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之鎮的陰影力量雖然較小,但是因為安地爾這個通緝犯的出現,還是緊急出動了兩名黑袍。

偏偏安地爾像一條泥鰍滑不流丟的,鑽來鑽去便罷了,還故意釋放O的信息素來逼在場的A發情。

黑袍當然不至於被信息素這種把戲陰了,他們在成為袍級前就接受過對抗信息素與發情的訓練,但是他們沒受過對抗混在鬼族毒素裡的媚藥訓練。

擋住O的信息素,接著就是鬼族毒素,再來就是媚藥。

毒毒三連發,簡直不要臉!

更可惡的是,安地爾撒完餌就跑了,留一群袍級不一的人在原地撐帳篷。

安地爾離去前還拋了飛吻:「我要去做更重要的事,各位保重啊,要是忍不住了,就發揮一下你們的同胞愛就地解決吧。」

安地爾瞬間越過鬼王成為重袍級心中第一名誅殺對象。

他也不在乎自己第幾名,反正把陰影放出來的目的已經達成了,封印已經非常鬆動,只要之後沒有其他礙事的人,湖之鎮地底下的陰影遲早破封全出,屆時附近一顆草木都不會留下。

他喜歡事物蕭條衰敗的模樣,那讓他很滿足。

可惜他的審美不符合白色種族的利益,他只好選擇鬼族,加入鬼族後他知道了一些黑暗種族的趣事,他對此津津有味。

而他見過那些被陰影侵蝕的白色種族,扭曲的程度在他眼裡可說是非常美了。

沒有自我意識與思想,全憑本能,行屍走肉般地行動,他非常喜愛這樣的畫面。

他更享受這些低階鬼族全都受控於他的快感。

所以在陰影中摻雜一些鬼族的毒素,是他非常喜歡使用的手法。

亂槍打鳥,搞不好哪一天他就矇中褚冥漾中招了呢。

雖然褚冥漾要是變成鬼族也不會是任憑他擺佈的低階,但是……有趣嘛。

隨心所欲的安地爾還不知道今天就是褚冥漾中招的日子,哼著歌離開湖之鎮去尋找下一個陰影了。

而真的吸了鬼族毒素的褚冥漾則是渾身做噁:「鬼族的味道怎麼比垃圾場還臭?」

陣法被冰炎強制中止,當他取回自己的大腦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嫌棄鬼族的味道。

這麼臭,怪不得人人喊打,出門前把自己洗香一點很難嗎?

「鬼族的臭味不是他們不洗澡。」冰炎忍不住糾正。

「一種比喻而已。」他才不是那麼沒常識的人好嗎?褚冥漾沒好氣地回應道。

冰炎對於褚冥漾的常識不敢恭維,當機立斷地轉移話題:「我收到情報,安地爾已經逃了,其他袍級正在清理他留下來的毒,在他們清完前你先別回收陰影。」

「喔。」褚冥漾異常乖順地說,「那我先聊個天。」接著他就背對冰炎,手上凝聚了陰影的力量,接著,一台純黑的手機就出現了。

「你好,我是褚冥漾。」褚冥漾真的旁若無人地開始聊了起來,「你知道你力量都跑出來了嗎?咦?故意的?為什麼?」

「不可以啊,哪有人因為想出門就把自己力量到處亂扔的?我幫你回收得很累啊,還差點中毒。自己乖乖把力量收回去。」

「那帶你出來?你出不來啊?也對,有封印在嘛。可是我聽說封印都鬆了耶?」

「其他袍級在補?很煩?想殺?」褚冥漾搖頭,「那不行,哪有人因為亂動你家大門就把人給殺了的?」

「可以,但是你要乖。」褚冥漾的口氣活像在哄小孩,「你要乖乖聽我的話,不然我會很麻煩。」

「嗯,那你叫什麼?不記得?六羅或是烏鷲?」褚冥漾訝異道,「咦?你是說被召集過來的兩名黑袍?」

「哦,了解了,所以你想叫烏鷲是嗎?可以呀。那現在別看了,啪啪啪的畫面對小孩心智成長不好。」

「幾千歲了?可是你聲音聽上去就是小孩。」

冰炎木然看天,就算一開始不知道,聽到現在也推測出來褚冥漾在跟誰通話了。

陰影本體,小孩子,好像在看兩名黑袍啪啪啪。

那兩名黑袍還是他認識的人。

說起來,褚冥漾好像不知道他光頭老師的名字。

 

 

當其他袍級把鬼族毒素拔除乾淨後,褚冥漾也跟烏鷲達成了共識,烏鷲自己乖乖地把力量收回來,然後褚冥漾去地底下把人接出來。

「你知道放出一個有意識的陰影隨身攜帶代表什麼嗎?」冰炎臉黑地問。

「代表我有一個二十四小時的貼身保鏢。」褚冥漾理所當然地說,「跟你二伯一樣。」

我的二伯是自願跟陰影跑的,還把原本面癱纏身的大伯氣得面紅耳赤不停跳腳,跟你這種隨便撿陰影小孩的例子可不一樣。

冰炎暗想,但是也懶得去跟褚冥漾解釋這樣很有可能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反正聽說他們下去的時候對方會把一切收拾好。

只是他沒想到的收拾好……居然這麼簡單粗暴!

公會袍級三三兩兩躺在地上,有些姿勢羞恥得不可思議,腦袋上還連著黑色細線,全都陷入了沉睡。

『我讓他們統統進入惡夢了。』烏鷲開心地邀功,『那些A會夢到自己被開花哦,那些B會以為自己正在騎A,很有趣吧。這樣他們忙著做夢,就不會有人看到你們來放我出去了。』

褚冥漾點點頭,而冰炎在確認了同袍沒有生命危險也沒有被陰影侵蝕化後……也只能點點頭。

褚冥漾來到封印大門前,如烏鷲所說,封印已經只剩一點點,只要把母石拿開,他就能出來了。

「你出來要安靜點,我們要偷偷地走。」褚冥漾正氣凜然道,一點也不覺得偷帶陰影走有什麼大不了的。

冰炎皺眉,他這時才發現不對勁的地方,剛剛褚冥漾是直接藉由陰影聯繫本體,雖說妖師血脈本身就是一種觸碰陰影不被侵蝕的保護,但褚冥漾不僅碰了,還藉由精神連結直接跟本體對話了。

因為對方做得太自然,他竟也沒覺得不對。

「等一下。」冰炎出聲制止想用手把母石掰下來的褚冥漾,「先讓我檢查一下。」

「檢查什麼?」褚冥漾疑惑道,剛剛鬼族毒素不是都退乾淨了嗎?這是有多不信任自己的同袍啊?

「……檢查你的精神狀況。」冰牙咬牙,「直接跟陰影連結很危險。」

他都連結完了才來擔心?而且他不覺得他精神有問題啊,除了剛剛心跳失序了一下。

褚冥漾丈二金剛,但還是乖乖地讓冰炎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繞了一圈。

他也沒意識到,如果是兩人剛認識的時候,他是絕對不可能放任冰炎入侵自己的精神世界的,主控權不在自己身上會讓他疑神疑鬼。

但現在,他很乖。

冰炎心思比褚冥漾活絡多了,他當然注意到了褚冥漾這種細微的變化,只是因為褚冥漾的腦神經構造太特殊,他暫時判斷不出來這個變化是什麼傾向。

總歸不是把人氣死的那方面就行了。

 

「所以,你們就把這隻給帶回來了?」夏碎面帶微笑地詢問道,但其實他內心是崩潰的。

你們帶出來就帶出來吧,為什麼要往藥師寺本家帶啊?

就算他快接任可以當家作主的家主也不能這麼陰!

「回冰牙或是妖師本家都更麻煩。」冰炎言簡意賅,「反正你不是有個詛咒體嗎?讓他們小孩自己玩,剛好有個伴。」

「我謝謝你了。」夏碎磨牙,他肯定搭檔是故意的!

「不客氣。」冰炎大度地接受了夏碎的道謝。

把烏鷲放出來後,冰炎阻止了褚冥漾大搖大擺戴上維特面具回學校的決定,更不可能放任他帶著陰影去冰牙或是妖師本家。

冰牙已經有個被陰影拐跑的二王子了,雖然對外說法是妖師送來的誠意禮物,但主神知道冰牙王跟大王子有多不想接受這個禮。

偏偏二王子喜歡,只好由著他了。

但是他是絕對不會允許第二塊陰影進入冰牙的。

一隻黑色烏鴉停在褚冥漾的肩膀,眼珠子賊亮地看著夏碎腳邊的黑蛇。

化形烏鴉的烏鷲第一次出門,看什麼都很新奇,他興致盎然地盯著那條黑蛇,問道:「漾,你吃蛇羹嗎?」

褚冥漾頓了一下,看著已經警戒起來的黑蛇,好歹是有常識地說:「不吃。」

「主人,您要不要吃鳥肉?」黑蛇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叫聲。

還能不能友好相處了?

冰炎勾起微笑,一手一隻,將一鳥一蛇全都扔進了搭檔家的後花園。

「我的花圃……」夏碎擠出微笑,「我會申請賠償的。」

「請便。」冰炎彬彬有禮道,「現在可以好好談談,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還能怎麼辦,結婚啊。」夏碎喃喃自語道。

當他眼瞎沒注意到他們早就去彼此的精神世界交流過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凜鏡
  • 頭香!居然就這樣把陰影帶出來,漾漾真有你的!
    完全是在圖書館的電腦前狂笑的狀態了啊……
  • 漾漾表示才一個小孩,他養得起哈哈

    昀羲 於 2019/01/11 18:38 回覆

  • 凱薩琳
  • 你知道你力量都跑出來了嗎?咦?故意的?
    這通話太神了XDDD
    話說 所以安地爾是O囉?
    烏鷲跟六羅湊對了?XD 感覺也挺萌的
    六羅很帥啊 實力也強 絕對是黑袍
    很少寫他活著的故事耶~
  • 不是,安地爾是A哦,他搞事以後就跑了

    光頭跟六羅就是來打打醬油滴~這本重點在非主流的R18(咦還有人記得這回事嗎?

    昀羲 於 2019/01/11 18:39 回覆

  • 凌晨。
  • 冰牙咬牙
    應該是冰「炎」咬牙吧~?

    一群A被人騎似乎很有趣呢(燦笑
    冰炎應該慶幸自己不在那裡面XD
    小亭跟烏鷲感覺蠻配的(冤家路窄(x
  • 謝謝揪蟲,出本時會校正滴~

    蛇與鴉的大戰感覺很好玩哈哈

    昀羲 於 2019/01/14 13:18 回覆