無奈跟麻木了。

「你說什麼?」

褚冥漾原本此行就是來算帳的,結果馬甲掉了,還被數落了一頓,心情本來就不好,他心情一差就容易喋喋不休,這一抱怨幾乎什麼都招了。

「明明就不用一定得靠聯姻,只要給我精靈的體液我照樣可以研究出避免侵蝕過度的解藥,偏偏就不給我樣本,沒有樣本我怎麼進行研究分析?小氣巴啦的,哼!」

被嫌小氣巴啦的冰炎對琳妮西娜蕥微微一笑,褚冥漾背對著他,沒見著冰炎笑得有多恐怖多像地獄惡鬼,還在不停數落。

「失禮了,告辭!」冰炎沒等褚冥漾告一段落,非常乾脆地把褚冥漾往肩膀上一扛,對琳妮西娜蕥略一欠身,腳下便出現二級傳送陣瞬身不見了。

琳妮西娜蕥望著已經沒人的房間,嘴角抽搐。

「咕!」在角落的提爾看見兩大魔王消失,歡快地揮著他光禿禿的翅膀朝琳妮西娜蕥跑來,「咕咕!」

琳妮西娜蕥冷笑一聲,一腳就把提爾給踹飛老遠,土雞提爾在飛的過程中迅速變成了人形砸到牆壁上。

「還以為自己真是隻土雞嗎?」

「沒、沒有……」恢復人形與人格的提爾努力把自己從牆上摘下來,他英挺的鼻子該不會塌了吧?

就算是治療,能不能別用這麼暴力的方式啊姊姊大人?

然而提爾敢怒不敢言,就怕琳妮西娜蕥真讓他頂著土雞的形象去族裡溜躂,那他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說吧,你看到什麼讓褚冥漾想把你的記憶抹掉?」琳妮西娜蕥閒適地問道,雙手優雅地交叉在大腿上。

「哦,我可能發現他掉馬甲了。」提爾終於成功拯救了他的鼻樑骨,說道,「他好像就是那個維特。」

提爾將前因後果詳細地說與琳妮西娜蕥聽,換來對方若有所思的眼神。

「幹麻?」他有些發悚。

「幹得不錯。」琳妮西娜蕥愉快地說,「我原本以為褚冥漾冥頑不靈很難說動,不過他要是連易容都能跟亞傳緋聞……命中注定啊。看來妖師老祖先下的言靈到現在也沒失效。」

「嗯?」提爾不解道,「這跟凡斯有什麼關係?」

「當初凡斯下的是妖師與精靈勢必糾纏不休,但是如何個糾纏法並沒有明確規範,看來就是世世代代當姻親了。」

「呃,我看褚冥漾並不知道這規矩是凡斯下的。」

「當然,哪個人類能活幾百年?」琳妮西娜蕥哼道,「就算是妖師內部,恐怕也不會想到當年的老祖宗還活著。」

這是他們鳳凰族與當年的妖師首領簽的協議,凡斯願永不安息,失去記憶,只保族人在世安穩。

不過如今記得這件事的已經很少了,連凡斯本人都不記得了。

「忘了也好。」提爾說,看著玻璃上的倒影辛酸地說,「反正亞那也不記得。」他可憐的、曾經英勇一時的豪氣髮型,暫時得說再見了……

受不了弟弟如喪考妣的神情,琳妮西娜蕥皺眉道:「你還是當一隻土雞好了。」起碼神情不那麼膈應。

提爾:「……」我真是你親弟弟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