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氣得臉色發綠,冷聲道:「先把衣服還我。」

「對喔!」褚冥漾一拍腦門,這才意識到冰炎還裸著身子。

偶像身材真好……

褚冥漾感覺鼻子內部有熱流集中,趕緊撇過頭去,心中有點懊惱昨天自己喝斷片了,對難得的初夜居然半點印象都沒有。

他匆匆忙忙出去給冰炎找衣服,恰巧,室內響起了一串鈴聲,褚冥漾又趕緊衝回房間,手忙腳亂地把嵌在木製牆壁中的電話給拔了起來。

電話就好好地給他裝在床頭櫃上啊!幹麻做成直立嵌入式還蓋蓋子!

接起完美隱匿的電話,褚冥漾喂了聲。

『我親愛的弟弟,破處的滋味如何?』話筒另外一端傳來安地爾曖昧的調笑,『需不需要我現場指導一下?』

「滾!」褚冥漾下意識罵道,又忽然意識到偶像還在旁邊,立刻壓低聲音,好聲好氣道:「不用麻煩了,我們很好。」

誰跟你是『我們』!冰炎面無表情。

『唷,聽這語調,你偶像還沒醒?』安地爾懶洋洋地說,『不會那麼弱吧?你們戰了整夜?』

褚冥漾懊悔萬分:「我沒印象了。」不過屁股疼,應該是很激烈吧?

『那我倒還小瞧……等一下。』安地爾的神情危險起來,不過褚冥漾看不到,『你上他還是他上你?』

「不要問這種東西。」褚冥漾悄聲回答,雖然面上一本正經,但是泛紅的耳根已經出賣了他,「重要的是心靈交流。」天知道他昨晚醉得一塌糊塗到底有沒有跟冰炎交心。

安地爾心中暗悔,他原本是把人送上床讓弟弟上的,怎麼變成弟弟被上了?

親手雷了自己一把的安地爾兀自糾結了三秒,隨即淡定。

反正褚冥漾高興就行,雖然跟預想中的發展不太一樣,安地爾晃著紅酒杯,愜意道:「你開心就行,這聖誕禮物喜歡吧?新年禮物想要什麼?」

褚冥漾想也沒想:「想冰炎唱我寫的歌爭跨年首發。」

安地爾頓了一下,這比綁人還麻煩啊?冰炎雖然說已經出道,但是憑熱度首發一首賀年歌對公司是虧本的……

算了,反正本來就是開給褚冥漾玩的,他要捧人就捧吧。

『那你要從現在開始準備了?』

「我歌已經寫好了,都是現成的,你幫我炒熱度。」褚冥漾胸有成竹,「錄音?沒問題啊,等等!」褚冥漾像是靈光一閃般轉頭,用星星眼看著冰炎,「你能唱現場嗎?」

「能、」唱也不唱!

可惜褚冥漾沒聽完,聽到第一個字就轉過去繼續快樂地講電話了:「偶像說他能唱現場耶!那幫我架一個直播,所有人都進去獻花!」

冰炎:「……」這是包養吧?這絕對是包養吧?

「喂!」覺得再不出聲就會直接被打包送上舞台,冰炎忍不住叫道,「你、那個誰,先給我衣服。」

先打斷這通電話,其他見機行事吧。

「啊,對喔!」褚冥漾直接掛了電話,安地爾那頭瞬間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不禁皺了皺鼻子。

見色忘兄!

褚冥漾才不管安地爾怎麼想,風風火火地又打了一通電話:「哈維恩,幫我拿幾套衣服來,我的隨便拿一套就行了,其他的幫我多拿幾套。還有我放在音樂室的那些曲譜全都拿過來。」

他的衣服一定都是酒臭味,暫時不能穿了,但是偶像的衣服馬虎不得,打從他在電視上看到冰炎的第一眼起,他就注意到他了。

當冰炎一開口唱歌,他就迷上他了。

顏控加聲控的褚冥漾就此成為一個非常合格的迷弟,雖然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迷弟的行為已經上升到騷擾危急偶像的人身安全的恐怖等級了。

「你等一下啊。」褚冥漾興致沖沖地說,「衣服馬上就來了,還有譜,你等等一起抓一下感覺吧。」

冰炎依然冷漠地坐在床上,要是可以,他很想直接揍人。

哈維恩是褚冥漾的專屬管家,效率非常驚人,褚冥漾一直等到哈維恩拿鑰匙開門進來後才知道這別墅離他原本的住家至少有五公里遠。

「你怎麼飆過來的?」褚冥漾訝異道。

從他打完電話到現在不到十分鐘呢?

「昨天晚上就預測到褚少爺可能會有換衣拿譜的需求,已經提前準備好了。」哈維恩面無表情地說。

「所以你一直在待命嗎?」

「是的,整晚一直在門外待命。」哈維恩眼裡還有血絲,配上黝黑的肌膚,看起來非常嚇人。

「那你去睡覺吧。」褚冥漾體貼地說,「辛苦你了。」

哈維恩搖頭,堅決地說:「保護跟伺候褚少爺是我的職責。」

「你不要拿自己跟尼羅比,我又不是蘭德爾。」褚冥漾說,「蘭德爾苛待下僕,我又不會。」

哈維恩直直地看著褚冥漾,半步不退。

褚冥漾沒轍,只好不管他了,轉頭就往房間裡衝,中間還不小心踉蹌了一下。

哈維恩才要去扶,褚冥漾已經手腳並用爬起,拎著剛剛抵達的衣服山跑到冰炎面前:「你看,你比較喜歡哪一套?」

琳瑯滿目到能晃瞎眼睛的衣服,冰炎嘴角更抽了。

他感覺他真的就是被金屋藏嬌的那個嬌。

但是形勢比人強,他勉強挑了一件比較低調的黑色套裝,褚冥漾一見冰炎選了那件,瞬間激動:「我就覺得你會選這件,你看,上面還有暗色流紋,配合燈光折射會有不同的視覺效果,我當初特別吩咐設計師這麼設計的!」

冰炎冷冷地接過那件黑袍,冷冷地走入室內附設的浴室,給想幫他換衣服的褚冥漾吃了一個閉門羹。

偶像真害羞。

碰了一鼻子灰的褚冥漾不氣餒,把其他衣服全部扔到床上上後就不管了,開始滑哈維恩拿過來的手機,按鍵點一點,所有曲譜的DEMO就全都顯示在螢幕上了。

他自信地點擊了其中一個文件,就等冰炎出來試聽抓感覺了。

而在浴室換衣的冰炎則是很崩潰,這件衣服看起來簡單,但是暗扣超多,有些地方的裝飾鍊還容易打結,雖然料子很舒服,但是穿起來真是有夠麻煩的。

習慣了一件襯衫搭一件牛仔褲的冰炎深深嫌棄起這件衣服。

不過不得不說,褚冥漾的審美非常時尚,穿上後冰炎整個氣勢都起來了,又因為是暗色的,更添一股神秘魅力。

當冰炎走出來後,褚冥漾原先想好的介紹詞就背叛他離開了他的腦子,取而代之的都是我偶像怎麼這麼帥簡直就是行走的衣架子的無聲尖叫與讚美。

得到衣服的冰炎冷漠地對褚冥漾略微點頭,褚冥漾也傻愣愣地點頭,接著冰炎打開房門,邁腿而出,直到整個身影都不見了後,褚冥漾才大夢初醒。

他居然就這樣讓偶像走了!

他不只沒給冰炎看譜試聽,還讓他用雙腳走回去,天啊他竟然沒給對方轎車!

對自己無比唾棄的褚冥漾放聲大叫,本就淺眠的哈維恩瞬間出現在他眼前,冷靜地問:「褚少爺,需要幫你把人叫回來嗎?」

「對對對,他應該還沒走遠,趕緊把他叫回來,怎麼能讓他用走的!」

哈維恩才轉身準備執行命令,褚冥漾又想起他家使用的手段好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趕緊又喊道:「要用正常人的方式叫回來,不可以學我哥。」

哈維恩頓了頓,了解地點了點頭,褚冥漾便放心回房繼續發花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