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頭疼欲裂,雖然躺在舒適柔軟的大床上,但是四肢酸疼,尤其是屁股,感覺更是快炸開了。

他緊閉著雙眼,恍惚想起昨天他滿了十八歲,安地爾說要把生日禮跟聖誕禮物合在一起送給他,叫人去準備,準備的時候就開始喝酒,白酒黃酒紅酒啤酒全部混在一起喝,喝得他斷片了。

對,他連現在自己在哪裡都不知道。

褚冥漾發出悶哼,宿醉讓他的思考十分遲緩,也讓大腦運作非常不靈光。

他又賴了一會兒,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試圖努力讓自己從床上坐起來,他的手似乎壓到了什麼……

他不耐煩地微微睜開眼皮,看看自己壓到了什麼鬼東西,最好別是安地爾又拿些什麼稀奇古怪的模型丟在他床上……

嗯?一隻潔白的手?

安地爾改放人體模型了?終於不是那種觀光土著的巨石木雕巫術紀念品了?

褚冥漾把自己撐起來的努力功虧一簣,宿醉手軟,他還沒坐起來就又倒下了,準確無誤地砸在那隻手上。

旁邊傳來一聲悶哼。

這人體模型還自帶聲效的?還挺立體環繞的。

反正砸在上面也不痛,乾脆再賴一會兒好了,今天聖誕節也不趕時間……

「你要睡到什麼時候?我可以走了嗎?」

褚冥漾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想,這聲音清冷,語調飽含威脅與不耐煩,廠商往鬧鐘的方向做的?

「嗯……」褚冥漾發出沒什麼意義的呻吟,扭動身子喬出一個舒服的姿勢,抱著冰炎的腰,心滿意足。

安地爾這次送的禮物真棒,鬧鐘還自帶降溫系統,還有心跳……

心跳?!

褚冥漾顧不得宿醉頭痛了,猛然睜眼往上一看,就看見最近自己正在迷的偶像歌手冰炎本尊,正一臉想要殺了自己的表情瞪著自己。

此時,褚冥漾只有一個念頭:

他要殺了安地爾!

 

兩人在一番大眼瞪小眼的比賽後,冰炎率先放棄,忍住想一把掀翻褚冥漾的衝動,沉聲問道:「你還不起來?」

褚冥漾眨眨眼睛,泫然欲泣:「我起不來……」而且很想把自己埋進被窩裡永遠不起來。

該死的安地爾,他居然害自己在冰炎面前出盡洋相!

冰炎將手臂抽出來,非常不耐:「那你繼續待著,我可以走了吧?」

褚冥漾這才看到冰炎身體赤裸,而自己屁股痛!

難道說……難道說!

想到某種兒童不宜的可能性,褚冥漾整個人忽然間都飄飄欲仙起來,哇哦,他睡到了偶像,他賺大發了!

他趕緊像隻狗刨地似地爬了起來,撲到冰炎身上,認真且深情地說:「我會對你負責的!」

哇哈哈哈,他沒包過偶像,這是第一次,想想就好興奮!

冰炎嘴角抽搐,他搞不懂這個綁匪在幹麻,綁了自己又說會負責是在精分嗎?儘管如此,他還是直覺褚冥漾恐怕搞錯了什麼。

「以後別再惹我就行,不需要你負責。」嚴格來說除了他的衣服不見跟自尊受挫,他對這場綁票感到莫名其妙。

「這怎麼行,你別跟我客氣呀。」褚冥漾連忙說,偶像的魅力就是大,宿醉彷彿已經遠離他了,「我可以幫你當上國際巨星的,就打個電話的功夫而已。」

……土豪粉?

褚冥漾說完就真的去掏手機,但是可惜他根本就不記得昨天自己進門後把手機扔哪去了,從房內找到房外,又從房外找到房內,來來回回找了十五分鐘愣是什麼都沒找到。

褚冥漾抓抓頭髮,可憐兮兮地問冰炎:「你手機能借我打一下電話嗎?」

「那得問你把我手機扔哪裡去了。」冰炎冷笑道,昨天他被綁來的時候,那經紀人怕他報警,錢包鑰匙手機全給扔了。

「扔了?」褚冥漾一呆,隨即想到安地爾把人綁來哪可能給對方帶手機的機會,不禁對偶像感到萬分抱歉,「我哥的手段可能太粗魯了一點……他問過我想要什麼禮物,我說了你。」

冰炎繼續冷笑:「於是他就策劃了綁架?」

「綁架?不不,安地爾他邀請的手段可能比較粗暴點,這點我替他跟你道歉。」褚冥漾連忙說,「我一定會對你負責的,你不要害怕啊。」

「你才應該怕我報警吧?」

「嗯?不怕啊。」褚冥漾歪了歪頭,「反正也會被壓下來的。」

冰炎:「……」他想殺人。

「安地爾邀請人的手段讓你不舒服了,我很抱歉。」褚冥漾誠懇道,「但請相信我,我一定會負責的,雖然我屁股疼,不過既然有肌膚之親,我一定會負責到底的。」

「你打算怎麼負責?」冰炎不置可否,他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脫困,敷衍的話隨便說,等回家以後再想下一步對策。

「嗯?我會把你打造成國際巨星的!」褚冥漾開心地說,「你也可以住在這裡,我聽說你是租房子的吧?住我這裡可以免你房租,我等等聯絡一下安地爾叫他派人來重新裝潢一下,另外闢一間錄音室出來,你會彈吉他對吧?其他的樂器呢?我可以幫你作曲作詞哦。還有,也需要公關跟行銷……」

冰炎不為所動,冷冷道:「我不住這裡。」

褚冥漾嗯了聲,繼續說:「現在時間有點趕,不過你有辦法在一天之內把一首歌給錄完嗎?要是可以的話我們現在就開工吧!」

「開工?」冰炎皺起眉頭,這個褚冥漾話匣子一打開簡直沒完沒了,而且似乎根本就不接受反對意見。

哼,有個會綁架人的哥哥,這人的性格恐怕也好不到哪裡去。

「對呀,今天錄製完成,明天就可以聯絡行銷他們打打人氣,等跨年那天首發!」褚冥漾興沖沖地說,「我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寫好了歌曲,就等你唱呢,全是現成的,你等等,我找譜給你看,你摸一下感覺!」

褚冥漾飛也似地衝出房門,冰炎深呼吸幾口氣,這場綁架跟他想像中的不太一樣,但也跟潛規則相去不遠了。

而他,是不會接受這種方法來讓自己一舉成名的!

褚冥漾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在偶像眼裡是個什麼惡劣人渣形象,他興沖沖地衝出房門,然後才發現,這幢別墅是新的,除了高檔家具以外,他私人的東西一樣沒有,他寫的曲譜全都在家裡。

他懊惱地回房,正打算解釋一下,就看見冰炎盤腿坐在床上,一副高不可攀的冷傲模樣,瞬間被美色迷惑了神智,菊花就此一緊。

不不不,縱慾過度不好,還是克制一下。褚冥漾矜持地想,千萬不能讓偶像以為他是個隨便的人。

很可惜,褚冥漾的希望破滅,打從冰炎一被綁到這幢屋子裡,他在冰炎的眼裡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混蛋了。

「那個……」褚冥漾有點口乾舌燥,「我寫的譜沒帶在身上,你跟我回家去拿吧?」

誰跟你回家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